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燕子的诉说

卡佳来到客厅后,坐在沙发上,他从衣兜里掏出烟盒,拿出一枝香烟,拿出打火机把烟点着,从刚才卧室里姑娘的举动来看,她是受过专业培训的,是专门为了对付自己而设置的一个圈套,但据他所知,克格勃在喀山间谍学校培训的燕子一般都是苏联本国的少女,这个中国姑娘又是怎么当上的苏联的燕子呢,难道她是专门为自己准备的吗,卡佳百思不得其解,看来问题的答案还是应该让这个姑娘告诉自己。

卧室的门开了,姑娘低着头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羞愧的看着卡佳,卡佳示意她坐下来,姑娘坐在了卡佳的对面。没有说话她一直看着卡佳,欲言又止,卡佳冷静地看着姑娘:“对刚才的举动,难道你不想说点什么吗,姑娘,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姑娘张张嘴,没有说出来,卡佳:“你是不是想说,你看到我在歹徒的手中将你救出,你非常感动,想以身相许,是吗?”

姑娘低声说:“大哥,你想听什么?”

卡佳:“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是谁策划的这次行动?”

姑娘摇摇头眼睛里滚动着泪水:“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执行者,请你原谅。”

卡佳:“你是一个中国人,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到的苏联吗?”

姑娘的泪水在也止不住了,抽泣起来:“大哥,你愿意听吗?”

卡佳:我愿意听,因为你毕竟是我的同胞,而且又这么年轻,来到这里,成了我的同行,已经有许多的故事,我想听你讲讲你的过去,也算我们认识一场,你说呢?”

姑娘擦了擦眼泪,这是她来到苏联后对第一个人敞开心扉,讲自己不光彩的历史和所受到的屈辱。

我叫张娅,是北京人,父亲大学毕业后,在抗日战争爆发后参加了八路军,建国后,他转业到了北京,我爸爸和我妈是在部队认识的,他们两个于一九五零年结婚,我一九五二年出生,原来我们的三口之家生活的幸福美满,爸爸在北京的一个科研单位担任负责人,我妈妈在单位里担任外文资料的翻译工作。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在中学参加了红卫兵,还是一个小头头,毛主席在北京八次接见红卫兵,我先后参加了六次,当时我们参加接见的红卫兵都认为我们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毛主席是我们的红司令,毛主席指到那里,我们就打到那里,六七年揪走资派的时候,我爸爸单位把我爸爸当成了走次派给打倒了,我在一夜之间从红五类变成了黑五类,红卫兵也把我开除了。当时失落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为此,我也曾经给我爸我妈划清界线,还想回到红卫兵队伍里去,可他们就是不要我,从天堂到地狱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我真是想不明白,当时的选择派,也不知道从那里搞到的材料,说我爸爸是苏修特务,后来就把我爸爸关到了监狱里,我妈妈为了救出我爸爸也被造反派给打死了,我们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爸爸单位每个月给我发点生活费,我成了一个孤儿,一九六八年,我和成千上万的北京知识青年一起,从北京来到了遥远的黑龙江插队落户。

下乡以后,当时我感觉到心情比在北京要好一些,也不是太压抑了,我们三个女知青被分到一个生产队,她们两个也和我一样,是可教育好子女,当时的那个生活苦的简单没法说,可我们咬着牙也挺过来了,可没过多久,厄运就开始向我们袭来,因为我们的大队书记没事经常到我们屋里晃悠,当时我们也没感觉出什么来,可慢慢的就发现他每次来,他的眼睛都在我们三个人的身上打转,有一次,他分配我们的一个女知青到树林里去拣蘑菇,她就去了,可到了晚上,她回来,一见到我们两个,就抱着我们哭了,我问她:“怎么了。”她就是不说了,后来在我们的一再逼问下,她才说了:“今天她去树林里采蘑菇时,被大队书记那个蓄牲给奸污了。”我们两个一听,当时就气炸了,嚷嚷着要去告他,可后来想一想,怎么告,这个村子离公社还有五十多公里,而且我们告他万一告不倒怎么办?”我们三个人实在想不出办法来,只能抱头痛哭,感叹我们的命不好,关键是这次他得手后,马上还会向我们两个下手,如果我们三个人不想个办法,就很有可能会受到他的污辱,当时我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卡佳给张娅倒了一杯水,递给张娅,张娅感激的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水。卡佳:“你们当时应该去告这个色狼。你们让他逃脱了惩罚!”

