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区征文]说说我的教导大队长,牛就一个字!

我喜欢部队,写写老领导,也是给自己做个讲评。

那年,我刚入伍的时候,新兵连在一个大山里,第一次新兵集合的时候,给我们讲话的人,是一个个头不高,瘦瘦的二毛一.其貌虽然不扬,但说话却清晰有力,后来才知道这人是我们的新兵大队长----马小林.

说来有点搞笑,刚进部队好象见谁都是:班长好!老同志好!(指后勤的老兵),有一次,我在晒衣服,正好大队长过来,赶忙用不是很熟练的立正动作站好,还很大声的喊:班长好!我靠,现在想起来,都还很尴尬,但当时却不是这么想,大队长似乎没什么表情,随口恩了一声就走了.

新兵连的生活对我而言,真的是印象太深刻了,离家这么远、这么久,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要接受三个月的类似部队的岗位培训,既兴奋又紧张,但部队是个奇怪的大学校,好小孩能变油,坏小孩能学好,我就是后者。在家的时候,从高一开始就混到社会上了,曾经一把砍刀砍着十几个跑,好在一直没让别人象砍双刀火鸡那样,砍那么大一个的伤疤来。在我走的前一天晚上,5桌的朋友同学,喝的天翻地覆,末了有几个竟然哭了,让我很感动,当着大家的面,我豪情万丈的说:我要在部队混个样出来!

扯远了,回到正题。

新兵连的生活开始后很长的时间,大队长只是站在他那小炮楼上看看我们训练,有时也来训练场,指导下动作,或吹个哨子,集合班长们过去讲话,看起来他人似乎没什么毛病。

第一个月的内务卫生、政治学习、单兵队列,可以用轻松两个字来形容。但第二月开始,却让我们领教到他的暴躁和凶狠。军体、射击、擒敌技术、单兵战术等等科目都开了,训练强度一下加大,从早晨3~4点起床叠被子开始,到晚上11、2点做体能,许多人出现疲劳的状况,这时大队长来训练场的时间却越来越长,一次持枪练习(都是枪头上挂装满水的水壶,一站1~2小时),站我前面的那个新兵,自作聪明的把枪托抗在肩膀上,正好大队长走到他后面,“咣”就是一脚,不夸张的说,真是滚了十几米远,然后冲到他面前又是几脚:草你·#¥%……—*,那个新兵为此休息了一个多星期,也就是这次,我们都开始怕这人了。

班长跟我们说,大队长原来就是这个支队的战士,当年军事素质非常过硬,参加总队军事大比武的时候,在脚趾断了的情况下,拿了总分第一名,一位总队领导当时颇有些象葛优那样,说:人才啊,于是进警校,开始了警营仕途。全支队他谁都不叼,就是服一个人:政委(有兴趣的时候写写他,这是个传奇人物,后来进国防大学,全武警部队当年就3个人)。他跟参谋长有过节,那年参谋长到某中队蹲点,他带着二十几个教导队学员,大白天把那个中队给摸了,这事闹的非常轰动当时。

这之后,大队长的打和骂就普遍开花了,无论训练什么,总有动作不到位的,或偷懒的,或军事素质差的人,都亲自尝过他的“爱”,部队里常说:“打是爱,疼是害”,在他眼里,只有军事素质过硬的兵才是好兵,否则,他就要多爱爱。那时新兵连里经常搞会操、看示范,会操我们不怕,但可恶的是我们是四班,一、四、七是排头班,每次的蹲姿看会操、示范,真是苦不堪言!但更可怕的是,如果会操要是不拿第一,那就惨了,好在只有一次。

那次拿了第二,当时回去的路上没有人说话,只有整齐的脚步声,大家都预感到有事情要发生,班长跟他的通讯员关系不错,所以知道将要发生什么,直到睡觉前对我们说,今晚你们都别脱衣服睡觉了,肯定要拉紧急集合。班里的战友都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时的观察后楼大队长房间里的灯,人心理感到恐惧,不是来了才恐惧,而是你不能预知将要发生什么,我们看着他的通讯员一会出一会进,几个排长一直也在里面,一边想着拉紧急集合的时候,要做好哪些事情,一直等到快一点了,他带着里面的人都出来了,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汗毛都竖起来了,班长也在催促我们赶紧打被包,就在大家忙活的时候,突然外面响起了急促而短暂的哨声,瞬间整个新兵楼里都是:冬冬冬的嘈杂脚步声,不到1分钟,操场上就开始响起“报告,X班到位”的声音,3分钟后,整个操场一片寂静,静的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一中队队长报告:报告大队长同志,部队集合完毕,请指示!大队长走到队列前面:今天我们拿了第二,这没什么,说明我们的军事素质还有待提高,晚上紧急集合,一来检验一下部队集合速度,二来巩固下我们训练科目,马上我们开始30公里武装越野,下面以中队为单位带开,目的地:XX,时间3小时,当部队有跑起来的时候,呵呵,一片叮当的声音,都是装备掉地上的声音,有的被子松了,抱着被子跑的,那场面真的既滑稽,又好笑,真是难忘的夜晚。

没时间写了,下次再补吧,如果大家想看的话。别鄙视我不厚道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