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殉情

色魔在行动 收藏 1 14

刚离开深圳到广州时,在一个同学处,看到他的一篇《殉情记》,当他用少男少女的眼光去看待爱情的观点,当他用很老气横秋的语气说:对于殉情,一般都是一个女人对于一个男人说的——"我会为你死",那种爱得死去活来的爱情似乎就此开始了,所有的过程都很精彩,而当有的结局真的很悲哀有人自杀了,为自己的爱情划上句号,这就似乎是殉情。


我看完这篇文章时,没有太多震憾,而且也知同学他的用心良苦,因为那时我手正用一条薄薄的丝巾包扎着,而我内心也正在滴着血,他是我一个好同学,也是一个好知已,但毕竟他是男的,我是女的,他不知怎样去安慰我。


但我很感激。


(一)


当我拿着简单的行李踏上归程时,当我仰视着为我而放弃学分的同学,我的心平而凉。同学还是一贯的沉默,其实我知他想对我说些什么的,但我也明白他不会说些什么。


我踏上车的一刹那,我微侧着头对同学挥手,不自觉的我竟微笑了,同学一步踏上来,伸出他的右手,我也伸出自己的右手,两双手就这样交错的相握在一起。没有人会明白,当同学那么沉默的握住我的手时,手心的微热却让我感动了,一个经历了生与死的人,这一刻最需要的是体会内心,内心那种深刻的痛苦,所有言语都变成多余的了,这段心雨路程是需要自己想得“透彻“的。


没有人会明白,一颗破碎的心似乎在这一刻迎着朝阳微微有了点生机,对于内心那种“痛“,我会很好,很好地用微笑去代替了,至于朋友的沉默,却于其乎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我很庆幸同学采用了这种方式。


(二)


如现在有人问我:“你现在还好吗?”我会答:“还好!”虽然我明知不诚实,但我还会是用这种最好的方式,虚伪的表现出自己的坚强,这种“虚伪”拥有了,也等于我拥有了坚强,最起码我会替人着想了。


我现在是一个零,什么都从零开始,我能拥有的就是这一份很厚的亲情,当我很自卑的去想,我什么都没有了,难道还能要求别人一些什么吗?包括那一份爱情,把爱情当作饭吃只有傻瓜一个——我!难道我能要求别人些什么吗?所以我很自怜自我的发现:在零的起点上,只有我一个人努力的爬,我不能自私地拉下别人,也不会。当一切变得很好时,我甚至想:我不开心,不快乐是我的事,但我却很希望他开心,快乐。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所要的本能,虽然我的性格注定很固执,但苛求别人是这样,这是不可能的。梁晓声说:“有人将自己的心灵当‘公共场所’,也希望别人将自己的心灵当成‘公共场所’。


在爱情的路上,我承认自己摔得很重,某些东西甚至让我后悔。后悔?真的很悲哀,曾经那么视死如归“选定了这条路,自己就是不能后悔的”。到现在什么都经历过了,我才对自己说:“我后悔我自己走了那么多路,后悔自己付出了那么多。”或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我现在就纯净如水,还是一个诗一样的女孩,那我不会自卑,甚至很自傲,有时会想,如没有曾经,可能我现在会过得很好。


这就是人类的悲哀,明知没有后悔药吃,却有那么多人走着“后悔”这条路。


有人说得好:“每个人的今天都是由千千万万个过去堆砌而成的,所以没有遗憾。”我经历了这么多,在爱情这条路上,被人爱过,也被人背叛过,我爱过别人,也由背叛而变成一种升华,有时问问,如当初我没有走这条路,而很违心地受命运的摆布,就这样简单而心疼地分手了,那今天所有都不同了,可是,我想,每个白天黑夜我一定扪心自问,一辈子耿耿于怀,那个少年不识愁滋味,那个雨季的故事,如果我争取了,可能两个人现在会很幸福在一起,那种遗憾会让我永远不能放下,不能好好爱别人,我一定会去比较,好的永远在我心底。


现在什么都经历过了,那种痛那么狠心的刺伤着我,一个相信一生只爱一个人的女孩子,就在这凋零了。可是,我不会选择一个遗憾的故事,如重新开始,我还是要走这条“后悔”的路。


所以,遗憾是一种心情,后悔是一条路程。


(三)


手上的疤痕,那么不平衡却明显地对我诉说了我的过去,一个常人认为所谓的傻瓜爱情故事。


我不能好好的解释,好好的说明我内心真正想到的,所谓的想得透彻,其实,当我会微笑,会隐藏,甚至把那段故事放在心底,能很好的反省自己,很好的自卑,我已经为自己感动了,为自己拥有那份自知之明。古话说得好:每一件事发生之前,首先想下自己是否有错。我不知自己是否有错,但我想,如不再美丽,那就让大家去承担这份责任,这是双向的,不能责怪任何人,所以我为自己感动,为这一份爱的升华,为自己的解脱。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殉情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在爱着的时候,我也曾经说过:“没有你,我会死的。”但那种没有,那种失去,我很单纯的认为是他死了,而我的世界再也触摸不了他,每每想到此,我总会感觉自己泪流满面,甚至疯狂的想自己现在就死了,死了我就会感受不到失去的痛苦,那么的自私,那么的不可自拔。


我从不认为和他的初恋会是在这种情况下结束的,只能说变质了,无论什么因素促成,现在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了,那一刻,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想到自杀,反正我疯狂的折磨自己,难道真想用死去让他内疚一生吗?或许是吧。


但想想也不是。


我并不轻易放弃生命,包括1198天的恋情,走的那一天,我都走不出自己的困惑与失去的痛苦,甚至在走时都在疑惑:“难道他真可以放低吗?”留下的书信还固执的问“你还爱我吗?”


别人说:“做与不做是一个问题,现在想想:爱与不爱更是一个问题。”


恋爱时,他也说没有我会死,不同的是,他不会为我死,只是一种每个人恋爱时,男人控制不住的真言,女爱听的甜言,而我却悲壮地做了。做时,也不知是否自己要坚守诺言?或是真想让他内疚一生?可能都有吧,我为自己的固执悲哀,也为自己的固执而美丽,毕竟我已经做了,虽然我没死,但在1198个日日夜夜里,从此到终我都没有背叛自己的恋情,呵,可悲的美丽,可悲的自哀自怜。


已经对自己说:宁可人负我,我也不会负别人。我为自己庆幸,我能很好为自己划上一个句号,以后我会生活得很好,因为有这些“透彻”——看得透彻,想得透彻,内心世界来一种很好的升华,那种净化真的很美丽,自己好似又变成一个初生婴儿,睁眼蒙胧看世界,相信世界给我的绝对不会是不公平的。


好喜欢同学那篇《殉情记》里最后一句话:如我认为,殉情最好的方式是——结婚。其实没有人会明白,结婚也是一种殉情,当你结婚时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你就会明白。


呵,进坟墓,这不是爱情的殉情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