张娅继续说:“当时在那种情况下,你说我们三个北京来的女孩,能有什么办法呢,忍辱负重,不行,那样我们宁愿去死,这时候,我们其中的一个人,试探着说‘实在不行,我们到江对岸去,我们就可以躲避色狼对我们的伤害,由于我们年轻没想那么多,我们两个就同意了。于是我们就做了精心准备,当时是冬天,江面已经封冻,我们就在夜间观察边防部队的巡逻的时间,经过观察后,我们找到了边防部队巡逻的规律,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我们三个人悄悄的来到了江边,当边防部队巡逻过去后,我们三个人就从江边下去,在冰冻的江面上拼命的跑,终于跑到了江对岸,见到了苏联军人,我们三个人想着,这下可好了,我们终于逃出了那个色狼的摩掌,可有救了。但是没想到事情并不想我们想的那样好,苏联边防部队看到我们后,就把我们抓了起来,进行审查,审查了四个月,看我们没有什么背景,只是三个普通的北京女知识青年,就把我们送到了劳改营,在那里我们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干着最苦最累的活,吃着最差的饭,劳改营是里面都是苏联的罪犯,本来生活就不好,可我们比她们更差劲,真是刚出虎口又进狼窝,我在劳改营生活了四个多月,度日如度年,想着这辈子再也出不去了,后悔我当初的选择。可人这一辈子有卖后悔药的吗,没有!一天,我们劳改营来了几个陌生人,他们在当官的陪同下来到我们干活的地方围着我们三个人看,因为在那个地方我们都已经麻木了,什么人来看对我们三个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到了晚上,看守把我提出来,我跟着她来到劳改营负责人的办公室,我又看到了这几个人,其中一个人问我为什么从中国跑到苏联,问了我一些家庭问题,我都如实的告诉了她,过了一会,她从里屋和另外一个人从里屋走出来,问我愿意离开这里吗,我一听当时就表态愿意离开这里,她们当时让我填了一个加入苏联国籍的表格,还有一些其它的表格,因为我对俄文也不懂,她们让我怎么填,我就怎么填,填完后,她们进去告诉这里的负责人后,就没让我回住的地方,也没让我和我的同伴告个别,就直接让我跟她们走了。”

卡佳:“后来,你再也没见到你的同伴吗?”

张娅摇了摇头:“从哪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她们两个,也没有她们的消息,我们分别已经有二年多了,我真想她们,也不知道她们现在生活的怎么样。”

卡佳:“后来呢,你从劳改营出来后,怎么样了?”

张娅:“我跟着她们走出了劳改营的大门,坐车来到了当地的军用机场,坐上飞机来到了喀山市,我们的飞机已降落,汽车就在飞机边上停着,当我们一走下飞机,就被汽车接走了,坐了三个小时的汽车,我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因为当时天还没亮,等到天亮以后,我发现这个陌生的地方好像是一所学校,其中一个佩戴着上校军衔的女人亲自来迎接我,对我非常热情,问寒嘘暖,把我感动的当时就流下了眼泪。这几个人把我交给她后,就走了,从谈话中我知道她就是这个学校的校长,虽然年龄有些大,可说话非常亲切,我想着,这下子可解放了,再也不用回那个谈虎色变另我害怕的劳改营了,刚到学校的几天,我没事情,可以在学校随便转转,就是不能出学校的大门,在这几天中,陆陆续续的来了有几十个女孩子,都是天真烂漫长得就像花一样的少女。我们举行了隆重的开业典礼,在典礼仪式上女校长在讲话中称赞我们,说我们是祖国的骄傲,为了祖国我们会贡献出我们的一切,我们会像无数的革命先烈一样,在祖国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会挺身而出。当时我们对这一切的含义还不是太懂,我们只是知道我们将来要从事的是一项特殊的事业,当时在开学典礼上,我们一起来的女孩子都热血沸腾,会后我们开班务会,都表态如果祖国需要,我们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开学典礼后,我们就开始了训练,课堂上老师给我们讲了无数个苏联的英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我们听了不止一遍,老师讲完课就让我们回去分组讨论,祖国高于一切的思想,已经深深的扎在我们每个学员的心里,一个月后,我们就开始上有关的业务课,当时我的同学们和我,对我们的将来有许多设想,有些人想着可能要把我们训练成特务,派到国外执行任务,有的想着可能要把我们训练成报务员,每天对着电台发报,我们的设想太多了,因为我们都是女孩子,是一个爱做梦的少女,把我们的未来想像的非常美好。可事实上并不是那样。”

卡佳:“事实上什么样?难道出了什么事情?”

