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第一章从新开始


生活,它有时让你觉得渺茫,有时让你又很痛苦,有时却也会给你带来快乐,其实,正如一位诗人说的那样,生活就是一张网,而爱情就像似在被网在生活中的一种特别的东西,总之,酸的甜的苦的痛的伤的笑的悲的喜的哀的怒的都被牢牢的网在了里面。


这不,为了生存,为了逃避爱情,为了不使自已继续的被网在爱情的地狱里面,我不得不又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去重新开始选择,不得不为了给自已的那曾经沧伤的情感重新安一个新的家园。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欣,我是说什么也不会离开那座生我养我的城市,说什么我也不会躲逃到这样一个让人无奈而又陌生的不再陌生的城市里去的。


我和欣是在一个多月前分的手,我们分手的那天,我记的十分的清楚,天空中还飘着细细的小雨,虽然是小雨,可对我来说却是一场的倾盆大雨,那天,我哭了,也是我第一次在女孩子面前掉眼泪,而且我觉得我的哭声比外面的雨声还要的大,我本以为我的这种伤心和对欣的痴恋能唤回欣的心,能得到她的原谅和同情,甚至是对我的可怜,但我却失败了,她对我的态度却是那样的坚决,简直不给我以任何的可以能得到她的原谅的辩解的机会,她的眼神是那样的冷漠,就像冰雕出来一样的冰冷冰冷。


事情终于如她所愿,我们就这样结束了,它来的是那么快,而我的整个世界也在那一时刻轰然倒塌了下来。


为了给自已的情感世界一个安慰,为了逃避我这场失败的爱情,我选择了离开这座城市,选择了像其它的漂流族一样独自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开始漂泊。


租房子已经成为了我来到这座陌生城市后的第一件事和首要任务。


为了找到合适的房子租住,我已经的和一家的中介机构联系了好多次,而这家的中介机构也为我热心的找到好几家要对外出租的房子,但最后不是因为房租高就是因为我不太满意而未达成任何一项的意向和协议。


又过了几天后,我在焦急的等待中终于又接到了这家中介机构要我去看房子的消息,虽然我打心眼里面对此不再抱什么希望了,但还是忍不住去看了房子,房子很大,也很干净,还朝阳,不过,唯一的一点就是房租太高了,也许这家房屋中介机构的老板这个时候看出了我的心思,所以,当时就给我出了个注意道:“如果你要是真的觉得房租太高的话,我们可以再给你介绍一个人,你们到时可以合租的。”


对于合租这档子的事,我以前也听说过,不过,我觉得和一个陌生的人共同的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我还是有些的心里面不舒服,所以,对于他的这些建议我还是有些犹豫不定,只见那老板又眨了下眼道:“我说年青人,你现在既然找一个好一些的房子又想房租价便宜一点的,这样的好事哪里会有呀,再说现在两个人在一起合租的事多的是。”听这房介中心的老板这么一说,又一想,反正一个人也是住,两个人也是住,看在钱的份上,自已就认一回吧。


房子是找好了,下一步的最重要的工作任务那就是找工作了,其实,我知道,在这个处处充满着激烈的竞争的社会里为自已找份工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不过,还好,怎么说自已也是一个上过大学,读过几年书的人,怎么着也不至于会到时流落街头,所以,对此我还是心里充满了信心,但经过几天的劳累与奔波和处处碰壁之后,我才发现真的是太不容易了,那些个的单位不是嫌弃自已没经验就是说我的学历太低,不是婉言拒绝就是让回家等消息。


而我和她的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的。


那天,我一个人因为找工作的事而在那家的公司里等了那个人事部经理一整天,但最后还是没有等上,一气之下我就到一小面馆要了两个菜,一瓶酒独饮独乐了起来,等到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时间大概是晚上九点多钟了,我也感觉到身子有些沉沉的,很重,不过,我还是很清醒的找到了我在这座城市里的新家。


也许是我当时喝的有点多了,当我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时,我还是隐隐约约听到房子里面有电视响的声音,我的整个脑子也轰然一下的开始有些的紧张了起来,循着里面的声音,我轻轻的打开了门。


当眼前的一切出现在我的眼前的时候,我的整个眼睛都直了。


那是一个漂亮的美女,其实,叫她美女一点也不夸张,她显得很是慵懒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她那阿娜的身段配上那漂亮的脸蛋,还有她那美丽的曲线勾勒出来的那娇人可心的美体,再加上她躺在沙发上那种高雅的卧姿,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天使,一个仙女下凡。


我敢保证,像这样的漂亮,这样的性感,这样的让人消魂蚀骨的大美人,没有哪一个的男人不为她动心的,没有哪一个的男人不为她折腰的,既便是柳下惠在世,也克制不住对这样的一个大美人的诱惑的,也会产生一种冲动的欲望。


