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该万死的几种中国人(转帖)

dabingsjr 收藏 3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国家的叛徒

和平时期,我们将赋予“叛徒”暂新的定义:忘记国耻、视民族尊严于不顾,卑躬屈膝甘当亡国奴的走狗言论及行为,统称为“叛徒”。


●亲日派都没有好下场

前段时间有很多人批判中国青年的反日浪潮,我觉得难以理解,反日,到底有什么错?甚至有关网站还删除了不少反日帖,理由是“煽动民族仇恨”。我第一次听说民族仇恨竟然可以被煽动起来,真是天大的笑话。对于中日关系,中国人只有两种态度:仇恨与背叛。仇恨是仇恨敌人,背叛是背叛祖国。我知道我这篇文章会因为有了这个“不良”的开头而被众多亲日网站的汉奸删除,但我相信正义者的呼声一定能够得以传播。


●台湾人都是怕死的

我是一个爱国主义着,当然要为祖国说话,当然要为祖国的统一大业说话。春节晚会好不容易为两只大熊猫起了好名字,结果送到台湾后,却被他们退了回来,两个字:不要。

大陆人愚蠢吧?!送什么逼猫啊!送几颗飞猫腿好了。真够寒酸的,要我说还是两个字:活该!

我不说大家也知道,台湾有90%的民众是不同意“回归”的,剩下的10%都是快要断气了的想落叶归根的民主革命老战士。想想真是悲哀,以前他们跟军阀斗跟日寇打跟解放军拼,如今他们快要死了却还是不能看到一个和平统一的中国。

如果我站在卖国主义的立场上,我觉得台湾人实在没有什么理由渴望统一,大陆这片已被开发枯竭的热土实在没有什么诱惑力。那怎么办呢?还是两个字:武力!台湾人有钱,有钱的人总是怕死的。所以,“武力”肯定是最有效的。

中国人除了武力,没有任何可以说服敌人的武器。智商有问题的民族,口才一定也是笨拙的。况且,再好的口才如果没有一个架在旷野中的大喇叭也是不行的。我很向往小时候架在“大队部”那棵大树末梢的浅灰色的大喇叭,因为它一响,全村的人都能听到,无论是地震通知还是电影预报。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宁可回到二十年前。


●上海男人的汉奸气质与上海女人的慰安妇本质

有人说,历史上爆发的每一次战争,上海出的汉奸是最多的。我历史学的不好,所以不加评论,我只知道近代的鲁迅是不屑于呆在上海的,因为他在上海期间一直受到卖国贼的排挤,他也曾痛斥过的汉奸文人、《文坛登龙术》的作者、今年已经活到一百岁的章克标。即便在鲁迅先生去世三十多年后,依然是在上海,一条叫余秋雨的小流氓竟然胡乱地强奸了鲁迅思想。上海汉奸总是温文尔雅、油头粉面和受人尊敬的,看看余秋雨就知道了。在我骂过余秋雨之后一个月,韩寒就说“余秋雨用油条洗脸而不是用毛巾”,我觉得一点不假。我曾经说过余秋雨拿掉眼镜跟陈凯歌长得很像,之后不久,韩寒又说“余秋雨、陈凯歌和陈逸飞三人长得就像一个人”,我觉得也很精辟。不过对于那个剽窃的小四与这个车手,我同样对他们的前途表示担忧,剽窃不要紧,千万不要卖国,就算开车也不要开日本车。

上海人跟日本人的关系最好,比台湾人跟日本人的关系还要密切,不但要将逼送给日本人白曰,还要将最繁华地段的最高档写字楼租给日本人。这让我想起二战争后美国占领了日本,日本因为很贫困,所以就为美军士兵安排了很多妓女。说白了,上海女人就是和平时期的慰安妇。


●留学人员与崇洋媚外者

上海市民中最引人注意的有两种人:一是穿着睡衣出来买早饭的慵懒少妇,二是不知在哪儿混不下去匆匆回国的海归。

我曾经在上海“静安寺”附近参加一个聚会,我带了几个朋友,我的朋友也带了几个朋友,这些朋友之间以前从没有见过。因为不认识所以就喝酒了,其中一人说:“对不起,我得少喝点,我明天要参加一海归聚会。”结果另一人说:“是吗?我明天也要参加一海归聚会。”后来一说,才知道他们参加的是同一场聚会。再后来一说,他们都不是正宗的海归,都是因为事业有成而被邀请作陪衬的。对于海归,我想真正的是有的,但大多数都是假的,这跟上海这座城市的汉奸气质是有很大关系的。

