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毛泽东与五台山僧人

hyd801224 收藏 7 692

毛泽东与五台山僧人




1948年 3月23日,毛泽东率领中共中央机关,告别陕北,经晋西北、晋东北挺进河北,准备去与以刘少奇为首的中共中央工委会合。四月九日傍晚,因大雪路阻,毛泽东、周恩来和任弼时一行登上五台山峰巅鸿门岩,当夜就宿于台怀镇塔院寺方丈院。 五台山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举世闻名。毛泽东深谙中国历史文化,早

就想一睹为快。行军途中至此,时乃机缘难得,而且恰值全国胜利在望,他更是兴致勃勃。 毛泽东幼年时期,曾受到佛教文化的影响。他的母亲在生他之前,有两胎婴儿都在襁褓中夭折,为了防止再遭不测,毛泽东一生下来,母亲就将他寄居外祖母家,拜当地龙潭的一块巨石为干娘,取名“石三伢子”。与此同时,母亲为了祈求佛祖保佑儿子,经常带他去寺庙烧香求签,虔诚地吃起“观音斋”。毛泽东长大以后,对佛教文化抱有很大兴趣。1917年夏天,他和好友萧子升一起游学,去过微山的一座寺院,曾与方丈争论“历代帝王都有宗教的天性”的问题。毛泽东认为,“那不是天性,是维护其统治之需要”。 在上山的路上,毛泽东想着往事,禁不住大笑起来。任弼时被他的一阵笑声搞得莫名其妙。


毛泽东对他说:“寺庙是中华民族文化遗产,我们应当引以自豪。我们去年转战陕北时,还到过佳县的白云寺,这次来五台山,大可一饱眼福!”


两人边说边朝塔院寺方丈院走来,提前到达的周恩来等早已为毛泽东安排好食宿。毛泽东下榻的里院北屋,炕上铺一床军被,地上搁一张木桌,一把木椅,桌上摆一砚台一笔筒,桌炕之间放一取暖火盆,上边放着一只铜茶壶。四月的五台山,入夜很冷,毛泽东一边用饭,一边烤火,还捎带翻阅着一本经书。 一会儿,老方丈由一小沙弥陪同来到毛泽东居住的院子,警卫员及时转告,毛泽东急忙走出屋子笑迎方丈。


方丈合十行礼道:“打搅贵人了,贫僧不安得很”。


毛泽东回答:“哪里哪里,是我们打搅贵寺了,请多原谅”。


说话间,方丈和小沙弥走进屋来。毛泽东给二位让座。方丈忽然发现毛泽东桌上有一本翻开的经卷,吃惊地问:“怎么,贵人也读经书?”


毛泽东一笑,将佛经送给方丈道:“随便看看。我是无神论者,不信神佛,更当不得什么‘贵人’啊!”


方丈笑答:“贵人信佛佛在,贵人不信佛佛自在,当得,当得,有何当不得呢!”


毛泽东同方丈亲切地交谈,并详细地询问了五台山寺庙的建筑史,而且还颇有兴趣地向方丈打听鲁智深和杨五郎在哪个寺庙里当和尚。方丈笑而作答,并邀请毛泽东翌日观赏五台山胜境,自愿甘当向导。 毛泽东深表感谢,谦和数语,送方丈出门。风天雪地行军一天该休息了,可毛泽东依然按自己的习惯办事,在昏暗的马灯下又摊开文件、电报开始工作了。此时,风吹动檐角的铁马,发出深幽的金属撞击声,隐约可闻四处庙宇或远或近的撞钟击鼓的音响……” 次日,吃过早饭。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和警卫员阎长林等由晋察冀军区保卫部长许建国、晋察冀边区政府秘书长周荣鑫和老方丈、小沙弥作向导,游览参观宏大壮观的台怀镇诸寺院。 这天瑞雪初霁,旭日东升,五台山群峰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毛泽东登高远眺,心旷神怡,五台山全景尽收眼底。大白塔及镇内位处高地的庙宇殿堂和山峰的轮廓,被冉冉升起的朝阳镀上了一抹艳丽的桔红。金阁浮空,香火缭绕,钟鸣鼓钹,参差交响,合着抑扬有致的梵唱声,好一派佛教胜境的肃穆气氛。毛泽东高兴至极,一边急匆匆地从里院走出,一边对任弼时感叹道:“古人灿烂的文化,都是和宗教紧密相连哟!” 在众人簇拥下,毛泽东从塔院寺东口出来,见对面门墙上贴一副对联:“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盼母归”。


