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列国》

zhouning01 收藏 19 3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古风一首:

话说混沌初分盘古开天

太极分两仪,两仪生四象

子天丑地人寅出,避兽群居始开化

燧人取火吃熟食,伏曦画卦阴阳分

神农治世尝百草,轩辕礼乐婚姻联

炎黄两帝战蚩尤,大禹治水平天下

承平享国四百年,桀王无道乾坤颠

日纵喜妹荒酒色,成汤造毫洗腥谈膻

放桀南巢拯暴虐,云霓如愿后苏全

三十一世传殷纣,商家脉络如断弦

紊乱朝纲伦理绝,忠臣直谏反遭戮

西伯朝商囚羑里,微子抱器走风烟

天下万民皆怨声,子牙出世人中仙

飞熊入梦辅周政,三分有二日相延

孟津大会八百国,牧野之战败凶残

成王奄国讨淮夷,中原天下始太平

谁知骄横无人服,纵恶远贤淫为首

穆王耀武讨犬戎,四狼四鹿朝贡无

方知和睦是美德,修治刑法创《甫刑》

厉王暴虐招民叛,幽王狼烟戏诸侯

犬戎入京掠褒拟,平王东迁避戎袭

郑人依功割周麦,庄公朝见桓王拒

周郑交恶桓王败,王室渐弱诸侯强

蛮楚兴盛欲称王,齐合六国讨熊氏

召陵之盟服楚归,齐桓公中国称霸

桓公之后齐大乱,秦晋互怨战况起

宋公伐齐纳昭子,楚人伏兵劫盟主

晋重耳周游列国,秦怀嬴重婚公子

秦穆公再平晋乱,晋文公守信降原

晋楚城濮大交兵,践土坛晋侯主盟

商臣弑父称穆王,秦穆公遂伯西戎

楚人兴兵屡伐郑,悼公攻楚郑归晋

晋楚会宋约弭兵,中原各国复稍安

宋宫失火诸侯聚,晋国失势熊虔霸

楚灵王收陈讨蔡,熊虔九冈山祭神

杀兄楚平王夺位欲代周,

晋与齐同言“代兴”图复霸。

————————此时南方强楚一心代周;北方晋国欲维持霸主之位;东方齐国正全力复兴;西方悍秦虎视中土;各小国也在相互观望。弭兵之约失效后精彩的诸侯争霸又一次掀起了高潮!


前传 第一节————流水帐


话说周朝武王伐纣,天子即位。

成康继之,满朝文修武偃,东伐淮夷,威服四方。物阜民安、国运昌盛。

自武王八传至夷王,觐礼不明,诸侯渐渐强大。九传至历王,暴虐无道,被国人所逐。

幸亏周公召公二人同心协力立辅佐太子靖为宣王,任用贤臣,复兴文、武、成、康之政,史称“两相共和”。周室随之赫然中兴。虽是中兴,但始终未有成康时教化大行。

待至宣王时,因其不事农业加上讨伐姜氏之戎不成反被打败后,王室复衰、国运日下。

周幽王二年,西周附近三条河流相继发生地震,将河流源头堵住。

幽王命太史伯阳甫占卜一下将应何事,太史甫便直言道:“臣昨夜观天象,看到发生地震的地方阳气被阴气镇伏无法发泄,此乃源头被堵塞的缘故。河源被堵是亡国的征兆。从前伊水、洛水枯竭导致夏朝灭亡,黄河枯竭导致商朝被我先王所灭。如今周朝的德运就像是夏、商的末年,而河流源头又被堵住,势必引起河流枯竭,河枯则植物稻谷不丰,稻谷不丰则民皆怨,怨气定有崩山之势!臣劝吾王任用贤臣重视农业,加惠于民,以推迟祸患来临的时间吧!若不如此不出十年周朝定有大祸!”幽王闻之勃然大怒,以为妄言,斥退伯阳甫。太史之言自然不听。

这一年三条河流果然枯竭,随即岐山崩塌。

不久褒国进献了一位绝世美女,此人就是中华历史上有名的祸国妖姬“褒姒”。因其在褒国长大故称为“褒姒”。

幽王三年,幽王来到后宫偶遇褒拟,被其美色所迷,从此更加不理朝政。后来褒姒生下儿子伯服与申后争宠,在幽王面前故做受申后欺负的可怜状,逼幽王废申后及太子改立褒姒为王后伯服为太子。满朝哗然,不知为何,申后的哥哥申侯闻后更是大为不满。

