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杜明之不干净

铁血豪情 收藏 1 287
导读:医生杜明之不干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杜明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哭?

我用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如果你想让我知道你会告诉我的。

王瑶嗯了一声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杜明,为什么那时你不在我身边,为什么要发生那样的事?

我稍微向下坐了坐,这样会让王瑶靠得舒服些。

杜明你知道吗?前天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我谁也不能告诉,但这种痛苦我一个人根本受不了,我痛苦得要死,我应该怎么办呀?

怎么了?

我拍拍她的脸,她紧紧抓住我的胳膊,头抵着我的肩膀,两手的指甲好像要嵌入我的肉中。

我被强奸了。

什么!?

她的身体向我怀里藏了藏。小声地说,不,应该算迷奸吧。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是谁做的。

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就是在前天晚上,我值班的时候。晚上五点多刚吃完饭,护士长和彭大夫在休息室听评书,我不喜欢听有些嫌烦就拿着小说去了你们男休息室,躺在外间的床上看了一会就睡着了。结果醒来就……就……

王瑶又哽咽了起来,我看着她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王瑶抽了抽鼻子继续说着。

我头昏昏的,开始还没有什么感觉。可是等我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下面很不舒服,还有点疼……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内裤都已经被人脱了下来,就放在我身边……上面全是血和粘粘的精液……

王瑶,会不会是你的错觉?

怎么可能,难道自己被强奸了都没有感觉呀。王瑶大声地说,这让谈话突然显得尴尬起来。

好一会,我问她,王瑶,你说会是谁干的呢?

不知道!

那天值班的都有谁?

我、护士长、彭大夫;外科还有李静,张……对了,还有宋洋。

王瑶眨着眼睛,小声地嘟囔着几个人的名字,突然她抬起头大声对我说着。

宋洋,只有宋洋。那天晚上值班,整个三楼只有他一个男的。这两天他还一直跟我嘻皮笑脸的,我真想一手术刀捅死他。

我略加沉思了一会,王瑶,在没有确定之前最好不要说这样的话。

可是除了他还会有谁呢?

不过,宋洋前些天倒是从我们男休息室外面从窗户跳进来过,还对我说以后有了这个后门,就不用从正门进手术室了呢。

一定是宋洋!宋洋从休息室窗户跳进来把我……


王瑶恨恨地说,她上身直直的,目光里满是可怕的东西。

又过了好一会,我问她,王瑶干吗把这些告诉我?

王瑶的身子软下来,整个人都靠在我身上。她低着头幽幽地说着。

我不知道,我不敢跟我爸妈说,也不敢去报警,太丢脸了。我就是想把这件事忘了,可是我根本忘不掉,这是我的第一次,却在这种情况下失去了。杜明,不知为什么,看见你在我身边我就会好受些。我想对你说这些,也许你会从此瞧不起我,但我还是想让你知道。因为我一个人实在是太难受了。

王瑶让我帮你分担吧。

我把手从她背后绕过去把她搂住,王瑶又从我的肩滑到我的怀里。

杜明,你喜欢我吗?

嗯!

我动了动,把她抱得更紧了。

杜明从你进我们手术室开始我就喜欢你了,可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要不然我会和你在一起的……

王瑶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像抱着婴儿一样轻轻地摇晃着王瑶,慢慢地她睡着了,睡在了我怀里。


离开学校的前一天晚上,全班去吃散伙饭。结果饭刚刚吃到一半,男生就喝醉了十几个,女人们也丑态百出。到这时我才知道,女人与女人真是不同的,没想到已经长得那么丑的女人喝醉了酒会变得更丑。饭店里的人好像群魔乱舞一样,我跑了出来,一个人在校园里闲逛。校园里黑黑的,六月时分应该已经是快九点了吧。有些期待地爬到天台上,却意外地发现心里想着的那个人还在灯火阑珊处。几许夜光笼罩在师姐身上,师姐的头发一如平常的飘扬着。她双手扶着栏杆扬着头,我站在师姐的背后,学着她的样子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做出在这个大学里唯一的一个决定。我走上去抓住了师姐的双肩,师姐的身子猛地一颤。

