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龙魂传说”外传接龙第十二回—幽枫谷遇险

渡梦河 收藏 12 78

(龙魂传说)外传接龙故事第十二回

------ 幽枫谷遇险


上回说到一星丫头遇险,千钧一发之际,幸得少侠“飞鹰”相助,出手立毙数百“山田家族”成员,而且骇人听闻的将过了奈何桥的小傻硬生生的给拉了回来!这个飞鹰,师从广成子门下,小小年纪,天马行空,行事亦正亦邪,一身从不按套路出招的功夫已经挤身江湖顶尖高手行列。此次暗中保护一星,英雄救美人,估计这后面肯定得上演才子佳人多角纠葛的好戏!

按下飞鹰暂且不表,话说一星一天内经历了这么多的跌宕凶险,看着起死回生的小傻,秀眉紧锁,暗思:这世上不厚道的人太多,要不动点脑子,在这个凶险的地方搞不好搭了自家性命还得连累他人受苦……小傻劫后回生,恍若隔世,心爱的人就活生生的站在眼前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突觉心跳加速,大不自在的红着脸喃喃道:一星姑娘,让您受惊了,此地不可久留,我们还是快点上路吧?一星这才回过神来,凄然道:小傻,你还可以走吗?小傻拍了拍胸脯朗声道:没事,救杜兄弟要紧。说话间迈步欲行,突然眼前发黑,两腿一软,幸好一星反应很快,赶紧伸手扶住小傻,嗔怪道:哥哥不要硬撑,你元气大伤,不方便行动,还是让我背着你找一个客栈好好调养几日!没等小傻说话,一星强行背起了小傻,大步流星向苗寨赶去……

这时,天色渐暗,深山幽谷,山花烂漫,晚风习习,不时传来一两声清脆的蝉鸣。曲径小道上,远远的有一个青色的人影飞奔而来,一只受惊的梅花小鹿慌不择路窜进路边的一片小树林中,面色微红的一星身背七尺大汉一路狂奔,不免有些娇喘吁吁……伏在一星娇弱的小背上的小傻跟着一星一路狂飚,心情异常的复杂甚至是沮丧,对路边的风景毫无兴致,心想:我堂堂顶天立地的男儿,今天却落到要自己心爱的女人来保护,唉……小傻看到一星如玉般白嫩的脖颈上已经渗出了汗珠,而且感觉到小丫头的呼吸明显加粗,无比怜爱和心痛的柔声道:一星姑娘,快点放下我休息一下吧?一星微喘着娇嗔道:小傻哥哥,你不要对着我脖子呼气,我好痒痒!这里不太安全,我一定要在天黑之前找到客栈把你安顿下来!一星吐气如兰,小傻哪里受过如此厚待?闻言,已经半身酥麻,想想一星讲得非常有道理,这个时候要真是再碰到歹人,自己一个废人,恐怕是脱身不了,只好作罢,轻轻的将脸贴在了一星的后背上……

苗寨的幽枫谷,是凤凰城最大的集镇,地处湘黔二省的交界处,自古就是一个兵家必争,很不安定的地方,那些个巨商富贾一般是不敢来此地做生意的,但这里却云集了很多在湘、黔、云、桂、川等地杀人劫货到此避难的小混混、地头蛇、卖大力丸和狗皮膏药的、押镖的……当然,也不乏一些大隐于市的江湖奇人异士。说是最大的集镇,其实镇中心并不大,只有一条不足两里地的青石铺就的大街,临街的是两排古老的双层建筑,一色的竹木结构,典型的苗疆风格,除了卖杂货烟土的外,几乎全是客栈和酒楼。一星对这里是再也熟悉不过了,当年,她和母亲就在这个小镇周围的苗寨里呆了整整八年,而这条街,更是留下了她无数的回忆!多年过去了,一星故地重游,不免有些伤感,此时天已经快黑了,除了偶尔有几个幼童在街上追逐嘻闹外,已经看不到什么行人,街边的店铺很多都点上了灯笼,灰灰暗暗的,酒楼里很少有客人,有的酒楼甚至早早在天黑之前就关门打烊了。一切都是那么寂静甚至显得有些凄凉,全然不像一个三教九流云集的大市镇,一星心里寒气徒升,这里似乎正在暗流涌动!天已黑,已无别的选择,一星背着小傻只好硬着头皮顺着青石大道向街头走去……

