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如此领导,你身边也有

dabingsjr 收藏 0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朋友小赵,今年34岁,在某局基层负点小责,手下有人马十几人。前两天在酒桌上,喝得稍微高了点,提到了自己在单位的不顺心,高声问候了几次他顶头上司的母亲,又向我大倒苦水。我从头至尾都默默地听着,其中只略插几句表示安慰和同情的话。以下是小赵酒后怨言的概略。


大哥,跟你面前我有什么说什么,这人在单位里混,真是不容易。你就说我吧,九六年大学毕业分到这个单位,就费了老鼻子劲了。当时局里根本就停止招人了,我二叔在烟台混得有点道道,通过他托关系挖门路,送了将近两万块钱才把我招进来的。刚进门的前一二年,我一个月才挣200来块钱,咱刚参加工作,一身学生气,本来是把个社会看得到处繁花似锦,这时候才明白,怎么这么黑呀?平常日工作中,咱这小年轻还算懂点事,最累的活咱干,最苦的活咱抢,加班加点次次不落,搭上一开始也没有对象,那是真干啊!还不错,第一年给了个先进,虽然只发了一百块钱奖金也让我领着那帮伙计一顿撮进去了,但咱心里舒服啊。到了第二年,我还是那样干,可不知道为什么,评先进连一半票都没有了,我就不明白了。后来听老人儿(老职工)说,这个先进得轮着当,不能一个人承包,才算明白了点。我自己安慰自己,不当先进也好,省得看他们几个那酸溜溜的样子。第三年,我谈对象,对工作的积极劲也小了点,也就不再想那个先进了,但工作上的事咱是绝对不含糊,仍然是单位顶梁柱,不是我吹牛X,有些活离了我他们就干不动!现在想一想,那几年还是好时候,因为咱是“小瞎子”一个,干完活别的事一概不管,省老鼻子心了。2001年我们科老陈得了癌,动了手术就不上班了。刚刚五十岁,本来还能凑合干两年,得了大病自己都灰心了。他是副科长,他这一走,科里好几个人都盯着那把椅子。我们这个科是管技术的,除了几个头头外都是年轻人,我快30了,还算比较大的,虽然还有两个比我大,但论技术水平和工作积极性,他们哪能跟我比?我就觉得这事有戏,那几天心里美滋滋的,干工作就更卖劲,一则是心情好,二来也是想表现表现。过了半个来月,任命下来了,不是我,我心里就觉得怨得慌。俺家大老板(一把手)和科长在会上说了多少遍了,提拨任用干部,一定得挑选德才兼备,工作能力和责任心都强的人,我真是哪一点都比他强呀,怎么能这么干事?过了一段时间,我才打听到,人家点吃(送礼)上面了,我什么也没送啊!X他妈的,就这么个破副科,也得点吃?现在明白了,咱还是幼稚啊,把领导看成正义化身了。



2003年春天,我们科的另一位副科调走了,我又动了心了。在他还没调走前,我就听了风了,这一次,我吸取了教训,提前给上面点吃了,送了三家,送了多少我就不说了,都答应得挺好。等那伙计走了后,上面发了话,这一次得公开竟聘上岗,人人都有权力竞争,由局领导和各科室一把手现场投票,正局一票顶5票,副局一票顶3票,科长一票是一票。同时竞选的还有另外两个科室的副科。还好,我们这个科的副科没有别科的人来竞争,提出申请的只有本科的三个人,另外两个比我小点,也彪乎乎地跟着瞎呼咚。我怕不保险,公开竞选前二天,又跑大老板家一趟,去干什么你很清楚。其他几个科长,平常日关系本就不错,找个机会又请他们吃了顿饭,桑了桑,踩了踩,都挺高兴。我就觉得这次没有跑了。竞选完了后,结果可想而知,就是我了。再看那两个小子,也挺可怜的,没弄明白世事啊。我成子副科。胜利了当然痛快,可一想这胜利是怎么来的,代价如何,心里也就高兴不起来了。大哥,不是我高尚,我是真不希望社会是这个样。我希望这个社会人人都讲理,事事都公平,行你就让,不行你就不上,这样多好啊!