张倩!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最后一次面对着师姐叫她的名字。师姐没有回答我,只是静静地站着,只是静静的。我把头放在她的肩上,用唇去吻她的头发,师姐刚刚洗过的头发有着清晨露水的味道。我用双臂环绕住师姐,第一次感觉到师姐的双肩是如此弱小。

跟我走吧。

师姐低下头,四周马上静了下来。我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自己的呼吸,我听到了有水滴落在我手臂上的声音,那滴泪水让我的手臂瞬间沉重起来。师姐突然笑了起来,拨开我的手,转过身对我说。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是怎么评价我的吗?

那些都是别人说的,你干吗要在意。

那好现在我就告诉你真相。

师姐一步步走近我,她蹲了下来。双手在我两腿间摸索,仰起头看着一脸惊诧的我。

今天我会对你免费。

我一把推开了她,她坐在地上,双手向后扶,面对着我打开了双腿。

看,我就是这样的婊子,怎么样还有兴趣吗?

她的脸色是那样的苍白,她的笑声是那么刺耳。她扬起头,笑声也开始颤抖,身体也跟随着抽动。

杜明,你太干净了,我是不能和你在一起的。





我知道赵颖正在盯着我看,我睁开眼正遇上她的眼。她丝毫没有回避,正相反她看着我眉毛向上一挑。

帅哥你睡相还挺好看,本来想偷吻你一下的。

哦,那现在补上吧。

我伸出手去摸她的耳朵,赵颖一下子扑了上来。

一阵热吻过后,赵颖喘了口气说,下来,我可不想上那个死人床。

医学院的女人不是性冷淡就是荡妇,这句话我们医学院男生的一致观点。我有好几次都想去堵赵颖的嘴,她毫不在乎地甩开我的手。

怕什么,现在又没有开学,别的老师都没有回来呢。

她伸出手从床头柜子上拿出一个保险套让我带上。一但撕去伪装,人的本性就表现的淋漓尽致,赵颖一边夸张的动作着,一边喘息着大叫。我按着她的肩膀叫她荡妇。

她停下来看着我说,你知道吗,张倩也和我一样是个荡妇,是个婊子。

赵颖在我身子下面愤愤不平的说,从我进学校我就知道这个婊子,虽然表面上装得清高,可是骨子里骚得很。那时全校的男生都注意她,那时看她不可一世的样子我真是不服气。和她住在一起我更不爽,早就没有男人追了还装什么呀。

赵颖吃吃笑了起来,她抬起身子紧紧抱住我,咬着我的耳朵。

你知道吗?就在那张倩自杀的那天下午,我还和男朋友像现在这样躺在张倩的床下面做爱来着。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临走时要了赵颖的电话。赵颖很高兴地把她的手机号码写在了我的手上,然后像提示一样的告诉我她的男朋友一般总是在周三和周五才会找她。下楼时我跟传达室的老太太打了声招呼,老太太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奇怪,也许是刚才听到什么声音了吧。

我在校园里转了一圈,还有两个星期才开学,校园里没有几个人。偶尔会有人从我身边经过,他们都径自低着头从我身边经过根本没有人注意到站在角落里的我。我走到解剖实验楼,楼下的IC卡电话还在那里,还记得一年前我也曾经在这用这个电话打过一个传呼。我拿起了电话,赵颖在电话里听到我的声音有点意外。

赵颖,我想你了。

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行!赵颖很放肆地笑着,然后问我现在在哪里?

我就在你宿舍楼下。

你等着我!说完这句话赵颖就急忙挂了电话。

我站在解剖楼里向外望,不一会就看见赵颖从宿舍楼里跳了出来。她穿着绿色八分裤,白色T恤。赵颖虽然算不上漂亮,但是身材很好。她一边向学校大门这边走来一边四处张望着,当她走到解剖楼时我一把将她抱住。

她啊的叫了一声,但看清是我时又抱紧我吻住了我的嘴。等她亲够了,我笑着问她怎么没穿胸罩就跑出来了?

