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星火燎原卷之第一章 年前追逃

故事的开端要从这里说起。

这天正在xx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办公室里闲急无聊的潘杨,正在对着电脑哎声叹气,一天到晚的办公室生涯已经快让人生锈了,警察学校毕业工作快八年的潘杨今天也已经二十五岁了。


却还原地踏步,同学们都已经当上了所长,大队长。怎么办案能力、枪法身手都比他们不差的自己却还是个小民警呢?看来现在的社会还真是不好混啊!不去请客送礼,打牌喝酒,看来也就只好这么混混沌沌的过日字算了。


不过在别人眼里这潘杨现在的安稳的日子可也是想过也过不上的,有案子就去昏天黑地办几天案,没事就在办公室喝茶看报纸,最大的爱好就是上上各个军事网站,看看各种各样的军事知识,最感兴趣莫过于特种兵战术,还有那段波澜壮阔的抗战史了。


小小县城还是安定团结的时候多,所以我们的潘杨潘同学就整天没事的情况下看着桌上的电脑发呆,顺便YY一番,在一阵长吁短叹之后!生活最大的改变就在潘杨最没有料到的时候不经意的到来了。


大年二十六,4楼会议室


“大家注意了,今天晚上我们要去抓捕的是今年一系列杀人案件中唯一一个还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这个家伙是个亡命之徒,大家今天晚上带好武器,如果情况紧急,可以当场击毙,记住,这个家伙手里听说有一把56式冲锋枪一把仿64式手枪,大家注意安全。


想穿防弹衣的,可以去枪库老陈那里去领一件,大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提出来,没有了是吧!那么就请邓教导员给我们做战前动员,大家欢迎”。大队长慷慨激昂的话音落下,教导员那慢条斯理的声音响起。


潘杨根本就没有将教导员的话往心里去,因为当时的潘杨被56式冲锋枪,仿64式手枪吓了一大跳,心里咕悼着:“每次抓捕都是年轻的冲在前面,这次冲上去,要是挂了怎么办,可又不想爸爸妈妈守着烈士称号在家哭白发人送黑发人,不行,等下防弹衣,钢盔,一样都不能少,子弹也要多拿点,不是说可以击毙吗!老子根本不冲过去,隔着房门就给你来个枪林弹雨,看你怎么办”。


正在想着,就在已经习惯发白日梦的潘杨查点笑出声来的时候,就听到一声散会,然后就是人群涌动声,天哪!好像都是去老陈那里的。慢点啊,各位哥哥,别的好说,防弹衣,钢盔千万留一件啊!(因为这样的大行动在这个小县城根本就不多见,所以向防弹衣钢盔这样的装备这里很少用到,根本就不多,再现在人人都想保住小命的时候,这种东西肯定是手快有,手慢无啦!)命苦不能怨政府,随叫老潘没有那帮子兄弟手脚快呢!


等人群从枪房里涌出来,潘杨摸着满头大汗挤进去的时候,看见老陈正在锁柜子呢!


“哎!哎!陈科长,老陈,陈哥,别!别急啊!我还什么都没有哪,今天晚上这么危险,你老不会叫我空手去吧”。


“不是我不给,是实在什么玩意都没有了,你把你的手枪领去得了”。


潘杨拿着那把六四枪怎么看怎么不爽,这玩意威力太小,要是兄弟一不小心挂了,那找谁哭去啊!不行


“陈哥,兄弟平时和你交情不多,但我还是个知道好坏的人,今天哥哥你弄点称手的家伙给我,这玩意我就孝敬哥哥了”。


边说潘杨边从口袋里掏出上回老陈找他要了两次都没给的盒子,打开是一个玉石的烟嘴,一个纯铜的zippo打火机,一个银制的烟盒,拿出烟嘴递了过去,老陈一把抢过去,拿在手里看了又看,又放到嘴里试了试,转过头来嬉皮笑脸的对我说, “你这小子就是不上路,好找你讨你不给,哈哈,这次知道怕死了吧!”


“不过呢!制式的装备呢!老陈我确实是没有了”。看潘杨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老陈赶忙把烟嘴往口袋里紧了紧,“不过呢!这去年治爆辑枪行动时,还是收了不少好东西的,不过你可记得,不要遗失了,千万要还给我啊!”“放心!放心!打借条。一定还!”


说话间老陈打开另一个柜子,潘杨眼一花,靠,这是什么玩意?这不是打日本时使的毛瑟枪吗?靠你个老陈,你他妈的玩老子啊!这凭这玩意能和56式干吗?那是中国AK啊!刚要发作,老陈就说,你看看清楚,拿起来一看。


他妈的,这还是毛瑟98K吗?操!弹仓改成了弹匣,枪管是加长特制的,上方还有个导轨,再看边上还有一个瞄准镜,一看乖乖,8x---32x可调式,好,好东西,要了,这怎么搞出来的啊!


“哥哥啊!这太爽了!”


