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也是被生活逼的,有哪一个富家的女儿会出来做鸡的?

她们的十六岁也是花一样的,人老珠黄的时候生活会很凄凉的。

她们的情也是真的,心也是热的,对未来也是充满憧憬的。

她们的爱也是痴的,意也是纯的,现代的杜十娘也是有的。



她们也是很可气的,不愿凭自己的双手,却要靠自己的双腿来挣钱的。

她们的微笑也是装的,内心其实是很寂寞空虚的。

她们裙角的蝴蝶是很美丽的,肉体却是龌龊肮脏的。

她们连呻吟也是假的,让你赶快掏钱走人才是真的。



她们也是很可悲的,别看常打扮的花枝烂漫的。

她们的待遇还不如做二奶、三奶的,常被人骂作是勾引别人老公、破坏别人家庭的。

她们的红唇是冰凉的,拥抱时却能感觉到身子是滚烫的。

她们的指甲修长修长的,但却不是用来防身的。



她们也是很无奈的,这个时代是笑贫不笑娼的。

她们是不会狗眼看人低的,她们会甜甜的叫老爷爷为哥哥的。

她们的职业在欧美港台是正当的,大陆过几年也会给她们颁发营业执照的。

她们的健康是最应该被母亲关注的,病了会波及到整个社会的。



她们其实也是很渴望爱情的,但梦醒了才知道那是遥不可及的。

她们其实也是很想从良的,但男人们都是来寻欢作乐的。

她们其实也是很想家的,满是脂粉的脸上仔细看会发现泪痕的。

她们其实也是很可怜的,她们并不是甘心情愿喜欢做小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