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娼妓的历史

色魔在行动 收藏 0 356
导读:[转]娼妓的历史


【序】


天性里有对文字的爱,觉得那种性情已经流淌在血液当中。近来因为成家立业的缘故,笼闭一室,疏于和亲友往来,孤寂之病,大约从古到今都没能找到适合的医疗药物吧,于是忽然间爱好起历史的考据文字来,寻找了一些关于风物、器物、人情等资料,学一番史海探珠。

“读史使人明智”,但是也容易看到真实不好的一面。军事和政治的大事,那些重大事件,大多数人都在议论,都在探讨,可是大事一般和我们相去甚远,而日常的一些风物情态,却往往和我们现实的生活有相似之处。

一次朋友介绍我两本关于历史的特别专门著作,一本是胡兰成的《山河岁月》,一本是民国王书奴的《中国娼妓史》,读罢,觉得历史的发展和状态并非完全和“主流意识”吻合,总有其独特的个性,于是,便将自己的一些感想写了出来,与诸友清聊。

且看看中国历史上的娼妓生活。


【风尘又误昔年约】


中国历史上,曾存在着三大性畸形现象:妇女缠足,太监和娼妓。前两大“发明”,算是一种绝活儿,为其他各国文明史中所未有,都是中国人旧时代里残虐人性、遗世笑柄的莫大耻辱。娼妓是世界性的存在现象,只是由于各国的历史条件不同,其产生的迟疾和形式、发展的具体途径相异。就中国而言,娼妓的大量存在以及促使其不断产生并恶性发展的娼妓制度,是旧中国最为丑恶、残忍、令人发指的社会现象之一。

以前每涉及此类文字,则作者大多有义正词严之态,惟恐别人说自己不正经。但是娼妓的确存在了几千年,而且时下社会更加发达,人们所受的性诱惑空前增多,增加美丽和性感的美容或其他生意更加增多,爱美是人之天性,乐趣亦为人之天性,但是娼妓现象却是一个打不破的谜。

娼妓是社会不发达的产物,这是历来的一个定论,而我常无故怀疑即使到了共产主义社会,是不是这种现象就永远消灭,资源共享的时代,人的欲望是升级了呢?还是文明到为零了呢?此类无聊问题这里就暂不讨论吧。

林语堂说:“女人是“贤妻良母”,她既忠贞,又柔顺,而常为贤良的母亲,抑且她是出于天性的贞洁的。一切不幸的扰攘,责任都属于男子。犯罪的是男子,男子不得不犯罪,可是每一次他犯罪,少不了一个女人夹在里头。”

情妇或娼妓现象,作为人的欲望的附属,不管怎么品论,它始终存在,而且是文明社会里的一个明显的特征。

爱神支配着整个男女世界,可是却有极端的另类发生。科学家霭里斯说:现代文化一方面把最大的刺激包围着男子,一方面却跟随以最大的性压迫。但这种象是真情的方面,坦率的性的优容只适用于男子而适用于女子。女子的性生活一向是被逼的。从娼妓的身上尤其能明了这一点。最清楚的例子是名妓冯小青的一生,她因为嫁为妾,被其凶悍的主妇幽禁于西湖别墅,不许与丈夫谋一面。因而养成了那种自恋的畸形现象。她往往乐于驻足池旁以观看自己倒映水中的倩影,就如同希腊神话里临留照水的水仙,当其香消玉殒的不久以前,她描绘了三幅自身的画像,常焚香献祭以寄其不胜自怜之慨。偶尔从她的老妈子手中遗留下来残存的几篇小诗,她有着独具特点的诗的天才。

历史上的众多名人,其实和教科书上的高尚还有很大的距离。失意的文人好色,得意的也未尝不好。尤其那些较为富裕的阶级,“有钱就变坏”的现象比“变坏就有钱”还要明显。大多数著名的如诗人李白、苏东坡、秦少游、杜枚、白居易之辈,以及许多达官贵人,都乐于和娼妓交往,在一片庄严的气氛中独有一块相对自由的天地,并且催生出很多诗歌。他们有的将妓女娶归,纳为小星,堂而皇之,并不讳言。特别是做了官吏的人,侍妓宥酒之宴饮,是已经习以为常的活动,也无虑乎诽谤羞辱。明清是历史上道德最完备的时代,“三纲五常”和“三从四德”已经达到很精致的程度,可是和道德完善形成讽刺的是,这两个时代文人和社会人士对男女关系的混乱和不道德更甚,《金瓶梅》就出现在这时候,还有《红搂梦》里的贾宝玉等人也有诸多不健康的性乱。金陵孔夫子庙前的污浊的秦淮河,即为许多风流艳史的产生地。这个地点的邻近夫子庙畔,却是中国娼妓最旺盛的地方,这中矛盾是适宜而合于逻辑的,因为那是举行考试的地点,故学子云集,及第则相与庆贺,落选则互相慰藉,都假妓院张筵席,明代很多大家如汤显祖、王士贞、李贽等人,狎妓已经成为生活内容。极度的压抑产生了极度的发泄,这就是我非常怀疑道德的地方,完全的道德,是否也是一种借口之一呢?道德是否对欲望起代替作用,或者仅仅是压制作用,而历史上大家知道大禹治水胜过他父亲的地方,就在于疏导,而不是压制。滚滚的欲望,残酷的生存,是娼妓最基本原因。