多麻烦,反正一会还要脱。赵颖调皮地冲我眨了眨眼。

我拉着她的手往楼上跑,她一边被我拉着一边说,喂,你知道这是哪呀,你就往上跑。

我回头问她,这是哪呀?

她走到我前面,冲我做了一个鬼脸,这可是我们学校的解剖实验楼,里面都是人体标本。

真的吗?我学着她的样子吐了吐舌头。

她很得意地拉着我,来!带你见识见识。

已经快两年了吧,一切还都没有变。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气味,就连那坏了的锁也一样没有换。赵颖推开了解剖实验室的大门,我看见那熟悉的桌子。

怎么样,没见过吧?这里的东西可都百分之百是真的。桌子上的都是小件标本,旁边那个小屋子里锁着一个大池子,里面泡着的可都是完整的尸体。

我笑着抱住了赵颖。她从我的怀里挣脱,走到实验门口把挂在门上的白大衣铺在了实验桌上。她躺在白大衣上高高举起了双腿,绿色的八分裤好像葱皮一样被削落,露出葱白一样细嫩的大腿。赵颖吃吃地笑着,伸出右脚踏在我的小腹上,她的脚趾一点点滑落轻巧地拉下我牛仔裤的拉锁。赵颖的头发披散在脸上,她咬住自己的指甲,我看见了她的舌尖在嘴唇间吞吐。赵颖的眼神是那样放肆,我走了过去把手伸进了她的头发,拇指轻轻抚过她的眼。我向上撩起了赵颖的T恤,她那的乳房如兔子般在她胸口跳跃。赵颖好像害怕它们跳走一样,抓起了我另一只手用力按在自己的胸前。赵颖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身体,她衔住我的手指,鼻息里传出醉人的喘息……


激情过后,赵颖如同没有了骨头一般瘫软在桌子上,我伏下身子看着赵颖那双迷离的眼睛。

赵颖,你知不知道你自己错在哪里?

她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手指还在下意识地在我胸前摸索。我重复着刚才的话,赵颖开始诧异地看着我,我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僵硬。我从兜里拿出撒好异氟醚的手帕捂住她的口鼻,很快赵颖的手指就从我胸口上滑落下来,那里留下了她的指甲划过的痕迹。

赵颖,你错就错在不应该和张倩住在一起的。

赵颖的身体完全软了下来,出于人道主义,我还是先掐死了她。如果不麻醉直接掐死她,人在垂死挣扎时会造成括约肌失控,也就是大小便失禁,会很脏,所以我不会做那样的蠢事。我不用再给她脱衣服了,因为她根本没有穿衣服。人在痛快淋漓的激情之后安静地死去,想必也许是件很快乐的事情吧,至少我没有让赵颖有一点痛苦,这是我最后可以为她做的一点事情了。

淡黄色的月光透过实验室圆形玻璃照射在大理石地面和仿佛大理石一般光滑的赵颖的身体上。我的手指轻轻划过赵颖的尸体,她的皮肤很光滑,充满弹性与光泽,只是现在已经没有了血色。冰冷的身体摸起来好像是一尊雕像,我的手在她的乳房上停留了好久,我知道自己还是有点不忍心破坏这样的尤物。人没有选择生的权力,这是我们永恒的悲哀。无法自己选择死的人是更大的悲哀,可是为什么自己选择死亡却还要给别人留下悲哀?

