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风云变"7-10

xiaotian34400 收藏 0 47
导读:[原创]小说"风云变"7-10



7柳暗花明


又过几天,王佐把他们的水桶换成大桶,一趟就可以装满水缸,省下的时间在晚饭前必须劈好柴,吃过晚饭,王佐带他们来到院子.

“最近你们有点进步.今天就教你们功夫.当然在这之前我自己也想练练武,因为要教你们我自己最近也没空练,有点生疏,所以你们陪我一起练练.”王佐又开始微笑.

没人敢吭声,笑天他们觉得有点不妙,连夏雨这么迟钝也感觉到了。但难得有人自愿陪练谁逃的掉。王佐又左右开弓把三人打的哭爹叫娘,边上聚了一批吃完晚饭,空闲下来的下人,在边上还拍手鼓掌。


自此三人真正的苦难日子开始了。每天都是鼻清脸肿的,王佐还要想着法来折磨他们,挑水时脚上要绑上石块,砍柴的斧子换成把破刀,他们陪练的时间由半个时辰延长到一个时辰,据说还有加长的趋势,还说这还是重伤初愈不能剧烈运动的结果。

*********



“喂,几位色狼,你们怎么在这里?”听府中姐妹传说,而来看热闹的碧翠突然发现了刚陪练完的三人.

“碧翠,终于看到你了。”石头大叫.

“怎么每次看见你们都在不是被罚就是挨打,你们真是越混越回去了。今天的造型有特色,不错哦!”碧翠调皮的笑着说。

“是啊,我们为了石头来你这卖身为奴,很伟大吧.”笑天苦笑.

“哦,为什么?”碧翠不解.

笑天向内院努努嘴,碧翠会意的眨眨眼笑起来.

“喂,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专心.休息够了,快去练功!”杀风景的拳头落在正围着碧翠聊天的三人头上。

*********



第二天正在陪练的三人瞄到了被碧翠拉来的海燕,今天她穿着白色的晚服,清新的象刚绽放的百合。

石头一分神就被狼狈的踢倒.碧翠在后面一推,海燕就到了石头身边,两人近距离对视,只不过一个是站着另一个躺在地上。海燕大方的拉起石头,轻轻的说句:”石公子加油”

石头正想说什么,听见一个不和时宜的声音:”臭小子偷什么懒,轮到你了.”回头一看笑天和夏雨又被打倒,王佐正皱着眉头望着自己.

石头突然满身怒火,回身冲上去就是一剑,王佐轻松架住,在他右腿上就是一脚,平时这脚够把石头弄个跟头,今天的石头如同金刚一样只踉跄了一下又疯狂抢攻。王佐楞了一下,看来这小子挨打已经挨出心得了.这轮进攻石头出了十多招挨了四下还没倒,四周的人都在为他加油.

笑天忍住痛挪到海燕边上,对着海燕笑笑说”海燕,我们是朋友吧?”

海燕皱眉“有什么事情直接说。”

笑天不怀好意的说:”你明天这个时候再来看我们吧.有你在我就可以多休息会,少挨点打啊.”说着朝场中神勇的石头努努嘴.

海燕脸红不已,正在这时石头终于被王佐放倒了。笑天咧咧嘴朝海燕苦笑一下,做个请求的眼神,转身来到场上。

王佐高兴的说”不错,看来你们又有进步了,所以我决定从现在起加一成力道.”

笑天连苦笑都做不出了,两招之后就飞上了半空.

*********



从那天后,海燕偶而会来小院看看,同时带些点心香茶给王佐大哥,当然有多就会被三个家伙分了。

海燕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连王佐都看出来了,中间就会休息下让几个少年聊会天,石头简直觉得是上了天堂,要不是王佐坚决不肯,他都要搬来和王佐住,还美其名乐请教方便。




他们学武一个月后,海燕的大哥回来了.海燕的大哥叫杨再兴,二十来岁的人,虎背熊腰威风凛凛,和王佐的儒雅不同,杨再兴有久经沙场的气势,非常的豪爽.今晚原本的陪练时间被久违的兄弟用来叙旧,几个少年人在一边做陪,负责倒茶,因为王佐还不宜喝酒.

王佐先给扬再兴介绍了石头几个人,说了这段日子的情况.杨再兴对几个少年人没什么架子,一会几个人熟络起来.

王佐问起最近的战事.