实指望当个小官也有点风光,在同学、邻居间也有点面子,哪知道当官也有当官的苦处。04年冬天我们局软件升级,这是本系统全国范围内搞的,先在外省市大局试了点,后推向全国。我们烟台局是推广的第一批,也有试点性质。当时我领着两个人去试点局学了两个星期,基本搞懂了大体路子,提出了一些改进意见人家也接受了,自己还挺得意。回来升级时,我是主管,一边调一边试,才发现新软件虽然有不少提高,功能多了操作也方便了,但有些功能根本适应不了我们局的要求,还有的根本就是不如以前。我就把这些问题汇了汇总,报给主管的副局。副局问我什么意思?我说这些功能需要改进或者废掉,在我们局没法用。结果副局恼了,问我为什么别的局都没问题,到了我们这里就有问题?我理直气壮地说,别的局肯定也有这类问题,论水平也不至于发现不了,他们肯定也会往上报的。副局说人家都说挺好,前两天到省局开会,没有一家提意见的。我说不会吧?这种活但凡干过二三年的,都能体会出其中的差别的,哪一块好哪一块不好,怎么会试不出来?副局说就你毛病多,你家都说好,都能顺利升级开始工作,为什么只有我们烟台局不行?是你不行还是我们烟台局不行?我争辩说,我都干了八九年了,就这点东西还能不明白?副局说那就是我们烟台局不行了?我张口结舌,呆了老半天,只好换个方式接着说。我说局长,省局这次培训,提前说了,国家局让清华搞出来新软件,先在外省试点,花了上千万呐!咱们山东先选五个市局推广,也是试点性质,如果发现问题得及时上报修改,咱们明明发现问题了,捂着不报合适吗?再说了,这些问题不修改,也影响今后工作啊!副局长仍然一副冷脸,说上次开会,没有一家提出不同意见,都说挺好,省局的几位头头都很高兴,你让我怎么往上报?我说总得讲究点实事求是吧?副局说什么实事求是?顶上不高兴了你上哪去找实事求是?这一会儿,我也有点上来倔脾气了,不依不饶地说,我们把问题报上去,省局知道了,报到国家局,说不定国家局还会说我们省的试点搞得认真呢?副局长不屑地说,你认为会这样吗?省局会给你上报吗?他们报了,就是在说,国家局几个大头儿废工拨力地搞升级,其实是花钱找麻烦?一群外行白痴?蒋干盗书费力无功劳?



我这个愚笨脑子,这会儿才算明白,咱还是书生气了,不明白大领导之间的工作艺术。那就是,对顶上的布置,只能说好的,不能挑毛病,给你碗尿你也得当啤酒往下灌,X他妈的!你说这叫什么事?说实话,平常日看新闻听广播,一听到要讲求实事求是这样的话我就头大,谁不实事求是了?现在才明白,咱们的一些干部,根本就没有一点实事求是的精神。中央领导他们心里很清楚啊!所以才要天天强调,强调得人人都麻木了,可这个问题真得仍然很严重啊!我自从经了这件事,才不觉得这个”实事求是“是个口号了。



我插了一句:软件问题不解决,你们局的工作岂不是要麻烦?



小赵接着说:是麻烦,但麻烦的是我们下面的,领导们只管向上面汇报挺好就行了。没办法,我只好凑合着干,把新程序不好的地方找出来,能避开就避开,能用别的办法将就着就将就,那帮操作的老找我,说赵科这程序这里不好哪里麻烦,我就说你们也凑合着干吧,新办法不行就用老办法,老办法不行就用土办法,反正得把新旧工作衔接好了。就这样,捣捣鼓鼓快二个月,才算把这件事安顿下来了,没把我累死!其实只要把有关问题捅上去,找人家工程师重新写几行程序,问题就解决了,不光烟台局得益,全国都得益,多好的事情啊!偏得这么弄,唉!



