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人震憾的牺牲精神 !

铁血战士-复仇者 收藏 0 66
导读:中国军人震憾的牺牲精神 !

从林海灭火看中国军人震憾的牺牲精神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事纪实》之《林海扑火记》



中央电视台第七套节目《军事纪实》8月18日20:03首播。


2006年5月21日16时,几声巨雷炸响,黑龙江省嫩江县嘎拉山突发森林大火;第二天,5月22日13时,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松岭林业局砍都河林场也因雷击引发森林火灾;三天后,5月25日11时,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免渡河林场又发生了森林大火。大兴安岭,祖国北疆边陲蕴藏着巨大生态价值的绿色屏障受到严重威胁!






火情危急!大兴安岭危急!


火情就是命令。5月22日14时30分,也就是黑龙江省嫩江县嘎拉山大火发生一个半小时后,按照总指挥部的命令,远在1200多公里之外的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200多名官兵奔赴嘎拉山火场增援。


孙长城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副参谋长:

我们在晚上的9点10分到达预定地,到达嘎拉山火场前指(前线指挥部)报到。


此时,嘎拉山火场总过火面积已经超过五十平方公里。根据指挥部要求,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的官兵负责嘎拉山火场北线灭火任务。


孙长城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副参谋长:

因为当时有明火,只有火场的北线有明火。那么火场北线如果控制不住,会严重威胁嘎拉山林场及以北的数个村屯的安全。


受领任务之后,武警森林官兵立即对火场情况进行了详细了解,针对火线较长、地形复杂的实际情况,他们决定采取四点突破、分兵合围的战术实施扑火。






经过紧急行军四十多公里,5月23日凌晨3点半左右,四个灭火小组的一百七十多名官兵先后抵达嘎拉山火场北线。


王智慧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战士:

这是我入伍以来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火,也是从小到大,从来没看见过的。


李显东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中队长:

它这条火线着得非常乱,跟花似的一朵儿一朵儿的。


进入火线后,武警森林官兵不顾行军疲劳,立即开始扑打森林大火,由于火场北线距离林木更加茂盛的嘎拉山林场不足十公里,并且天气预报第二天的风力将达五、六级,因此指挥部要求务必于当天中午前把北线明火全部扑灭。


孙长城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副参谋长:

当时一夜没有休息,一夜没有合眼,一口饭也没有吃,战士们也是非常疲惫,在比较疲劳和饥饿的情况下,战士们依然投入到灭火作战当中去。


李显东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中队长:

晚上扑火的优点就是因为夜间气温比较低,而且没有风,这样火焰的高度不高,基本上说草塘火和树冠火也就是五十公分,非常低。这样便于扑火。





七个多小时后,5月23日上午10点,投入扑火的武警森林官兵终于把近一百公里长的火场北线明火全部扑灭。但谁都没有想到,就在官兵们清理火场残留的可燃物时,六、七级的大风突然而至,瞬间风力更是达到八、九级,一些还没来得及清理的地方死灰复燃,再次燃烧的大火裹着浓烟从官兵们的后面猛扑过去。


王志慧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战士:

那天风特别大,到那时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全是烟。


孙长城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副参谋长:

及时往这边赶,及时调集兵力撵这个火头子,边打边清,边往前撵。







然而大火借着风势越着越旺,很快掠过火场北线,直扑嘎拉山林场。


由于此时在林场场部,男人们早已被组织去上山扑火,这里剩下的只有妇女和儿童,而设在这儿的支队前线指挥部也只有支队长和三名战士。面对突然而至的巨大危险,支队长迅速带领三名战士驾驶消防车迎着火头冲了上去。


杨晓东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战士:

那个火头非常大,那烟什么的(大),消防车一开始进去打了有20多分钟,实在是打不了了,把那一箱子水都打没了。然后支队长看这不行,赶紧命令消防车(手)跟我们人赶紧撤出去。


与此同时,在火场北线的官兵们为了保护战友和林场,他们咬紧牙关,以勇敢、顽强的精神与火魔赛跑。





而此时,在林场内孤军奋战的支队长和三名战士的处境也越来越危险。


杨晓东 黑龙江省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战士:

烟当时就是俩人距离多,一米(内)都看不清楚人,一点也看不见,只有说话能听见。支队长把衣服脱下来了,我们两个攥住他的衣服,然后就那样跑。


杨晓东跑到一块空地,农民种的那地,跑到那里避烟。


孙长城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副参谋长:

大概等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烟才渐渐淡了以后,我们看到嘎拉山林场东侧民房已经起火了。






二十五分钟后,在扑灭了高过树冠的大火之后,近二百武警森林官兵抵达嘎拉山林场,与战友会合,随后他们迅速将余火扑灭,保卫了嘎拉山林场二百二十多名群众的生命安全以及场部和周边地区的上百间民房。


5月25日16时,黑龙江省嫩江县嘎拉山又突然刮起六、七级大风,在曾经大火燃烧过的地方,一些没有完全熄灭的暗火形成一个个新的火点。很快,火头在大风的吹动下向嘎拉山滨南林场袭来。接到火情报告,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的官兵们,立即乘坐直升机转战滨南林场。


张迪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班长:

我在飞机上往下瞅的时候,整个火场非常乱。就是你往哪儿瞅哪儿都有火,而且烟非常大。


于连合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班长:

当时飞机在空中盘旋了接近30分钟的时间,因为到处都是火。






经过近三十分钟空中盘旋,直升机成功降落在滨南林场。一下飞机,官兵们迅速现场调查,他们发现距离滨南林场仅二十米处有一储木场,里面堆放着上千立方米的木材,而就在储木场的附近还有一个小型油库,两个装满汽油的大油罐竖立在那里。


