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天镇抗战经过

hyd801224 收藏 2 264



太原新闻网 2004-12-22 17:30:39

来源:《晋绥抗战》


战斗布署


抗日战争前,晋绥军第六十一军(战前称第六十八师)驻防于平绥铁路沿线天镇、阳高、大同、丰镇和兴和等地,积极修筑国防工事,实际上已处于战备状态。抗日战争爆发后不久,奉令隶属于傅作义的第七集团军。当时,傅作义正率其第三十五军主力(马延守独七旅、孙兰峰

第二—一旅),循平绥铁路乘火车东经大同、张家口向南口驰援中央军汤恩伯第十三军与晋绥军陈长捷第七十二师作战;同时,第三十五军之董其武第二一八旅,由驻集宁的第三十五军副军长曾延毅、参谋长郗莘田指挥,向察北商都伪蒙军李守信部进攻;傅命令第六十一军沿平绥铁路随后向东续进。正当第三十五军主力部队两个旅先头已过张家口、下花园东进,第六十一军先头部队独立第二零零旅进抵孔家庄车站附近之际,由于日本侵略军与伪蒙军突由张北向万全、张家口挺进,企图截断平绥铁路南口守军与第三十五军后方联络线与退路,察哈尔省政府主席刘汝明率其第二十九军(宋哲元)的第一四三师(已扩充为一个军的实力),自动经察南向南撤退。南口守军也向蔚县、广灵转进。此时,傅作义奉阎锡山电令率其第三十五军主力又经张家口西返晋北大同,令该军之第二—一旅第四二一团(刘景新)在孔家庄车站下车,配合第六十一军之独立第二零零旅(刘覃馥)向万全城南山地对敌进行阻击,掩护军主力安全西撤。李服膺奉傅、阎电令率第六十一军由柴沟堡等处后撤,于天镇、盘山、阳高占领既设阵地,拒止日军西犯,掩护第二战区主力军傅作义第三十五军、王靖国第十九军、赵承绶骑兵第一军等部在大同等地集结,准备与日军进行会战。绥东仅留中央军门炳岳骑兵第七师与石玉山等部,第三十五军第二一八旅撤回大同归建。


我当时任晋绥军第六十一军第一零一师第二一三旅旅长。下辖第四二五团(李在溪)和第四二六团(高朝栋)。抗战初,曾在天镇以东的盘山、罗家山、李家山、铁路两侧迄北山瓦窑口之线抗击日军西犯,浴血战斗,迟滞日军西进近十日。现就回忆所及,略述第六十一军在天镇盘山一带抗击日军进犯的战斗与李服膺被杀经过于下。


军长李服膺先是奉到固守天镇盘山迄北山之线和天镇城防三天以上的任务,由于与军参谋长刘金声和独立第二零零旅长刘(香覃)馥(原系李服膺的老参谋长,关系密切)三人对敌情、任务估计不够充分周详,在匆忙撤退中,率尔作出如下的一线式消极防御的兵力配备:以独立第二零零旅的第四零零团(李生润)占据盘山制高点,固守尚未竣工的国防工事阵地,以第一零一师占领盘山以北罗家山、李家山、铁路两侧迄北山瓦窑口之线阵地(临时构筑的野战工事),由李俊功师长负统一指挥天镇第一线作战之责。李师长率其第二零一旅旅长王丕荣及第四零二团驻于天镇城内,第一线之兵力计有我第二一三旅和第四零一团、第四零零团共四个团,独立第二零零旅之第三九九团驻守天镇城防工事,军司令部与独立第二零零旅旅长及其第四一四团(白汝庸,浑源人)驻于阳高县城内。李服膺军长此时曾发出《告全军官兵书书》,大意记得是:值此国家民族存亡关头,我辈军人,御侮守土,责无旁贷,希望全军官兵精诚团结,同仇敌忾,英勇抗战,不怕牺牲,完成抗日战斗任务……。


战斗经过


第二一三旅和第二零一旅第四零二团(刘墉之)进入自盘山北侧经罗家山、李家山、铁路两侧至北山瓦窑口之第一线阵地,赶筑野战工事。未过两天,大约在九月初,即发现日军与伪蒙军先头部队,开始逐次展开,自北而南,向我北山瓦窑口迄盘山主阵地攻击前进。其攻击重点显然是指向盘山,志在先得。敌对我第一零一师自盘山以北迄北山之线的进攻,显为助攻,目的在于牵制我师兵力,不得抽出增援盘山。战斗发生后,我第一线官兵,由于日前受到军长李服膺亲莅部队讲话和印发《告全军官兵书》的激励,土气旺盛,战志昂扬,对于敌人频繁多次的步炮(空)及战车进攻,均予迎头击退。此时,军长李服膺在阳高城内坐卧不安,曾率幕僚人员与直属骑兵连进驻天镇城西村庄,指挥作战。敌人连续进攻达七天之久,天黑后则彻夜炮击。敌我双方伤亡日甚一日;我守盘山的第四零零团伤亡较重,计阵亡营长高保庸和伤亡连长以下五百多员名,其次是我旅的第四二五团,再次是第二零一旅的第四零一团和我旅的第四二六团。综计第一零一师伤亡官兵共达千余名。遗憾的是,我旅第四二五团团长李在溪,自始对抗战抱悲观消极态度,在阵前竟越师、旅长,多次迳电军长请病假辞职。军长知他无病,复电责以大义,指示他勉为其难。我见他指挥不力,将原从该团抽作旅预备队的一个营,加入该团阵地,也不起作用,以致该团程琮营被敌人突破一口,全团退了下来。我严令该团立即反攻,虽未完全恢复原战地,总算稳住阵脚,全线未受严重影响。不幸的是,盘山之第四零零伤亡损失綦重又极度困惫,不仅始终得不到后援,而且弹尽粮绝。团长李生润(曾任过李在溪的团附)在敌人连续猛烈压迫攻击下,掌握不住部队,士兵纷纷向后撤退,自己也跟着下来,盘山就这样失守了。我师全线阵地战况较前愈趋激烈,又坚持苦战了一天,始奉到师长李俊功电话命令,撤离原阵地,分两路绕经天镇城南城北向天镇以西方向转进。


