想知道6000元一斤“鱼”的真相吗

asswhole 收藏 45 13541
导读:想知道6000元一斤“鱼”的真相吗

在上海与朋友一起用餐时得知,长江刀鱼现在的身价高得令人咋舌。在一些高级餐馆中,一斤以上的开价是6000元一斤,半斤以上的也要4000元一斤,而且不是经常有货。刀鱼本非什么名贵鱼种,三四十年前,是普通家庭餐桌上的家常菜。其味道鲜美,但由于刺多,大餐馆一般还不经营。如今,因为滥捕和人所造成的生态环境恶化,刀鱼的产量急剧下降,以至现在渔民一年的刀鱼捕获量还不及以前一网的量。物以稀为贵。由于少,再小的刀鱼只要落入网中,一样难免变成佳肴的厄运;由于少,刀鱼成了美食家的最爱,成了一掷千金的大款们的标志。


在刀鱼之前,与其命运一样的还有鲥鱼。鲥鱼以其肥嫩鲜美而闻名,是上得了宴席的名贵鱼。但也是由于过度捕捞,使得正宗的鲥鱼已在讲究口福的中华大地上绝迹了。大概是五六年前,中国从美国引入所谓鲥鱼,但那其实是一种叫SHAD的鱼,只是形似而已,它刺多肉少,其味远不如中国鲥鱼。稍讲究点的美国钓鱼人,这种鱼即便钓到也是扔掉的。在华人超市,该鱼是标价最低的一种,一般不到两美元一磅。


野生甲鱼由于是大补之物,在中国也很少见到了。即便有,也不一定真是野生的,大多只不过是少喂一些人工饲料而已,而且要价是家养的十几倍。记得《新民晚报》多年前曾登过一位在巴基斯坦搞援建项目工程师的一篇文章,讲在那里捉甲鱼的经历。他说刚到那里时,有时在工地和驻地之间的路上就会踢到甲鱼,并把它们抓获烧来吃。后来少了,就得走得远些才能找到。再后来,驻地附近已抓不到了,他们就托驻地的卫兵到别的地方为他们抓甲鱼。最后,卫兵也抓不到甲鱼了,笑着说也许只有没有中国人的地方才能找到甲鱼。中国甲鱼的名声殃及巴基斯坦甲鱼,可能连中华鳖自己也想不到吧。


刀鱼、鲥鱼和甲鱼在国人膨胀的口福中急剧减少,在国人的物欲面前甚至走向灭绝,以至于能享口福的人越来越少。其实,和刀鱼等命运相同的东西很多,其中之一就是中国的诸多古迹。


中国是文明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到目前为止,中国拥有世界文化或自然遗产33处。有这么多可以与世界各国人民分享的世界遗产,这是中国人的骄傲。但是,中国的很多古迹,包括被列为世界遗产的古迹或自然景观,在很多地方官和商人眼中变成了摇钱树,变成了只挤奶不用喂料的奶牛。他们或在这些古迹旁兴建现代化的宾馆,破坏原有的状态;或不断提高门票费,却以种种借口很少或根本不对这些古迹作任何维护。在他们手中,许多古迹正遭受和刀鱼一样的命运。


山西平遥古城墙是世界文化遗产之一,总长6000多米,过去一直以保护完整而著称,然而近年来多次发生坍塌。当地的文物管理负责人对古城墙坍塌的解释是缺钱,所以没法对古城墙作定期检查、维护。但实际情况是,平遥古城的门票收入在1996年,即古城墙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前为82万元,2005年的门票收入为5,750万元,增加了70倍。但平遥文物局说他们根本无权从门票收入中抽取一部分用于古城墙的维护,掌握门票收入的是平遥古城旅游股份公司。该股份公司成立于2002年5月,县政府占82%的股份。当被问到如何分配盈利时,平遥古城旅游股份公司的副董事长以商业机密拒绝回答。但掩盖不了的是:2004年10月,也就是在由县政府掌控的平遥古城旅游股份公司成立两年后,平遥古城发生了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后的第一次大面积坍塌。我想对中国贪污腐败稍有了解的人,都能看出其中的奥妙。是增长了70倍的旅游收入导致了平遥古城墙的坍塌,还是平遥政府官员的腐败?


徐州附近的邳州刘林属于大汶口早期文化遗址,是中华文化的一脉,仅中心区域的面积就达10万平方米以上。但是,在该文化遗址上始终盗掘不断,特别是1995年在那里出土了铜鼎铜剑之后,盗掘猖狂成风,甚至出现公然在大白天盗掘的怪事。有群众向当地文物部门反映情况,得到的回答是没钱进行管理。被公安部门抓住的盗掘者甚至振振有词地说,遗址上连块警示牌都没有,谁知道不能挖?我不想说刘林地政府官员隔三叉五地吃喝,但如果说没钱立一块带警示语的牌子,这话连鬼都不相信。真正的原因是他们整天只想到自己的利益,连立一块警示牌的心思都没有。与这样的败类同为炎黄子孙,真是奇耻大辱。


拥有世界文化遗产布达拉宫的西藏正面临考验。每天乘坐飞机、西藏游专列、房车进入西藏的游客已达六千多人,估计每年的游客增长率将高达15─20%。由于西藏旅游热,旅行社的进藏游已一票难求,当地的旅馆爆满,宿费、布达拉宫的门票费都已翻了一番。面对这种情况,西藏旅游部门的负责人为布达拉宫感到担忧,担心这座有1300多年历史、凝聚藏族文化精华的古建筑能否在不断的旅游潮中安然无恙,担心它的13层土木结构能否经受得住每天2300人的流量。据说,西藏自治区文物局已严格规定了游客和朝佛者的路线,并要求导游们在参观布达拉宫时不要再进行讲解,以缩短游人的滞留时间。对西藏旅游部门的这种危机感我们感到一丝欣慰,因为他们已经看到,猛增的旅游人数对作为文物的布达拉宫产生了威胁。至少他们不像刘林的地方政府那样,对挖祖坟的事都无动于衷。对西藏自治区文物局的规定我们感到高兴,因为他们不像平遥古城的地方政府,只管要钱而不顾古迹的安危。我们希望,西藏自治区的有关部门不仅要想到、说到,更重要的是要做到。而要切切实实地做到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不仅需要组织和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更重要的是,要顶住物欲的诱惑,不要把本该用于维护古迹的资金中饱私囊。不然的话,布达拉宫将成为又一个平遥、刘林,或是又一条刀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