“苗寨第一楼”是这个镇上近年兴建的最大的综合性酒楼,四层全木建筑,面南背北正对街道入口而建,一楼是酒店,二楼是赌场,三四楼全是客房,远远看去非常气派,听说此楼的大老板是一位在京城为官的一品大员。一星并不知道此处建了这么大的一个酒楼,远远看到就直奔而来。进得屋内,但见一楼虽然装饰普通,可面积着实不小,大大小小竟然有上百个酒桌,此时正在晚饭的时间,奇怪的是若大的酒楼竟然只有最里面两桌七八个人在吃饭,仔细观察,这七八个人皆是个头不高身材结实的大汉,一色黑衣装扮,显然个个都是练家子,一星不禁暗暗给自己提了个醒,并且低声对背上的小傻说道:小傻哥哥,这里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对,你要多加小心!店小二早就看见一个娇小的姑娘提着长剑背着一个大汉进来,楞了半天才想起来上来招呼:请位二位客官是要住店还是要吃饭?听得此言,那七八个大汉全部扭头看了看门口,然后又都若无其事的回头喝自己的酒。一星拿出一绽金元宝交给小二道:我要天字第一号房,然后把你们这里的招牌菜和最好的酒送一些到客房里,不用找钱了!说完就背起小傻径直上楼,店小二哪里见过这个阵式,又楞了一下,甩了甩头,赶紧收了金子一路小跑在前面引路。一星他们刚上楼,楼下来了一个戴着斗蓬的中年人,很壮的样子,来到柜台前低声对坐在里面的掌柜说道:俺要刚上楼的那个姑娘隔壁的房间!

一星本来是要开两间房的,毕竟未有成家的少年男女共处一室,在那个年代是无法让人接受的,可是看此情景,为了保护小傻不出异外,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一星住的是最东边的一间房,这个房是天字第一号房,面积足足有一百个平米。进得房内,赶紧关上了房门,然后打开后面的窗户探头朝外面看了看,接着又在屋里的各个角落看了一遍,这才放心的放下了小傻,坐在小傻的对面喘气。屋外,一星的隔壁,那个大汉像幽灵一样闪进了自己的房间……

楼下,一个黑衣大汉拎起正要往四楼送餐的店小二厉声道:那个丫头住在哪个房间?小二吓得脸色苍白,哆嗦道:大大大爷,四楼最东边,天天天字一号房!

酒足饭饱后,一星将小傻扶上了床,然后说道:小傻哥哥,您先睡着,这里有些不太平,我在这守着!小傻凄然道:一星妹妹,给你添麻烦了,你晚上怎么办?一星道:没事儿,我要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不碍事的!

一星坐在桌边托着香腮略显紧张的看着房门。半夜的时候一星突然想起今天正好是七月十五,未及细想,打开房门来到了阳台上,一轮皓月当空,晚风拂面,空气中传来阵阵夜来香的清香,想起心爱的杜哥哥,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如何了?就不觉悲从心起……

突然,一星听到不远处似乎传来柳笛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如诉如泣,一星好似丢了魂儿似的,不由自主的飘上了楼顶,想看个究竟,只见不远处有个人背对着一星坐在楼顶,好似有什么心思,可笛声分明是从那人相反的方向传来,一星没打算理那个坐在楼顶上的人,正作势要顺着笛声的方向飞去,突然,那个刚刚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戴着斗蓬的人已经站在一星的面前,好快的身手,就这样的轻功,已经是一星望尘莫及的了。这个人很奇怪,站在一星面前却背对着她,一句话不说,那个笛声忽然就没有了,一星不免诧异道:喂,前面的是什么鸟人?拦住本姑娘干什么?良久,那个人才用非常有磁性的不可抗拒的语气低沉的说道:是友非敌,姑娘,快点回屋,那个公子可能有麻烦!一星闻听,赶紧飘下楼顶,冲向自己的房间,四名黑衣大汉刚刚进得房来,一星大吼道:呔!哪里来的狗?还不快快给我滚出去?这几个黑衣人被吓了一跳,转瞬就四面八方站在了一星的周围,抽出日本刀哇哇怪叫着作势要扑上来,一星一看又是倭人,不觉恨由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飞起一脚踢起那张云南大理石做成的酒桌飞向站在对面的一个倭国浪人,然后抽出长剑狠狠道:本姑娘今天要把你们剁了喂狗!这四个都是“山田家族”的高手,根本就没把一星放在眼里,闻言后哈哈大笑:姑娘,我看还是剥了你喂喂我们哥几个比较好!说话间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全部提着刀扑了上来,一星虽然剑法了得,可她毕竟是个姑娘,今天一天经历数场恶战又狂奔了几十里路再加被这群狗羞辱,实在是气恼,可手上的剑却怎么也没有往日里使来那么得心应手,百招一过,就有点架不住了,那四个倭人是何等角色?几招一过,就知道不一定是一星的对手,如果一个一个上,肯定是必死无疑,所以他们只在外圈挡拆,然后就是用语言挑逗和侮辱,却不上前来正面接招,一星哪里受过这种鸟气?气急败坏的狠命将手中的长剑舞得密不透风!眼看一时之间无法伤着一星,那几个倭狗不想耽误太长时间,其中一人打起口哨,准备叫来帮手合力解决了一星。正打斗间,忽听外面四声惨叫,几个倭国立时脸色突变,一星抓住他们分神的机会,一剑将其中一个倭狗刺穿,同类被杀,那三个倭狗感觉到未日来临,红了眼,也顾不多那么多了,劈、砍、扫、拍、刺……完全没了套路,一星的剑法是四两拨千金,就怕你不主动来攻,喳喳喳半支烟的功夫,三条倭狗全被一星给挑得支离破碎,零部件散落一地!此时楼下传来一片暄哗声,几百条倭狗争先恐后的往楼上奔,那个戴着斗蓬的神秘人此时进了屋里扛起小傻低声对一星说道:姑娘快走,此地不可久留!一星跟着那个神秘人打开窗户飞向不远处的一片竹林!