当然了,这里我说的重点不是上海人,我想说的是我们日益萎缩而猥琐的教育事业。

我很庆幸自己几乎没有好好地享受过一天中国的高等教育,因为被毒害少了,自然就清醒多了。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到国外深造的计划,如果我们大家都像鸭子似地将脖子伸得很长跑到国外去上学,那我们这可怜的教育改革岂不是失去了宝贵的试验田?如果让我从来一次我一定会做一颗教育改革的种子,无论他们将我杂交嫁接还是将我温室饲养,即便我将来成为一株畸形的小树,只要能够带来中国教育事业的大丰收,就算一辈子不结果,我也愿意。

可让我感到恐惧的是,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已经看不到中国教育的未来,可怕的应试教育一直残害着中国少年,我看到的只是一个个伤痕累累的教育果实。


关于崇洋媚外我今天想就“AA制”来补充说明一下,上次我在描述上海的文中已经说了不少。“AA制”是个好东西我不否认,但它从西方传入中国却最先在上海站稳脚跟,我想这与上海人的斤斤计较、精打细算有着本质的联系。西方人实行“AA制”,是因为他们有着独立的人格与自立的能力,他们有着完善的社交价值体系;中国人实行“AA制”是因为她们没有健全的人格和足够的买单能力,所以只能自给自足了。一种是完善的价值体系,一种是无奈的生活体验,就那么简单,说多了都是多余。

无论是AA制也好,出国留学也好,国外的精华一旦到了国内就成了糟粕,很多人总以为拿到一本国外三流大学的毕业证就可以高人一等,他们绝对不会意识到他们不经意间已经无奈地做了一次祖国的叛徒。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敦实文化足够每一个中国人消化一生,为什么媚外?改革开放那么多年已经给中国经济带来了腾飞,它的优越性已经得到了充分体现,而它的能量也已散发殆尽,如果不加以控制,终将落下过犹不及的经济与文化后遗症。


●加入外国籍的中国人

某些人明明是中国人却非要加入外国籍,美籍华人陈逸飞死后,因为他的两个儿子都是美国籍,而他的遗孀却是中国籍,结果在分割遗产问题上却产生了分歧引发了官司,这叫什么?这叫“自作自受”!这叫“他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听说前几年有个乒乓球运动员加入日本国籍,代表日本队打败了中国队。大家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枪毙?

是中国人就是中国人,你就是加入月球籍也是咱地球人。



二、人民的公敌

●公仆=公敌,这是怀旧通过长期观察与核实而得到的一个万劫不复的恒等式。

有人说:中国10个当官的有9个是贪官。这话我不同意,我的看法是:中国1000个当官的有999个是贪官。

也许真正的公仆是有的,但我真的没有见过几个。我所见过的所谓公仆的基本形态如下:

办起事来运筹帷幄,说起话来抑扬顿挫,开起会来做怀不乱,骂起人来个性十足!

他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美态,让广大劳动人民战栗了好多年。一个个用装出来的气质糊弄人,用学过来的语言教育人,用抄过来的文字鼓舞人,用炼出来的酒量调戏人!

我们总能听到某媒体某电台对着麦克风说某长某书记某常委指出....,某人谈到....的时候指出,某人关于......某人强调,某人要狠抓...某人要落实...某人下一步要...某人要一年内实现...某人参加某活动...某人剪了某彩...某人发了某言...某领导来考察与某人亲切交某谈....

其实他们其中有些人将牢底做穿是必然的。贪婪的心理、无尽的欲望驱使你们一步一步靠近虚伪的人性与没落的道德。他们只是这个失败体制的牺牲品,他们改变不了世界只有世界改变他们。平淡安逸的生活对他们来说是遥不可及的,也是他们所不屑的,他们的存活只能让地层人民生活得更加凄惨。

他们整天改这革那的,让人有个家的梦想都成了一种奢望,这不叫民不聊生,还能叫什么?如果大家都有房有家了,谁还想穿着个拖鞋忍受着蚊虫的叮咬在喧嚣的大街上游荡,有谁愿意凌晨两三点还呆在大排档喝着无聊的酒?谁不想在家多陪陪老婆/老公、孩子?关键他们没有老婆/老公也没有孩子,你说他们在多喝了几杯之后还能干出什么好事?

如果我们的人民警察真想为民除害的话,请到机关大院与饭店桑拿的门前去蹲点守侯吧,也许那里才是你们建功立业的好地方。处处与手无寸铁的人民为敌,算什么本事?