太史甫得知此事后悲叹道:“如今三河已干,岐山已崩,太子王后无过而遭废。祸患已成,此乃天数,无法改变了!我不忍身为亡国之人,愿先走一步!”随即取出自己的配剑,横刀自刎,血溅数米。

再说幽王自立褒姒为王后以来,褒姒反而更加忧郁了,整天一幅冰美人的面孔伺候在幽王左右。幽王于是想尽办法为博红颜一笑而招天下奇人异士来稿京表演,可王后的脸始终像石头一般没有笑过。正在幽王对此苦恼时奸臣般没有笑过。

一天早朝,正在幽王对此苦恼时奸臣唬石父说:“可与褒姒在烽火台游玩,趁机点燃烽火把诸侯招来,那时诸侯慌忙赶来定惹王后大笑!”幽王大悦。

而此事被来朝见的郑伯友闻知后,郑伯急忙赶来劝谏:“若无事招诸侯率兵而来是失信于诸侯。今戎狄未服,倘若君失信于诸侯,戎狄来犯则王有难,再点烽火诸侯定不信,其之兵不至也是在情理之中!”

此时幽王哪里还管这么多,大叫“:如今四方安逸,天下太平全是本王的造化。平常无事让各诸侯前来为我及王后起兴有何不可,况犬戎之徒讯息闭塞,无人告其此事镐京定会平安无事,郑伯多虑了!”

郑伯友复谏曰:“大王刚刚罢王后换太子天下人便有怨王之意,况王后其族更甚,大王怎知没有人会联合犬戎围攻镐京?”

站在一旁的虢石父大声呵斥郑伯友:“你竟然敢违抗大王的旨意屡次犯谏,我看是你想联合犬戎,还不速速退下!”

郑伯还欲谏言可无奈幽王此时无心听谏又有虢石父在前阻谏。郑伯仰天长叹退朝而去。

没过几天幽王便与褒姒游玩累了来到烽火台,幽王突然命士兵点起狼烟,滚滚狼烟高耸入云,各诸侯一见烽火狼烟以为敌兵来犯,慌忙率兵涌向京都。站在城墙上的褒姒俯视那一群群因找不到敌人而神情各异的脸膀时不禁用手遮住自己那粉嫩的脸颊,头向幽王转去笑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平常那幅“冷”的姿态。此时幽王的眼里已被褒姒的半遮半笑给弄的神魂颠倒顿然忘却了城下焦急而愤怒的诸侯。此后幽王似乎上了瘾,常常以派人点起狼烟吸引诸侯为乐,诸侯们起初很反感但也无可奈何。后来他们也渐渐习惯了幽王的这种举动。不过此时的周王室已经失信于他的诸侯了!

不久幽王又因虢石父的“烽火戏诸侯之计”将其提拔为卿士,让他主持国家政事。虢石父为人善于谀上诓下,贪财好利,但政绩很差。引得百姓无不怨恨,自此周王室又失政于民。

周王室接连干了一系列的不明之举使朝中之人无不叹气,其中以申侯为最。本来就因为其妹申王后无罪而被废就对幽王不满的申侯又亲自经历了“烽火戏诸侯”和虢石父的乱政,使他决定教训一下周王室,便与犬戎主联合攻打镐京。

大军围城时幽王慌忙命人点起狼烟向诸侯求救兵,同时派虢石父率镐京所有人马抵挡敌军,自己则带者褒姒及一队人马突围。不料未交战几回合,虢石父便被犬戎主手下小将孛(bo)丁斩于马下,周幽王也被追兵赶上围了起来。此时幽王把希望全寄托在诸侯的援军上了,但是诸侯们不管是否知道这次镐京真的有难都因屡次被幽王戏弄而不愿出兵支援。正在幽王绝望时,郑伯率领自己的人马赶来救援,亲手斩杀犬戎大将古里赤杀伤孛(bo)丁,赶跑敌军,一路护送幽王至骊山下。

幽王后悔着对郑伯说:“我恨不听友之言而受此大辱!”

刚一说完此话后面犬戎主大军又至,郑伯命人保护幽王上骊山,自己率兵力拒犬戎主。因为没有后援且兵力有限郑伯的军队很快就被犬戎主大军围住最终全军覆没,郑伯本人在砍倒几十人后也体力不支中箭身亡。随即幽王被杀,褒姒被虏,镐京被占。

此时幽王在位已一十一年。国王被杀,京都被占即相当于亡国,此正应了伯阳甫“十年亡国”之语!