更何况,现在这样的一个漂亮极致的美女就躺在我的面前。


别说是我,就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有这样一种美好的愿望,那就是自已回到家后,能够有一个像这样的一个超性感和漂亮的女孩等待着自已,都希望自已回到家后能有人为自已洗衣做饭,能够有一个好女人善待着自已。


说实在,就连我这样的一个在大学期间被别人耻笑为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也对之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原始的冲动的欲望,有时我就在想,如果不是因为我太钟情于欣,如果我不是很爱她,也许她早就是我的人了,但我没有那样做,我觉得那样做对她太不公平,有时欣还莫名的问我,是不是我的那方面有什么问题,可我只是不想让她那么快就给了我,我不想那么快她就成为了我的人,我总是认真的对她说,我很爱你,所以在我们还没有结婚前,我不会要你,等到我们结婚后,你让我要你多少次我都愿意,但现在不行,总是在这个时候,欣总是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总是赏给我一个甜甜的吻,因为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幸福,这才是真正的爱情,但时势总是变化无常,在我还未来得及要她一次的时候,她却无情的离开了我。


因为我知道女孩子把贞洁比什么看的都重要,优其是像欣这样的一个比我还要传统和保守的女孩子。


我就那样依靠在门前看了她好久好久,也许是电视的声音太大了些,她根本就没注意到我刚才在开门,所以,等到她那魅力极致的美丽曲线一览无余的展现在我的眼前的时候,她还是没有一点的反应。


也许是我今天喝了点酒脑子里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的缘故,也许是我被她的那娇柔含香的曼妙躯体吸引住了,我就那样站着,恋恋不舍的把她的整个人都噙在我那有些发麻的眼睛里面。


可我突然间我觉得自已有一些的下流和卑鄙,不要说是对眼前的这个送上门的美艳猎物,就是当初欣温柔体贴的躺在我的怀里是含沙射影的发出暗号,要我要了她的时候,我都没有要,不是我不想,而是我很爱她,我怕伤害了她,也不是我不想负责任,而是我对她承诺过,不到结婚那一天我决不对她有任何一点的邪念,所以,欣总是会很幸福的看着我说,天,你真的是我的天,有你在我的身边,我真的很幸福。


只可惜我不是狼,我是人,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


我也不可能对一个自愿送上门的陌生人产生这样的邪念,虽然她长的很漂亮,很诱惑我。


“你是做什么的?你怎么会有门上的钥匙?”还没等我好好的把她意淫一番,她已经发现了正站在门前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我,而且她的眼神里面还带有一些的怒火的冲我道。


我也像被一盆冷水给浇了过来,虽然我知道我很想对她进行进一步无耻的意淫和偷窥,但为了表示我的绅士风度,我故作镇定的装着一副一进门就没有正眼瞧她的样子道:“呵,我还没问你呢?这是我的房子,我怎么就不能有这门上的钥匙了呢?你怎么会在我的房子里面呢?”不过,在说这话时,我还是用余光看了看她的脸。


那是一张很漂亮,很有型的脸,说不上是白白嫩嫩,但最起码也是白里透红,红光满面,她的睫毛很长,优其是她的那两只眼睛,就像是清水里沐浴着的两颗白银珠子,清澈而明净,一尘不染。


这时她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的又看了我一眼,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并伸出了手很是落落大方的道:“我叫文姬,很高兴认识你。”我当时一楞,又看了看她那副很是阳光的脸,也有些拘禁的伸出手来,装着很是认真而又大方的道:“我叫欧阳天。”在我的手和她的手是那样的亲密接触的时候,我感到全身有些酥软的麻,就像是中了电一样,那是一双温柔而又纤细的手,很白,就像是剥了皮之后的鸡蛋一样的白,虽然我知道我不能对她有什么再得寸进尺的淫心,但她的确是太漂亮了,简直就像是圣诞节那天上帝送给我的礼物。


但我和她只是刚刚认识,她还不是我的礼物,因为我对她的背景以及突然到来我还是全所不知,更没有什么心理准备。


也许她这时看出了我的心思,只是低头略思了一下,口气很轻的有些自言自语道:“哦,欧阳天,很好听的名字,我喜欢。”对于她的这种赞赏,我打心眼里是很高兴的,而且心里还在说,虽然我情场失意,工作又没着落,可我总算是没有白疼上帝他老人家一回,这一次我逃避了那个城市来到这个城市,也总算有点收获,上帝也很慈悲呀,居然赐给了我这么一个大美人,不要说是其它,就是天天晚上有这么一个大美人守在我的身边,我能天天看到她,那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以后我也要住这里了,还请你多多照顾呀。”她说到这里又伸出手来要和我握手,而且这次还赏给了我一个更甜美的笑,我真的是有点晕菜了,不过,很幸福。


