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宋末水浒》第三章

wangzeguo 收藏 2 197
导读:小说《宋末水浒》第三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三章 林冲上山

( 本章字数:3196 更新时间:2006-8-9 0:02:34 )



自从阅兵之后,所有的人都对我之前的“胡作非为”表示出了认可,所以我所主持的大练兵活动也得以继续在梁山上进行,现在一切的事情都已经上了轨道,我除了每天早晨跟着大伙跑个5公里和晚上主持教学之外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事情好处理了。倒是杜迁和宋万开始忙碌起来,每天下午的操练就由他们主持,尽管我也知道这两个人的武力有限,但也只好先让他们凑合着上了。每当我座在校场的高台上看着杜迁、宋万两个人教导寨众们习武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的祈祷着:“林冲啊!你在那里?怎么还不来啊!”


就在我快要忍不住跑到草料场放火的时候,朱贵派人送来急信:“柴大官人推荐原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冲上山入伙。”看到这个消息我真的是高兴坏了:“林冲啊!水浒中第一员战将,这就是三国里的吕布啊!”


当天夜里,我召集杜迁和宋万就林冲上山的问题召开了紧急会议,而二人的反应也和书中所写差不多都是否接纳林冲表示出了支持的意见。看见他们都表示了同意,我也开口说道:“林冲上山,对于我梁山来说那绝对是一件好事,人家林冲是什么人?八十万禁军教头,那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一条好汉,要是真在咱们梁山入了伙,传扬出去咱们梁山又是多大的面子!”杜迁宋万二人听到这里都表现出一丝向往的神气,看到这里我接着说道:“但同样的林冲的名头太大了,就是把咱们三个人绑到一块也没有人家一半,人家这么高的身份,这么高的名望,是不是能看得起咱们?”


听到我的话,杜迁想也没想就嚷道:“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林冲现在不比当初,已经不是什么禁军教头了,而是跟咱们一样都是朝廷要捉拿的罪犯,他要是看不起咱们敷衍一下,让他下山就是了。”听到杜迁的话,宋万接口说道:“如此不妥,林冲如此人物,若是被咱们拒之门外哪江湖上的朋友会怎么看我们?要我说,林冲必须要接,但怎么样才能让林冲心服口服的留在梁山还是要仔细的商量商量。”


宋万所说的正是我所担心的,根据我对《水浒》的记忆,林冲上山之初对王伦等人虽然面子上很客气,但心里还是稍微有点难以心服口服,这也是王伦始终对林冲不能放手使用的原因,而王伦的这种做法又进一步刺激了林冲,要不然也不会在吴用的撺掇之下,一夜之间反水投靠晁盖,进而在水寨小亭杀死了王伦。思虑了半天终于想出了对策:“论本事,杜迁、宋万和原来的王伦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林冲的,正是双方的互相提防才最终导致了最后的结果。但我现在代替了王伦,经过我的近三个月的训练梁山上的士兵在形象和气质上都发生了非常非常大的变化,如果只是比军姿队列,即使是面对大宋最精锐的军队我也有信心比上一比,相信林冲也是头一次看见这么‘精锐’的土匪吧!再这个基础上我再略做安排,相信能够把林冲的那点傲气打压下去吧。”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杜迁宋万二人,两人听完我的想法后一致同意我的想法,之后我们又仔细商量了诸多细节,当所有的细节都敲定之后我们才分头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率领着梁山大小头目来到金山滩上等候林冲的到来。等人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慢的,就在我第N次询问现在是什么时间的时候,芦苇荡中转出一只小船,朱贵立在船头,而在朱贵的身后屹立着一条大汉——林冲。


不多时,小船靠岸,朱贵引领着林冲来到面前说道:“林教头这位就是我梁山寨主——白衣秀士王伦。”说完又指着我身后的杜迁和宋万二人做了介绍。


林冲尽管之前对我多少有点看不起,但毕竟是人在屋檐下,况且我又以寨主的身份摆下如此大的排场亲自迎接,也收起了轻视之心,双手抱拳,深深一喏道:“林冲拜见王寨主,拜见诸位头领。”(林冲是什么人啊?八十万禁军枪棒总教头,要不是杀了陆虞侯,烧了草料场,在柴进的介绍下,谁知道王伦是谁啊!对我轻视也在情理之中,要不然王伦日后见到杨志时态度差距那么大呢?)