后来周朝王子宜臼被秦爵赢开、晋侯姬仇、卫侯姬和等诸侯立为太子,并在他们和郑世子掘突(即郑武公)的协助下死敌将数人,击败犬戎杀夺回镐京。

不过西戎经历镐京之乱后已熟识了中国的道路,虽然被逐不过未搓其锋,转而又大举侵占周疆,势力已逼近镐京。

面对这种情况,周平王(即宜臼)决定向东迁都用来躲避西戎的侵袭。郑武公和晋侯秦爵等诸侯一路护送其至洛邑并定都于此。秦爵被提升为“伯”(即由秦爵变为秦伯)以使其打击西戎。其他保驾有功的众诸侯也皆得到奖赏和册封。从此西周灭而东周始!

迁都后,郑伯掘突因祖上的护王功绩而与周王室关系最为密切,被任命世代为卿士代理王室之政。但郑庄公即位后,仰仗祖先功劳在朝庭内专横跋扈且经常不理王室之政。此时的周朝周平王十分不满郑伯的这种做法,打算找人代替郑伯或与他共同执政,郑庄公得知此事竟当面指责平王,平王无奈将太子林做人质交给郑庄公。后来,平王去世,太子林即位,即周桓王。桓王不愿再受郑伯之气,便着手授虢公右卿之职用来与郑庄公夺权。庄公随即给桓王一个下马威,将温地(今河南温县)的麦子及成周(今洛阳东)的禾稻割走,以示威于桓王。事后郑庄公也认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合君臣之道,不利于在诸侯中立威信,便向王请罪。不想桓公.却不与礼待,并骗了郑庄公的田邑,不多久又罢免庄工左卿之职。从此周郑交恶,互无往来。桓王又见郑不来朝见,变集合周边小国讨伐郑国。两军交战于繻(ru)葛(今河南长葛东北),没成想周王率领的士兵不堪一击,交锋之时一触即溃,桓王肩膀也中了郑国祝(ran) 一箭,桓王忍痛指挥军队退却。繻(ru)葛之战使周天子威风扫地,这一仗也拉开了列国争雄的序幕。

在经历过无数场列国之间大大小小的战争后,周朝出现了四大诸侯国——齐、晋、秦、楚。

齐国的公子小白与公子纠争夺继位权成功后,成为齐桓公。他任用贤臣管仲治理国家,使国库充足,国民安康。而此时楚国国力刚刚兴盛且楚国国君楚成王熊珲对周王室很不尊敬想要自己恢复楚国君的“王”的称号并向北吞并周朝领土,齐桓公听从仲父(管仲)的计策乘机打出“尊王攘夷”的口号号令天下诸侯,又派出自己的精锐部队去楚国境内进行骚扰、谍报及秘密任务。最终于“邵麦”联合众诸侯威压楚国,与楚国使者令尹子文谈判迫使楚国承诺不再颠覆周朝政治秩序而周王也为了不至于使楚人对中原各诸侯产生怨恨于是也满足了楚王想称“王”的心愿正式封楚国君为“王”。这次谈判成功后齐桓公成为春秋时期的第一位霸主,拥有了足以号令天下的权势和威望。可惜好景不长,几年后管仲病亡。桓公任用奸臣治国,国运始衰。后来桓公卒后其五位儿子为争夺其位而大打出手相互攻击,开始了长时间的内战,这期间齐国的对外影响力大减,失去了号令诸侯的实力。不过由于齐国在经济文化上仍领先于其他诸侯国,因此其国力依然是东方诸侯之首。

齐失去霸主地位后,各诸侯间相互不服,新一轮的列强争霸又开始了。多年后,自小就在外过着流亡生活的晋国公子重耳在秦穆公的帮助下回到晋国即位为晋文公。他励精图治发展晋国国力,经过“守信降原”、“伐卫破曹”等事件后,晋国深得各位诸侯的佩服,成为北方第一强国。恰巧这时南方的楚国用武力和威胁等方法再次统一了南方诸蛮,并带领这些小国的队伍准备又一次北上,企图扩充领土、妄图吞并中原。晋文公又效仿齐桓公带领中原各诸侯国与楚国率领的南方众蛮夷于城濮(地名)大交兵,经过奋战打败楚军;在践土(地名)迎周襄王召开诸侯大会被诸侯推为盟主成为自齐国以后的第二个霸主。