●圈地运动与逼良为娼

中国是一个地道的农业和农民大国,近16亿人口中有12亿多居住在农村,这部分人原本都是靠种粮为生的,可现在这12亿多人当中有8亿已经涌向了城市,他们不再种田了,他们盖楼的盖楼、卖淫的卖淫、抢劫的抢劫,谁还惦记老家那二亩自留地?我曾经专程到一个村庄走过一趟,我所看到的都是些老人和孩子,几乎看不到一个青壮劳动力,田间长满了野草,那老人那孩子哪里会知道他们的亲人正在城市中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那广阔的原野没有了,全都变成了赛车场、高尔夫球场以及各式各样的非人类渡假区,而那些善良的村姑们都由衷地变成了娼妓。

土地到底是谁的?是国家的还是商人的?是地球的还是人类的?是妓女的还是农民的?中国特色的两极分化就这样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三、资产阶级的走狗

是谁让中国人民看不起病、读不起书、买不起房?无非就是极少数的即得利益者。在中国,为什么良知与收入成反比?为什么汗水与收获成反比?中国无产阶级不是早就充当了资产阶级的掘墓人了吗?怎么如今他们又从坟墓里伸出狰狞的手爪妄图扼杀我们美好的社会主义?我们绝不会让这些苏醒的牛鬼蛇神重登历史的舞台。至于那些资产阶级的残余我们同样不能放过。

●麻木不仁之士 醉生梦死之徒

有一种人是没有理想、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没有自己的独立的人生观与价值观、见风使舵、闻风丧胆的骑墙派。这种人虽然不是汉奸但是比汉奸还要无耻、可恨,他们连做汉奸的勇气与素质都没有,他们可能有几个小钱,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活,麻木不仁得如同一泡连疯狗都不敢乱吃的屎。这样的人很多,说起话来总是言之凿凿圣明大义,其实就一醉生梦死的绣花枕头,草包一个。动不动说人仇富,动不动又加入到不买房运动中拼命吆喝;时而在当官的膝下哭穷,时而又在马路工人面前乔装大款;今天跟人大谈爱国主义,明天又会变得愤世疾俗。在我们的身边,这种人比蚂蚱还多,他们没有尊严也没有胆量,永远也别寄希望于他们去变革社会,他们才是真正需要变革的人,他们充当的是社会前进的绊脚石。如果爆发革命,这种人永远都不会冲在最前方,走狗终究是走狗,永远都不会走在主人的前面。



●制假贩假者

我们先来看看他们是如何制假的:

(1)往油条里掺入洗衣粉,可以少用面粉而使油条炸得肥大好看又好卖;

(2)往猪肉、牛肉、西瓜、西红柿里注水,可以让水卖出个肉价、菜价来;

(3)猪饲料里掺上瘦肉精,猪可以长得快而且瘦肉多,毒人不怕,好卖;

(4)在羊被屠宰前为其注射阿托品,能使肉质显得鲜亮,还可使羊因口渴而大量饮水,毒人不要紧,可以多赚钱;

(5)在质次的沤黄米米粉中掺入有毒的甲醛次硫酸钠,可以做成洁白晶亮的“上等”米粉;

(6)在面粉里掺上廉价的滑石粉或大白粉,既增加了份量又使面粉雪白好看又好卖;

(7)用工业酒精兑上水,当白酒卖,简便又赚钱

(8)给陈大米抛光涂上工业油,毒人不怕,能卖个新米的好价钱;

(9)给陈小米和玉米面染色,效益与制造毒大米不相上下;

(10)撒泡尿把桃、杏泡上,个沉又漂亮,价钱自然就上去了;

(11)用硫磺把白木耳熏得更白,毒人不怕,好卖即可;

(12)用墨汁和其他什么材料把黑木耳搞得更黑更沉,不仅好卖还能多赚;

(13)给弥猴桃施“膨大剂”使其增大,价格翻番;

(14)给黄鳝喂避孕药,速肥,经济效益好;

(15)用牛血兑洗衣粉和味精,做成鲜嫩的“鸭血”,卖给饭馆,废物利用出效益;

(16)用化学添加剂把劣质茶叶炒出顶级毛峰的效果来,经济效益陡增十几倍;

(17)给鸡大腿涂上丰乳膏使其显得格外肥大鲜嫩,煞是诱人;

(18)往大鱼肚子里装进小臭鱼,大鱼更显其大,份量也跟着上去了;

(19)从阴沟里提炼食用油,成本极低而赚头很大;

(20)刻几枚假公章,制作假证件、假发票、假学历,一本万利;


制假贩假比吸毒贩毒具有更广泛更深远的影响。我可以断定中国所有烟民全都抽过假烟,抽了假烟是死不了的,至多让那些投机倒把分子多捞一些钱;可万一喝了有毒的假酒吃了有毒的奶粉,那就算不死也会残疾了。对于贩毒之人我们处以极刑,对于制假之人我们同样要处以极刑,但为什么我们做不到?这不是道德问题也不是体制问题,而是一个法制问题。如果国家颁布一项法令:所有制假贩假者,一经发现全都枪毙。这么一来,还有谁敢往油条里加洗衣粉,还有谁敢用阴沟里的油做火锅。

而事实上,颁布如此一条小小的法令比上街查人暂住证要困难多了。为什么呀?因为很多形同虚设的关卡都得了好处。请允许我做个假设,如果对于制假贩假行为不加管制而采取纵容态度的话,总有一天那些拿了好处费的官员到家后会发现自己的家人因为食用了那些劣质食品而中毒身亡,悔之晚矣!

