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女中尉和男士官

兰州军区的 收藏 15 26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女中尉,年纪不大,兵龄三年,挂中尉衔却两年了,本科生嘛。人长得挺漂亮,光是漂亮似乎还不足以引人注意,主要是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气息,恬静而悠然,沉稳得与她的年龄不符。不像部队其他一些凤毛麟角的女干部,在男多女少的军营,犹如被众多星星环绕的月亮,人人都有种莫名的优越感,多多少少有些傲气,这反倒使女中尉在她们中间显得更为突出。

到这个单位大半年了,女中尉除了和一个异常活泼的女少尉比较密切外,与其他同事往来甚少,背地里大家都叫她“白雪公主”,倒不仅因为她漂亮,而是因为她的“冷漠”,或许用这个词形容并不恰当,但的确很少见她喜形于色,举手投足始终都是淡淡地。

女中尉穿便装出入大门时,常会被门岗盘问,拦她的都是老兵,起初她没在意,以为是因为刚调来,相互不认识,自己身上又缺少飒爽英姿的军人气质的原故。时间长了大家也慢慢熟了,这种情况却没改变多少,女中尉渐渐有些明白这种所谓的“盘问”只是那些老兵的借口,再出入时,不等哨兵开口她便主动出示证件,终于成功地解决了“问题”。再以后,除了几个年纪大些的老兵私底下遇见会和她打招呼,其余的见她过来总是面无表情,待她转过身去,却又一块窃窃私语,这让女中尉心里很不舒服,总觉得自己成了别人的“话题”,尽管她不肯定他们是在说她。说心里话,让女中尉不自在的并非是那些人,而是那种方式在她看来不那么光明磊落。女中尉是地方大学生,她不明白校园里的同学尽管和这些战士年纪相仿,但所处的环境不同,表达好感的方式自然也就不同,这里毕竟是部队,年轻的心再驿动,也是受约束的。

星期天一大早,女中尉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吵醒,“X X啊,赶快来办公室,昨天准备的那份文件找不到了,领导下午就要来了”,女中尉心想不是存电脑里了吗?一定是没备份,被人删了。为了这份文件,女中尉和几个同事昨天加了一夜班,一直奋战到凌晨两点多才休息。责任心极强的她打起精神,洗漱穿戴好,匆匆套了双放在门边的鞋直奔单位,等她赶到机关却被门岗拦住了。

“同志,你的证件”,女中尉心里犯嘀咕:“平时穿便装被哨兵拦,今天穿军装被拦还是头一回”。她好奇地看看哨兵,是个士官,印像中从未见过,也许是从基层调来的吧,正值老兵已经退伍走了,新兵还没来的时期,机关值勤人员不够,从别处调兵是常见的。仔细检查完女中尉的证件,男士官仍不放行,“同志,你的帽子呢?”女中尉这才想起帽子落在宿舍了。“对不起,我有点急事来办公室,走得太急忘了”。坐岗的熟识哨兵出来打圆场也无济于事,以住女中尉上班偶尔也忘戴帽子,他们都睁只眼闭只眼让她进去,眼前这位仁兄可不好说话。“今天是星期天,我是来加班的,所以……”,女中尉软声细气的解释,只希望这黑红脸的士官能放行。“那也不能不注意军容风纪啊,加班不是借口”。女中尉心想:这个人,肯定又是故意没话找话。念头一起,她便懒于和他费唇舌,抬腿就要进去,却让男士官发现女中尉脚步上穿的是双休闲鞋,这下可更麻烦了。说什么好话男士官也不搭理,居然一抬胳膊硬是把女中尉拒之门外,他们的异常举动引起了门外过往的老百姓的围观。太过份了,女中尉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爸爸的级别比这个小兵高多了,从来没人让她受过这种委屈,被人拦在门口,还要被不明所以的老百姓指指点点。女中尉气不打一出来:“是主任让我来的,一会领导要来检查,耽误了工作你负责”。“进军事区必须戴帽子,还有你的鞋也不符合规定,无论是谁都得一视同仁,身为干部更要以身作则”。闻讯而来的主任好话说了一萝筐,男士官也不松口,还搬出条令规定,弄得主任也很被动。无奈之下,女中尉只得打道回府,穿戴整齐合乎要求才顺利过关。经过大门时,女中尉故意目不斜视,嘴上暗哼“倔驴一头”,心中却涌上一丝异样感觉。

