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我的大胆


虽然有这么一个漂亮极致的女孩在我的身边,但不知怎么了,我还是根本无法忘记欣,忘记我和她缠绵过的每一分一秒,无法忘记她的音容与笑貌,因为我知道,虽然我对眼前的这个比欣不知还要漂亮多少倍的李文姬有时也很让我想入非非,但毕竟李文姬她不是欣,不是我心目中想要的那种可以和我共同生活一辈子的女孩子,再说了,我和她也就刚认识,她也并没有说要嫁给我,我们只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漂流者而已,她再美的容貌虽然能暂时让我不去想欣,但却根本无法代替欣在我心中的地位。


也许我真的是太爱欣了,太在乎我对她的这份感情了,而当我对她的这份爱和感情遭到她的冷落和打击的时候,我突然又觉得我是那样的恨她,恨她的无情,所以,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不好的梦。


我梦见欣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放肆的蹂躏着,我看到欣的表情显得很痛苦,还带有一些的扭曲,不过,我却听到了欣以前在和我缠绵时从未有过的淫浪的呻吟声。


而我却站在一边麻木着、痛苦着,我的心里面在流血。我不能忍受一个陌生的男人对我所爱的人进行这样的侵犯,但一想到欣和我分手时的那种十分无情的样子,我还是嘴里在为她祈祷,祈祷有一天她会被这个男人给玩死,她才会明白我当初有多么的爱她,她才会明白我当初不要她是因为爱她。我还要让她明白,真正的爱情不是谁对谁错,谁给予了谁多少,谁得到了多少,而是相互的尊重与爱抚。


因为我至始至终都相信,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金钱、名利、权势、甚至于性之外,还有真正的爱情。


可欣却没坚持到最后,她把爱情这东西看的是那样的轻薄。


“大懒虫,快起床了,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回来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丫丫的小丫头骗子却把我从梦里面给拉回到了现实中,当我坐在床上正想着欣,想着刚才的那个梦,文姬已经手里拎着一个大大的提包站在了我的跟前。


其实,我是在客厅的沙发上暂时过了几个晚上,但是,我也只是坚持了几个晚上就适应不了,所以就在书房里临时搭了一张简易的床,毕竟,男女同居一室,还是受收有别的。


“大懒虫,你也不看看几点了呀。”她把包扔在地上看着我悻悻的道。我全当没听见,看了她一眼,又把被单裹在身上大睡了起来。


说实在,这几天为了找工作的事情把我忙的几乎有些的晕头转向的,好不容易有一家的公司同意先让我做一些的项目看下我的能力才决定是否聘用我,明天就是上班的第一天,我今天如果不好好休息下,这明天第一天上班又怎么能够给人家一个好印像呀。所以,我痛下决心,决定今天好好的在床上享受一下。


看到这丫丫的小丫头骗子又来搅和我的美梦,我决定不再理她。


“我说你个大懒虫,我说话你没听见吗?你还不过来帮我呀。”她看这情形,还是不肯松口的在我的耳边嚷嚷着。


我知道,对于这么一个美女的请求帮忙,打心眼里我是无法的拒绝她,我也很乐意帮她,但有时一想,我不能太让这个鬼丫头骗子占我的便宜了,我这样对她是逆来顺受的,到时她还会不把我当人看呢,说不定有一天还敢骑在我的头上撒尿呢。


没想到她却走到我的床前,一把把裹在我身上的那块遮羞布给揭了开来,把我给弄了个春光乍泄。还好,我穿了一个长裤头,要不,我这处男身真的要给她看了,到时岂不是让她给占我的便宜。


我正在得意时,她却站在那里,两只水灵灵的眼睛却有些的恋恋不舍的在我的身上停留了好长一会。


“你是不是真的很想看呀,要不要我脱了内裤一块让你看呀。”我故意气她,而且还很坏的看着她笑。


“欧阳,你混蛋,大色狼一个。”她一转身,脸上带有些许的红润的转身走开了。


我知道我这次又说错话了,心里暗暗骂道:我本是一个纯情处男,没想到被这个丫丫的小丫头骗子给冠上了一个大色狼的称号,看来我这一下子在她心目中的形象真的是大打折扣了。


可等我从床上爬起来站在她身边时,她却并没有的生我的气,还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东西说:“大懒虫,那是我给你稍回来的早餐,还不快去吃,等到凉了就不好吃了。”听到她这么一说,我心里是猛的一热,长这么大了,除了我的母亲给我说过这样的话之外,恐怕这个李文姬就是第二个这么给我说这样的话的人了。既便是我和欣在最热恋的时候,她也从来没有关心体贴的给我说过这样的话。


