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特警犬王》——展示中国警犬部队作战实录

冯骥 收藏 42 5541
导读:[原创]《特警犬王》——展示中国警犬部队作战实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如果我们死了,我们的魂将永远守护祖国的疆土!”

一曲可歌可泣的战歌,全面展现神秘的中国警犬部队作战实录...

一只传奇般的“幽灵犬”,它的神话仍在曼延,风在吼,军号响...

一队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特警官兵,协同警犬征服罪恶与黑暗...

一群勇敢凶猛的警犬,用鲜血和忠诚啸傲国际战场...

警犬是特警的刀刃,特警做不到的事情,由警犬们来完成...

两代军人对犬的爱与情,纠缠成结;两代军犬警犬的生与死,交织成迷...


作者介绍:

冯骥,曾用笔名白衣如是,80后作家,现役武警部队中尉警官。 2003年6月开始在网络上写作,很快引起广泛关注,2005年6月出版小说集《谁能看见白衣的寂寞》、2006年7月出版长篇小说《蝴蝶飞过》,曾获“2005年中国最具实力杂志写手”称号,2005年获得感动——首届全国青年网络小说奖,已发表作品80余万字。




《特警犬王》


冯骥 著



引子:“幽灵犬”的传说


“夜歌!回来!回来!” 中国人民解放军K军区第863师侦察连长白正林趴在战壕前被炸得满是弹坑的草坡上,泪流满面地大叫,

“回来啊!”

月光下,战壕外沿撒满了亮晶晶的弹壳、弹片,草地上散着数不清的手榴弹拉火环。白正林的军裤已经被鲜血染透,他的右手还死死抓着胸前的“光荣弹”。在敌人夜光弹发出的刺眼白光下,他清楚地看到,一个敏捷的犬影正向爬上草坡的敌人们飞快奔去。

“轰!”的一声巨响,前方掀起一片泥土,站在草坡上的几个敌人被炸上了天,白正林的头部突然被落下的石块重重的砸了一下,他顿时昏了过去……

这场军事行动结束后,白正林苦苦央求打扫战场的战友寻找军犬夜歌的尸体,甚至找到被炸飞的皮毛也好,但什么都没有发现。军犬夜歌就这样消失在了战场上。但在后来的战斗中,敌人的腹地总是受到骚扰:仓库莫名其妙起火、哨兵被犬齿类野兽咬断脖子,甚至敌人每次偷袭行动之前我军战士总是能得到暗示——阵地附近总会响起一只狗的吠叫声。

渐渐地,在我军和敌军中开始流传着一只“幽灵犬”的故事……



机 ☆ 密

K军区边境军事行动机密档案摘要:

第0963号档案:

198X年7月11日18:00——21:00 晴 气温32°C 湿度75% 风力小于3级

18:00时,敌坦克团攻击我云南麻粟坡地区,我防军奋勇还击,12次击退敌人进攻,21:00敌残军撤退。第863师侦察排长白正林及其军犬夜歌,互相配合,炸毁敌军坦克6辆。此役后,白正林获一等功,军犬夜歌获“爆破英雄犬”勋章。


第0971号档案:

198X年5月7日13:00——15:00 阴 气温37°C 湿度60% 风力3级

13:00时,我军前沿部队收复668高地反攻开始。主攻路线遭敌碉堡重机枪火力反击及壕沟阻拦,军犬夜歌在第863师侦察连副连长白正林的指挥下,翻越壕沟,口叼炸药包,连续炸毁敌人4座碉堡,炸死炸伤敌人15人,为我军顺利进攻打开了突破口。此役后,白正林获二等功,军犬夜歌获特等功。


第0984号档案:

198X年11月1日22:00——次日5:00 小雨 气温24°C 湿度50% 风力5级

22:00时,第863师侦察连长白正林率7人战斗小组,趁夜色偷袭麻粟坡后山敌军指挥所,歼敌24人,俘虏7人,其中团级军官4人,师级军官3人。敌师长XXX拒不受降,持枪顽抗,即将扣动扳机之时被军犬夜歌咬断颈部而死。此役后,白正林荣获“孤胆英雄”称号,军犬夜歌获“卫国英雄犬”称号。


