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续)

baobao19841117 收藏 0 387
导读: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续)

第二章美女的诱惑


第二天一大早,我刚想翻身从沙发上爬起来,却发现我的卧室的门是开着的,不过,确切的说,从昨晚她搬进去以后,就是她的卧室了。而且我也打心眼里乐意把我的窝儿让给这个美丽漂亮的不速来客去住,既便是她昨晚坚持不让我在卧室里住,谁让上帝给我派了这么一个天生的尤物呢?


“大懒虫,你还没起来呀,你看太阳都晒着你的屁股了没有呀。”正当我美滋滋的想到这里的时候,她却已经的手里拎了一个袋子从外面推门而入,我心里暗暗说道:“你个丫丫的小丫头骗子,我们才认识一晚上,你就对我这么随便的喝来喝去,你也太来的直接了吧。”我刚想往下去想,她却已经来到我的身边,坐了下来,把手里拎的东西放到桌子上,看了看我脱口道:“没想到你也是一个大懒虫呀,还不快起来,你别再看我了,赶明天我让你看个够。”这时我才发现,我的两只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她一步,她坐在我的身边,是那样的温柔可贴,她的气质是那样的好,长长的头发,白皙的面孔,红润的嘴唇,长长的睫毛,窈窕的身段,再配上一身咖啡色的短裙,着实让我有些入痴入醉。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我也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不敢再正眼看她了。


“来,先喝点饮料,我知道醉酒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昨天晚上你一定不好受了一晚上吧。”她一边把一罐装的饮料递到我的跟前一边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如此美丽的丫头还是如此的心细。


我接过那罐饮料看了她一眼道:“你长的如此漂亮,我当然昨晚不好受了一晚上。”说到这里,我还有点不怀好意的看了看她那美丽动人的曲线,她却转过身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没想到你真坏啊。”我喝了一口饮料,想与她再坐的近一些,但又不敢,不过,她也没有躲避我的意思。


“欧阳,我以后可以这样叫你吗?”没想到她这时转过身两眼有神的看着我说道。她的声音很轻,就像微风吹过,我的心也一下子热乎了起来,想想我和欣在一起的日子,她从来都没有过这么温柔和甜甜的叫过我,我和她在起,一般都是她对我无理,而我只有迁就和忍让的份,所以,现在听到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叫我,我的心都有点的在颤抖了。


我看着她那不是很成熟,甚至猛一看上去有点的稚嫩的脸蛋,语气坚定的道:“当然可以。对了,你叫什么来着,我昨天真的喝的太多了,记不起你的名字了,可否赐教你的大名?”


“我叫文姬。”没想到她回答的如此干脆利落。


“不会是蔡文姬吧,她可是风华绝代的一代才女呀。”


“你认为呢?”


“我看你不像她,你倒像是一个----”


“什么呀?”


她这时好像有点紧张的看着我,我却没有说下去。


“不过,你很漂亮。”


“是吗?难道漂亮在你们男孩子的眼里就那么重要吗?”


“当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呀。”


“没想到你也这么俗。”


她说这话的声音很小,说完又埋下头吃起东西来了,不过,我还是不能忍受她这么说我,我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桌子上,理也不理她就朝洗手间走去,我本以为她会向我解释,没想到她却是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丝毫未动。


在洗手间里,我是越想越觉得心里屈的很,我和她才刚认识,她说话有时却是如此的尖刻,如果要是时间长了,我是无法忍受得了的,所以,我一下子冲到她的跟前道:“你昨天不是给我提了很多的要求吗?那我今天只给你提一条,那就是你以后说话别太那么尖刻,好吗?”我本以为她会顶撞上我,可她却冲着我笑了笑道:“你个大懒虫,你就放心吧,我不会的,我不是那样的人。”她的笑是那样的美、那样的甜,我顿时感到我的骨头都有点酥了。


“真是一个小男人,哼,没风度。”当我刚转身,只听到她又在嘴里嘟囔着,我听的分明,本想转身再教训她两句,可我一想到她那美丽动人的天使般的笑容,我的心又软了下来。


“欧阳,你完了没有呀,怎么那么慢呀。”我刚蹲下,她却开始扯着喉咙在外面叫阵。看着她在外面叫,我也一急之下忘记了我是在干什么了,就连屎也拉不出来了,一下子站了起来,提上裤子冲到了她的面前。


“我说欧阳,这些东西你吃过之后,快把它收拾了,我还等着打扫卫生呢,而且你今天也不许离开这里。”我瞪着眼睛看着这个站在我面前的漂亮极致的女孩,我甚至忘记了我叫什么了,不过,还好,她倒没在意我当时的那副尴尬相。


“你又不是我老婆,你管得着我吗?”我有些气不打一头出的故意这么说道。


“可这以后就是我们两个人的窝儿呀,这也有你的一份责任和义务呀。”这次她却是两手插着腰站在那里给我顶上了。


“呵,我说文姬同志,那你为什么昨晚还把我给赶到外面呀,既然是我们两个人的窝儿,那应该是同床共枕的呀。”


“你想的美,哼,不是说了嘛,你比我大,你要让着我嘛,你怎么这么不讲信用呀。”她又眉毛一挑有点娇柔的道。


看那一副小鸟可人的样子,我的心又猛的一激凌,还是屈服了她。


“好吧,看在你是一个大美女的份儿上,我就让着你,不过,我可不许你得寸进尺呀。怎么说我也是一个会怜香惜玉的人呀。”


没想到,我话刚落地,她转身拿过放在沙发上的枕头二话没说就向我袭来。


“还有,以后我不许你叫我同志,都什么年代了,多难听呀。”她用几乎是责备的语气冲我说道。


“好,那你说我该怎么叫你呀?”


“我姓李,你看着叫吧。”她想了想道。


“那好,以后我就叫你李姑娘吧。”


她这时却冲我又笑了下道:“随便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