杨再兴冷冷的说”金兵自从春天从镇江被迫退兵后,老实多了,连骚扰都很少派,不过上面判断他们在积蓄力量准备搞次大的行动.所以我想朝廷可能会在秋收开始前抢先进攻.这次我要帮二哥把这断臂之仇报回来.”

二哥就是王佐,杨再兴是老三,加上老大陆文龙,这三人在军中都是有名的虎将,立下战功赫赫,只是以前受人排挤郁郁不得志.自从调入军方第一名将岳飞的麾下后才扬眉吐气.相同的经历以及沙场上生死

相依让他们结下比亲兄弟更深厚的情谊.

王佐摸摸断臂,笑笑:”不要太在意这些,断了手我还有一只,照样能杀敌,不会比你少.”

杨再兴也笑了”当然了。谁不知道二哥的武功高强,一个人在金兵前锋大营杀进杀出,威逼十万金兵退兵.救了几十万民众和他们的家园,如此大功谁敢忘.除了朝中那些只懂安逸的大老爷.”

笑天感兴趣了:”杨大哥你给我们说说看老师当时的厉害吧.他自己从来不肯说.”

杨再兴大笑道:”是啊,是该让你们这些年轻人了解下战场的可怕,还有你们老师是个多厉害的人物,他自己来说,你们会以为他在自吹自擂.我来给你们说说”

*********


8 尘封往事


宋朝徽宗年间,皇帝一心只想长生不老,要做神仙,崇尚道教,天天请大批道士在宫中讲道。道士们还给宋徽宗献了个称号,叫教主道君皇帝。这一来,皇帝就成为道士头子了。他整日里若不是求仙学道,就是诗词歌赋,逛逛青楼。派人到处去找寻希奇古怪的花木石头,对国家正事诸般不理,任用蔡京,高俅、李邦彦等奸臣,弄的朝纲败坏。

大宋历165年,金兵从雁门关发动第一次入侵,就被金兵一直打到京城汴梁城下,宋徽宗束手无策,头一缩,竟然将皇位传给了儿子宋钦宗,自己逃往江南。

忠臣李纲这时挺身而出守住了京城汴梁,各路大将率兵勤王,金兵攻打不进,只得退兵。

不料想宋钦宗听信了奸臣的话,竟将李纲罢免了,又不用威名素著、能征惯战的宿将,却信用一个自称能请动天神天将、会得呼风唤雨的骗子老道,叫他请天将守城。

大宋历167年,金兵卷土重来,但天将不肯来帮助宋朝,终于金兵破了汴梁城,将徽宗、钦宗都给掳了去。因为靖康二年间发生的这件事,所以后人称为靖康事变,或靖康之耻。

靖康事变后,朝中无人做主,很快金兵第三次南下,宋军节节败退,痛失半壁江山。大臣们在在南京(今日的河南商丘)拥立康王赵构为帝,称为高宗。随即金兵又大举攻来,高宗匆匆逃过长江迁都临安。很快金兵又来攻打临安,大将宗泽怒斥胆小的官员建议继续向南迁都的提议,带兵死守临安。

当时还只是个大队长的岳飞带领本部一千人负责在敌后牵制金兵,半个月间连续九战九捷,队伍却越打越多,最后以两万多人攻陷苏州,自此金兵的攻势被竭制,宋军开始进入反攻。

又经过一年多的苦战,宋军收复除金陵外长江以南所有的城市,宋军突然停止攻势,金兵在金陵构筑顽强的防御,双方基本以长江与金陵为界进入战略相持阶段。

同时宗泽和岳飞也因叙功被封为上将军。

这是宋历176年前,宋金双方的战争情况。

*********


宋历176年春


金兵从他们的据点金陵城派二十万大军号称要进攻宋京师临安,宋军在通往临安的路上集结部队.十万金兵骑兵突然转向,另外十万金兵就地防御拖住宋军.宋军措手不及.其实这次金兵的目标是镇江,如果攻下镇江,金兵就可以在长江南岸占有两个渡口了,而且互成犄角呼应,宋朝在金陵和镇江中间的几十万居民也将沦陷.