第0996号档案:

198X年2月17日19:00——23:00 晴 气温29C 湿度65% 风力4级

19:00时,敌人突然发动偷袭,连续占领我451、558高地,第863师侦察连长白正林在战友全部牺牲的情况下,孤身坚守796高地直到援兵救助。白正林连长腿部负重伤,趴在战壕前沿单臂举枪杀伤敌人26人,此役后,白正林获得特等功,被直接提拔为侦察营长。

(*备注*:是役当夜22:38分,敌军的一个炸药包落到白正林不远处,军犬夜歌迅速叼起炸药包,转身窜入敌群之中,炸死炸伤敌人5名。清理战场时我搜寻员未发现狗尸及皮骨,军犬夜歌认定为牺牲,被K军区追认为“特级英雄犬”。)




绝 ☆ 密

K军区边境战争绝密档案摘要:

198X年4月8日17:00时,第863师侦察营长白正林在巡逻途中抓获敌特工两名,其中一人身上携带敌军绝密会议文件一份,翻译大致内容如下:

《关于我战区内出现“幽灵犬”一事的调查报告》

XX军长、政委:

我驻麻粟坡325B师、326A师近一年内发生多起“幽灵犬”事件,经过周密调查,汇报情况如下:

1、哨兵站岗时建议由规定的单人哨改为双人或多人哨,每人携带匕首两支。据统计,去年一年,我哨兵被犬齿类野兽咬死9人,咬伤一人,伤者由于过度受惊,痊愈后精神失常。

2、隐藏在密林中的弹药库、油库、给养库发生失火案16起,损失弹药23吨、机油45吨、粮食51吨。

3、在组织突击敌人防线前,敌人屡次掌握我方动态,一年中组织袭击敌人哨所、薄弱防线20余次,无一得手。前方指挥员认为出现内部叛徒,后经肃查并无此事。经过实地调查,我方情报人员得知,每次突击前对方总能听到未知名的犬吠,位置飘忽不定,我方多次搜寻未果。

我师情报人员在调查中获悉,我军士兵中流传一个关于敌“幽灵犬”的传说。从搜集的材料看,90%以上的士兵认为以上事件的制造者是一只“幽灵犬”,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亲眼见过它,唯一被它咬伤的士兵精神失常,亦不能描述。

我指挥部领导认为,这是敌人的一种新式生物武器,至今无法捕获,请首长指示。

作战情报部 XXX

198X年4月7日





一个传说需要一个英雄,你们将要看到的英雄是一只犬。


“幽灵犬”夜歌虽然消失了,但它的魂还在祖国的疆土上徘徊,它的血还在奔腾,它不朽。


魂魄不散,吠出忠诚。


夜晚的歌声过后,猎猎军旗之下一个新的希望正在诞生……


1

夜,是英雄的眼眸。

二十一世纪初的一天凌晨,云南麻粟坡县郊外的热带丛林中薄雾弥漫,树影嶙峋。

连绵不绝的大山像长蛇一样爬行在幽深夜色下,四数木、望天树、橡胶树、龙竹等树木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个山脉。猫头鹰的诡异叫声从林中深处传来,乳白色的月光穿过参天古木的茂盛枝叶撒在草地上,像撒了一地白花花的盐。

丛林中三棵40米高的望天树上传来轻微的“哗哗”声,六根长长的攀登绳缓缓地垂下来,七八个头戴黑色面罩的背枪军人从树梢无声地滑落到潮湿的地面上。他们弯着腰,小心地走进望天树旁的一片灌木丛中。草丛中猛地站起四只硕大的野兽身影,它们冲黑影们轻轻摆动着尾巴。

有人轻微地喊了几声“卧倒”、“卧”。

大大小小的黑影立刻俯下身体,消失在灌木丛中。

远处传来几声凄厉的狼嚎声,在群山中一波波荡开。虽是初秋,可云南潮湿闷热的天气丝毫不减,噬血的蚊虫像轰炸机一样对着黑影们俯冲下来。月光下,23岁的中尉白歌趴在草丛中,轻轻捏死两只盯在唇边的蚊子,沾了一手的血花。

