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寒窗不如衣服脱光 一个越下流越快乐的年代

色魔在行动 收藏 2 445
导读:十年寒窗不如衣服脱光 一个越下流越快乐的年代

现如今的确是一个越下流越快乐的年代,一天不下流就有种跟不上时代的感觉。你看看一帮狐男狗女坐在酒桌上海阔天空,极尽下流之能事,尽显段子之魔力,把中华五千年流氓文化演绎得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段高过一段,直快活得前仰后合,留下孤家一人惶恐不安,仿佛满世界的快乐跟我搭不上边。终于明白:不下流,难入流。


为了论证这个伟大的真理,还是不得不炒一炒历史的剩饭。先说说历朝历代的皇帝同志们,据可靠消息报道99%以上是靠下流起家。这个问题因涉及到社会学、历史学、政治学、汉语语言文学、厚黑学等诸多学科,在此无法详尽论证。偶只想管中窥豹,说说造反的故事。


先说失败的例子。陈胜、吴广在大泽乡发动兵变,拿老百姓当猴耍,写了一个什么“陈胜王”条子,塞到鱼肚子。还叫吴广这个呆B去装狐狸,半夜里大喊“大楚兴,陈胜王”。让那些无知的兵卒们陪他们一起去死。此其一。张角仨发动的黄巾起义,稍为有些进步。他搞了一帮人四处举办讲座,网罗愚昧群众达几十万人之多,恬不知耻地颁布了“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四句口号。意思是自己当草民实在没意思,大伙支持我造反当皇帝吧,当了皇帝咱不会忘了弟兄们。此其二。事不过三,咱就不再一一引证了,小结:他们的共同点是,因为他们的下流手段没有发挥好,没有成什么气候,虽然也入了正史,但终究还只是挂了个江湖好汉的头衔而已。


再说成功的例子。相较之下,刘邦和刘备这两小子就不是一般的流氓了。刘邦这小子和项羽这个愣头青斗了四年,最后竟把个“力拔天兮气盖世”小霸王弄得自刎乌江,自己高高兴兴做了皇帝。刘备这个人被罗贯中描述为“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长成这幅模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李宗吾同志在《厚黑学》里分析得入木三分,用不着我们这些人废话多多了。这两个人堪称下流者的典范(后来者当然有过之而无不及,但请恕我直言,当下骂人的潜规则是:骂远不骂近,骂古不骂今,骂外单位不骂本单位,骂上级不骂本级,国情社情如此,咱还是省几句话罢),早已被政坛人物奉为圭臬。


不下流,难入流。一正一反,都是说的政治界。为了更令人信服,我们还是要紧密联系实际,谈谈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下流观。诚以为,此理绝非偶家酒桌失意所得,它既有其特殊性更有其普遍性,按照“存在即合理”的说法,它同样完全符合当前的社会氛围。理由有三:


一是下流能吸引眼球。现如今讲究的是眼球效应,吸引眼光意味着占领市场。为了占领市场,谁都敢于赤祼上阵。尤其是网络的发育成熟,肢体语言的勃起已经变得无人能够阻挡。数年来目睹了“宝贝”凌空出浴、“蝴蝶”胯下尖叫、“芙蓉”视频喷血……勇气大于才气,色不如人色胆过人,为了娱乐别人绝对敢于愚弄自己者此起彼伏,尽管出了洋相还不知道真相,但总归能捞他个粮米满仓。十年寒窗不如衣服脱光,眼球才是硬道理。这大概是眼球经济的不二法宝。


二是下流能隐蔽自己。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一个缺乏信誉机制的社会里,暴露内心就等于牺牲自己。保存自己才能更好地消灭敌人。所以每个人都自觉不自觉地学会了隐真示假,动什么也不会动感情,丢什么也不会丢奶酪。全民都下流,老少皆浮躁,谁也不敢洗去泥巴露出金,否则一不小心就给仇富者剁了。所以下流者往往是最安全的,你看看有谁去敲诈勒索一个小流氓地痞的?北京的王朔多年以前就高喊:“我是流氓我怕谁?”无数事实证明这是一个以攻为守的最佳战术。草民真想六体投地。


三则下流能积蓄力量。现在有个国家词汇比较流行,称“韬光养晦”。我曾经说过,在所有的生活行为里面,下流是最舒服也是最省力的一种姿势。有个老祖宗说:“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这应该算是下流学的鼻祖吧。你看,万川归海,有容乃大。你下流你怕什么?管他清水、污水,一古脑儿地通吃,等你集下流之大成时,你就具备了兴风作浪、翻江倒海的能量。有句网络流行语云:如果你不能改变世界,你就改变自己,如果你不能改变自己,你就改变世界。而我则要说,如果你不想改变世界,你就下流,如果你不下流,你就天天屁滚尿流。


语言快车开到这里,忍不住还是要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下流,难入流”的结论,只是本人道闻途见,信口雌黄而已。说实话,本人境界并不高,没事就想下流。无奈下流层次太低,不得要领,老是被人骂成流氓。人比人气死人,都是一样地下流,为什么别人可以气宇轩昂,而我只能獐眉鼠目?下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下流时还是清醒的。如果你有个不下流、也能争上游的经验,请不吝赐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