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的绝密行动9

第九章 监狱里的特殊犯人

青海省地处中国的西部,西宁是青海的省会,虽然是省会城市,由于青海的人口不多,相应的西宁这个省会城市也不是太大,可以这样说,西宁最热闹的地方就是西宁的大什字,离开这个地方,七二年的西宁就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离西宁市区约三十公里的地方,有一所占地面积很大的单位,这个单位四周有高大的红砖砌成的围墙,围墙上有日夜通电的电网,围墙大概隔有五十米的地方就有一个岗楼,上面有警惕的哨兵在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当地人都知道这是一所关押重刑犯的监狱,在当时的历史时期,这个监狱关押的大部分都是国民党时期的书记长、宪兵团长、军统特务、中统特务、恶霸地主、伪保长、汉奸等历史人物,他们大部分是在建国后镇反时候被逮捕入狱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已经对昔日的天堂不报任何希望了,艰苦的岁月已经磨平了他们的楞角,他们只能是在这里度日如度年的度过自己剩下的日子,在心里默默的期待着早已经久违了的自由,能够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在这所监狱除了罪犯劳动改造的场所和生活的场所外,这所监狱与其它监狱不同的地方,就是监狱里面还有一所特殊的监狱,这个监狱的特殊之处就是,凡是被送到这个监狱的人,都没有名字,全部是代号,也可能在这个监狱里关押十年二十年,而这里的工作人员也只是知道他们的代号,因为他们往往被带到这里的时候,都是带着头套进来的,他们可能在这里生活了多少年,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而且这里面根本不允许看押对象与外面通信,他们每天的活动天地就是牢房里不足十五平方米的地方,全部是单独关押,每天有三十分钟的放风时间。这里面有严格的规定,监狱的管理人员严格禁止和关押人员单独接触,更不允许和关押人员随便交谈,如果发现,作为违纪轻者受到党纪处分,重者有可能会成为这个监狱里的客人,所以在这里每个工作人员都小心翼翼的侍候着这些特殊的犯人,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黑白颠倒,善恶不分,这个监狱更是处于非常的阶段,时不时的会从外面送进来一些不明身份的人,被关押到这里,可是自从林彪“九一三”事件出现后,这里的气氛也缓和了许多,这个监狱的某些犯人也许会在一夜之间,被宣布无罪,而释放出来,往往是这些人如果释放出来后,当地党政机关的负责干部要来监狱迎接这些特殊的客人,客人只要离开这个地方,往往过了多少年,都不愿意回忆起这个另他们伤心的地方。因为他们在这里被关押,许多都是中央专案组直接办理的案件,平常没有人提审他们,只有专案组组提审他们,这里的人们在这所特殊的监狱的时候,最大的愿望是能被专案组的人提审,牢房里的关押对象只要听见监狱大铁门响,都希望工作人员的脚步能停留在自己的门前,有许多单独关押的客人,由于长期不与人交流,当他们一旦回到社会上,往往与人刚开始交流的时候会非常困难。自从监狱里虐待犯人的事情被周总理知道后,周总理做了严厉的批示,现在监狱的条件已经比前一段时间好多了,伙食定量增加了,管理人员的态度也改变了不少。