镇江城内当时只有二千多守军,其余部队都被调往苏州。附近只有陆文龙和王佐带领一个营的一万步兵在驻防.接到报告时陆文龙军和金兵二万前锋都距镇江大约五十里地.陆文龙和王佐稍一商量,让镇江的居民撤退已经来不及了,去救镇江的话,这点兵力在野战中连想挡金兵前锋半个时辰都办不到,就算金兵放这一万人进城,一旦十万金兵到齐,一样凶多吉少.但作为军人的责任是不能退缩的,由王佐单骑赶回镇江想办法坚守,陆文龙的步兵沿途用多插旌旗等办法尽量制造大军来援的假象,争取吓退金兵.

王佐到了镇江下令全城戒严,不许人进出.把所有守军派上金兵将要出现的城头,让百姓也穿上士兵服装站在其他方面城头充人数,也都多插旌旗搞成严阵以待的样子.

*********


很快金兵的两万先锋骑兵漫山遍野出现在地平线上.镇江城门大开,王佐一人一骑缓缓而出.随后城门在王佐的身后静静的关上.王佐迎向金兵,举起右手.”我是大宋朝岳飞上将军帐下使者,要见你们这里的负责军官.”

这时金兵已占据中原长达八年,大部分的金兵都能说一口中原话.

岳飞在金兵耳朵里可是最可怕的存在.金兵不敢耽误,立刻飞报前锋大将完颜旭烈,完颜旭烈是金国平南王完颜永德的二儿子,为人狠辣.很快王佐被带到完颜旭烈的马前.

完颜旭烈上下打量了这个身材修长不象军人的军人.”你来见我什么事情?”

王佐不亢不卑”我是大宋朝岳飞上将军帐下使者,要见你们这里的负责军官.”

完颜旭烈不耐烦道:”我就是这里的大将完颜旭烈.”

王佐淡淡的说:”我奉岳飞上将军的命令,到此劝完颜将军不要妄动刀兵.如果完颜将军的军队再向前进,就是执意开战,岳将军让我带来了战书,我大宋朝交战从来不会不宣而战.”

完颜旭烈一楞.”岳飞在这里?不可能,我们的情报已经告诉我们他在临安.”

王佐面无表情的说:”岳将军神机妙算,早知道你们的小伎俩,故意让你们知道他在京师.半天前,岳将军已经率军进驻镇江,所以派我来让将军退兵,请问将军战是不战.”

这时镇江城头升起一面大棋,上面写着一个大字”岳”,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在一群将领的簇拥下站上城头,镇江城内同时爆发出千万人的欢呼声,金兵的马匹被吓的不停转圈.

完颜旭烈盯着王佐:”如果岳飞在这里,何必让我退兵,直接来攻我就可以了。”

王佐毫不示弱的盯回去:”因为岳将军不想这片净土被污染,迟早有一天岳将军会攻入你们的京城,让你们尝尝家园被毁的滋味.”

完颜旭烈冷笑:”那你们既然怕这里变成战场,我为什么不把战场放到这里?”

王佐把怀中的匆匆伪造的战书交给边上的卫兵:”既然如此,将军有了决定了,那我就快点完成我的任务吧.”

完颜旭烈转转眼珠:”等下,你既然来送战书,应该是岳飞手下的亲信高手吧.”

王佐淡淡的说:”我只是个普通士兵,因为可有可无,所以我就求岳将军派我来,如果将军愿意退兵,那我也算立了一个小功,可以升点官.万一将军不愿放我回去,也没有什么损失.”

完颜旭烈笑道:”你不用担心, 我只是看看岳飞手下的武功肯定会让你回去的。列别铜,你来试试,千万不要伤到这位使者”

金兵一阵哄笑,一个肌肉发达的金兵跳下马来,赤手空拳走上来.

王佐知道完颜旭烈想通过折辱他来提高金兵的士气,本来他想金兵不退兵的话就刺杀金兵大将,但完颜旭烈一直不靠近他,他手中也没有武器只有拖延时间.

他故意和金兵打的难解难分,最后险胜,将金兵打晕.

完颜旭烈一皱眉,又叫了个金兵出来,同样几十招后被打晕.

连续两个金兵失败让完颜旭烈恼羞成怒,让身后的一个亲兵头领上,并给他一个凶狠的暗示,塞外民族最重武勇,完颜旭烈虽然起了杀心,在大庭广众之下也没办法,只有派人击倒他.

亲兵头领是完颜旭烈手下第一高手,为人骄傲,虐杀别人为乐. 他跳下马来笑笑说:”我不喜欢空手,那是小孩子才玩的玩意,我们都是军人,要来就动真格的吧,这是我们的宿命.”