中国的封建社会,妇女实际上处于从属的地位。“女子无才便是德”,占有并且希望自己控制的老婆愚痴更好。老婆要乖的,情人则要不安份的,这是男子的心理,欣赏并且愿意接受强而好的老婆,此类健康男子在古代是很稀少的,尤其是有点社会地位者,就更自私。上等家庭的妇女玩弄丝竹,是很不正当的,理由是“有伤她们的德行”,亦不宜文学程度太高,太高的文学情绪同样会破坏道德,至于绘图吟诗,亦很少鼓励。但是美是无罪的,而且美是无法抵御的。男人往往会被美丽而聪慧,有才艺的女子所倾倒。历史上“红颜祸水”,把江山都断送的美女就很多。她们的风情和美丽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原因。

男子也懂欣赏风情,娼妓因此就乘机培养了诗画的技能,因为她们不须用“无才”来作德行的堡垒,遂益使文人趋集秦淮河畔。中国娼妓史上有很多娼妓是属于风流的,富于文学和音乐的女子,并不逊色于须眉男子和风骚文人,娼妓和政治关系的重要性,也是很常见的。

作为婚姻生活专制化的补充,文人逐多寻访这种艺妓,她们大都挟有文艺之长,或长于诗,或长于画,或长于音乐,或长于巧辩。在这些天资颖慧,才艺双全的艺妓,有赵飞燕、李香君、董小宛、素小小、赛金花等人。古人有“婊子情深”之说,大概越是在那种风尘的环境下,就愈感觉真情的可贵,所以作为玩物的女子,本性的芳洁就更需要纯真来寄托。在唐代,苏小小领袖群芳,她的香冢至今立于西湖畔,为名胜之一,每年骚人游客,凭吊其旁者,络绎不绝。读她的爱情诗:“妾乘油壁车,郎骑青葱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我为她的凄不自胜的悲情感染,觉得简单的诗歌的确有风光无限的意境,唐朝诗人李贺为此还写了一首诗歌,哀叹“西陵松柏下”——把爱情希望寄于死后的悲哀的苏小小。

最明显的妓女是明末的陈圆圆,她本为吴桂将军的爱妾,李自成陷北京,英雄亦拜倒石榴裙下,致使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夺还圆圆,谁知这一来大错铸成,竟断送了明祚而树立了满清统治权。值得三思的是,吴三桂既助清兵灭亡明室,陈圆圆乃坚决求去,了其清静之余生于昆明特建之别院中。看过《桃花扇》的人,都知道李香君,她是一个以秉节不挠受人赞美的奇妓,她的政治志节与英毅精神愧煞多少须眉男子。她所具的政治节操,比之今日的许多男子远为坚贞。当时她的爱人被搜捕,亡命逃出南京,她遂闭门谢客,不复与外界往来,后来当道权贵开宴府邸,强征她出来侑酒佐欢,并强迫她欢唱,香君即席做成讽刺歌,语多侵刺在席的权贵,把他们骂为阉竖的养子,这些人都是她爱人政敌。正气凛然,其它才女如薛涛、马湘兰、柳如是等,都载于她们名妓的身世中。

古代的中国社会,不象现在男女之间顾忌少,可以从容交往,所以压抑就特别的重。严厉的禁欲时代,不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都有过禁止妇女浪漫的清规戒律和处罚。这一方面使患神经病的人大量增加,另一方面也促进了妓女的产生和发展。妓女可以叫许多中国男子尝到浪漫的恋爱滋味;而中国妻子则使丈夫享受比较入世的近乎实世生活的爱情。有时这种恋爱在那样的环境里是最有情调的。比如杜牧,经过十年的放浪生活,一旦清醒,始归与妻室重叙。所谓“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也。妓女被世道所迫,可是仍然倾向于守节操,象杜十娘。

妓女继承着音乐的传统,在古代社会里,戏剧演员和妓女是同一个级别的人,倡优倡优,倡是妓女,优是演员。没有妓女,古代音乐在中国恐怕至今已销声匿迹了。妓女比之家庭妇女则反觉得所受艺术才情教育还要高,她们较能独立生活,更较为熟悉于男子社会。“女人如花花如梦”,女人是水做的骨肉,女人本身似乎就是一种情感和欲望的集合,有时候风情的女子似乎更体现出女子的本质特征,就是美丽,象花一样的美丽和被欣赏。在古代中国社会中,她们才可算是惟一的自由女性。且妓女还能操纵高级官吏,常能掌握某种程度的政治实权,关于官吏的任命,凡有所说项,有所较议,常取于她的妆闺之中。

