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韦小宝报应无异自宫?金庸修改原著遭非议

DiCanio 收藏 0 377
导读:给韦小宝报应无异自宫?金庸修改原著遭非议

(转自新浪)

记者昨日从广州出版社了解到,金庸已将修改后的《射雕英雄传》交付该出版社,几乎每一页都有改动。金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改动的不止是《射雕英雄传》一书,他会考虑在《鹿鼎记》结尾给韦小宝一点报应,在《天龙八部》中让段誉出家,语嫣嫁慕容。


金大侠大笔一挥,引来无数“金迷”非议,他们反对任何人改动他们已经熟稔无比的金庸作品,哪怕这个人是金庸本人。但更多的学者专家认为,改动作品是作者本人的权利,而金庸先生以80高龄对自己的作品动刀,更是体现了一位文人的勇气和责任感。

考虑给韦小宝一点报应

近日,台湾远流和内地广州出版社即将出版新版金作的消息变得很热,此前,金庸已封笔22年,而这次修改涉及到内容的大幅改变,并非简单的修补漏洞,熟悉的人物即将变得面目全非:让段誉出家,语嫣嫁慕容;考虑给韦小宝点报应……

金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鹿鼎记》自己还未动手改动,但正在考虑在小说的结尾给韦小宝点打击,给他点惩罚。“韦小宝的人格不好,他娶了七个老婆,到最后还开开心心过日子,年轻人会觉得他这样的人不错。其实他做了那些坏事,要有恶报的。但如果这样写了就可能不好看了,读者也可能不满意,所以我也在考虑是否改动。”金庸说。


金庸提出,如果自己一旦决定要给韦小宝点报应,那么韦小宝将在赌场里遇到高手,把钱输光;或者让他遇到更厉害的贪官污吏,敲打勒索他,要是不给钱就把他的秘密都报告皇帝,让他遭殃。


在金庸的这次改动中,修改最大的当数《天龙八部》,段誉的年纪、钟玲的年纪,段誉的伯父做皇帝的年份都要和历史统一。虽然段誉仍然追求王语嫣,但王语嫣对段誉没有感情,反而只喜欢她表哥慕容复。段誉、王语嫣最终并没有配成一对,王语嫣重投表哥慕容复怀抱。段誉对佛教有兴趣,越来越倾向于出家,所以他不娶老婆了,而是出家为僧。


小说中的很多女性都做了段誉的宫女和他的妹妹。小说中的阿碧,本来跟段誉没什么关系,但在修改版的《天龙八部》中,两个人结拜成兄妹。


而关于“药师爱超风”的修改版《射雕英雄传》更是传的沸沸扬扬。“最初写《射雕英雄传》的时候,黄药师和梅超风师徒之间有点感情,不过不能算是爱情。梅超风和师兄恋爱结婚,黄药师大发脾气,而且迁怒于其他人,把其他徒弟的腿打断了。这件事按道理讲是不合情理的,但是要安排黄药师从很早就喜欢梅超风这个女徒弟,就是合情合理的了。”金庸说。


在年初已经出版的修改版《碧血剑》中,袁承志移情。袁承志开始时是跟女朋友青青好的,后来跟阿九好了。他对阿九的感情越来越强烈,但是道义上不能背叛青青,青青因为他后来跳山自杀。


“这样写,是因为我在书里面写的全部是男人对女人从一而终,对她好就永远对她好。我这样写,并不是为了迎合现代,主要是觉得男主角不够‘人性’。不论中国人或外国人,男性女性,一生几十年只喜欢一个人,事实上不会的。人生最理想的是拥有专一的爱情,但不专一的爱情常常有,这样改更接近现实。”金大侠表示。


修改无异挥刀自宫?


金大侠一动刀,首先招来的是“金迷”们的反对,他们甚至提出,金大侠此次修改无异于挥刀自宫。由于他们对金庸小说中每个人物的命运、每个情节、甚至于每个细节都耳熟能详、津津乐道。无形中,金庸已不属于金庸自己,而是属于“金迷”们了。谁一旦有所触犯,即使是金庸本人,大家也会群起攻之、毫不含糊。


“多少年来,我已经对小说的故事和情节了如指掌,更是把其中的故事梦想为另一种活生生的现实,把其中的人物当成最亲密的朋友。刻骨铭心的阅读体验和个人体验奇妙地、古怪地融合在一起。”一位“金迷”说。


对于他们来说,金庸小说的存在,已经拥有了“必然如此”的外在面貌,这种面貌如此牢固地切入他们的记忆,能够承载时间的淘汰而不可磨灭。“金大侠也不得不承认读者对他著作的重要性吧,我们内心已经形成了这种情节,金大侠不能为一己之快来破坏我们的记忆。”这位“金迷”说。


破坏了他们的理想主义情结也是“金迷”反对金庸修改作品的一大原因,黄药师对女徒弟梅超风的暧昧感情、袁承志的移情别恋让他们心中地老天荒的爱情故事坍塌了。尽管金大侠表示这样修改会更加“人性”,但读者们依然不依不饶。


在网上进行的“金庸调查报告”结果显示:只有18%的人认为金庸这样改动会更合乎情理。“金庸小说中的爱情是我们的梦想,既然现实中无法实现,我们就不想让梦想也被破坏。”一位女读者说。


