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培德:足球腐败就是体制腐败

山东游子 收藏 1 37
导读:陈培德:足球腐败就是体制腐败

陈培德:足球腐败就是体制腐败 体制不改永无希望



-中国足球在现有体制和环境下,任何人不可能成为救世主。


-这26个中心(协会)像总局笼子里放出来的、饿得发昏的老虎,扑向了地方。


12日晚的杭州黄龙体育场,足协杯半决赛绿城队主场迎战大连实德队。主裁判的几次判罚出现偏差后,全场1.5万多名球迷齐声呐喊:“黑哨!”这场面对于从2001年开始风雨飘摇的中国足球来说并不足为奇,然而这里是杭州,这里有2001年“打假扫黑”先锋、时任浙江省体育局局长的陈培德,一切似乎就显得有些不同了。


不知道陈培德再度听闻“黑哨”声做何感受,但他对中国足球则直指其痛处:“中国足球发展迅猛,却给我留下一种印象:足球腐败应归咎于体制的腐败;体制性的腐败沉积厚了,就形成腐败的体制。中国足球在现有体制和环境下,任何人不可能成为救世主。王俊生不是,阎世铎更不是,现在的谢亚龙会是吗?”


2001年12月在全国掀起的那场打假、扫黑、反贪的风暴,曾经让司法强势介入,却又草草收尾。在历时一年的那场席卷全国的风暴中,陈培德是毋庸置疑的先锋。现在回顾整个事件的过程和结果,可以说是陈培德打了一场一个人的战争。


与当时的情形十分相似,之后陈培德准备将这一切被媒体报道的和没有报道的东西写成一本书出版,仍旧遭遇来自各方面的阻力。直到今年6月,这本揭露了太多当时内幕、语言锋利毫不留情的《该我说了》出版了。


“对于中国足球,如果不改变现有体制,那么永远都没有希望。”陈培德将中国足球看得很透彻,“我想,意大利(电话门事件)足球法制化的今天,就是中国足球法制化的明天。从这个角度说,意大利是我们的一面镜子。我憧憬着将来中国也有不受体育主管部门约束的独立的体育法庭。” 陈培德向来以敢说敢为著称,当记者在杭州约他采访时,已经调任省人大工作的他仍旧话锋尖锐,情绪高涨。采访刚开始就让记者深刻地回忆起当年“打假扫黑”时他面对央视镜头说过的那句话:“透过摄像机的镜头,我看到那些拿了黑钱的裁判正在阴暗的角落里发抖!”


“黑哨问题,说到底就是党风、政风和世风的问题。”陈培德的结论听起来有些惊人,“在当年打假扫黑的过程中,国家体育总局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同时,中国足协在拿走了绿城俱乐部交出的拿了黑钱的裁判名单、返回的黑钱、悔过书、一些证据之后,并没有作为。而中央调查组调查出了一批黑哨之后,最终却只判了一个龚建平。这一切说明了什么?我想我不必多说了。”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一样,靠足协现有的章程根本制止不了假球和黑哨,必须依靠司法介入。足协这种群众组织,却是一个高度垄断的组织。想让这样一个民间的,却又权力巨大的组织克服其内部的问题,显然是不现实的!”陈培德对于中国足协丝毫不留情面。


敢说敢为,这是陈培德的秉性。对于中国体育体制性的问题,他也做了无情的揭露,“中国体育界造就了太多的体制性的腐败。我们需要改革,需要打破这种高度的、极不正常的垄断局面,不能让体育界成为官场,要真正同国际接轨,要民间化。”


“我曾经直接告诉当时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中国体育包括足球在内的这26个中心(协会)是五不像,集党、政、群、事、企于一身,完全背离了国家的改革方向。这就造成了这26个中心(协会)像总局笼子里放出来的、饿得发昏的老虎,扑向了地方。来到地方,即便是一个科级官员,地方都要负责接送,走的时候还要送礼。阎世铎当初来浙江,我们的副省长都请他吃饭。再比如,全运会运动员使用禁药,查得出就是兴奋剂,查不出就是高科技,等等。这些问题,都要归结于体制的根源。腐败的体制下,一切都扭曲地发展着。”


采访的过程中,陈培德看到记者很多时候停笔有些不敢记录,便直言,“你记录吧,我这个人就是如此,要说就说真话,如果真话都不让我说,那么我就选择沉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