男士官何许人也?黑红脸,厚嘴唇,眼睛不大却炯炯有神,敦厚结实的中等身材,一看就是个老实人,军装穿在他身上倒平添了几分坚毅质朴的气质。男士官当兵有些年头了,一直在基层中队,带过他的领导对他的工作都赞赏有加,只是他做人太讲原则,有点“死脑筋”,平日里大伙都戏称他为“黑木桩”。男士官深深热爱着部队,舍不得脱下这身橄榄绿,和他一起入伍的同年兵,退伍的退伍,调走的调走,提干的提干,只剩他留在中队,成了名符其实的“老兵”。

这一年总队分下几个考军校的名额,领导想来想去,基于男士官平时的工作表现不错,也给了他一个。对这次考试领导非常重视,把参考的战士集中在一块,特地安排人帮他们复习,女中尉的任务是替他们复习语文。

晚上的语文课,女中尉刚开始给战士们朗诵意境优美的文章,就被气喘咻咻赶来的男士官打断了,一向和善的女中尉一看是他,故意背过身去不理会,把男士官晾在教室门外。两小时的课结束了,女中尉竟然发现男士官趴在墙上,借着廊灯记录着她今晚讲课的内容,男士官见女中尉过来,憨厚地冲她笑笑,女中尉心里一动,脸腾地红了。

“你一直在门外听课”

“是的”

“……怎么迟到了呢?”

“刚换岗就赶来了,没想到还是迟到了”

“那你晚饭还没吃吧”

“没顾上”,男士官有些不好意思。女中尉暗暗自责起来,沉呤了一会对男士官说:“你赶紧去吃点东西吧,以后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就来找我吧”。以后女中尉总是等人到齐了才开始讲课。男士官非常勤奋,不管多累多困多晚,非得把今天的内容全消化才罢休,女中尉很为他这种执着的精神感动,常常给他开小灶,还自己掏钱给他买复习资料,辅导的内容已超出了她的职责范围。下课晚了,男士官送女中尉回宿舍,他俩挺投缘的,常常天南地北的神侃,渐渐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小丫头,怎么想到来当兵呢?”男士官年纪大些,总以大哥自居,私底下老是叫女中尉“小丫头”。

“没什么,喜欢呗!”

“哎!老墨,领导不是说考学校的不用站岗吗?怎么天天安排你站岗啊!”女中尉从不肯叫他一声“哥哥”,她取笑他长得又黑又老,又不爱言语,干脆就叫他“老墨”了。

“是我自己要求的”

“傻啊你!你累不累啊,一天好几班岗呢,一班就得两小时,还得上课,吃得消吗?”看着男士官熬红的眼睛,消瘦的脸庞,女中尉心中有些难受。

“你不明白的,从入伍第一天,我就分在炊事班,大勺一颠就是好几年,看着战友们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瞧着他们雄纠纠气昂昂地扛枪上勤,心里那个羡慕呀!当兵这几年连枪都没摸过,总是心有不甘,你不知道,我做梦都想扛一回枪啊!哎……如果今年没考上,年底就得离开部队了,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再回来看看,我不想让自己留下终身遗憾!”男士官眼里泛出点点泪花。

“喂,干吗呀你,大男人搞得这么伤感,不是还有我帮你吗!好好复习,一定能考上”,女中尉轻轻拍着男士官的肩膀。

“对,有你在我就信心十足了”,男士官憨笑着,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俩人超好的关系引起了很多人的议论,这些人大致分为两派。

支持派:战士、士官居多,战士们很为男士官有这么一位红颜知己高兴,对女中尉更是另眼相看,觉得她特别亲切,还有些胆大的偷着叫她“嫂子”。

反对派:大都是机关的年轻干部,他们认为女中尉是不理智的,无论哪方面,男士官都配不上她,还有一个心照不宣的原因,他们都觉得自己比男士官优秀,为何女中尉对他们却一直爱搭不理、平淡如水呢!