另外,更多的读者担心金庸以80高龄修改小说,年事已高,更无当时心境,必然会弄巧成拙。“金庸小说的出现,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是香港当年特定的文化环境、政治环境及商业环境和个人才能相互作用的结果。当时,金庸正当中年,精力旺盛,才气横溢,一手写政论,一手写武侠,然后才有‘一剑光寒十四州’的奇迹!今日,时代变了,环境变了,人也变了,落花流水,烈士暮年,即使金庸先生有精益求精的美好愿望,生理上、心理上的衰老却让他心有余而力不足,最终的结果恐怕难以预料。”一位网友这样写道。


还有读者单纯出自怀旧情结而反对金庸修改作品。“即使作品中有某些粗糙和不足,但就象断臂的维纳斯雕像一样,缺陷也是一种美丽。”一位女读者说。


作品改动是作家的权利


有很多作家都曾多次修改自己的作品,而独独金庸先生修改作品为众人所瞩目,金大侠的影响力可见一斑。周作人曾在《自己的园地》一书写道,任何艺术活动,无论是创作还是评论,都应该是属于作者个人的事情,既无需看别人颜色,也无需他人干涉。就像一个农民经营自己的菜园子一样,是砍了玉米种花生还是种白菜,全凭自己做主,无需他人评说。


对于任何一位严肃的作家而言,他的作品都象自己的孩子一样,是他才华与智慧、汗水与心血的结晶。为使自己的作品更完美而进行一次次思考,一次次修改,这体现了一位作家的真诚,显示了他对自己、对读者、对文化的责任感。


不少人都知道,杜甫“新诗改罢自长吟”,而贾岛则因为“推”、“敲”而撞上韩愈的马车。据说海明威的《老人与海》的结尾修改次数达二十次之多,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也经过了重大的增删,果戈理更因为不满意,把《死魂灵》第二部无情地付之一炬,唯美主义的代表作家王尔德,一个上午为自己的皇资恿艘桓霰甑悖诙焐衔缬衷谀乃伎己蟀颜飧霰甑隳萌チ耍?


作家修改作品历来具有一定的风险,有的作品,可能越改越好;有的作品,可能越改越不好;有的作品,可能暇瑜互见。


学者袁良骏日前在公开发表的《遥祝金庸先生修改旧作成功》中写道: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对于旧作要不要修改,历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种可以鲁迅为代表,“不悔少作”,只字不改。他甚至说:“儿时啃指头露屁股的照片,诚然是幼稚可笑的,然而却不失儿时的天真。”一种可以郭沫若、曹禺为代表。郭沫若将他的第一部诗集《女神》改得面目全非,曹禺的《雷雨》也是几经修改,目前的通行本和最初的发表稿也早已大异其趣了。


肯定“不悔少作”的,强调的是历史感,是文学作品独立的生命价值;而肯定反复修改的,强调的则是时代在发展,作家在进步,不断修改、提高旧作,正是反复推敲、精益求精的表现。看来无法统一也无需统一,大千世界,五花八门,作家各行其是,岂不更好?


金大侠勇气可嘉


虽然修改后的作品不能保证“更上一层楼”,但为追求完美,金庸还是执意对自己的作品动刀了。学者袁良骏为金庸78岁修改旧作折服了:“我佩服金庸先生的是他78岁高龄,尚有如许雄心壮志。但愿他宝刀不老,修改成功!”


“我佩服金庸的勇气和胆略,在功成名就、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他的忠实读者的情况下,以将近八十之高龄,对洋洋数百万字的小说进行认真修改,确乎难能可贵。其对作品的精益求精,和现在一些作家日写万言、不断制造图书垃圾的风气,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一位学者说。


“艺无止境,诗无达诂。艺术创作是永远没有尽头的,永远不会有句号的,关键在于人们是否在追求。”一位网友留言道。金庸先生在满头白发时坚持修改少时作品,体现了一位老者的勇气,让我们看到了一位文人对作品精益求精的品质和对自己、对读者、对文化的责任感。


而与此同时,金庸的小说中确实存在故事框架、人物命运的雷同性以及一些年代、年龄错误等硬伤,金庸此次修改时,也将对这些硬伤进行改正,这也将让我们看到更为完美的作品。


比如《射雕英雄传》中描述有一回黑风双煞潜回桃花岛,在阿衡灵前看到“一岁”的黄蓉,接着两人练了“十余年”的九阴白骨爪,在蒙古大漠上遇见“六岁”的郭靖。这样算来,黄蓉比郭靖至少大了五六岁,怎还能开口闭口“靖哥哥”?


金庸在新版中将缩短梅超风“修练”的时间,让她在大漠中出现时年轻了近十岁,不仅郭靖成为货真价实的“靖哥哥”,梅超风也得以更“青春美艳”的模样出场。


还有“郭靖帮杨过取名”一段,金迷质疑金庸,资质驽钝的郭靖怎么可能想出“杨过,字改之”如此文诌诌的名字。金庸在新版中也从善如流修改,这个名字是由郭靖形容他要的感觉、再由黄蓉取名的。


“金庸作品出版10年后曾有一次全面修改,人们都认为很成功。……金大侠最善于说的一句话是‘这一次比上一次好’,所以在这把年纪了又开始修改作品。我们只希望看到,修改后的作品更加光彩照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平原说。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