天已经亮了,来接夜班的哨兵来到了岗位上,他们在按时部队条例,在进行交接岗位的工作,接岗的哨兵持枪向下岗的哨兵敬礼,来到哨位上,下岗的哨兵走下哨位后,转身向上岗的哨兵敬礼,然后才能离开哨位。天空中还飘着蒙蒙细雨,雨水顺着牢房的窗户也纷纷纷扬扬的飘进了牢房内。六号牢房的058号客人正在作着他每天都必须作的事情,天一亮就起床围着不足十五平方米的地方跑步,四年来从没间断过,跑完步后,他还会打一套拳,每天消耗的体力都很大。今天他作完这些每天要做的事情后,拿起毛巾擦擦额头上的汗珠,气喘吁吁的坐下来,一米七四的个子,四方脸,两道剑眉下炯炯有神的眼睛曾经让不少特务间谍为之胆寒,他就是原公安部一局副局长郑方,由于长期关押,他的身体已经有些虚弱,可他仍然坚持每天跑步打拳,从不间断。郑方,四十七岁,河北人沧州人,其父亲是当地的个武术高手,郑方从小跟父亲习武,一九四二年他参加了八路军,成了一名光荣的八路军战士,由于他武功高强,被部队首长看中后,成了军区敌工部的一名侦察员,不到两年,他就成了军区敌工部的一个骁勇善战的情报高手。多次到敌占区社会深入虎穴,利用自己的优势,获取敌人的情报,为消灭敌人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他的名声大振,在军区出了名,被中央社会部指名调到延安,成为中央社会部的一名工作人员,此后,他在中央社会部担任肃清边区敌特的任务,此后,他就一直从事这项工作。建国后,他调到了公安部一局,在罗瑞清部长和杨奇清副部长的领导下,曾经参与侦破许多间谍特务案件,如敌特企图暗杀毛主席案、外国特务李安东企图炮击天安门案、北京万能能电台案、东北美国间谍飞机案,他在长期的对敌斗争实践中,日臻完善,到了一九六五年,他已经担任了公安部一局副局长,成为中国隐蔽战线不可多得的一员虎将,在国外许多情报机构都知道郑方的鼎鼎大名,也吃过他不少苦头,对他是咬牙切齿,因为他手下有一批特别出色的队伍。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了,由于红卫兵冲击了公安部大院,部分绝密档案泄露,郑方受到了牵连,因为对敌工作的需要,我们释放了一批特务,在这批特务释放的审批表领导一栏上签署的有郑方的名字,所以郑方就成了众矢之的,在些别有用心的人就让郑方交待他是受谁指使,把这批特务放走的,郑方知道干这一行的规矩,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把这些秘密说给他们听,如果他说出来后,很有可能我们国家的安全就会受到威胁,我们精心安排的情报网就会毁于一旦,自己受点委屈无所谓,在那个年代是没有理可讲的,他被逮捕了,四年间,专案组先后审问了他不知道有多少次,他始终就是一句话,我有纪律,不应该我说的我一句都不能说,我相信历史会证明我的清白,能证明我对党的忠诚!其它的我无可奉告!”郑方在这几年受到的苦,是别人无法想象的,可郑方怀着对党的无比忠诚默默的承受了。

郑方打完拳,刚擦完汗,就听到了送饭车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因为长期关押在这里的人,都是单独关押,已经养成了对声音的特殊敏感性,什么时间传出来什么声音,已经形成了一种定式,他知道吃早饭的时间到了,他端起了饭碗等着饭车走到自己的牢房前,好打饭,车子终于停在自己牢房前,他听到了离地有一米高专门用来打饭的小门被打开了,郑方右手将碗伸出去,一碗稀粥被倒进碗内,他伸出左手,一个不大的窝头和两根咸菜,郑方的手刚缩回来,小门啪的一声,被关上了,屋内又是一片寂静,郑方吃着手中的窝头,他陷入了沉思之中,在想着自己刚被抓时的情景,那是一九六七年三月十五日,郑方接到了开会的通知,他像往日一样,与自己的家人匆忙告别后,来到单位,当他走进办公室后,看到的情景使他这个对敌斗争经验十分丰富的专家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因为办公室内不见了往日朝夕相处的战友,而是几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军人,这个军人看到郑方走进办公室后,面无表情的向他宣布中央专案组的决定,郑方由于有特务嫌疑被隔离审查了,随后,他被这几个大汉围着带上手铐从办公室带走了,这一去就是几年,他真想自己的领导和战友,在北京一个神秘的地方押了几个月,反复审讯了十几次,他又被押上飞机来到这个地方,虽然他是带着头套进来的,可他进来后,没有多长时间他就已经知道这个关押地点是在位于西宁郊区的监狱,因为这个监狱对他来说太熟悉了,原来他曾经多次到这里提审过罪犯,对这里的一切都十分熟悉,可他万万想不到自己会以这样的身份来到这个监狱,而且一关就是四年,现在,郑方对这里的一切规定习以为常,尽管这样,他没有放松对身体的要求,天天坚持锻炼,就像他对党的忠诚一样,从来也不没有怀疑和动摇过,他知道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自己的,乌云永远也遮不住太阳的光辉,一旦组织上召唤自己,我就要有一个好的身体,去适应对敌斗争的需要,他就是带着这样的信念而坚持下来的。