毛泽东默念着,颇为赏识,问陪同的周官同志:“这对联是谁写的?”老方丈忙搭话茬儿:“是老纳所写。”毛泽东略一沉吟道:“这副对联应广为宣传。”又道:“我们不是和尚,虽不以佛家慈悲放生的立场出发,但应知道自然界中的三春鸟捕捉害虫,是保护农作物和树木的益鸟。” 由塔院寺进十方堂,来到大殿时,毛泽东看见几个僧人正在整理残缺不全的藏经,其中有个叫罗真呢嘛的僧人与陪同参观的方丈搭话。毛泽东微笑着指了指地上堆放的残损经书问罗真呢嘛:“这些经书毁坏了可惜不可惜?” 罗真呢嘛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颇有寓意地道:“有生之物,有生就有灭;有形之物,有好就有坏。”


时正值刘邓大军挥师南下,挺进中原,蒋家王朝已危在旦夕,毛泽东便故意问罗真呢嘛:“那么,打倒蒋介石可惜不可惜?”


罗真呢嘛一时被问得不知所措,不再言语。


毛泽东又无意间看到“四大天王”背后被人掏了个大洞,再一细瞅有几个“弥勒”缺少了脑袋。他双目愕然,忙问身边的方丈:“此为何由?”方丈痛心地说:“五台山数僧为掩护抗日军民,曾遭日寇屠戮,寺庙亦被破坏。” 毛泽东越听越气愤。他说:“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寺庙和文物,绝不能让祖国的文化遗产受到破坏。”接着,毛泽东又详细询问了寺院的修缮工作和寺僧生活情况,并指示陪同的几位地方干部要加快寺院的修复和管理保护。 毛泽东一边观察一边兴致勃勃地踏上了通往灵鹫峰菩萨顶的108阶石级。石阶上,积雪绒厚。毛泽东回眸身后缓步攀登的众人,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招手示意周恩来,让他们快步跟上。毛泽东环顾四面群山,红日高照,霞光瑞气千条万道缭绕之际,金光漫洒,玉色映天,白雪装点得山峦寺院十分壮美。一阵风扑来,带落牌楼及树梢上的浮雪,飞撒在毛泽东身后,在阳光的折射下,发出各色华彩,几如佛光普照。 方丈气喘吁吁地赶到毛泽东身边:“老纳老矣!跟不上贵人龙骧虎步了。”


毛泽东回首作答:“慢走,不急。我们这几年转战陕北,成天与国民党几十万军队周旋于崇山峻岭之中,早已习惯了。”


方丈仰视毛泽东,双手合十,口中念道:“阿弥陀佛。”


早已进殿的毛泽东,正端详着弥勒佛的慈笑憨态,打趣道:“胖师傅,久违了……”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刚从殿外进来的任弼时,见众人大笑,说道:“笑么子哟!莫非要和弥勒佛比个高低?!”


毛泽东面对方丈道:“讲得好!等革命成功那一天,老师傅可给我们公证,看谁笑得最好,笑得最响。”


方丈垂头念佛:“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敢嬉笑佛爷,罪过罪过。”


毛泽东赶忙表示道歉:“噢,是我们的不是了。方丈若能明白我们说革命成功是什么意思,恐怕就不见怪了。”毛泽东不无感慨地说:“所谓革命成功之日,便是消灭剥削,消灭压迫,天下老百姓耕者有其田,万民乐业安居时。” 任弼时插话:“用佛教的话说,就是人无贵贱,众生平等,行善慈悲,福极无涯的境界。”


毛泽东反问方丈:“弥勒佛的像义不就是如此吗?”


方丈点头:“贵人所言即是,但愿此话弥勒佛爷知晓,谢罪!”