师姐,这一切都是为你所做,就像一年前一样。我永远不要你一个人孤独地停留在那个世界里,现在我找到了人来陪你。

师姐,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是如何完成这一切的。还记得我们实验室里的那些人体标本吗?还记得我对你说过那些看起来很脏的东西吗?所有的人类被剥去虚伪的外皮都只会剩下那脏脏的躯壳,让我做呕!像一年前一样,这一次我又剥下赵颖皮肤,我拼命地抑制着想要呕吐的感觉。眼泪顺着眼角不断地涌下,混着汗水还有飞溅我身上的血水,渗入我的嘴解,味道是那样的咸腥。当我去剥赵颖脸上的皮肤时,我的手开始颤抖。总是感觉赵颖的眼睛大大地瞪着,直冲着我。我拿起身边的针用扎了下去,便再也没有了一点力气。天完全黑了,我不敢打开灯,又感觉很累。身边是剥下来的人皮,赵颖的尸体上还剩下四肢的皮肤没有剥掉,看上去有些滑稽。我决定先不做了,躺在地上睡着了。如果你那天经过解剖实验室。你会看见月光下实验室的地上,两个赤身裸体的人,一个是只剩下四肢皮肤的尸体,另一个人紧紧抱着自己,头向腿的方向低着,双手缩在胸前,姿势就像是孕妇腹中的胎儿,那个人就是我。


半夜的时候我被夜里的风吹醒,身上冻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让人很不舒服,我还光着身子,因为怕衣服粘上血迹。我的身上几乎全都是赵颖的血,开始有些烦躁,我草草地将赵颖尸体上的四肢皮肤全部剥离了。还好赵颖很瘦,身上几乎没有多少脂肪,这样泡在福尔马林里就不会浮起讨厌的脂肪颗粒,我找到实验室里橡皮管接在角落里的水龙头上,冷水打在身上,我不禁浑身一抖,我把水流关小,让水顺着赵颖尸体的脸上浇下来。红色的鲜血、白色的筋膜还有黄色的脂肪在水流的旋涡里一点一点旋转不见。

我心灰意冷,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我的手上、胸前都是鲜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下腹上也满是血迹。阴毛被血粘成一片,阴茎缩成一团紧紧贴着身体,异常的冰冷。腿上的血迹已经干成了一片,边缘已经翘起来。我轻轻地把那片血迹揭了下来,放在唇边粘粘地化成一块,还是腥腥的味道了。

我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实验室小间的门。塑料皮衣、钩子一切都在,因为新的实验楼的建成,这边东西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用了。但是厚厚的灰尘还是留下了有人来过的痕迹,福尔马林池子的盖子没有盖牢,难怪福尔马林的气味在楼下也闻得到。我挪开那死沉死沉的盖子,向池子里望了一眼。

嗨,我来看你了。

穿上皮衣,用钩子钩住了赵颖的尸体。让我们最后读一次这具尸体原来的名字吧,因为现在的它,只有通DNA测验才能知道她是谁了。但警察永远无法想到失踪的人会脱掉人皮外衣躺在尸体池子里。所以是我杜明依据法律宣布,赵颖已经失踪。

我把尸体用钩子甩到池子中,尸体果然不争气地半浮着。我跳进池子,翻起下面的几个尸体,把它们盖在赵颖的尸体上面。最上面的尸体好像故意似地翻转了过来,把他的死人脸露给我看。由于已经泡了一年多,肌肉早就没有了鲜红的颜色和光泽,眼框里只是一个深深的大洞。他的嘴好像被人撬开过,嘴边的肌肉纤维断了好多,我用脚把它的头踢向一边,借着晨起的阳光,我看见它的口腔内侧有什么在发光。是一颗镶过的金牙,那颗金牙发着和尸体一样土黄色的光。我用钩子使劲地戳下去,将那具尸体的下巴给戳烂了。

