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大学生祼奔,笑贫不笑娼的时代注解

最近关于底裤的新闻比较频繁地出现:先是超女孙艺心超短裙下的白光乍现,接着就是深圳城管给下级城管扒了裤子,后来比较热闹的是高莺莺那条沾染了重重疑点的底裤,现在,又出现了江苏一贫困的准大学生穿着底裤祼奔以威逼父母大摆谢师宴。


这真是一个思想的时代,一向被认为不宜拿到太阳底下凉晒的裈物,现如今堂皇地登上大众媒体,成了公众关注的焦点。在公众交头接耳的议论声中,一个时代的悲哀明晃晃地摆在我们面前。父亲蹬三轮,可以想见,家庭支出是靠老人一滴汗珠摔八瓣来维持的;21岁才考上大学,显然也不是什么能成大器的料子,然而,只要有点廉耻心,就是朽木也不自甘的,这不,家庭的贫困成了他最大的耻辱,一个即将成为天之娇子的人,父母居然不帮着整一桌谢师宴,七尺男儿,颜面何在?于是大胆地祼奔了一把,让父母因自己的无能来为儿子的无颜陪绑吧。


确实,中华民族是要面子的民族,攀比因而在中国一直很是流行,大到城市建设,小到吃饭穿衣,动辄国际名牌,张口世界第一,就是家里养一条狗,还要经常拉到一起溜溜,溜的过程是比较的过程,但凡能找出一星半点自己的狗胜于他人的狗的地方,狗不知道有没有感觉,养狗的人顿时就觉得很有成就感,往往会面色潮红,艳若桃花,而失败者则垂头丧气,恨狗不成铁。生儿育女就更不用说,父母再累死累活,都不能让儿女在人面前矮一分,据说这就是所谓的“苦了谁也不能苦了孩子”。一旦孩子考个大学啥地,就跟母鸡变凤凰,是很能光宗耀祖的事情,大肆张扬一下,老少脸上都有闪儿。


生活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作为儿女,尤其是独生子女,往往从小就在娇惯中养成了攀比的习惯,吃要比人好,穿要比人贵,出手要比人大方,稍有不如人处,轻则以沉默示威,重则以死相要挟,父母能做的除了更进一步苦自己,几乎别无选择。


可怕的是,长期的盲目攀比,本来已经使年轻人的心态逐渐扭曲,没有了基本的是非观念,而社会不良现象又客观地为这种恶性攀比添柴助力,甚至人为创造攀比的机会,近几年出现的谢师宴无非是无数恶性社会现象中的一种而已。


面子无光便自绝于父母,这在过去是时有所闻的,对此,媒体已经给予了高度的关注,专家学者关于这方便的讨论也相当多,但自杀的做法虽然应该批判,但至少自杀者很有勇气,而因脸上无光而选择祼奔,这是羊听说的第一次。


传统地看,中国人是很重视自己的身体私隐的,不容人稍窥,一旦一个人的私处包括底裤给人曝了光,那是跟失身差不多的要紧事,如果是少女就担心自己的出嫁问题,是少妇则担心会接到休书,也正因为此,当孙艺心裙下一闪,台下的观众就兴奋地勃起,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兴奋地勃起,媒体同样为此兴奋地勃起。男性在这方面虽然没有这么严重,但至少也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的,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会觉得头比较沉重。


这种旧传统无论如何是该破了。正是基于对旧传统的破坏,女作家陈岚提出引起强烈争议的对强奸要半推半就的观点。观点的是非见仁见智,但对于打破传统思维是有好处的。也许这准大学生就是看了陈岚的观点,思想才解放了,强奸都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况祼奔乎?但这怪不得陈岚,即便陈岚不写这破文章,该祼奔的时候还是有人祼奔的,至少在这个准大学生的内心里,祼奔比摆不起谢师宴更有面子,这才是问题的核心,否则,一个热爱面子的人,一个把贫穷当成没有面子的人,是绝对不会拿出祼奔的勇气的。


祼奔比贫穷更有面子,事情是这个年轻人干出来的,而理论的存在则有一段时间了,这几年,笑贫不笑娼的事情每天都在我们身边发生着,而且大家都已经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了,既然出卖身体都已经成为时尚,看一看底裤又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年轻人无非是用自己新鲜的肉体与不太干净的底裤再为笑贫不笑娼的时代做了个注解而已。


时代既然如此,我不想多说年轻人什么,但我对他的父母却颇有微词,既然已经没有面子了,除了脱贫是没有什么法子补救的,干脆就没面子到底。而他们在已经让儿子“丢人现眼“之后,还非要再去进一步干丢人的事,到处借钱设宴,借钱送年轻人去读书,这又何必呢?难道父母还要送他到大学去学习穿裤子不成?至于这谢师宴,我不知道还有哪个老师愿意或者敢于相赴,即便去了,话题估计不是酒香肉肥,不是师生情谊,而只能是年轻人的底裤。



补记:

最让遗憾的是,这准大学生思想解放地不够彻底,还穿了一条底裤,在脸面问题上遮遮掩掩,否则,就赞助他一顿谢师宴,总不能让老师辛苦若干年而连一顿感谢的饭都吃不到,这也太有些师道不尊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