张娅张了张嘴,想说又不敢说,卡佳鼓励她:“张娅,我们既然在异国他乡遇到了,这就是缘分,你应该把你的一切都告诉我,将来咱们不管谁回到国内,都应该有义务把对方的情况告诉家人,请你相信我,好吗!”

张娅想了想,下定了决心:“好吧,大哥,我全都告诉你,请你不要笑话我。”

卡佳:“我不会笑话你,我也有一个妹妹,和你一样大,我也有和你一样的遭遇,我怎么会笑话你呢,不管你遇到了什么,我都能理解你。“

张娅喝了一口水,又开始讲述那残不忍睹的一幕:“我们的业务课开始了,当初我们都是带着兴奋的心情去上的,第一堂课就是让我们到学校的礼堂看电影,电影开始了,我们看到了影幕上是男女交织在一起作爱的镜头,当时,我们的脸都红了,看着,看着,我们几十个人都没法看了,我们跑出了礼堂,可我们看到了校长和教师就站在礼堂的外面,她们严肃的看着我们,我们站在那里,校长对我们说:“你们不是已经不止一次的表态,当祖国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可以贡献自己的一切吗,可现在祖国需要你们认认真真的看一场电影,你们就像逃兵一样,逃掉了,看你们显得多么虚伪,难道这就是你们对待祖国的态度吗,你们这样让我们很失望,要知道,你们现在不是一个小孩子,你们是学校的学员,你们大部分都是团员,现在我命令你们回去,把这场电影看完!”我们在她严厉的目光下,无奈的走进了礼堂,可老实说,我们是闭着眼睛听完的,回去后,老师给我们布置了作业,谁知道,作业的题目就是看这电影的体会,我们四十多个同学的作业都没有完成。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们的女校长来到课堂,她严厉的批评了我们,课堂上非常静,但我知道,这四十多个学员中,除了我一个是中国人外,其余的都是苏联各地选送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有些还是经过多次政审家庭条件非常好的。校长说‘同学们,我看了你们的作业我很沉重,现在我向问一下,你们在坐的谁不是苏联共青团员。请把手举起来!’我举起了手,我一看,课堂上只有我一个人举起了手。校长示意让我把手放下来。‘看到了吗,你们在坐的绝大多数都是共青团员,是党的助手,你们的心得写的多好,当党和人民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愿意听党的话,愿意赴汤蹈火,愿意为党献出自己一切,可在事实面前,你们却背判了自己的诺言,多么可悲呀,党就是让你们看了一场电影,你们就看不下去了,可能它太下流了,可能它太恐怖了,这能成为你们不看的理由吗,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党和人民需要你们站出来,就像桌娅一样,挺身而出的时候,你们能做到吗,我看你们做不到,你们不要做语言的巨人,行动中的懦夫,不要说男女性交是科学性的常识问题,是人类的本能,如果说党需要你们的身体为了国家的利益而做出牺牲的时候,你们能勇敢的面对吗,你们今天的表现党会为你们惭愧,我也会为你们惭愧,因为你们辜负了党对你们殷切的希望!’说到这里,我们班上的同学都惭愧的低下了头。校长看到我们的表情,知道我们被她的讲演打动了,她又继续说:“接下来,你们可能会感到难堪,会感到不能理解,但我告诉你,党需要你们这样做,你们都是同龄人的佼佼者,我不希望你们中间的人被淘汰,真心的希望你们能够在这几年的学习中取得优异的成绩,我相信只要你们努力,列宁勋章会挂在你们胸前,当你站在颂奖台前,面对着掌声和鲜花的时候,你会想到我为了党的事业贡献出了我全部的一切,那时候你是多么的自豪和骄傲!’校长讲完后就走出了课堂,我看到这时候的课堂里,学员们已经清醒了许多。接下来,教师让我们围成一圈,坐下来,中间一个软垫子摆放在哪里,教师说现在开始上课,说完以后,她一摆手,有一男一女走了进来,两个人披着浴巾站在了我们中间,他们两个把身上披着的浴巾扔到地上,我们看到这一男一女根本没有穿衣服,只见女的上前,抚摸男的身体,两个人在课堂上当着我们的面做着我们无法想像的动作,男女之间淫荡的声音在课堂上回响,我的同学看的面红耳赤,但是,我们毕竟看了,而且是在现实中看到的,他们当着我们的面做的是那样的自然,根本没有把我们当成观众,我也看到了女的在性交中流露出的那种满意的表情,这些都深深的印在了我们的脑子里。我在间谍学校的学习生活就是在这样的情景下开始的.后来,我们每天晚上都要去礼堂看这些电影,有些电影就是我们前面的同学的作品,在这样的熏陶下,我们慢慢的麻木了.有一天上课的时候,老师突然让我们全体同学把衣服脱掉,我们当时以为老师可能是把命令下错了,我们都楞着没有脱,老师当初就生气了,又大声的重复一遍,我们只好脱掉了各自的衣服,面对着赤裸的身体,如果是在洗澡的时候,都无所谓,可现在是在课堂上,当我们互相面对的时候,脸都红了,不敢面对.这时候老师又下命令,让我们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而且不能露掉一个地方,而且抚摸以后,要把各自的感触写出来,当我的同伴抚摸我的时候,我感到有一些快感,我看到我的不少同学在互相抚摸中已经陶醉了.这样的互相抚摸大概我们持续了有三堂课,当第四堂课,让我们脱衣服的时候, 我们已经感觉到无所谓了,当我们把衣服脱完以后,我们发现有男人从外面走进我们的课堂,他们各自挑选了自己的目标,就把我们搂在怀里,说实话,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一个男的这样搂着我,不过,经过前几堂课的铺垫,我们已经自然了许多,在这些男人的抚摸下,我感觉到我浑身发热,心中有一种渴望,可就在这时,下课的铃声响了,我带着失落的心情,眼看着那些男人离我们而去.当天晚上,我们在宿舍里,我们自己搂抱在一起,但我们还没有性经验.我还是一个处女。就是这样的训练,我们持续了有一个月。有天晚上,我们学校来了许多男学员,我们不知道他们来自何方,也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可我们知道,这天晚上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们按照学校的安排,还是到礼堂去看我们的每天必看的电影,电影看完后,我们重新分配了宿舍,当我拿着新的钥匙,来到新的宿舍后,打开门,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子,在宿舍里坐着,他看到我后,眼睛一亮没有说话,但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他对我的渴望,我走了进去,关上了门,他走上前来搂着我,要亲吻我,我告诉他,我还是第一次,希望他对我温柔一些,他高兴的点了点头,我慢慢的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和乳罩,当他看到我的乳房后,他突然发狂了,就像疯子一样,急不可待的扑了上来,粗暴的撕扯着我的裤子,他的嘴在我的乳房上留下了重重的痕迹,他急速的扒掉了自己的衣服,一点也不温柔,把他那粗大的东西,一下子就插到我的里面,当时,我痛的都快晕过去,我拼命的咬他,他只管在我身上晃动,就这样,我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女人,当他完事后,他把东西从我身体里拔出来,看到我的身体下面有血,他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他惭愧地对我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我还以为你们早就不是处女了!’当他穿上衣服后,他庄重的向我敬了一个军礼,慢慢的走出了房门。我赤裸着身体躺在床上,我想哭,可眼睛里面已经没有了眼泪,我走到这一步,能愿谁呢,不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吗。后来的训练就顺利的多了,我们的性格已经完全改变了,把生活当成玩世不恭,什么理想前途都被我们抛到了脑后,在学校期间,我先后接待过十几个男人,总之我什么样的男人都接待过。而且学校还把我们作爱的情景拍成了电影,在学校上课的时候,公开的放,让我们学生自己讲评,那一点做的不好,互相学习互相观摩。”