青楼妓女适应着许多男性的求爱的浪漫的需要,因为许多男子在婚前的年轻时代错过了这样风流的机会,一般来说,婚前痛快恋爱过的人,要么婚后死性不改,要么则会真的很专一而不喜欢乱来。古代缺乏现在这样的自由恋爱环境,所以男人的爱欲没有得到满足,携妓就成了一种肮脏却又高级的活动。因为青楼妓女不同于一般普通放浪的卖淫妇也。她须得受人的献媚报效,喜欢的还可以免费。这样在中国算是尊重妇女之道。男人们在别处无法追寻异性伴侣一尝风流的罗曼斯况味,在粉团队伍里表现表现就是一种风雅了。尤其是男子对于异性既无经验,在家庭中又吃不消黄脸婆子的唠叨,很想尝尝爱情的滋味。这样的人见了一个颇觉中意的妇女,会发生类乎恋爱的一股感觉,青楼女子经验既丰富,手段又娴熟,固不难略施小技,把男子压倒在石榴裙下,服服帖帖。这便是中国当时很正当而通行的一种求爱方法了。


【尾声】


说到娼妓,很多人似乎就会有一个公式,要为娼妓哀叹,要为她们出卖色相的痛苦生涯感慨一番。这里我无意歌颂娼妓,也不去感叹,想要说明的只是一个社会现象。

古代没有离婚制度,一个被老公抛弃的女子,要是不想回家,那么就只能允许老公去青楼,或者纳小妾。

妓女的归宿,要么情妇,要么就是妾。象上面所提过的几位,都是如此。置妾制度历史久远,不亚于中国自身的年龄,而置妾制度所引起的问题,亦与一夫一妻制成立而并兴。如果婚姻不如意,东方人转入青楼里,或娶妾以谋出路;西方人的解决方法则为找一情妇,或则偶尔干干越礼行为。两方社会行为的形态不同,但是其基本关键则不谋而合。中国古代人的娶妾,可以说是堂而皇之的行为,而在西方则有耻言姘妇之习俗。

坚持以男性为中心的嗣续观念,亦为鼓励娶妾之一大主因。有些中国好妻子,倘值自己不能生产男孩子,真会自动要求丈夫纳妾的。明朝的法律明明白规定:凡男子年满四十而无后嗣者得娶妾。

娶妾的方法可以代替欧美的离婚事件。结婚和离婚是一个由来已久的社会问题,至今犹无人能解决好这个问题。人类的智慧至今也还没有发明过完全解决的办法。对于女人而言,婚姻为妇女的保障,可是如果男子的道德有疏懈,受痛苦者,必定为女性,不论是离婚,是娶妾,是重婚,或滥施恋爱。在性的关系中,好象有一种天生的永久不平等和不公平。

上帝虽然造了一个花园,并且在里面造了男女,并且加上一颗心形的樱桃,可是在性里产生的爱情这一派生物,并非造物所知;造物主所要料理的东西,从生物学来说,只是种族的延续而已。

中国人把婚姻看作一个家庭的事务,古人遇到婚姻不顺利,准许娶妾,这至少可使家庭保全为一社会的单位。欧美人则相反,他们把婚姻认为个人的浪漫情感的事务,是以准许离婚,可是这一来,拆散了社会单位。在东方,当一个男子成了大富,无事可做,日就腐化,变心了,不在爱他的老婆,而老婆呢,只好忍气吞声,勉自抑制其性欲;不过她居于家庭中,仍能保持其坚定崇高之地位,仍为家庭中很有光彩的家长,围绕于孙儿之间,享受天伦之乐,在生活的另一方面领受其安慰。在欧美,那些时尚的夫人向法院提出了离婚的诉讼,敲一笔巨额生活费,走出了家庭,多去再嫁。是那些不被丈夫爱护而能保持家庭中荣誉地位的比较幸福呢?还是拿了生活费而各走各路的比较幸福呢?这一个问题到目前也还是一个说不清楚的大哑谜。在中国妇女尚未具备西方姊妹们的独立精神,那些弃妇常常是很无限可怜的人,失掉了社会地位,破碎了家庭。世界上大概有一个幸福妇女,就会另有一个无论怎样尽人力都总不能使她成为幸福的妇女。这个问题就是真正的妇女经济独立也不能解决它。

古代的娼妓却在这些裂缝间生长,她们失去家以后,就开始笑了——除了笑,还有更好的表情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