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军营吃饭,和阅兵、会操一样,是一件仪式感很强的事情。在吃饭之前,排队进入食堂,然后在吼几首军歌,这是军营的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课题之一。每顿饭均是四菜一汤,八人一桌坐定后,桌上顿时硝烟四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用筷子的,把筷子使得出神入化,一会儿像飞舞长矛,横扫全境;一会儿像草中扭蛇,把菜中菁华捡得干干净净,一会儿又像水中蛟龙,把整碗汤弄得沸沸扬扬。用勺用叉的也显示了很强的战斗力,那一拨、一挑、一剌均十分精妙到位。此时八人都是“如狼似虎”,听到的只有“嘎吱”、“嘎吱”的咀嚼声。用不了多大工夫,战场的硝烟便会散尽,剩下的只是一碟碟空盘和一张张或得意或失意的脸。

网络上有位老兄说得好,有经验的司务长,听唱歌时候战士的吼声,就能估算出来这顿饭要消耗多少的大米和菜。而在部队的时候,大家都经历过一些上面的首长下来连队视察来食堂吃“碰饭”的事情,我就碰到过一次,有一次,我们的团长和政委下来视察连队的工作,厕所啊,内务啊什么的都很及格,但就在泔水桶里发现了3个咬了一口就被丢的馒头,结果不用说,就像《高山下的花环》里的一样,政委和团长带头干了一个,我们几个排主官负责消灭了别的2个,这件事情给我感触很深,让我感觉在部队,吃也是不是一件小事情。让我感受到:要磨砺一个军人的品行,培养他们自律、隐忍、服从的性格,从吃饭抓起,是再好不过的了,而且历来吃无小事,从这件事情可以让我们看出,在和平时期的军人应该怎么做,应该怎样带头节约国家的财产,拒绝浪费观念在军营里散漫开来。

上面讲的是在连队吃饭,在机关里吃饭那可就讲究了。有一次,我去集团军里开会,参加进修。机关的食堂还真和我们连队的不一样,有一种压迫感,假如你不知道机关食堂的规矩,稀里糊涂排队打饭,那你丢的脸一定惨了,我几碰到过一次,那次稀里糊涂排了个队,等到轮到我打饭的时候,才看到食堂的师傅用大眼睛瞪着我,在我感到纳闷的时候,他举着饭勺向我后面一指,我的个乖乖,看见身后是将星闪耀啊,最低的都是个2杠3星,吓得我出了汗,真想找个地动钻进去。还好一个中将替我解了围,但那顿饭的滋味在我的生命里一辈子子也忘记不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机关的食堂有4个窗口,分别是部长窗口、局长窗口、参谋窗口、职工和司机勤杂人员窗口,原来我站错了窗口!就餐的座位,也是有讲究的,部长、局长、参谋的座位,也是按照约定俗成的规则固定下来的,部长没来,副部长是断不可坐在部长的位置上就餐的。餐厅里也是没有人声,参谋们低着头,静静地吃饭,轻轻地离开。官阶的升迁、人事的变动,无须宣布命令,看看餐厅里那个位置坐着的人,就知道了!

军营的吃饭问题,似乎历来就不是小事。古人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把吃饭等后勤保障,列为军事行动的重中之重。古时候,信息传递手段落后,指挥官往往通过敌方沿途埋锅做饭的痕迹,来判断敌方部队的规模,通过敌兵排泄的大便,判断敌人士兵的饥饱程度。军营的吃,其实是大有玄机的。

通过研究军营吃的变迁,还可以隐约了解一些部队的发展和变化。前不久,我随便翻阅一本老前辈的回忆录,看到了这样的一句话:我为什么参加革命?回答只有一句话,我要吃饭!我一个放牛娃,如果不参加革命,说不定早就饿死了!我们看子弹兄的《硝烟散尽》里老陈最后死的时候也会有这样一个感觉,以前和现在当兵的不就是为了一口吃的?

我们国家的地域辽阔,那就决定了各个地方的人的口味不一样,各个地方的兵的口味也不一样,有句话说得好:东南西北兵,酸甜苦辣咸!

中国各地方人的口味是有差异的,爱好也不尽相同,如北方人口味偏咸一点、南方人喜欢清淡一些,有些地方人爱吃甜、有些地方人爱吃辣,真可谓是众口难调.因此,可根据自己的口味爱好,有所调整,不必千篇一律。所以部队连队里的伙食也不是千篇一律,根据连队的情况,司务长在一个星期7天的时间里,会作出不同的调整,例如连队里来自陕西和山西的北方兵多的话,那就增加面食的制作次数,假如四川和云南贵州的兵多一点的话,那菜里就多放点辣椒什么的。

一句话,在军营里的一个吃字,吃出浓厚的官兵感情,吃出中央军委对基层连队的关心也吃出了浓浓的战友情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