这些议论终于传到领导耳朵里,部队对于这种事情是非常敏感的,也是绝不允许发生的。于是女中尉被叫去谈话了。

“X X,这段时间工作干得不错,课上得也很好,不过有人反映你一碗水没端平啊”

“份内的事我会做好,至于水有没有端平我自己心里有数,我和XX是好朋友,他学习上特别勤奋,我希望他能取得好成绩,能帮则帮”,女中尉心里坦荡的很。

“部队有部队的规定,还是得注意影响吧”。

“规定上也没说干部就不能和士官交朋友啊,异性朋友就一定是恋人那么狭隘的关系吗?”女中尉直言不讳,一串连珠炮让领导哑口无言。

“也不是这个意思,总之你把握好分寸”。

“是”。

和男士官的谈话就没有这么含蓄了。

“X X,你工作表现一直不错,这次给你考学的机会是非常难得的,你应该好好珍惜呀,怎么还节外生枝谈情说爱呢,部队的规定你很清楚,希望你能自重些,别耽误了自己的前途,还连累了别人”。

“我们只是朋友而已,并没有出格的关系”男士官低声说。

“不管朋友也好,恋人也罢,总之你们现在走得太近对谁都不好”

……

几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他。男士官开始有意地回避女中尉,有她在场合绝对没有他的身影。

这天,女中尉终于把男士官堵在路上。

“老墨,最近怎么不来上课?你在躲我吗?”

“没,没有啊,我最近太累了……”

“别找借口,我知道你为什么这样,管别人说什么呢,我们自己坦坦荡荡的怕什么呢!”

“……我们还是别再见面了,我一男的脸皮厚,让他们说说无妨,无论能不能考上,过几个月我都是要走的,而你还要留在这,继续被人指指点点,别因为我影响了你……”说完,男士官逃也似的跑了。

“你……”女中尉气得语塞,她没想到自己视为知己的男士官居然也会在世俗面前退缩。“逃兵!”她忍不住冲着男士官的背影大喊一声。

女中尉变得越发沉默了,除了给战士们上课外,剩余的时间就在办公室里打发,她常静静地倚在窗边,眼神游离地看天上云卷云舒,思绪飘渺不定,仿佛和周围的一切都那么格格不入,在千篇一律的绿色方阵中,她是那么的另类,就连好朋友也猜不透她的心思。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女中尉和男士官虽说同在一个大院进出,却从未碰过面,为了躲她,男士官似乎连岗都没站了。临考前一天,女中尉收到一封没具名的信,“是谁写的呢?”女中尉奇怪这年头还有谁会写信。拆开信封,映入眼帘的是似曾相识的字迹。

“小丫头,你近来好吗?我知道你一直在怪我,怪我的懦弱。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个“逃兵”,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从第一天上你的课起,我就觉得你会是我生命中的那个人,可是我清楚的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也缘于部队的种种限制,理智让我将这份感情埋在心底,当无意中被人道破我的心思时,试问我如何能坦然面对他们、面对你呢!说心里话,他们说我们是一对的时候,我是既开心又担心,开心的是你丝毫不理会那些闲言碎语,依旧一如即往地对我,担心的是人言可畏,长此以往对你会造成不良的影响。果然,领导找你谈话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紧张得要命,怕你挨批受不了委屈,也怕你从此不再理我……。后来我也被叫去了,队长还特地从中队赶来找我,他大骂了我一通,和我谈了很多很多,全是肺腑之言,他的一番话让我顿时醒悟,现在我考虑这个问题还不是时候,自己的前途还是个未知数,又怎能奢望爱情呢!况且一直以来,你都只当我是好朋友,我这是一厢情愿地在亵渎你的情谊,可是我不敢跟你坦白这一切,也不知如何解释,只能选择逃避。请你原谅我好吗?感谢你在我人生一个转折点时对我的帮助。就要考试了,我一定会成功的,无论日后你是否仍当我是朋友,是否仍会亲热地叫我”老墨“,我会永远惦记着你这个小丫头的,你将是我心头永远的宝贝丫头。”

泪水从女中尉眼里夺眶而出。

“老墨,傻哥哥,笨瓜哟……”女中尉笑盈盈地出现在一脸错愕的男士官面前。

“我等你回来”轻声说完,不等男士官回过神,女中尉头也不回的跑了。

望着女中尉的背影,男士官仿佛看到幸福正在不远处……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