王佐无所谓的耸耸肩,双手一摊.

完颜旭烈会意,大吼一声:”把他的兵器给他.”

一队亲兵在完颜旭烈马前形成保护圈,不给王佐机会。

王佐知道打败这个亲兵头领,对方就会恼羞成怒了,看来自己只有先想办法回城,刺杀大将的机会应该没有了。


很快王佐的长剑送到了他手上,他右手持剑,舞了两个剑花,然后朝亲兵头领点点头.亲兵头领大吼一声当头一刀劈下来,王佐微笑的看着刀锋呼啸而下,快近身时才微微的一动,恰好避过刀锋,同时手中的长剑掠过亲兵头领的脖子,偌大的一颗头颅飞起向完颜旭烈的马前落下,完颜旭烈的马被砸得嘶叫,直到这时直立着的亲兵头领脖子里的鲜血才开始象红色喷泉一样漫天飞洒.

边上的金兵呆住了,刚才还和普通金兵势均力敌的宋兵怎么突然就变成高手,把将军帐下的第一高手一招就干掉了,还杀的这么令人恐怖。

王佐可没有呆,乘机朝边上的金兵马上飞起,把马上的金兵撞下去,当下一催马朝金兵外围奔去,同时大叫着:”多谢将军成全,在下完成任务了,不用送了。”

完颜旭烈快气疯了,冲边上的人大吼:”还楞着干什么,快追.”一拍马冲出去,还在喷洒热血的亲兵头领的尸体被他撞倒在一边.

二万骑兵的阵型太厚了,王佐左砍右挡,费尽力气杀了二十多个金兵,冲出了五十多米才终于勉强看到金兵队伍的最前列,但他突然醒悟到当他杀出金兵重围的一刻就是他丧命的一刻,弓箭手是不会放弃他这么明显的目标的。


9 战场上的五十米


王佐集中全部的精力抽空环视四周, 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在乱军中寻找机会.突然他做了最无奈的决定,他翻身下了那匹费劲心思才夺来的战马,朝金兵阵中冲回去.

这个时候身后五十米的地方愤怒的完颜旭烈正在朝王佐追赶而来.

*********



前面的金兵看到王佐突然下马,正想停下来,却因为队型太密被后面追赶的金兵逼的向前冲去,前面的金兵大叫,但声音在千军万马的奔腾中却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有几个金兵勉强跳下马就马上被后面的马匹踩的抱头鼠窜,金兵队伍一阵大乱.

王佐仗着灵活的身法,在万马奔腾中左挪右闪.但马实在太多太密,就算练过铁布衫的高手也不敢被奔马连续撞击,王佐运足全身功力还是被撞的头昏眼花,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还被两个身手敏捷的金兵在经过的时候砍了两刀.背上火辣辣的疼.

这个时候王佐离完颜旭烈还有四十米。

*********



王佐知道这样下去肯定完了,他看准一个矮坡,扑过去缩身躲在斜坡背向金兵冲来的方向,虽然斜坡太矮,金兵还是能踩到他,但是王佐知道骑兵都有个习惯,碰到斜坡都喜欢跃下来,这样一方面可以保护马匹的蹄子,另一方面马匹在滞空的时候是骑兵最爽的时候,好象飞起来一样.

当然不是每个骑兵都这样,如果碰到这样的骑兵王佐只好求神仙保佑马蹄不会踩到他的重要部位.这个时候他是躺在地上,每一下都是结结实实的硬挨,不象刚才被马撞到还能后退卸掉点冲力.

王佐闭上眼睛在心里计算时间,同时防止灰尘进入眼睛.还好至今没有马蹄和他亲热.听声音金兵已经慢下来了,看来前面士兵的大叫起了做用了.王佐用力呼吸两口,一张眼,蹲了起来.

这个时候王佐离完颜旭烈还有三十米.

*********



王佐继续向完颜旭烈的方向奔去,金兵的马速明显慢下来对他已经不造成大的威胁了,但金兵的刀却开始给他制造麻烦了,他尽量伏底身子,不求杀伤敌人,只想往前冲,敌人不攻击他,他就从他马边掠过.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嘛.

对于身后面的敌人在在干什么,他已经没时间和精力管了.他只感觉到又有两个金兵大概把手中的刀当暗器扔过来,在他背上划了两个口子,也许刀还插在他身上,但他没空去注意.