当然了,制假贩假之人是很聪明的,一般情况下不会置人于死地,这是异常可怕的事情,如果我们中国人连续二十年食用那些被喂之避孕药而长大的黄鳝,我想中国人即便不绝育的话也可能要绝经或绝精了。

食品安全问题不是一件小事,它是关系到国计民生与全民族素质的一件大事。我早说过,中国人的智商有问题,但中国人的智商为什么会有问题呢?为什么发展来发展去总是很落后,总是在被人欺负的同时还要自欺欺人?说白了很简单,就是因为中国人食用了过多是有毒食品,导致内分泌失调、免疫力下降、思维紊乱、脾气暴躁、惨绝人寰。为什么中国愤青、贪官、扒手和杀人犯那么多?归根结底都与“吃”有关。

制假贩假除了在食品领域与医药领域广泛存在,在其他领域也是普遍存在的,但他们并不能直接影响人民的生命安全与智商问题,所以我今天不再多说。制什么假都比不上制“药”的假和制“吃”的假,吃了有毒食品的中国人一但患上了弱智病却又服用了假药,长此以往,中国将毁之不远矣!


●扒手与种族

扒手与贪官在本质上一样的,他们都是人民的蛀虫,好逸恶劳,看起来都是好人,私底下却在一点一滴地掠夺他人的财富。这两种人都该死,扒手的危害绝不亚于贪官。有很多人出差在外,刚下车就发现自己的手机、钱包以及一切证件全都被偷,举目无亲、身无分文,那感觉真叫黑色恐怖。这些扒手应该就是日本人所说的“支那人”,非常之劣质,不杀不行。这种人的存在正是导致了中国人在世界种族排行榜上排位较低的直接原因。

扒手在人格上来说不如杀人犯,扒手是真正的小人,是应该被千到万剐的,对于扒手,我们光枪毙是不够的,应该处以绞刑。我想,在绞了100个扒手之后,看看中国人还有谁敢再去小偷小摸!


●房地产开发商 日资企业的傀儡与帮凶

可以说,中国的房产开发商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他们是完全的资产阶级,他们与那些已经失去生产资料的人民群众是永远站在对立面的,他们从来都不考虑人民的疾苦,他们只关心个人财富的积累,因为他们一直以来就梦想复辟他们的资本主义梦想。事实如何呢?事实上我们已经经历了资本主义和平演变地轮番轰炸,社会主义即将夭折,对于目前千疮百孔的社会主义“新”面貌,有些人总喜欢用“中国特色”来愚弄人民。

我不知道如果毛--主--席在世,他会不会允许这些走狗在社会主义的辽阔大地上尽情撒野、胡作非为!如果毛--主--席知道中国人如今全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老人家一定会流泪的。

我不知道如果毛--主--席在世,他会不会允许日本人重返中国,对新中国展开疯狂的经济与文化侵蚀,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允许章子仪、赵薇仪这样的婊子出去丢人现眼。

中国人民与世界人民的建交,少了日本咱们不嫌少,离开了日本企业,中国人民饿不死。别跟我们算经济帐!我们不需要日本赋予我们的经济增长点,他们能够道歉、赔款就已经足够,我们何不在后者的问题上多下点功夫。与日本的合作就意味着中国人的妥协与软弱。毛--主--席死后的三十年间,中国人逐渐瘫痪了。




所谓和平,只是硝烟笼罩下的和平,所谓平等,只是金字塔式的平等,所谓自由只是权力压制下的自由,所谓民主只是少数人的民主。中国目前迫切需要建立健全暂新的政治经济新秩序,加快和平、民主、自由化的进程!不该死的人死了很多,该死的却一个没死。真想活在乱世,真想战争爆发,真想战死沙场,真想看到革命!为了国家的富强,为了民族的振兴,我们必须将国家的叛徒、人民的公敌、资产阶级的走狗以及那些劣等人种集中在天安门广场统一枪毙!只有这样才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先烈。只有这样才能将伟大领袖***领导下的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