毛泽东笑道:“信仰自由嘛。你们可以信佛教,我们信马列主义,你们讲修行,我们讲革命,讲造反,用枪杆子推翻旧世界,创造一个新世界。”


毛泽东边说边走上钟楼,细细品读着巨钟铸刻的经文时,时而抬头对周恩来说:“佛教文化传入中国近两千年,它和儒、道学说相融,成为了中华民族灿烂的文化遗产,我们要加以保护和研究。” 周恩来点头:“是啊,历史是不断向前发展的。今人成就是在历史的基础上取得的。我们信仰马列主义,也是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


毛泽东又说:“几千年来,佛教在哲学、建筑、美术、音乐上取得的成就是不可忽视的,这是全人类也是中华民族文明和灿烂文化的重要部分”。


毛泽东以手虚引任弼时,请任弼时发表意见。任弼时笑道:“佛学的教义从根本上讲,也是一种献身于拯救民众的精神。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就是看到人世间百姓遭受生离死别、病患贫困、自然灾害的痛苦,才下决心抛弃荣华富贵、儿女情长献身于佛教事业,舍生取义嘛!” 任弼时的话引得毛泽东一阵情绪激昂,随口而出:“好呀!共产党就是信仰马列主义这个‘佛’,高举无产阶级革命的旗帜,拯救天下穷人脱离苦海,团结起来闹革命,求解放,当家作主人。” 方丈和小沙弥神情专注地听几位讲佛论禅,深感精深博大,一时难以找到适当的词句对答,慌忙说道:“岂敢!岂敢!施主真人,大义参天,老纳受教匪浅。” 毛泽东回视周、任二人,目光转向方丈自谦道:“长老谬赞了,我们共产党从献身精神上来讲,与佛教有相同之处,但本质不同,最大的分别便是共产主义讲现实,向一切不合理的封建剥削制度发动革命,推翻蒋家王朝,让天下穷人都过上实实在在的美满幸福生活。来世如何?空怀一种美好的信念,不去斗争。一切子虚乌有。”这时,任弼时又插话:“还有佛门戒条颇多,第一戒‘杀’,共产党可不守佛戒,当然这不是我们好战,是为了长久的和平,为了人民的幸福,不得不打败日寇,打败国民党军队,取得民族彻底解放的胜利。”毛泽东问方丈:“你看,我们能胜利吗?”方丈回答:“能!一定能!天随人愿嘛。” 毛泽东一乐,两掌合拍道:“好!好一个天随人愿。”


时值中午,周恩来抬头看了看晴朗朗的天空和暖洋洋的太阳,与任弼时低语了几句,忙去催促毛泽东赶快下山,准备午饭后动身,前往河北。


毛泽东边走边答应:“好,马上下山!”忽然,他的视线停留在显通寺内大雄宝殿的香案前。众人顺着毛泽东的视线往里注视,只见烛光摇曳,香烟袅袅,一个香客正抽签跪拜,祈求佛祖保佑,此时,毛泽东向大殿走去。周恩来和任弼时对视一下,也随毛泽东入殿,其他人员等在殿外。 殿中一老僧正为香客解答,香客颔首聆听。毛泽东至前,微微躬身道:“打搅长老了……”


老僧举目一瞧,眼前站立数人,说话的中年男子,身材魁梧,慈祥大度,聪睿沉着,忙言道:“何来打搅?施主求签还是拆字?”


毛泽东对周恩来和任弼时笑谑着说:“求签打卦纯属游戏,共产党人从不相信天命。”


老僧眉头高耸,两眼凝视着毛泽东,言道:“施主此行平安无事,一生上上大吉”。


毛泽东略摇了摇头,对周恩来说:“说什么此行平安无事,昨天过五台山巅,汽车失控向悬崖滑去,若不是司机周西林技术好,险些丢了性命”。


周恩来笑而回答:“主席命大福大,化险为夷。”


毛泽东感慨地说:“我走过的这五十几年,道路是曲折艰辛的,曾被敌人辱骂,在党内受孤立、误解,甚至遭到打击。一生上上大吉,那是骗人的,也是不可能的。” 任弼时用手指着毛泽东:“主席,当真了不是。我们共产党革命几十年,遭受屠杀、危难、挫折、失败,都不是一次又一次吸取经验教训取得伟大的胜利吗?” 毛泽东连忙解释:“莫当真,莫当真,这只不过是逗着玩玩罢了。”


老僧听罢三人谈话,双手合十,念念有词:“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愿佛降福于施主,心想事成。”


远处传来口哨声,伴随着军械的撞击、脚步的踢踏声,战士们已开始列队集合了。毛泽东连忙起身告别老僧,轻轻道声:“谢谢您的好意。”随即与周恩来、任弼时向塔院寺返回。 半个钟头之后,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吃完午饭,步出塔院寺。


部队列阵街道两旁,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与送行的晋绥军区的领导和五台众僧话别,然后分乘吉普车径指“太行八陉”之一的龙泉关,再向河北省境内直驶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