于连合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班长:

如果我们不把这个火截住,油库就很可能直接燃烧,或者爆炸,直接威胁到滨南林场的(人)人身生命安全。


季正刚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战士:

林场四周全是烟,浓烟,林场里边感觉特别热,闻着那个烟特别呛人,当时我心里也挺紧张,我感觉根据这个经验说这场火肯定大,肯定是一场大火,是场恶战。


在三、四级风力下,山火的蔓延速度竟可以达到每小时四十公里。此时扑向滨南林场的大火借助的是六、七级的风力!如果在短时间内不能把火头扑灭,猛烈的山火必将引燃储木场和油罐。


于连合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班长:

我们必须有必胜的信心。


侯运彬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大队长:

我作为一名指挥员只有下达死命令,必须要保住(滨南林场)。





为了确保完成这次艰巨的扑火任务,武警森林官兵又紧急调用了大型扑火设备投入战斗。


侯运彬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大队长:

用我们的水泵车,消防车,进行了人车结合战术。


尽管使用了先进的设备和采取了最有效的方法,但扑火战斗依然进行得异常惨烈。很多担负阻击任务的灭火机手的手上、脸上和嘴上被火焰燎起一串串水泡。






张迪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班长:

火温度非常大,我们当时头盔上带着有这个布可以挡着脸,当时那个布我从火场上下来才感觉这个布已经硬了,用手一碰就碎了。


刘保辉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班长:

脸部也烤了。眼毛都被火燎了。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鏖战,扑向滨南林场的火头被彻底扑灭,滨南林场保卫战初战告捷。


连日来长途跋涉、奋力扑打山火的武警森林官兵们终于可以伴着大兴安岭的薄雾、露水,头枕青草和树枝,好好地睡上一觉了。


连续不断的行军和在火场上的拼搏,致使很多战士长时间没有脱过靴子,此时满是水泡和血泡的双脚已经和防火靴紧紧粘在了一起。


周广通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班长:

因为浑身都没有力气,要脱鞋的情况下,咱们就说一个比方,咱们戴一副手套,连这副手套咱们都不愿意往下摘了,还能去脱鞋吗。


张军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战士:

当时我去拍这个镜头的时候我一边拍的时候我一边眼泪出来了,我都没想到能达到这种程度,他们为什么不脱靴子,因为脱了靴子之后就怕脚更承受不了,就是皮肤和靴子都已经粘在一起了,脱了之后会更难受。






第二天傍晚,突如其来的又一次大火打破了这里短暂的平静。滨南林场的风力猛然增至 八级以上,没有完全熄灭的暗火再一次借着风势熊熊燃烧起来。


季正刚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战士:

你就离那个火线,你就看一下前边的火离你(还有)好几百米呢,你就感觉那个霹雳啪拉响地过来了,就跟人鼓掌一样,啪啪啪啪就过来了,火跟(人)跑步一样,看见那火朝你跟前来,那火还没过来你就感觉到那个温度已经过来了,感觉呼吸都比较困难,比较热,感觉到烤得很。


滕志先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排长:

就感觉这个火没完没了的非要把这个村子烧掉一样。


武警森林官兵们迅速投入新的战斗,灭火机手不顾烟熏火燎,一字排开,把风力灭火机加到最大油门,紧跟随其后的管袋手用水枪喷出密集的水柱,很快战士们的双眼被呛得血红、双手被燎起了水泡。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轮番阻击,武警森林官兵们终于把火头消灭在离林场二百多米的地方,滨南林场又一次躲过一劫。


于连合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班长:

我们有这种感觉,就是我们参加过多次扑火,这火比较凶猛的时候我们也要勇猛一些,不可以撤半步,你退它就强,你进它就软。


然而借着八、九级的风力,大火却并没有就此停息,一个小时后,从滨南林场的另一个方向,一丈多高的火舌飞舞着扑了过来。





孙运彬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班长:

如果这个东北线保不住,咱们的滨南(林场)就要前功尽弃,所有前面付出的努力都要前功尽弃了。


滕志先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排长:

党员干部骨干在最前边,把新兵放到最后,我们就集中所有的灭火机、水枪,就和火对峙着,不能退一步,你退火就要进一步,只能硬顶。






又是一小时的激战,火头再一次被压下去了。紧接着官兵们一鼓作气,迅速投入到消灭暗火的战斗中。


刘保辉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班长:

像遇到倒木非常大的,用锯子锯不断非常难弄的地方,战士自己喝的水壶里的水都浇上了,确保这个火线不复燃,把自己喝的水都浇到火线上了。


至2006年5月27日,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近二百名官兵在为期三天的滨南林场保卫战中一共扑灭了五次大规模山火,保护了七百多名林场职工的生命安全,为国家挽回了巨大的财产损失。






滕志先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排长:

当时最后一股残火扑灭之后每个人都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孙运彬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班长:

我只想说火你斗不过我们,你斗不过我们森警兵,我们原来叫红孩儿,我说我们就是火的克星,你斗不过我们。


孙长城 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副参谋长:

当时我们火线上全部扑灭了以后,当时我们的战士高兴的都跳了起来,因为全线已经告捷了,我们终于完成了灭火作战任务,终于完成了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


2006年6月2日,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二百多名官兵圆满完成扑火任务,撤离嘎拉山


2006年7月,国务院为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颁发“扑火模范集体”荣誉称号,同时,武警总部授予黑龙江森林总队大兴安岭支队三大队“扑火英雄大队”荣誉称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