“该死的蚊子!”他心里暗骂,“竟敢捋虎须。”

白歌的右臂上绣着一个臂章——两条橄榄枝缠绕一把利剑,这个臂章证明了官兵们的真实身份:他们隶属于中国人民武装警察特警部队。

白歌侧脸看了看草丛中的其他战士,参加行动的大多数是老兵,个个面定自若,尽管汗水浸透了他们的迷彩服,但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却纹丝不动;“风翼”、“炽天使”、“利爪”、“咆哮”四只警犬乖乖地卧倒在训导员身边,专注地盯着前方;一期士官、警犬班班长莫少华甚至还叼了一根没点燃的烟。说他们是老兵,只是入伍时间比较长,其中年纪最大的莫少华今年才22岁。

“妈的,这个烟鬼。”白歌心里笑着骂了一句。不过一想起今天的任务,他就笑不出了。

一星期前,麻粟坡县特警中队接到上级指示,全力消灭隐藏在麻粟坡山林中的“黄魔鬼”。“黄魔鬼”是一只体形庞大,凶残健壮的黄豹子,危害当地人畜已久,它的口中已经吞了一个人、七只猪和九只羊。被吃掉的人是个7岁的女孩子。野兽不吃人的话百姓们还能容忍,可一旦吃了人,尝到了人肉的鲜味,这只野兽就变成一只食人兽了,见了人就会主动攻击,所以必须将它杀死。受领任务后,白歌心中义愤填膺,临行前,他对指导员徐跃国下了保证书,“不打死‘黄魔鬼’,誓不回营。”

“警犬和战士一样重要,”徐指导员平静地对他说,“警犬班交给你,不能给我损一兵一犬。”白歌一个立正,“是!”现在想起指导员的指示,他觉得肩头沉甸甸的。

白歌正想着,忽然有人捅了下他的肋骨。他转过头,看见警犬班长莫少华已无声无息地趴到他的身边。莫少华给他打了打手势,意思是“敌人”出现了。白歌接过他手中的红外线望远镜,看到不远处一棵大树上忽闪着两盏小绿灯。

他心里“咯噔”了一下,是“黄魔鬼”!

莫少华看了白歌一眼,心里好笑,毕竟是刚毕业的排长,一只豹子就吓出汗来了。他扭头看了看卧在草丛中的几只警犬,它们都发现了“黄魔鬼”。昆明犬“风翼”的耳朵竖得笔直,身子绷成一张弓,仿佛随时要射出,德国牧羊犬“炽天使”和“利爪”趴得几乎与贴上地面,双双呲出了锋利的犬齿,而藏獒“咆哮”却稳稳地卧着,眼睛半睁着假寐。

这只名叫“咆哮”的狮头藏獒刚一出生就被现任指导员徐跃国从老家青海高原抱回中队,今年7岁了,处于犬类的中老年阶段。开始所有人都以为在云南的水土养不活这来自高原的神犬,可没想到在中队训导员的精心调养下,不但将它训练成一只屡历战功的优秀警犬,今年初还繁殖出了下一代。中队领导考虑到警犬在配种后体力和精力都会受到影响,去年底就让它退休了。但此次抓捕凶猛的豹子,白歌再三考虑后还是把藏獒又带上了战场。

人和犬保持高度安静。白歌举手示意,全体官兵悄悄打开了自动步枪的保险。

“黄魔鬼”好像意识到了潜在的危险,它在粗大的树枝上慢慢徘徊着,过了一会儿就小心翼翼地走下树干,它的前爪刚刚落地,忽然全身僵住,随后弓起身体,发出低沉的啸声。月光下,它脊背上的黄毛都竖了起来。白歌心里一惊,难道被它发现了?他回头看看莫少华,莫少华摇摇头,忽然,一直沉默的“咆哮”睁开了眼睛,微微张开肥厚的嘴唇,露出又长又利的牙。莫少华扔掉手中的烟,示意训导员赶快命令它卧下。“咆哮”眼睛里烧着怒火,极度不情愿地趴下了。