不用再往下解释了,她就是和我一起合租的合伙人,不过,说实在,刚才也是搞得我一场虚惊,还以为有贼了呢,可想想,中国的社会治安现在这么好,也不会有这么大胆的贼呀,贼没引来,却从天上掉下来了这么一个大美人,想到这里,我又有点洋洋得意的笑了,没想到我长了这么大也会有艳遇发生到我的身上来呀。


“不过,我看你也不像是什么坏人。”我刚要好好的再抬头看她一眼,没想到她已转过身来,轻漂漂的仍下来这么一句话,又径直的朝沙发上走去,并坐了下来,正眼瞧都没瞧我。


我的头又嗡的一下子大了,心里暗暗骂到,你说的是什么话呀,我是坏人?呵,还说我不像坏人,我本来就是一个大好人呀,和我相处过的人没一个人说我不好,说实在,我有时还真的想做坏人,只可惜我不是,也不会做坏人。


想到这些,我又镇作了下精神,没有理会她,我几欲有些跌撞的朝卧室走去,可当我前脚还未跨进卧室的门,她却一步并作三步走的挡在了我的面前,对她的这举动,我甚至有些的开始反感,不过,当我闻到她身上的那股清清的甜甜的女人香味时,当她那曼妙的身躯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帘中时,而且这一次我和她之间的距离离的又是这么的近,我简直有些陶醉了,我没有对她发火,面对这样的一个尤物,我也发不起火来。


她努着小嘴看着我有些的无理的道:“你是男人,你应该躺在外面大厅里呀,我是女的嘛,你应该照顾我的,你说是不是呀?”说到这里,她几乎有点的嗲声嗲气的求我,不过,也显得很孩子气,很可爱。


我看了看她那水灵灵的眼睛,还有她那阿娜的身段,这时我又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嗅到了她身上的一些气味。


她的身段是那样的好,她的胸是那样的丰满,两个乳房很圆,大小也很均称,而且透过外面的裙子,还能隐隐约约的看到里面的白色的乳罩,如果她稍一挺胸,就连两个乳头也会很自然的从里面凸伸出来,就像是镶在两个圆圆鼓鼓的东西上的两个蓝宝石,晶莹而透亮,她的身材比刚才躺着时还要的高挑,整个人看上去真的是该凸的地方凸了出来,该凹的地方也凹了下去,是线条分明,均称有形,真可谓天之造物。


我甚至在想,上帝为什么会把诱惑力这么大的一个大美人送到我的帐下,可她刚才的无理与任性又让我不知如何与之相处为好?


这时她却上前一步,用双手搀扶着我的一支手臂,我感到这次与之相贴的更近了,就连从她的鼻空里呼出来的气息的香味我也能够的嗅到,她把我扶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甜甜的对我一笑,又转身为我倒了一杯水,放到我的手里,很是温柔的道:“你呀,今天就好好的在外面睡一觉,等到明天一起来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和你说,还有,以后我不许你喝酒,我最讨厌别人喝酒,一副醉的不醒人世的样子,以后,我们就同是天涯沦落人了,要相互照顾好对方的,而且你不准欺负我,不准像刚才那样色眯眯的偷窥我,更不准偷看我换衣服,不准偷看我洗澡,不准你像今天这样喝的大醉,优其是厕所,早上一定要让我先用,因为我这人有洁癖,别人先用过之后,我用着心里就特不舒服,还有你一定要尊重我,我-------”


说到这里她忽然停了下来,眼神中略带有一点儿凄凉的看了我一眼,我却笑了一下,仰起头来看了她一眼故意吓唬她道:|“你还有什么要求,都说出来,我今晚得好好考虑考虑。”她这时却睁大了眼睛看着我道:“你没有什么可考虑的任何余地,总之,不行也得行,哼。”她说到这里又怒着嘴,瞪着杏眼看了我一眼。


看着她那副美丽漂亮的脸蛋,还有她那副小巧可爱的精灵样,我感到就像欣在我的身边一样,很是幸福真。


“总之,我还有很多的东西还没想好怎么做,到时,等我想起来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好了,你好好休息吧。”说完她拍了下我的肩膀,起身便要走人,我心里暗笑道:“好你个鬼丫头骗子,你心眼儿还真的不少,不过,唉,我这个赖蛤蚂是吃不上这到嘴的天鹅肉了。”


我刚想到这里,没想到,一个枕头和一条毯子却劈头盖脸的砸向了我。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