一路飞行,不多时,回头看去,那个酒楼已经变成了一团冲天的大火!进了竹林深处,一星冲着那个仍然背对着他的神秘人说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救我们?否则,我定会亲手一个一个的全杀了这帮畜生!!!神秘人此时转过身来摘下斗蓬,哈哈大笑道:丫头,老渡救了你,还不感谢俺?一星丫头抬眼望去,这个自称老渡的人,不过三十岁,黑黑胖胖的一张脸上胡子拉碴,小眼睛笑起来就看见两条缝,肯本谈不上帅,可就是让人感觉很亲切。不免多了几份好感,硬着嗓子笑道:看你就不像什么好人,年纪不大装深沉,说,为什么要救本姑娘?老渡笑道:这个丫头,嘴巴还挺厉害,按辈份你还得叫俺叔叔!一星皱起鼻子,一跺脚:哼,不要脸,你才多大?敢自称本姑娘的叔叔?老渡开怀大笑道:好个小妮子,俺跟你父亲老闲云可是忘年之交哦?你就不该叫我一声叔叔?一星闻言,突然想到父亲曾经有个很好的朋友江湖人称“骑着毛驴的军长”,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父亲一年也难得见上他一面,难道此人就是那个军长?老渡仿佛猜透了一星的心思,说道:怎么样,丫头?俺就是毛驴军长,如假包换!一星笑道:那你为什么自称老渡?老渡道:哈哈哈,俺可不在江湖上混,俺就是澜沧江上的一个摆渡的船夫,那里的人都不知道我的名字,干脆就全叫我老渡了,反正老是渡人过河嘛!哈哈哈!这一次要不是你父亲飞鸽传书,我还不知道你来家门口了呢?这个镇上的三教九流早几天听说倭国人过来了,全吓跑了,这一次“山田家族”来了好几千号人,光这个镇上就住了四五百,幸亏俺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一星这才恢复原来调皮的性子,娇嗔道:叔……老渡,你真坏,为什么昨天晚上不早说?害得人家以为是你要找我们麻烦呢?反正,打死我也不会叫你叔叔!老渡摸了摸一星的头,开心的说道:不叫也行,反正有你这么大侄女我心里也不舒服,把俺也叫老了!对了,老渡在怀中掏出一个黄绸布包,递给一星道:丫头,这个是你要的“还魂草”,我昨天杀了几个倭狗,从他们那里缴获来的,这些倭狗听说你要采药给杜明治病就把这里的“还魂草”全都拨掉了,快点拿去救你的情哥哥吧!一星惊喜的接过老渡递来的布包,然后红着脸道:老渡,你坏死了,不要乱讲,不要为老不尊!昨天飞鹰已经给了我“还魂丹”,我想一定是可以救杜明的了,这个“还魂草”是您拼着命抢来的,您还是留着吧,我想“山田家族”一日不亡,就可能还会有人会中此毒,有了这个东西,我们就不用怕了!老渡本想问问那个飞鹰的来历,想想还是算了,自己已经多年不过问江湖上的事了,看来以后估计是清静不了了……此时,小傻已经能够站起来行走了,赶紧过来作揖道:谢谢前辈救了我们,我也代杜明兄弟谢谢您了!老渡拍了拍小傻的肩膀,朗声道:年轻人,好样的!我这侄女就交给你了,你们顺着这正南方过去,很快就会到了湖南,到了那边就安全了,我就不陪你们了,这几天估计我不摆渡,有好多江这边想情郎的MM们,再就害了相思病起不了床了,哈哈哈!话音未落,老渡已不见了踪影,一星大声道:老渡,我们还能见面吗?远远传来老渡的声音:会的,丫头!代我向老闲云问好,这老头还差我一壶酒呢!

一星扶着小傻一路慢行,脑子里很乱,耳朵边尽是老渡爽朗的笑声……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