莫少华有些纳闷,“咆哮”虽然退役,但平日十分服从命令,怎么今天会有这样反常的举动?绝不是为豹子,豹子不会引起它如此强烈的仇恨感,如果不是豹子,又会是什么?猛的,他脑子里电光火石般一闪,难道是……

豹子突然一声长啸,树叶哗啦啦地响着。突然,大树旁的灌木丛中蹿出一条黑影,这条黑影比“黄魔鬼”要小一圈,动作却很迅速,它猛地扑向“黄魔鬼”的腰。

豹子的腰是最脆弱的,“黄魔鬼”不敢怠慢,灵巧地一闪,避了过去。那条黑影扑了一个空,后腿猛蹬树干,立刻转身反扑。“黄魔鬼”不愧是敢吃人的豹子,比起一般的土豹有着更发达的四肢和头脑,它就地一滚,甩起铁棒似的尾巴“呼”的一声,对着黑影就抽了过去。黑影的反应也不慢,向侧面猛跳,躲开了凶猛的一击。

“黄魔鬼”与黑影都站在了圈外,一个回合下来,它们都明白对方不是好对付的。

白歌看呆了,怎么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这条黑影远远看去有犬一样的身型,双耳直立,拖着一条长尾巴。

莫少华贴在白歌耳边轻声说,“是狼。”

白歌眼睛一亮,他早就听说过森林野狼的凶残与狠毒,两只成年野狼就敢和身材庞大的熊单挑,看来这次“黄魔鬼”遇到对手了。

一只灰色的野狼在月光下半张着长嘴,口中插满了小匕首似的牙齿,它拖着尾巴转了几圈以后忽然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盯着豹子。野狼的身材比“黄魔鬼”要小,它不急不燥,胸前的鬃毛随风飘散,昂着头,两只黑眼睛闪闪发光,似乎在寻找“黄魔鬼”的破绽。

豹子看到野狼停下,慢慢移动脚步,开始围着野狼绕圈。

当它转到野狼侧面时忽然发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过去。

野狼意识到了危险,立刻转身,谁知脚下一滑,减慢了速度。它的屁股就被“黄魔鬼”锋利的牙齿咬住,血汩汩地流了出来,就在血涌出来的刹那,野狼猛地转身,张开狭长的布满利刃的大口,向“黄魔鬼”的脖颈咬去。

野狼一口咬住豹子的脖子,“黄魔鬼”的颈血扑哧狂喷,它疼得松开口,气愤之下抬起前爪去拍野狼的脑袋。可它没想到野狼见血就收,一击得手后立刻松嘴,向后跳开,躲过了豹子的利爪。

要不是有任务在身,白歌就想叫好了。野狼的这招“丢屁股要脖子”和当年战国时代的“围魏救赵”有异曲同工之处,既伤害了敌人的元气,又避免始自己受到致命的伤害。他回头看看自己的警犬,像一只只锋利的上弦箭,只要下一个命令,豹子和野狼就会被撕成碎片。“警犬和战士一样重要。”徐指导员的话在白歌耳边响起,再等等看,他想,既然“黄魔鬼”正在和野狼搏斗,暂时先不让警犬上阵,他不想看到自己的犬受到任何伤害。

豹子“黄魔鬼”的血染红了脖颈周围的毛,月光下看去仿佛带了一条红色的围巾。它遭受重创后疲惫地蜷缩在树下,一边扭头舔伤口一边紧张地注视着野狼的行动。野狼的屁股伤得也不轻,生生被豹子啃下一块巴掌大的肉,它每走一步身子就疼得颤一下,可它仍然昂着头,围着豹子慢慢转圈。

“黄魔鬼”渐渐躺了下去,它流的血实在太多了,野狼的全力一击是致命的,很可能已经伤及它的大动脉。为了避免伤口流更多的血,它不敢再轻举妄动。豹子低低地趴在地面上,大口喘着粗气。它的后腿靠在树干上,前腿耷拉下来,脑袋无力地靠在草地上。野狼在它面前五米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它在犹豫,豹子究竟是体力不支还是装模做样?野狼小心地试探着向前走,它伸出一条前腿,抬起来,在空中停留很久,才慢慢放下,接着迈出第二步。“黄魔鬼”就像快咽气了一样,躺在树下一动不动,只有身体随着微弱的呼吸慢慢起伏。野狼花了一支烟的功夫,小心翼翼地走到离豹子近三米的地方。

