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强烈抗议"能够阻止小犬再次参拜吗??难道我们只能口头上"强烈抗议"一下吗?难道我们不能采取些实际行动吗?仿佛那些抗议的话语总是千篇一律,无关痒疼,让人失望.仿佛小犬的每次参拜都戳到了我们内心的伤疤,而我们只能强忍着内心流淌的鲜血,愧对先辈的亡魂.这是为什么?是不是我们在纸醉金迷中已经失去了血性,遗忘了那血海深仇?

小犬6次“拜鬼”经历:

2001年8月13日第一次参拜

2002年4月21日第二次参拜

2003年1月14日第三次参拜

2004年1月1日第四次参拜

2005年10月17日第五次参拜

2006年8月15日第五次参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