这个时候与晋国接壤的秦国由于地处相对偏远的西方,经济文化比较落后;加上东进的路被势力强大的晋国堵住,自己周围邻居有多是犬戎之徒时常过来骚扰,所以秦国人民的生活与其东面的国家相比有一定的差距。不过在这样不利的情况下,秦国统治者果断的采取西进的策略即与东方晋国搞好关系而集中力量打击西面的犬戎。至秦穆公时,经过他领导的人民齐心协力的发展农业经济,又加上秦地之人大都强壮且凶悍,最后终于把秦国周围的二十多个犬戎国吞并,在西方称霸犬戎之地。不过不论他们在经济文化上怎样努力却始终得不到中原各诸侯的承认,故秦国国君求贤若渴,积极吸引有才之人寻求真正的强秦之术。终于聚集了多位能人参政,秦国国力迅速增长。在发展国力的同时秦国也没有忘记和与自己有同样遭遇的倍受中原各国蔑视的楚国合作。

楚王祖先在远古时本来姓芈(mi)是火神祝融的后代,后来他们族内出现了一位叫鬻(zhou)熊的人因博学有道而成为周文王周武王的老师,于是他们族的人取其“熊”字为氏将芈氏改为熊氏。周朝至周成王时鬻熊的曾孙熊绎(yi)受封于荆蛮之地,官居“爵”位定都丹阳。到传至熊渠时因治理有方使境内百姓和睦安乐,又因为离当时的京都镐京远,所以自己做主自封为“王”。当周朝执政者轮到周历王时因历王暴虐所以楚王恐其远伐便自己主动去“王”号再次向周王室称臣。到熊通时,周桓王兵败于郑失去了王室的威严。熊通乘机谴使遍告汉东诸国与楚大会,楚为盟主。至期,巴、庸、濮、邓、绞、罗、陨、贰、轸、申等国全到齐了,惟黄、隋二国未至。后来楚国命人责备黄、隋两国,黄国君遣人告罪而隋侯不服。熊通便率师伐隋,于青林山大败隋军,遂隋服。统一南方后熊通自立为王,不再向周进贡。周王室虽不悦但苦于无力讨伐所以只能任其行事。

熊通死后传位给熊赀(zi),迁都于郢(cheng)。这时“楚地方千里”是诸侯里面地域最大的,而楚王仍不满足,率领诸蛮窥视中原局势伺机灭周而代之。不料楚国先后屈于齐桓公召陵之盟、败于晋文公城濮之战,导致军队士气大减。位于楚西南的群蛮百濮也乘机发生贵族暴乱直到楚庄王即位后改革内政后才平息了叛乱。庄王很会理政对民有所加惠,即使经常对外发兵,但国内仍可“商农工贾,不败其业”。楚国日益强盛,借伐戎之机向周询问周朝九鼎之重,吞周之意尽显。又破陈降郑邲(bi)(今河南郑州北郊)大败晋军,称霸中原。又转而与齐联合攻打晋的属国鲁和卫。鲁、卫求救于晋,晋同意救援,率大军在鞍(今山东济南)败齐又欲攻楚。楚国得知此事后在蜀(今山东泰安)举行盟会号召大国齐、秦和宋、郑等小国共十国联合抗晋,声势颇盛。最后两方阵营都不敢贸然发起进攻,两方处于相持阶段。

此时的中原各小国国民倍由于长期受大国兼并之苦,生活质量大大降低;又常常会受到战火的恐吓,劳动热情大打折扣。因此以小国宋国大夫华元为代表的一群人积极推动晋楚双方议和来保障小国利益。不过由于当时对峙的双方斗志旺盛而且双方要打倒对方的决心都十分强烈,所以这次议和并没有取得实际作用。

时隔30年后宋国的向戌(xu)继华元之后又一次提出了“弭(mi)兵”的建议。这时秦、楚、齐、晋四大国也都厌倦了长期的战争且从本国的发展考虑均表示同意。于是晋、齐、秦、楚、卫、郑、鲁等十四国各派代表准时参加在宋国都城举行的“弭兵大会”。会上规定晋楚双方两国的仆从国既要朝晋又要朝楚,同时各国要承认晋和楚同时为霸主。会后华夏地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两强平分霸主之位的局面。

弭兵大会为各国的军事准备赢得了时间,也为中原人民的安全生活提供了保障。晋楚两强力量已接近平衡,彼此正面冲突较以前是大为减少,可是在这看似和平的背后却正在进行着更为残酷的生死较量和尔虞我诈的政治斗争!



4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