野狼忽然看到树动了一下,意识到中了圈套。它想就地打滚闪开,可已经来不及了。“黄魔鬼”积蓄已久的力量爆发了出来,豹子的后腿狠狠蹬在树干上,像支黄色的箭扑了上去。豹子用锋利的牙齿死死咬住野狼的脖子,野狼呜呜叫着,拼命地用前爪撕扯着豹子的胸口,几下就挖出了两个血坑。豹子忍着疼,铁了心不松口,抖着脖子甩来甩去,野狼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无奈而迟缓地挣扎着。

忽然在旁边的草丛里响起一声凄厉的狼啸。“还有一只狼!”白歌心里一紧。他看到又一只黑色的身影飞向“黄魔鬼”的腰,这一下撞得豹子几乎是飞了起来,狠狠地砸在树干上,堕在草地上动弹不得。脖子受伤的野狼被甩到一边,倒在地上无力地摆着尾巴。

“这是母狼。”莫少华小声对白歌说,“受伤的是公狼。”

那只母狼跑过去飞快地帮公狼舔伤口,它希望自己舌头上流淌出来的是医治百病的药水,希望公狼现在就站起来。可是公狼的尾巴越摆越低,一会渐渐不动了。而“黄魔鬼”自从挨了母狼一撞后就再也没站起来,不知是死是活。白歌心里奇怪,这只母狼应该和公狼埋伏在这里很久了,为什么没有和公狼一起进攻“黄魔鬼”呢?他看到莫少华也在低头琢磨着什么,低声说了句,“进攻吧。”

武警训导员们发出攻击的口令后,四条饱嗅狼血和豹血味道的警犬像四颗子弹一样从草丛中跃出,狂叫着向前冲去。“风翼”的速度最快,它一下就扑倒目瞪口呆的母狼,藏獒“咆哮”带着高原犬与生俱来对狼的仇恨心情,一口咬住母狼的后腿。另两只警犬分别扑向动弹不得的公狼和豹子,各自在它们身上咬了咬,又回头加入战团。可怜的母狼被四只训练有素的警犬围攻,小声哀叫着求饶。白歌和莫少华带着其他战士赶过来时,母狼已经被警犬们咬得奄奄一息了,警犬们的训导员喊“停”后,“咆哮”叼着母狼的小半截腿向主人跑去。浑身是血的母狼躺在地上,眼睛里流露出恐惧的光,一条断腿露出森森白骨。白歌掏出几块牛肉扔给警犬们,他看着可怜的母狼,动了恻隐之心,又想想最近没有什么狼害的报告,就对莫少华说,“算了,让它自生自灭吧。”

莫少华笑了笑,说:“你是排长你说了算。”

公狼流血过多而死,而“黄魔鬼”的腰早让母狼撞断了,它是死不瞑目,两只眼睛睁得又大又圆。莫少华对白歌说,“咱们这回是‘巧借狼风’了。”

白歌笑笑,问,“我还是没弄明白,为什么两只狼一前一后进攻豹子呢?”

莫少华挠挠头皮,说道,“按理说,狼都是群攻性动物,遇到敌人时有几只上几只,怎么今天母狼等了这么久才出手……”

“报告。”一个新兵打断了莫少华的话,“发现,发现……”

“发现什么了?”白歌问。

“发现一只狼,不,一只犬。”

“到底是什么?别着急,说清楚。”

“报告排长,在狼窝里发现一只犬。”新兵激动得满脸通红,手指着母狼蹿出的草丛说,“就在那里。”

白歌和莫少华赶到草丛中时正看见“风翼”和“咆哮”对峙着,那只小狼,不,小犬正被“风翼”拦在身后,怒视着叼狼腿的“咆哮”,张牙舞爪地不停狂叫,若不是“风翼”阻拦,恐怕早就扑上去和“咆哮”拼命了。