前年冬天我们局换了大老板了,刚来的一个伙计四十六、七,正在好时候,从来局第一天,就天天给我们上大课。讲什么人生啊,理想啊,为人啊,社会啊;他老人家是如何做人看事的,他老人家的工作作风是什么,他老人家的工作口号又是什么。开始我们还以为他原先是那个大学教授呢,不是搞马列研究就是搞社会科学的,一打听,不过是干统计的出身。我不是说干统计的不好啊,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说你也就是个干统计的,凭什么给我们上这个大课啊?成天讲你是如何如何,老把自己的人生观强加给别人,他妈的自己家的虱子也是双眼皮,整个一个自恋狂!我们全局从小到下,对他那个腻歪啊!他让我们开会时把手机关了,自己讲着讲着手机响了,把我们扔一边讲电话。这个鸟天生就不会讲笑话,整天都绷着个脸跟他妈刚死似的。我就没听过他幽过一次默!我们一个星期至少得开三、四次会,比人大、政协都开得勤。你开会说正事也好,光是听他谈人生观、社会观了,天底下还有这种人!后来我与局里的几名退休职工联系时,人家听说了他成了一把手,几乎都是大吃一惊!都这样说:怎么是人不是人的都能当局长了?详细一打听,原来这个鸟当职工的时候就是个刺儿头,上班常迟到、早退,那时候是计划经济,不像现在这样要求严格,不听当当也不愁饭碗。他表现不好,评不上先进、长不上工资就在院里闹啊!那时候长工资都有名额限制,标准不够就不能涨,况且他还经常迟到、早退。实在不行了,他就到局长家门口静坐,不打也不闹,成宿地在那坐着,局长邻居问他在那干什么?他就说替局长看门。说他们局长在单位里得罪人了,怕有人报复,他自觉替领导看门,你说能拿他怎么办?告诉派出所也没有用,他整个一个雷锋啊!后来局里没办法,就给他涨吧!后来就把他调到一个局下属三产单位去了,据说年头多了,也学会钻山打洞了,混了个一官半职的。就这样的人,就是一个杂碎,现在当了局长了!靠的是什么?有脑子的都能想到。



我们的新局长开完了会,剩下的时间没见他干别的,光检查卫生了。他说前任给他留了个烂摊子,到处乌糟糟的,得旧貌换新颜!这下我们倒霉了,都扫了半年卫生了。他自己和几位主要领导,几乎天天下来检查,咱们局里的卫生区,眼睛看得见的地方都已经被我们搞得跟镀了铬一样了。他们来检查,早就不在这方面下功夫了,因为那是一目了然的。竟然专拣你想不到的地方下手。还让我们打开抽屉,看里面的东西摆放是否整齐,摸抽屉的隔档有没有灰。我们有些女同志,抽屉里面搁着卫生巾他也要翻一翻。有一次,有位大姐刚要来了几盒避孕套还没拿回家,也让他们翻出来了,大姐是个文静人,当时脸都红了。你说这他娘的都是什么事啊!我们敢怒而不敢言啊!大哥,你说说,连这些地方都不放过,其他地方还用说吗?我就不用说了。他们是天天检查天天挑毛病,就没有一个科室和部门是没问题的,找不出问题来,显不出他们的水平啊。现在我们单位,人人都觉得心里憋闷得很,不知道哪天才是头。有十几个人都嚷嚷着要辞职,哪能真辞啊,发泄发泄就是了。《智取威虎山》里面的小常宝还能盼星星盼月亮,盼到那深山出太阳,盼着能在人前把话讲,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太阳啊!什么时候才能讲讲自己的真心话啊?闲下来的时候我就想,怎么这些领导一点领导艺术也不懂还这么刚愎自用,把职工搞得人人腻歪心情压抑,能搞好工作吗?再说了,你既然是单位主要领导,得把精力用在日常工作上吧,卫生不是不能重视,总不能老把卫生当成第一要务吧?真是搞不懂了。



话又说回来了,现在这样的领导,哪里都有。干工作不行,耍嘴皮子一个顶俩,溜光(奉承)领导个个都是天才,你说现在怎么正出这么些东西呢?我瘌哈蟆连个井口都没见过,不知道外面的天地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一级级领导都这德性?时间长了,我们也给自己找宽心,爱谁谁吧,咱只要把该干的工作干好了,对得起每月那两千块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老婆孩子就行了。生那些没有味的闲气也没有用,更不值得。什么时候弄出一身病,去怨人家吗?算了算了,不说也罢,反正这样的领导那里都有,不光是我一个人倒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