此刻我的心里没工夫想那么多了,急忙上前,一把将林冲抱起:“教头严重了,教头不嫌山寨简陋肯来相投以是我梁山天大的面子,我今天高兴的很啊!”说罢拉着林冲的手又将身后的大小头领介绍了一遍说道:“来,来,来,教头远来,山上早以摆下酒宴多时矣,请!”说完在众人的簇拥下我拉着林冲直奔聚义厅。


一路走来,林冲对我的感观大大的改变。“别人都说,王伦此人心胸狭小,甚至有点疾贤妒能,凡是来梁山投靠的稍微有点本事的都是百般刁难,不与收留。但今日一见,接人待物处处透着一股亲切,关于自己上山之事,虽未明说但看说话神气也以是八九不理十了,丝毫没有传闻中的疾贤妒能之态。再看沿路山寨之兵,一路走来皆是挺胸收腹,纹丝不动,真可谓做到了‘站如松’的地步,就是东京禁军除了少数几只军队外也少有能有如此军纪的,可以看出训练这只军队的人必是兵法大家。照此看来,王伦也不像外面传闻那般是个碌碌无为之人啊?”


在我刻意注意之下,林冲一路来的表情都落在我的眼中。看见林冲对山寨之兵流露出赞赏之色,心里不禁小小的得意一下:“解放军的仪仗绝对是世界上最棒的,虽然现在这些人只训练了三个月,但我自信就是拉出来跟这个时代最好的军队比也决不会落在下风。怎么样?林冲!被我唬住了吧!”说实话,这些兵最近两个多月以来除了队列训练就没干别的,连下山劫掠都停了下来,要不是山上还有不少存粮,早就断炊了。“不过话说回来了,最近几个月山寨都没有进项,现在林冲也上山了,该叫他们下山活动活动了。”


心里一边想着一边走着,说话间已经来到了聚义厅内,大厅里早就摆好了几张大桌,众人又是一番客气之后分宾主落座,待众人都入坐之后我站起身来说道:“今天是我们梁山大喜的日子!为什么?因为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总教头林冲林教头来咱们梁山了,林教头上山那看得起我王伦!是给我王伦面子!更是给梁山面子!来!为了林教头的到来我们大家干了此杯!”说完我第一个将手里大碗里的酒一饮而尽。林冲第一个站起来连说不敢,不敢,紧跟着也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紧接着大厅里响起一片豪饮之声。


由于我的讲话,酒席的气氛直接进入了高潮,酒过三巡之后林冲将柴进的那封信掏了出来:“寨主,林某身遭大难无处容身,幸得柴到官人推荐来到梁山,这是柴大官人托我带给寨主的书信。”说着把一封书信递到我的面前。


王伦之所以能够在梁山站住脚很大程度上还是靠了柴进的帮助,所以王伦对柴进是特别的感激,这种感情也被现在的我完全的接收了过来,况且我对这个唯一一个在水浒中的能够和松江拼人脉的前朝皇室后裔相当感兴趣。听到是柴进的信连忙双手接过,打开来仔细观看。信里的内容前半部分是对我表示想念和问候,后半部分则是将林冲的事情祥详细细的说了一遍,最后希望我看在他的面子上将林冲收留下来,尤其是最后一部分中对王伦是反复叮咛。看着这封书信,我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看来王伦这个脾气还真是可以啊,连柴进这个都要反复叮咛,惟恐王伦不答应的样子。”


林冲虽然知道信中是柴进推荐他在梁山入伙之事,但具体的内容柴进并没有告诉他,看着王伦一脸苦笑的样子林冲心中虽然很困惑但也不好多问,只得轻声问道:“不知寨主对在下入伙之事。。。。。。?”


我微微笑了笑说道:“看到柴大官人的书信,让王某想起了些在大官人去处的一些旧事,让教头见笑了。至于教头上山入伙之事好办。”说道这里我再次站起来高举酒杯说道:“众位!林冲,林教头此番上山是想在咱们梁山入伙,林教头要在咱们梁山入伙这是咱们天大的喜事,现在我宣布从现在起,林冲!就是咱们梁山上的第五位寨主,今后林教头就是咱们梁山的总教头了!来给林教头敬酒啊!”众人本就已经喝了不少了,听到我这话大家伙借着酒劲一窝蜂似的涌过来一个接一个的给林冲敬酒,林冲此时感到终于有了一个落脚之地,而且又坐上了第五把交椅,心中大喜之下,多日来心中一口郁闷之气送算是吐了出来,对于来敬酒的是一个拉一口一个,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已经是酩酊大醉被人扶了下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