公安部凌副部长得到总理的指示后,回到部里迅速落实,他向中央专案组提出请求,要求看有关郑方问题的案卷,中央专案组涉于总理的压力,将郑方的案卷交给凌副部长,当他看完郑方的案卷后拍案而起,这样的问题竟然会发生在堂堂正正的公安部,而且逮捕的对象就是我们负责对敌斗争的负责人,理由牵强附会,满嘴胡说八道,任何旁证材料没有,把我们的同志秘密关押了四年,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因为从案卷中不但没有发现其它材料,没有郑方的交待,审讯笔录上也非常简短,郑方在审讯中从来没承认专案组对自己的指控,而是反复表明自己工作的特殊性,我没有义务向你们说明这些问题,因为这涉及到党和国家的绝密,就是这样,他们仍然不管不顾坚持把郑方同志关了起来。想到这里,凌副部长把秘书喊过来,向他亲自交待:“你立即通知专案组,根据总理的指示和对敌斗争的需要,我们要求立即解除对郑方同志的审查,恢复郑方同志的工作!”秘书将领导的指示完整的记录下来,秘书:“我立即去办!”

秘书走后,凌副部长思索起来,他们这样整郑方同志是为什么,真的是郑方有特务嫌疑吗,显然这些理由是站不住脚的,他们是想从郑方同志身上打开缺口,从而把矛头指向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因为隐蔽战线的工作一直都是周总理过问的,如果郑方同志特务嫌疑的罪名能够成立的话,那么他们就要追问是谁让郑方释放这些特务的,他们是项庄剑舞意在沛公,郑方同志是好样的,他坚定了党和国家的机密,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可这四年来,对一个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来说,这种考验实在太残酷了,他不但要经受精神上的折磨,而且还要承受着肉体上的折磨,现在的郑方还好吗,他的身体能经受住未来对敌斗争的考验吗,

一局局长走进办公室:“凌部长,你找我?”

凌云热情的招呼一局局长坐下:“郑方同志的事情,总理已经有了批示,我想请你亲自出马去接郑方同志,你看如何?有什么困难吗?”

一局局长惊喜地望着凌副部长:“太好了,郑方同志终于可以出来工作了,我没问题,什么时间出发?”

凌云看着一局局长脸上露出的笑容用手指着他:“这回你满意了吧,又多了一个得力干将!”

一局局长:“我们在你的领导下,你也知道,现在不像过去,干活如果没有得力的人,他就干不好,可得力 的人又被他们不明不白的关了起来,几年,也不给个说法,其它的人看着心寒呀!”

凌云拍了拍一局局长,深有感触地说:“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可我们工作的特殊性别人是无法了解的,有些问题又不能公开讲,受点委屈也是必然的,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干咱们这一行,对党的忠诚都是不能变的,我们要像郑方同志那样,保守党的秘密,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秘书走进来:“部长,给郑方同志平反的文件已经打出来了,飞机也已经准备好!”

凌副部长握住一局局长的手:“老吕同志,我抽不出身,只好麻烦你去一趟,如果见到郑方同志后,首先要代表组织向郑方同志赔礼道歉,并且要在当地为郑方同志做一下体检,如果身体可以,立即将郑方同志接回北京,我通知郑方同志的家人,如果郑方同志回到北京后,我亲自到机场去迎接郑方同志。”

一局局长:“凌部长,我保证把郑方同志顺利接回北京!

凌副部长:“祝你一路顺风,把郑方同志接回来后,接受新的任务!”两双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西宁机场,当吕局长走下飞机,被当地公安机关的负责同志接下飞机,他们对吕局长到西宁感到突然,原来考虑可能是来检查当地的公安工作。可在从机场回市里的路上,吕局长却告诉来接机的同志,“我这次来,是专门来接郑方同志的!”

当地公安机关的负责同志惊奇地张大了嘴:那你接郑方同志,跑到我们这里干什么?”

吕局长看了一下对方:“可能你们还不知道,四年前,郑方同志就已经秘密关押在这里!”

当地公安机关的负责同志急忙检讨:“吕局长,我们没想到,郑方同志就关押在这里,我们竟然不知道,这是我们的失职,请你批评我!”

吕局长把手放到他的手上:“同志,这件事情怎么能批评你呢,这一切都是历史造成的,我今天来这里,是奉了总理的命令来的,否则,我也不知道郑方同志关押在什么地方,更不可能来接他,因为我们无能为力!”