“爽的还在这呢!”一看,这不是老五四吗?不希奇啊!拿到手里一看,靠,弹夹改成了十五发,激光瞄准器,枪机改轻了不少。也要了,把五四往腰上一别,小六四往老陈身上一扔,“这玩意下回等你家小孩哭的时候我带去吓唬他啊,哈哈”。


接着两人又在枪房里讨价还价:“子弹多给点,打不完回来还给你”。“不行,这些子弹都是打一发少一发,你拿出去肯定叮叮当当一下子就搞光了,还有点子弹壳回来就不错了。”


“保证不会,这样好了,回来一条芙蓉王,怎么样?”


“好吧!好吧!你给我留点。真的不多了”正说着,外面电话响了,老陈屁颠屁颠出去接电话,潘杨在柜子里找到一个军用背包,不管了,赚多少算多少了,先装子弹,,留!屁都不留给你一个,哈哈。毛瑟7.92毫米子弹装完了之后,又把五四子弹装下去20多盒,再抓上一吧零的, 然后再看看,耶,夜视镜,不错,好东西,要了,五号电池也拿上两板,防毒面具管它有用没用拿上,嘿!还有一把79微冲和弹袋,拿上,子弹和五四通用。


88了您哪!回家准备准备吃晚饭后就出发。一大堆的东西足足有几十公斤重,实在是件件都舍不得的潘杨这会是摸摸这个又摸摸那个,最后得出结论,不管怎么样,等下都要将这些个东西搬上车去。说不定就什么时候能够用上。


回家穿上作训服,将微冲拆解开和用不上的防毒面具等小东西就扔在包包里,改装毛瑟拿在手里,手枪插在腿套里面,咦?这背包里怎么一叠纸和一个日记本啊!不管了,先放在里面,明天回来还给老陈好了。和老婆孩子打个招呼后,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食堂,搞行动前统一就餐,不吃白不吃。多吃点,哈哈。


入夜,乡村,田间。潘杨和几个刑侦大队的同事蹲在草丛里,紧了紧领口。又打了个哆嗦,妈的,不知怎么今天心里总是一阵阵的发寒,就象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又将刚刚在食堂被大家赞叹不已的改装毛瑟紧了紧。


再看看旁边在月光下反光的兄弟头上的警徽,赶快将自己头上取下,顺便将反光的臂章,警衔一并取下。“嘿!这下安全多了,黑暗里第一个被发现的绝对不会是老子,哈哈”突然,前面响起了狗叫声,妈的!这家伙养了不少狗,线人怎么连这个都没说,快卧倒!


只听见一阵突突声,前面一下卧倒了一片,赶快爬下,打开夜视镜,定睛一看原来是在50米外一座小楼的楼顶,一个中年人正端着一把56式对着楼下狂扫。潘杨端起毛瑟枪,偷偷将枪伸出去在瞄准镜里套住那家伙的头,稳稳一枪,镜子里头人一歪,哈哈,这次算轮到我潘杨立功了吧!一边喊“我打中他了”。一边往外跑,要去“看靶”!哈哈。


跑上楼顶,法医正在检查,潘杨一边挤一边说,“让让,让让,我看看我打中了哪”!


刚挤到身边就发现那个被打中的人好像并没有死,法医的紧急包扎并且通知120的车马上赶来。潘杨看着边上打电话的中队长一阵好笑:“中队长这个120要是赶来的话,估计要一个多小时吧!我看还不如马上用咱们自己的车送去好了,我这把老枪打中了人还是一样的要人命的!”


正说着就要伸手去帮忙搬那个躺在地上的家伙,一边还对着边上拿枪指着地上人的中队长等人道:“帮帮忙啊!拿枪指着干什么?都是一只死老虎了!”


回头一看,感觉人群往后退得飞快,嘴里还大呼小叫着:“不要冲动,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太走极端!”


怎么回事?回头一看,说时迟,那时快。地上一个冒着青烟的人一下翻起身来就要伸手来拉潘杨嘴里还喊着“是你的枪打中的我吧,那你就陪我一起上路吧,老子也算是赚了!”


潘杨下意识的拉过刚刚顺手放在一边往身前一拦,可是就没有想穿,这个背包再怎么大,也不可能保护自己不被炸药炸死啊!从后面抱住潘杨的亡命之徒推着潘杨就往人群里冲。潘杨看着身前的20多个以往朝夕相处的同事,虽然这些同事中有平时关系不好的,有甚至昨天才吵过架的,但是这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啊!当下容不得多想,牙一咬,潘杨反过手来抱住身后的人。手肘一下顶住那人的身躯。回身就往楼下滚去,“一起死就他妈一起死,老子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再见了爸爸妈妈,老婆孩子……”


最后一个念头在潘杨的心中划过!这炸死的到底痛不痛啊?就在掉下楼去半空中的时候,炸弹响了,在场的人全都大声的喊着潘杨的名字涌到爆炸的现场,下意识的寻找着爆炸还剩下的的东西。可是偏偏没人发现爆炸之前,潘杨的头上一道白光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