“咆哮”两只眼睛盯着“风翼”,生气地从喉咙里发出不满的声音,意思很明显,一只小狼崽子,你干什么要护着它?“风翼”回头慈爱地舔舔小狗身上的毛,让它稍安勿燥,用同样低沉的声音回应“咆哮”,你看清楚了,这明明是只中国昆明犬的后代,怎么能说是狼?“炽天使”和“利爪”站在一边,看看“风翼”,又瞅瞅“咆哮”,不知该听谁的才对。

莫少华右手高举,手心向前,喊了声“定!”警犬们立刻不动不叫了,吐着舌头仰头看他,仿佛在等待一个裁判。

白歌蹲下,轻轻拍着手,从“风翼”身边抱起小野狗,小野狗在他怀里扑腾着,小爪子将白歌的手抓出一道血痕。“小家伙还挺厉害!”他把小野狗放在草地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干牛肉,“先堵住你的嘴。”

小野狗大约有半米长,耷拉着尾巴站在两人面前。它全身披着细细的绒毛,后背呈青黑色,淡黄色的四肢比一般幼犬略为粗壮,小黑鼻子又尖又长,耳朵笔挺挺地竖着。肉落下来,它的两只前爪瞬间牢牢按住牛肉,低头闻了闻,立刻呲出小牙,咬起牛肉,仰头吞进嘴里,大嚼起来,两只琥珀色的眼睛却一闪一闪,警惕地盯着白歌。

“操,连吃肉都和狼一样。”莫少华仔细看了看,说,“才4、5个月大,的确像昆明黑背系的犬种,怎么会在狼窝里?”

白歌摇摇头,仔细端详着吃肉的小野狗,自言自语道,“小家伙怎么跑狼窝里来了?”他忽然发现小野狗的额头中间有一小撮长长的银毛,在黑暗中仿佛闪闪发光。“好像在哪见过。”白歌对这只犬产生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他想了想,回头看莫少华,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

“看这缕银毛!”他指给莫少华看。

“恩,真是罕见。”莫少华说,“我还没见过额头上生银色毛发的犬。”

“这犬有点意思,怎么处理?”白歌故意问莫少华。

“你是排长你说了算。”莫少华还是那句话。

“那就带回去了。”白歌冲莫少华一乐,“不要说,这犬算我的。”

莫少华没想到白歌出了这么一招,一只小野狗还能带回正规的警犬班?警犬班的规矩是绝对不收留任何野狗,怕血统不正、怕传染疾病,怕影响其他警犬训练,虽说这只小野狗从体态特征上看像是中国昆明犬的后代,但毕竟是在狼窝里发现的,被狼养大的犬还能说是犬吗?可排长话已出口,自己又不好顶撞,但又不能不说,莫少华犹豫了一下,提醒道,“白排,这样不太好吧?这是野狗啊。”

“一条小狗而已,莫‘狗头儿’还怕什么狗?出了事我担着。”白歌开了个玩笑,拍拍莫少华的肩膀,旁边的几个检查草丛的新兵低头偷偷地笑。白歌不知道,他一句“莫‘狗头’儿”把莫少华的肺都快气炸了!这名字本是中队长段辉给起的,因为段辉当过莫少华的新兵连长,所以他觉得理所应当,可自段辉以下,谁也不敢叫他为“狗头儿”。莫少华觉得中队长叫他,那是“呢称”,是心腹人员的称呼,其他人谁也叫不得。白歌不知道,他听中队长叫过莫少华几次,没想到犯了他的忌讳。莫少华忍着气,心想,好你个小排叉子,这也是你叫的?等着吧,这口气一定找回来。

白歌和莫少华带着警犬走出草丛,受伤的母狼正在地上慢慢舔着断腿。它看到了白歌怀中的小狗,竟然一骨碌歪歪斜斜地爬了起来。四只警犬刚要冲上前,莫少华右手抬至迷彩服的第三纽扣,五指伸开,手心向左,喊了一声“坐!”,四只警犬憋着力气,立刻又坐了下来,他从口袋里掏出牛肉,奖励四只警犬。