汽车驶进了戒备森严的监狱大门,当监狱的负责人听说了领导要来监狱视察工作,急忙准备,可刚接到通知,领导们已经走进了他的办公室。他窘迫地看着走进办公室的领导:“你们来视察,也不事先打个招呼,好让我们有个准备!”

吕局长从公文袋里掏出文件:“客套话就不要说了,请你让人把058号叫出来!”

监狱负责人看过文件后,眼睛里露出惊喜的目光,激动地对吕局长说:“郑方同志终于有盼头了!我真替他高兴!”

吕局长郑重的点点头:“是总理亲自批准的!”

监狱负责人:“你们先坐在这里等一会,我马上安排人去把他接出来!”说着,他让客人们坐下后,后匆匆忙忙走出办公室,他来到值班室,对正在值班的干部说::“立即去六号牢房,提058号到我办公室来!”值班干部站起来问:“主任,提058号的手续呢?”监狱负责人把文件拿出来:“这就是手续,赶快去,部里的头头就在我办公室坐着呢!一刻也不要耽误!”值班干部接过文件放下来,立即拿着一串钥匙到监狱里面去提058号。

六号牢房,058号坐在牢房的水泥坑上,他听到了监狱的铁门响过后,感觉到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可是纷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竟然走到自己的铁门前,他从床上起来,注意的看着铁门,门上的锁响了,铁门被从外面被人打开,值班干部走进来没有像往日那样严肃,而是带着微笑对着他:“058号,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出来!”

郑方看着值班干部的表情挺温合:“提审怎么还要收拾东西,难道我的问题解决了!”

值班干部:“058号,我们只负责执行命令,希望你能理解我们,其它的我们一概不知,你也知道这里的规矩,我们连你们的名字都不允许打听,更何况其它的呢?”

郑方看看屋内的东西,除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还有一些自己平时看的书籍,他默默地收拾起自己学习的书籍,其它的东西,他看了看,站了起来,走到牢门前,他又回过头来深情地看了一眼陪伴自己度过四年时光的牢房,在心里默默地说着:“再见了,我终于可以回到对敌斗争的第一线,又要和同志们并肩作战了。”

当他走出监狱大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门外来迎接自己的老局长,他的眼睛湿润了,眼泪从眼眶里夺眶而出,吕局长看到郑方走出监狱的大门,抢先跑过来,一把拉着郑方的手:“郑方同志,你受苦了,我代表组织上来接你了!”

郑方拉着吕局长的手,激动的说:“吕局长,我真的没想到,四年了,我还能看到你们!”

吕局长:“周总理听说了你的事情后,非常吃惊,非常重视,立即让有关部门落实政策,通过调查,你的特务嫌疑是莫须有的罪名,今天我受公安部党委的委托,亲自来接你出狱,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向组织上提出来。组织上一定解决。”

郑方:“我的要求,就是恢复我的工作,因为我耽误的时间太长了!”

吕局长和郑方来到汽车旁边,监狱负责人:“首长,你们是否在这里吃过饭再走!”

吕局长对监狱负责人:“我们还要立即赶回北京,谢谢你们的好意!”说完他和监狱负责人握了握手,郑方走过来和监狱负责人握手,郑方:“在这里住了四年,谢谢你们对我的照顾!”监狱负责人握手:“今天我才能叫你的名字,实际上我早就知道058是你,可我们有规定,希望你能理解我们!”

郑方握着监狱负责人的手:“如果不是你们对我细心照顾,也许我到不了今天!”郑方和吕局长上车,向监狱负责人挥手告别,当地公安机关负责人也上车,载着他们的轿车驶出了监狱的大门。

车上,吕局长告诉郑方:“凌副部长交待,让你在这里检查一下身体,如果身体没什么问题,咱们就立即返京,凌副部长已经通知了你的家人!”

郑方:“老吕,你知道,我在这里实际上没受什么罪,可就是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工作的机会,在这里他们对我还算照顾,我每天都在牢房里跑步,锻炼身体,身体各个部件都安然无恙,壮实的像头牛,我们立即返回北京!”

吕局长:“如果你身体没什么毛病,那我们就立即返回北京,凌副部长还等着见你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