卡佳问:“那你怎么来到古比雪夫呢?”

张娅:“半个月前,我正在学校上课,被校长叫到办公室,给我分配了任务,让我到这里来,一切都是他们安排好的。只是告诉我,让我想办法勾住你,可没想到,还是被你识破了。大哥,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没有上当?”

卡佳想了想:“我可以告诉你,主意是不错,可就是戏演过了,第一,这场戏的导演不应该让你来当这个主角,他们的设想是好的,让一个中国姑娘出面,可能我会接受,但他们没想到,一个中国姑娘单独出现在这里,面对着一个中国的小伙子,这种机率太小了,而且为了引起我的注意,你还是用的中文,这更不对了;第二点,我把你救了后,按照一般的规律,这个故事就应该结束了,可由于你们操之过急,你又让我把你送到家里,这又违背了一般的规律,由于这些情况的出现,不能不引起我的警惕,这场戏的结局就是必然的。”

张娅:“大哥,你是一个好人,如果你不嫌我脏的话,你就要了我吧。”

卡佳动情的对张娅说:“你不应该这样说,看到你,我就想起了我在国内的妹妹,我妹妹和你一样大,我也有着和你同样的遭遇,将来咱们不管谁回到国内,一定要记着告诉我们的家人,把咱们的情况告诉他们,不让他们为我们操心,好吗?”说到这里,卡佳的眼睛里的泪水夺眶而出。

张娅听到这里,止不住哭出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