这个时候王佐离完颜旭烈还有二十米.

*********



金兵的马队虽然还没完全停下来,但前队的叫声已经提醒他们,那个可恶的宋兵正步行朝他们冲来,很多的金兵不等马停,已经跃下马等着宋兵的到来。

只是看到宋兵的人和看到死神没什么区别,正面交手宋兵好象从来没留下什么活口,他的剑总是循着最简单最省力的方法掠过他们的脖子,而且从来不会被他们的骨头卡住,所以省下了从尸体上抽剑的时间。事后看到的金兵都有点崇拜王佐了。当然,为了节约时间,王佐没有躲闪一些不重要的伤害,所以他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王佐已经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他只是遵循大脑下意识的指挥,机械的进行杀人游戏.他知道他的血流的太多了,再下去就危险了。

这个时候王佐离完颜旭烈还有十米.

*********



金兵停下来了,完颜旭烈也停下来了,他从手下的大叫中感觉到了严重的危机,那个扮猪吃老虎的狡猾宋兵看来又回来了,而且是朝他冲回来的。他是严阵以待还是暂避锋头呢.他的脑中一片混乱,耳中一片轰鸣,他的手下正在朝他大叫,但他只看见他们的嘴在张了又开,却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王佐一只眼睛看东西已经血红的模糊一片,刚才一个金兵中的高手被他花了两招才干掉,可是却被金兵在额头划一下,不知道眼睛有没事,他连眼睛上的血都没空抹,难受的话就先闭一只眼用另一只支持一下.

现在碰到的金兵功夫越来越高了,他有感觉,那个叫完颜旭烈的金国大将就在不远处,只要杀了这个完颜旭烈金兵应该会混乱一阵,等下大哥的援兵来了可能会把金兵吓退吧.如果杀不了这个完颜旭烈,他一定会马上攻城,凭城里的两千兵大概最好的结果是守半个时辰,等大哥的一万步兵来了,还不够两万金兵塞牙缝的,何况那时八万金兵大军可能已经到了。可是自己真的能支持到杀了那个金国大将吗.

*********


完颜旭烈突然看见一只大手拉过自己的马僵,仔细一看是自己的亲兵副头领,他满脸焦急的朝自己喊些什么嘴巴在急速的张合,但是自己的脑袋还在胀,就好象自己在婚礼上第一次喝多的时候一样。

那时自己刚刚由千夫长越级升上先锋大将,同时娶得美娇娘,正是人生最得意的时候,连大王都来道贺。

对了,从出兵以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好久没有看见妻子和儿子了,那个小子现在应该会叫爸爸了吧?

。。。。

太多的事情充斥着完颜旭烈的脑袋,他任由亲兵副头领转过他的马头向后行去.

*********


王佐的一只眼睛彻底看不到了。鲜血已经流满了眼眶,渐渐粘住眼帘,王佐试着拼命眨眼也没用.

为此刚才他同样花了两招杀了另一个金兵高手,他身上的伤口多了两道,这个金兵一定比前一个金兵武功高一倍,是的不多不少是高一倍,因为前一个金兵只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伤口.不对,也许不止一倍,因为后一个金兵高手留下的两个伤口都比前一个留下的严重,严重到要命的地步,一个伤口在肺部,也许肺已经被穿透了,因为呼吸对自己来说已经是件奢侈的事情了.另一个伤口在脖子上,也许脖子快断了吧,因为感觉脖子已经不能转动了.那个该死的完颜旭烈到底躲在那里,怎么还没看见,他就不会乖乖的把脖子凑过来让自己来一下,不就都结束了,皆大欢喜,

大团圆结局。。。。

王佐的脑袋在乱七八糟的想着,手里在机械的挥动着.

王佐叹了口气。

不错。

他还有空叹气,而且他居然还抬头望了望天,万里乌云,真是个好天气,是个出兵的好天气,也是出殡的好天气.

看来王佐已经绝望了.

这个时候王佐距离完颜旭烈还有五米.

*********



突然王佐从天空想到点什么.然后他做了一件事情,他不理眼前的金兵高手,用剑在金兵高手攻来的刀上一借力跃上边上无人的战马,同时任由金兵高手在他右腿上划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不错,他是真正的跃上战马,因为他的脚已经站在马鞍上面。

而前面金兵几乎全部下马在地上等着他了。谁知道他这么不守江湖规矩,又重新上马了,还站的那么高。

王佐面前只有五米处一个金国大将模样的人正背对他坐在马上,看来这个金国大将正在准备回去,应该就是完颜旭烈不会错了。

*********



周围的金兵大叫起来,完颜旭烈觉得后面有丝寒意,看来虽然现在是春天了,但看来冬天还没有走远啊.

