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水浒 第6章

wangzeguo 收藏 1 42
导读:宋末水浒 第6章

吃完晚饭之后,我和宋万,林冲二人分手,与杜迁二人带着200名弟兄直奔河柳村。


河柳村是位于梁山西面60里外的一个比较大型的村镇,一条小河从村旁流过,因为河道两边长满了河柳林因此得名河柳村。村里有126户共600多号人,村里有一个大地主叫欧阳建正是我此行的目标。要说起这个欧阳建,整个河柳村的人没有不骂的,欧阳家在这个河柳村里是老住户了,因为祖上曾有人做过官所以一直都很殷实,整个河柳村有近四成的地都是他家的,以前欧阳家老太爷还在的时候,对家里的佃户们还是很照顾的,有个天灾人祸的就减租减息甚至有几次碰上了大灾还免掉了当年的租子,所以和佃户还有整个河柳村的人相处得很好。可自从欧阳老太爷去世,由这个欧阳建当家以来,整个河柳村的人就算是倒了霉了,什么大斗进小斗出,什么放高利贷,这都只是开始时的小把戏,自从和郓城县的捕头搭上了关系之后更是变本加厉,不出3年的功夫,整个河柳村除了有些小块的收成不好的地之外所有的良田都被这个欧阳建以各种办法巧取豪夺了过来。也有人气愤不过告到县里,可欧阳建在哪个捕头大哥的帮助下上下打点,非但没事,反倒是告状的人家被弄了个顷家当产,家破人亡,从此再也没人敢得罪这个‘欧阳大官人’了。


经过近60里的奔袭,几个月来训练的成果显现出来了,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我们就从梁山通过强行军到达了距离河柳村之有二里地之外的地方了。叫过几个上山前就在河柳村生活的弟兄说道:“你们几个受点累,先进村打探一下消息,记住了,今天咱们来就是冲着这个欧阳建来的,你们不要急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明白吗?”


“知道了大寨主,您放心,我们几个等这一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在乎再多等这片刻的功夫,您就放心吧,我们先去了。”几个河柳村出身的寨众离开大部队悄悄的向村里摸去。


看到他们离开了之后,转身对杜迁说道:“告诉弟兄们,抓紧时间休息一会,等前去探消息的兄弟回来再行动。”杜迁小声答应了,转身下去传达我的命令去了,趁这个时间我也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起来。


时间不大,前去探听消息的几个人回来了,同时也带回了好消息:哪个欧阳建今也正好在家,而且也不知道我们的到来,整个欧阳家里没有什么特别的防备。


“好样的,你们先下去休息休息,等到三更十分再动手。”听到好消息的我自然很是兴奋,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勉励的几句。


整个过程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欧阳建家里虽然也养了30个护院,可这些人平时欺负欺负老百姓还行,碰上了我们那可是一点脾气没有了,再加上没有防备,(除了几个放哨的其他人都呼呼大睡呢)片刻的功夫我的人就已经完全占领了整个宅院,等我们把欧阳建从床上拎起来的时候欧阳建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一边命人把从欧阳家搜出来的东西打包装车准备运回梁山,一边让那几个河流村的士兵带人挨家挨户的通知村里的人到打谷场集合,我要学习当年红军的饿做法——公审欧阳建。


百姓们听说欧阳建被抓起来了,都异常的兴奋,不大会工夫,整个打谷场就站满了村里的百姓。我看了看差不多了,命人将五花大绑的欧阳建极其家人带了上来大声说道:“乡亲们!我叫王伦,是梁山上的大当家的,我今天来到贵宝地不为别的,就是冲着这个欧阳建来的,今天就是大家伙报仇的好日子,请乡亲们把这个欧阳建平日里的所作所为说出来也让他做个明白鬼!”