警犬们一边嚼着牛肉,一边警惕地看着母狼。母狼晃着身子一瘸一拐地走到白歌身前,趴在草地上,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白歌怀里的小野狗看见断腿的母狼和躺在血泊里的公狼,忽然变得狂暴起来,对着白歌又叫又咬,四肢乱蹬,拼命挣扎。

白歌紧紧地抱着小野狗,借着月光,他看到母狼的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神色,嘴巴微微张开,一只被血染红的尾巴讨好地摇着,似乎在对白歌说,我刚失去了丈夫,求求你了,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吧。他恍然大悟,说,“原来母狼怕小家伙受到伤害,守着窝不肯走。”

莫少华从口袋里掏出剩下的牛肉放到母狼身边,白歌对他说,“怪不得没和公狼一起进攻,不知道它们怎么会养一只幼犬?”

莫少华没理他,低着头把一块一块的牛肉放在母狼旁边,口里念叨着,“自己救自己吧。”

白歌莫名其妙地讨了个没趣,只好用手蒙住小野狗的眼睛,轻轻迈过母狼。

打扫完战场后,白歌站在一片空地上召集战士们列队集合,大家带着“黄魔鬼”和公狼的尸体踏上了返回中队的路。临行前白歌回头看了一眼母狼,他看到一双充满无奈和怨恨的狼眼,里面隐隐有闪光的液体滚动。在白歌看来,犬是一定不能被狼来养的。所以,尽管母狼凄惨绝望的哀号声在森林里响了很久很久,尽管小犬在他怀里又扑又叫又咬,他始终硬着心肠,带领战士们沿着森林中长满青苔和杂草的小路坚定地向前行进。



2

中秋节晚上,武警麻粟坡县特警中队和县政府的“庆中秋”警民联欢晚会在县政府大院里火热地进行着。一开场,漂亮的女主持人就在舞台上说“感谢武警官兵又为我们除了一害”,莫少华戴着大红花坐在前台,低头偷偷地怪笑,他觉得太小题大做了,不就杀了一只豹子嘛?还是被野狼给咬死的,值得这么表扬么?白歌坐在他旁边,听见莫少华发出怪笑心里直犯毛,觉得这帮老兵一个比一个难对付,不知道成天想什么。

那晚白歌在做战前部署时,以班长莫少华为首的老兵就开始对他的处心积虑表示不屑。“白排,不就是一只豹子嘛?”莫少华扬着脑袋问,“还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把‘咆哮’放进林子,24小时内叼着豹子的脑袋来见你。”“咆哮”曾咬死过两只成年野猪,热带丛林中按“一猪二熊三豹”的说法,它对付一只豹子是绰绰有余了。

白歌看了莫少华一眼,继续指着地图,对豹子可能出现的区域、对可能出现的情况一一部署说明。莫少华本来从心里瞧不起这个刚从警校毕业的新排长,为什么?因为莫少华自己也是大学生,还是北京一所重点大学生物系的大学生。一想起自己保留学籍参军入伍的原因他就两眼冒光,因为什么?因为警犬!莫少华家在杭州,父母都是生意人,家产甚多,莫少华14岁时曾被坏人绑架,勒索巨额赎金,他清楚地记得两只威猛的警犬像飞将军一样破窗而入,将歹徒咬得不能动弹。从此他就发誓要报恩,结果大学上了一半,听说武警部队招警犬训导员,他不顾家人的反对和同学老师的劝说就要参军,女友急了,问他“要狗还是要我?”,他反问“狗救过我的命,你救过吗?”,转身跑到招兵办,第一个报了名,部队首长求贤若渴,重点大学生物系的大学生,要了!当兵快四年了,莫少华天天和警犬摸爬滚打,携警犬执行了80多次解救人质、辑毒、搜救等任务,立过二等功,上过电视报纸,被誉为“边境犬王”。你说,面对一个新毕业的小排长,莫“犬王”能放在眼里吗?