他缩缩脖子,下意识的回头想看看那个宋兵在哪里.虽然自己也是个见惯死人的人,但那个宋兵却给他不一样的感觉。

开始这个宋兵就象个普通宋人,瘦瘦的,后来觉得他牙坚嘴利,可能当使者的都这样的吧.再后来武功还马马虎虎,突然就升级成个高手,把自己手下最厉害的高手在自己面前一招就残忍的杀死,到现在自己还记得那个头颅朝自己翻滚过来的时候眼睛还在眨动,象是要告诉自己他很不服气很不甘心.现在那个小小的宋兵居然升级成了刺客了,一个人就把自己的两万精兵搞得人仰马翻,连自己都要落荒而逃,太可气了。

慢慢的转过头,他不由的呆住了,面前这个满身鲜血的血人不就是那个宋兵吗?怎么这么近?怎么他好好的马不骑要站在马上呢?他还有多少血可以流呢?


*********


王佐也看清了完颜旭烈的样子,他不由的微笑了,最残酷的微笑,象猫看到老鼠的微笑。

猫看到老鼠会微笑吗?

王佐用尽全身的力气发出从突围这么长时间来第一次的声音,也许也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个声音,虽然他的肺痛的不得了,他的吼声依然响亮,两万金兵都听见了他的声音,


“杀-----..........................”


同时他的人如大鸟一样的飞行起来,向完颜旭烈义无返顾的飞去.


10 戏剧人生

王佐飞得并不高,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但滞空的感觉还是让他很爽.那个完颜旭烈怎么好象呆住似的傻忽忽的,一点也没大将之风,真没成就感啊.管他的,趁他病要他命,砍了他的脑袋我就完成任务了,剩下就交给大哥了,对不起啊大哥,总把最难的部分留给你啊,不过谁叫你要当大哥呢.

大哥快要到了吧,不知道金兵看了他伪装会认为他带了多少人,会不会被吓退.三弟应该还在岳将军身边,他的脾气还那么冲啊,还好岳将军会罩他.岳将军什么时候当元帅啊,到时就可以带领全国的士兵打过长江去,收复中原了.师傅他有没找到新弟子,象我这么好的弟子可不多见啊,新弟子最少要有我的一半好才行.还有......

*********


完颜旭烈看到那个宋兵象大鸟一样义无返顾的朝自己飞来,他从宋兵眼中看到了一丝怜悯一丝嘲笑。

这个宋兵在怜悯谁?在嘲笑谁?

难道是我?可我是谁呢?

突然完颜旭烈想起自己是谁了,我是大金国的前锋大将,我是大金国平南王的二公子,我是我妻子的老公,我是我儿子的老爸.我现在在做什么?我等下要做什么?

嘈咂的声音从完颜旭烈的脑中瞬间消失,他浑身的力量又神奇的回来了,他又感觉到了手中伴他南征北战的心爱宝刀,握住它感觉就象握住了全世界. 他又变成了勇猛无敌的将军.现在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

杀敌.

*********

完颜旭烈盯住王佐飞来的身影,在马上一个后仰,贴在马背上.

王佐发觉了完颜旭烈的这个动作,但是已经无法变换招数,他已经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没有一点保留,原来他还想预备自尽的力气,免得被俘虏,但最后这个飞行和杀人的动作逼的他不能再有所保留.

他已经打完了所有的底牌,剩下的只有听天由命了。

完颜旭烈的刀在空中也划了个很简单的弧线,和王佐飞来的方向相反.

两人的交集很短暂,不到一眨眼的时间.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眨眼了,那么他一定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只能知道事情的结果.

完颜旭烈的刀划过了王佐的左手,但王佐的剑在右手操纵下依然划过了完颜旭烈的马头.

造成的结果是,王佐的左手齐肩而断.完颜旭烈的马头齐颈而断.王佐跌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完颜旭烈同样跌在地上爬不起来,他是被马的尸体压住爬不起来的.

*********


周围的金兵赶紧去扶起完颜旭烈,还有的去查看王佐的情况,夺下了他的剑.