开始的时候乡亲们还有点不敢说,可当那几个从河柳村上山的士兵把自家是如何受欧阳建欺凌,如何家破人亡的事情一说,大家看有人带头了之后,一时间是群情激愤,你一句我一句的控诉着欧阳建做的一件件恶事,要不是有士兵挡着,早就冲上来把欧阳建给活活打死了。


看情况差不多了,我大声说到:“欧阳建!你看到了吗?你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百姓的公愤,今天我梁山就要替天行道灭了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眼见今天是难逃一死了,现在的欧阳建到来了几分勇气,大声骂道:“王伦!你个天杀的贼子,今天大爷我栽了,可你也别想落到好处,我大哥会给我报仇的,你就等着吧。。。。。。”


看到这个家伙死到临头了还在嘴硬,一挥手,上来个人把他的嘴给堵得死死的,伸手从傍边抄起一把大刀,手起刀落,一刀下去把这个欧阳建的人头砍落在地,喷出来的鲜血溅了我一脸。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我看着地上骨碌乱滚的人头非但没有一丝的恐惧,反而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一扭头看着被捆在一傍的欧阳建的家眷,我忽然有了一种嗜血的冲动。


“我这是怎么了?我刚才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到我真是个嗜血的变态吗?为什么我第一次杀人反而没有一丝的不适?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要自己动手的啊,为什么刚才会是那样?”正在我为刚才的举动深深自责的时候,杜迁上来说道:“哥哥,这几个人就交给我吧!”说完抽出单刀就要上前动手。



恢复神智的我连忙制止道:“慢着,这些家小并无大错,还是放了他们吧。一会把地契还给乡亲们之后警告他们,要是再敢胡作非为,欧阳建今天的下场就是他们的明天。”说完之后我把手里的单刀叫给边上的士兵,黯然离开了现场。


离开了打谷场,没让人跟着,我一个人走在村里的道路上,夜风袭来,冷静下来的我回想起那颗在地上滚来滚去的人头,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急忙找了个墙头“哇”的一口吐了出来。这一下可算是开了闸了,直到实在是吐不出东西来了才算是制住了吐意。


“看来我还不算是个嗜血的‘恶魔’嘛,刚才的哪种感觉应该是王伦留下来的残念吧!”吐过之后我感觉轻松了很多,也解开了我心里的负担,让我感到自己还保持着一个现代人的良知和处事原则,这一点对我来说太重要了,除了心里的这种思想就再也没有别东西能证明我的存在了,如果我不能保持这种思想,我也会变得跟王伦一样嗜血吧!


回到山寨之后,得知宋万和林冲也刚刚回来,四人聚在一起,开始清点这次行动的成果,真是不点不知道,一点吓一跳啊!一夜之间我们就从这三个庄上抢得粮食3000石,黄金500两,白银2600两,铜钱一万贯,铰钞四万八千贯,各种珠宝古玩字画装整整两口大箱子,单刀、朴刀50把,长枪30把,弓6张,甚至还有一副铠甲和一把朝廷制式的弩弓。


看着清点后我不禁咋舌:“这真的是从三户人家里抢来的?不会是你们把那两个村子给洗了吧,还有这么多的兵器,比咱们梁山还全啊!咱们山上到现在也没有一副铠甲和朝廷用的弩弓啊?”


林冲答道:“大哥一再嘱咐不能骚扰普通百姓,我们又怎敢违背呢?这些兵器铠甲大部分是从哪个李老太爷家里得来的,这个李老太爷家里有个本家侄子在淮南东路的楚州厢军里当个指挥使,这些兵器、铠甲和弩弓都是他从军队里偷拿出来的。”


“哦!这就难怪了,我说呢!”听到林冲的解释我也就释然了。傍边杜迁看到清单之后大声说道:“没想到居然抢了这么多东西,要不咱们再来上两次,把周围村子里的大户都给洗了算了!”


听到杜迁的话,我笑骂道:“咱们对这些人动手是因为他们民愤极大,动了他们百姓们非但不会怕我们还回说我们是替天行道的义贼,这对咱们今后的发展是有好处的。你要是不分青红皂白乱抢一气,那咱们就得不偿失了,知道吗?”宋万和林冲也对我的说法表示认同,我接着说道:“对了,还有件事,既然咱们行的是替天行道之事,那索性在聚义厅外竖起一面杏黄大旗,上面就写‘替天行道’四个大字,如何啊?”


我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第二天,梁山上就飘扬起一面杏黄大旗,上写“替天行道”四个大字。通过这次的行动和有意的宣传,梁山的名声一天比一天响亮,来梁山投奔的人也越来越多,隐隐之间,梁山似乎成了整个济州绿林道上的龙头之势。


热血中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