完成了这一切,我草草地用水冲了冲身体和实验室的地面。我把剥下来的皮肤用手术刀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分几次扔到了马桶里,一按下水开关,那些碎块很畅快地就进入下水道。剩在手里只有带着头发的脸部皮肤还有两块沉甸甸的肉——赵颖的乳房,我拿起那个头套好一阵看,想起了武侠小说里的东西。站在镜子前,我左右比量,但似乎找不到可能易容的结论。这样的人皮面具应该不会是假的了吧,看来金庸也不能理论联系实际呀。把赵颖的脸拿在手里太久,心里有点很奇怪的感觉。我把她的乳房还有脸皮放在塑料袋里和我的工具再加上赵颖的衣服一起放进单肩包。然后我穿好了衣服,很小心地从实验楼里走出来。我没有从正门走,是从实验室楼旁边的墙跳出去的。




我开车走到加油站时,从高速路上转了个弯,走进了坑坑洼洼的小路。初秋农村的早晨,已经有了薄雾,打在脸上就像谁的泪水一样冰冷。一堵墙里斜伸出半扇树杈,上面零星结了几个苹果,我伸手摘了一个放在嘴里,青青的还是满嘴的涩。

几只狗在我身边蹿来跳去,我的身上似乎有好闻的味道。它们围着我团团转,却一声不叫。我回手从背后的包里拿出一块肉扔在几只狗中间,几只狗饶有兴趣的闻来闻去,然后兴奋地大咬。就这样那个34D的胸部没出一分钟就被这些笨狗们吃完了,剩下那点长着鲜红乳头的皮肤无法让狗儿们下咽,两只狗在拼命地互相扯拽,想争夺那口饭后甜点。我拿起一只树枝朝它们打去,那两只狗低吠了几只,松了口讪讪地跑开,我用树枝挑起那层皮使劲地一甩,就把它扔到小路旁边的水沟里了。走的时候顺便把赵颖的衣服挂在苹果树上,这是作为那个苹果的酬谢。剩下的一半乳房和赵颖的脸皮还有她的内裤被我分别扔到了路上经过的粪池还有垃圾箱里,回到家时天已大亮是上午八点多钟了,我简单地洗了个澡就睡了过去。


我把五百块放在王连举的桌子上,说明了来意。而王连举却笑着说,我不知道你和杜明的关系,也不想知道,只是这钱我不会收的。他拉过我的手,把钱拿起来放在我的手里,手却一直没有松开。他的手心里全是汗,我的手好像插进了死人内脏,粘粘地让人有想吐的感觉。然后他对我说,今年解剖组会在毕业生里留一个人。张倩,我挺看好你的。只要你会做,留校还有杜明的解剖学成绩都不成问题。那时才刚刚下午三点多钟,他办公室外面全都是学院的老师,我没有想到王连举说这些话时还面带笑容就像在讲台上一样。我笑笑说,好吧,那王老师,晚上我去实验室问你一些毕业答辩的事吧。王连举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拍了拍我的手然后松开了。我早已完全看清了男人的面孔,无论怎么样的男人,一有机会还是往女人的大腿里转。我也已经完全没所谓了,那天晚上,我就躺在实验室的课桌上,而王连举就像猪一样压在我的身上,他的那张满了汗水的胖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看见他嘴里的金牙泛着黄光。我扭过头,不让自己哭泣。不为自己,而是为了你师弟。杜明,是我让你的毕业证上粘满了王连举身上肮脏的体液。


我还知道,王瑶第一次值班的时候天气很热,她睡在男更衣室里只盖了件白大衣,她的睡相很好看,像个小猫一样蜷着。头发散在枕头边,大腿像男孩子一样地紧紧夹着自己的双手。她解开了自己的衬衣扣子还有胸罩的后背扣,罩杯从乳房上滑落,露出粉红色的乳头。她的屁股使劲翘着,薄薄的裙子下面显露出她内裤的花边……

在那以后我用王瑶的内裤轻轻地擦拭着她的身体,还在昏迷中的王瑶发出醉人的低吟。那时她的身体软软的,在我的手里就像个婴儿。


结局

王瑶躺在我的怀里,在我的胸口画着圈。

杜明,我已经不干净了,你干吗还要喜欢我呢?

我把头枕在手上,仰起头看着天空。

以前有一个人曾经告诉过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干净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