完颜旭烈起来大发脾气,他感觉到了羞辱,为自己的懦弱。王佐依旧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将军,这个宋军快不行了,要杀了他吗?”

完颜旭烈让身边的亲兵走开,他要亲手杀了这个可怕可恨的敌人,他也不想折磨这个敌人了.这个敌人肯定是什么不会说的,就算说了也不能相信.所以不如痛快点,这么可怕的敌人早点让他死了才是最安全的.

完颜旭烈踢了宋兵的身体一脚,把他翻成正面,高举刀砍下去。

周围的金兵的松了口气,这个麻烦的敌人终于要被消灭,不知道对面的城里还有没有这样的敌人.看来那个叫岳飞的宋朝大官一定在对面的城里,只有他的手下有这么变态的疯子.

完颜旭烈突然看见地上的那个宋兵在朝他微笑,奇怪一个快死的人难道还要谢谢自己杀了他吗? 完颜旭烈没空多想,因为他的刀已经落下,刀势已成,想收也收不回来了。

突然王佐的右脚动了,在完颜旭烈的左脚上一踢,同时王佐的左脚也动了,在完颜旭烈的右脚上一踢,然后完颜旭烈就上失去了平衡直直的摔下来.等他重新掌握平衡的时候脖子上已经架了把刀,是他自己的刀,跟随他南征北战的刀.可是操刀的手却是刚才还奄奄一息的宋兵。

周围的金兵这回傻眼了,完颜旭烈也傻眼了,一个人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做这么多动作?还这么快?

连王佐也傻眼了,会这么顺利,从地狱到天堂。在断臂的时候剧烈的疼痛反而给了他快耗尽的体力补充了一点回来。本来他担心死了倒没什么,就怕这个将军下令攻城就不妙了。现在将军在自己手里,倒要考虑下杀不杀这个将军,一个死将军可能会被他的副将代替下令,但一个活的将军,就算有副将,副将也只有忙着救将军没空下令攻城了.

其实现在就算让王佐杀人,他也不一定能杀得了,他的手完全没有力气,刀基本上是靠自己的重量架在将军脖子上的.刚才断臂时剧烈的疼痛产生的力量已消耗殆尽.

“我说将军大人,你们金国人怎么这么没礼貌啊.看我这么个伤员在这里,也不帮我包扎一下,万一我血流光了,可就拿不住刀了。”

王佐的左手断处,因为还没处理过还在流血,王佐因为大量失血已经脸色苍白泛青.

“好了。让你们的人退后,将军你给我包扎一下,不要耍花样,我可是很容易发抖的。”

完颜旭烈无奈让部队退后,乖乖的给王佐包好伤口,用的是王佐随身的药包,要是金兵的,王佐还真不敢用.不过一个金国的大将给一个宋朝的伤兵包扎也是挺难得的一件事了。

然后王佐就有一答没一答的和完颜旭烈聊起了天,主要他怕自己什么时候昏过去,没办法挟持人质,所以找点事情做做.完颜旭烈也是同样的担心,所以外人看两人还聊的挺开心。

边上的金兵毫无办法,主将在别人手里.只有飞报大军主帅平南王.

*********


一个时辰过去,陆文龙部和金兵主力陆续抵达,看到一副奇景:一个金国大将制服的人躺在地上,一个宋兵制服的人拿着刀坐在他边上,两个人竟然好象朋友一样在聊天.周围是一圈圈密密麻麻的金兵.

金兵主帅是完颜旭烈的老爸平南王,当然要救儿子,反正金兵的行动目的已被识破,面前有几万的宋军,加上城里听说让人最头痛的岳飞也在.再不走等后面的追兵上来,就连想跑都不行了.

平南王果断下令退兵,宋军交还了完颜旭烈.


镇江突袭战以金兵失利告终.

金兵共出动十万骑兵,死亡四十一人,伤七人,被打晕两人(比武时的那两个)。

宋兵共出动一万两千六百人,重伤一人.


10



杨再兴说完这段往事又干了一杯茶.

几个少年人大叫英雄了得.