第一零一师继独立第二零零旅第四零零团弃守盘山之后,向天镇以西撤退。当我率本旅第四二五团转进至阳高以西南山区白登村附近时,闻知军长李服膺尚在村内,当即前往,报告前线概况。军长告我,已指示第一零一师和独立第二零零旅向广灵以西集结,令我率第四二五团继续向广灵以西转进,将损失伤亡綦重的各营各缩编为一个连,营长赴后方接领新兵,注意掌握好部队,准备继续抗战。又说:第四零零团团长李生润与其旅长刘(香覃)馥及军参谋长刘金声,已到后方军部副军长贾学明那里,听候我回去作战后检讨。当时我看见军长面带戚容,顺便谈到盘山、天镇之战,虽超时限(追加三天共六天)完成作战任务,但对尔后战局影响甚为不利。军长流露出沉痛语气,我亦深有同感。谁知这竟是我与军长李服膺的最后诀别,思之至为伤感。

当军长李服膺与军主力转进至广灵以西地区,经应县向雁门关撤退途中,忽然奉到阎锡山召开军长会议的电令。李服膺原拟开作战检讨会,这时只好提前应召去见阎报到,谁知竟遭到阎扣捕关押,不久就未经正式军法审判,只由阎本人亲自对李服膺面训了几

句话,便以“莫须有”的罪名予以杀害了。嗣后,傅作义有一次曾向我说:“原计划在大同地区集结各主力军,准备与日军进行会战。先是令第六十一军在天镇、盘山固守三天,迟滞日军的西犯,掩护主力军在大同地区之会战部署,旋又追加固守天镇、盘山任务三天,共计六天。结果,因为敌板垣师团过南口后,竟从察南向平型关进犯,直抄雁门后方,以致不得不放弃大同会战的计划,分令各军进关,重新部署作战,显得很为忙乱。你们军虽然守天镇、盘山,已超过时限完成作战任务,但阎长官认为还不够持久,对尔后战局影响不利,特别是放弃绥东与雁北广大国土,使国内舆论哗然。我曾告诉李军长不要离开部队急于应召见阎,而他为人忠厚有余;对上级一向绝对服从。他不听我的话,到达太和岭口长官部行营,就遭到逮捕关押。”后来,傅作义又一次向我说:“当你们军长被扣押起来后,我不止一次地向阎长官进言。盘山国防永久工事阵地的失守,影响天镇城防守和尔后战局,罪在团长李生润与其旅长刘(香覃)馥身上。为了严明军纪、以励军心和应付国内舆论,可以杀团长,处分旅长。阎当时同意了我的建议。我当即指示你们副军长贾学明,马上先将李生润逮捕解送第二战区军法总监部。谁知你们副军长太糊涂,太混蛋,也太窝囊,竟让李生润化装潜逃西安。即使如此,也应当一面派宪兵追捕李生润,一面将贾学明与刘(香覃)馥逮捕问罪。怎么竟把罪责全落在李军长一人身上,结果是保全了一卒、一车、一相,而丢了将,真是可恨、可惜又可叹!”


此事过后,有一部分将领在一起议论,认为李服膺之死,并非作战不当,完不成任务。最主要的原因是,抗战开始,盘山、天镇、大同、丰镇、兴和、集宁等地的国防永久工事,尚未竣工,南京参谋本部城塞组拨发给太原绥靖公署的国防工事费,真正发下去的不多,这对第二战区战局影响颇为不利。为了应付南京大本营(军委会)和国内社会舆论,阎锡山非杀个把军师旅长,不足以解脱自己的罪责。结果一个团长李生润让贾学明放了,军长李服膺却成了替罪羊。


六十一军主力继续抗战


第六十一军主力部队向雁门关转进途中,经过在应县大、小石口和茹越口等处与日军先头部队战斗后,即奉令向雁门关内繁峙,大营镇、平型关一带转进。在日军飞机侦炸下,又奉令向五台山转移,归第十八集团军朱彭总副司令统一指挥。朱德总司令在五台山台怀镇东玉皇阁大寺院召集我师旅团级以上指挥员讲话,指示作战方针和任务。他说,抗日战争是民族战争,是保卫国土、保卫中华、保卫人民的战争。我们要以不怕牺牲的精神勇敢战斗,战死疆场是光荣的。抗日战争是长期的战争,最后胜利是属于我们的。受一两次挫折不要气馁。我们要鼓足勇气,继续战斗下去。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敌我双方进行生死搏斗,每一个指战员都要临危不惧,前仆后继,保持有我无敌的崇高的军人气节。接着分配了战斗任务,第二一三旅奉令占领北台顶至华岩峰阵地,我曾派第四二五团程琮营乘机袭击繁峙、大营一带敌人。后因傅作义(时任第二战区第七集团军总司令)在忻口一带负责部署大会战,第一零一师师长李俊功奉令先率第二零一旅开往忻口参加会战。后因受晋东娘子关方面作战的不利影响,忻口会战提前结束,大军向南撤退。阎锡山指定傅作义指挥所部第三十五军包括其他等部队守太原城,自己就撤往晋南临汾去了。此时,傅作义电朱总司令调我第二一三旅开回太原,参加守城战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