“我说你这里面都是什么东西呀,这么大的一个包。”我一边嘴里嚼着东西一边指着她提回来的那个大包问道。


“这是我寄存在我的一个朋友那里的东西。一会你帮我收拾下,好吗?”她很温柔的回道。


“你真的是风华绝代,楚楚动人。”我一边吃着一边用赞赏的口吻对她道。


“你呀,嘴里吃着东西,还不忘给我贫,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女为悦已者容,我现在夸你的美貌,这是你的资本呀,你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好,我说不过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你真的很漂亮,不过------”


我说到这里故意不往下说,她却看着我道:“大懒虫,有什么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像个娘们儿。”


“以后你在进我的卧室的时候一定要先敲门,还有,为了表示我们之间的相互尊重,你不能再一口一个大懒虫的叫我。”我也不假思索的一口说了出来。


她笑了笑,显得很严肃的道:“好吧,大懒虫,不,是欧阳,我尊重你的人权,我保证以后不会对你进行任何搔扰。”


“呵呵,如果你真的憋不住了,偶尔的来搔扰我一下我也不反对呀。”说到这里,我笑的是一下子四面朝天仰躺在了沙发上。


“欧阳,你个大色狼,你真混。”我把她给气的是满脸通红,就连说话时就上气不接下气。


当我把手伸进她提回来的大提包里时,刚开始却摸到了一团软软柔柔的东西,我不敢再往里面继续摸下去了,不过,又一想,既然是她让我整的,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了,就一下子从里面把东西给拽了出来。


是一条白色的内裤,还有一条红色的胸罩,白色搭配着红色,鲜明的颜色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很是光彩夺目,而且还能味到一股淡淡的洗衣粉留下的香味。


我当时就有点的惊呆了,而且还很尴尬。


当我的手正举在半空中时,没想到,她却把那内裤和胸罩一手夺过去,看着我傻笑了一下道:“放心吧,我刚洗过的,没有什么异味。”我真没想到她脸都不红的,而且还那么镇定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站起身来,说什么再也不干这苦差使了,我甚至感到这个丫丫的小丫头骗子是故意把这些内衣放到包里来捉弄我。


看我一副被她给捉弄的样子,她却站在一边乐呵呵的笑了下道:“欧阳,你真的很好玩的。”


丫丫的你个小丫头骗子,看来还真让我给说中了,你真的是故意这样来捉弄我的呀,怪不得你一大早进门来就说给我带好东西来了,原来这就是你带的好东西呀,不过,要不是看在你的漂亮的面子上,我早就不买你的帐了。


“欧阳,你真的生气了吗?”没想到李文姬她还真的是会来事呀,看我不高兴了,她却又温柔的对我在这时送来这样的春风。


不过,也难怪,只要我心里有不高兴的事,她只要温柔的这么一说,我的气也会没了,那些不高兴的事也全被我给抛到九宵云外去了。


我没有理她,但她这时却走到我的身边把头这时贴在我的肩膀上是小鸟依人的道:“欧阳,你真的很好。”


我浑身上下是猛的有些不大自在,说实在,这个李文姬看着挺扎人的眼的,而且我和她接触了这短短的几天就有好几次对她想蠢蠢欲动、图谋不轨,但今天当她真的靠近我的身体的时候,我却是显得那样的紧张,她人长的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对任何一个有欲的男人来说都有着致命的诱惑力,可我这时却只味到了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女人香。


是不是她就是那种只可让人意淫而不想去侵犯她的身体的女孩呢?如果要是欣这时在我的身边这样的与我贴的这么近的话,我想我会捧起她的脸吻她,我会对她进一步的进行侵略和扩张的,但对这样一个比欣要性感妩媚百倍的美人我却怎么也激动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