可随着白歌的深入部署,莫少华心里暗暗吃惊,这小子没自己年龄大,实战经验没自己丰富,想得倒还真缜密,连天气变化对警犬情绪的影响都考虑到了。“果然是科班出身,有两把刷子!”可他还是装做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低着头半睁着眼,却将白歌说的每一个字都记在了心里。白歌表面上胸有成竹,其实心里也没底,他时不时看看莫“犬王”的反映,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

台上歌舞升平,白歌偷偷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眼了莫少华,发现他正专心地看着舞台上的白族姑娘。莫少华,他心里念叨着,你是从当兵开始训犬,我还在从娘胎里就开始训犬了。白歌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昆明警犬训练基地主任白正林,他可是跟军犬、警犬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人啊……

一个新兵打断了白歌的思路。他看到一个新兵急匆匆地跑到莫少华身边,对着他耳语几句,莫少华英俊的脸上顿时升起一团愁云。他侧身悄声对白歌说,“白排,‘小见’出事了。”

中队的营房在县政府大院不远的一个小山坡上,三面环青山,一面直通县城的大道。

白歌和莫少华赶回中队犬舍时,狼窝带来的小野狗身上血迹斑斑,它被麻绳捆了个结实,扔在墙角。另外几只幼犬已经被转移到旁边的幼犬舍,不时发出尖尖吠叫。两个新兵在给它们逐一检查伤口,一个叫王昆的上等兵训导员捂着流血的右手,蹲在犬舍前低声抽泣。

“哭什么哭,起来!”莫少华一声吼。王昆像被子弹击中一样反弹起来,“啪”的立正站好,对俩人敬礼。

“排长,那只野狗把‘小见’咬死了。”王昆红着眼睛说,“养一只藏獒不容易啊。”白歌心里一惊,又觉得不太对劲,“小见”是藏獒“咆哮”的后代,4个月零7天大,一般警犬是6个月大开始接受正规训练,而藏獒因为体形发育太快,通常是4个月便开始训练,“小见”的身体极为强壮,体形巨大,上星期已开始进行正规训练,怎么可能被一只体形比它小一半的昆明犬咬死?

白歌举手还礼,说,“不要哭,手怎么了?”

“捆它时咬的。”

“快去打针,我们来处理。”莫少华大手一挥,王昆不敢怠慢,一路小跑去了医务室。

两个新兵拖出了藏獒“小见”的尸体,两人低头细看,越看越心惊,“小见”的脖子上有一道两尺长的致命伤口,凝结着黑色的血痂,四肢和躯干布满深深浅浅、触目惊心的咬痕和爪痕。

“妈的,真狠啊!”莫少华眼睛里转着泪水,心像刀割一样疼,这条小藏獒是自己喂的,别人想碰一下都不行,可现在却被那个小野狗给咬死了。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低头问,“白排,这事怎么弄?”他想小野狗是你带回来的,把它放到幼犬舍也是你的主意,这次看看你怎么收场?

白歌没说话,走到小野狗跟前。小野狗立刻昂起头,眼睛里露出桀骜的凶光,端着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好象在对人示威,怎么了?是我咬死它的?你们想把我怎么样?白歌轻轻拨弄着它捆成粽子一样的身体,它伸长了脖子,还想咬白歌,可嘴巴也被绳子捆住,小黑鼻子顶着他的手,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闷声。

此时,白歌正在检查小野狗的身体。他发现它的背部有一排齿痕交错的伤口,颈部有两道爪痕,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以付出如此小的代价就咬死一头同年龄的藏獒,实在是不可思议。小野狗脏兮兮的躺在地上,额头上的一缕银毛在风中微微摆动。他心中一动,似乎有个模糊的影象在心中开始跳跃。

莫少华见白歌不说话,还以为他在寻思对策,凑上去恨恨地问,“白排,你说怎么办?要不咱们把这家伙杀了?也好对中队领导有个交代?”

“其他幼犬怎么样?”白歌答非所问。

“其他幼犬身体良好,没有伤口。”一个新兵立刻回答。

“白排,到底杀不杀?”莫少华又问。

白歌微微一笑,弯腰抱起小野狗,转身向中队宿舍走去。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