杨再兴长叹一声:“你们只看到表面的风光,如此英雄岂是好当的。当陆文龙大哥从金兵阵找到二哥时,二哥还拿着刀架在金兵大将的脖子上,但是已经不会动也不会说话,大哥在他耳边大叫了好几声没事了结束了,二哥才笑了笑昏过去.他手中的刀却怎么也拿不出来.那个金兵大将也感动了,说这把刀就送给二哥了,只有这样的才配的上那把宝刀.当大哥把二哥抱起来想回去救治的时候,我那个从来都是豪气冲天的大哥竟然哭了,当着这么多两国的士兵的面哭了,他发现那时二哥的重量还比不上一个十岁的儿童,二哥的血把他身体下地都染红了,虽然二哥身上大的伤口被包扎过,但还有无数的小伤口是包不过来的,二哥就这样强撑着和金兵大军中周旋了一个时辰,救了无数人.回来后岳将军托宗泽老将军从京师请御医过来,兄弟们四处找名贵药材,这样也花了一个月时间二哥才重新睁开眼睛,捡回条命来.这样的英雄我宁愿二哥不当,让京城的大老爷去当。”

王佐摆摆手:“这样的话多说无益,这么多年了你吃了这么多苦还没看透吗?”

杨再兴不平道:“你叫我怎么看透,前方将士拿命拼来的战功,因为没有后台,就可以说我们谎报战功不予承认。真正谎报战功的人却可以升官,这种事情怎能让人心服.这次你立的功够升两级当大将了的,他们却只给你个嘉奖.就因为他们闭上眼睛想从数字上看一个人不可能吓退十万人,所以说我们谎报敌军人数”

石头插嘴到”这样的事情应该告上朝廷,将他们治罪.”

王佐对杨再兴笑道“你看,和你当年一样天真不怕死的小伙子又来一个.”

又对石头说“当年你杨大哥从军因为家庭原因刚从军就是个偏将,不久因为作战勇敢被升为副将,有一次他发觉同僚有人谎报军功,当兵的最恨这事情,他就向上头举报,上头随便来看一下说,查无此事,并警告了他.他倔脾气上来就越级继续举报,最后闹到兵部也没用,他被判诬陷同僚,二十军棍后就被发配到预备役降三级当中队长去了。”

石头不可置信:“这样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王佐回头问杨再兴:“怎么样,你屁股还痛不痛?”

杨再兴把茶一口喝干,狠狠的放回桌上“我的屁股比你的手可怜多了,是自己人打的,而且是被冤枉的.”

笑天问道:“刚才老师你说杨大哥家里原因从军就当上偏将了.是怎么回事啊?”

王佐笑道:“因为他祖辈的光辉事迹啊,他沾光一从军就可以当将领.”

石头问道:“杨大哥家中有什么光辉事迹?”

王佐奇道:“你们不知道?全城的人都知道啊.”

石头傻傻的说:“我们不是城里的,我们住在乡下青云镇.”

王佐大笑:“难怪,那现在轮到我帮三弟说说英雄故事了,今天好象我们两个是互相吹捧啊.”

杨再兴笑笑.

王佐讲道:“你们杨大哥祖辈你们一定知道,杨继业杨老令公,佘太君和他们的子孙满门忠烈的事迹没有人没听过吧.”

三人的嘴巴张大了,怎么会没听过,杨家将的威名可是经久不息的,在说书馆里一直点播率最高的.杨令公,杨六郎兄弟,杨宗保,杨文广....还有那些杨门女将,都是传说中的人物,现在出现在面前的就是他们的后人?太神奇了.

王佐满意的看着他们的神情继续说道:“杨家是我朝的大功臣,世代镇守边疆,在沙场上父亲死了儿子上,儿子死了寡妇上,无数次挽救我大宋的江山.只是天妒英才,杨家在外有强敌入侵内有奸臣当道的情况下由一个庞大的家族,渐渐凋零了.其实你杨大哥家已经不算是当年天波府杨家的嫡系了,当年天波府杨家的男丁已经全部为国捐躯了.你杨大哥的祖母是杨文广老将军的女儿, 知府大人也就是你杨大哥的父亲他本来应该姓梅,当今皇上体恤杨家为国作出的贡献,不忍让杨家无后,特意下圣旨赐姓杨,为杨家延续香火,所以你杨大哥也就姓杨了,皇上让这次不希望杨家再去镇守边疆了,朝廷让杨家在这个最富饶的地方生根发芽,补偿杨家一直来为朝廷做的牺牲.谁知三弟这个傻小子还是要来当兵,他取名再兴的意思就是要再次中兴杨家的威名.”

笑天大悟道:“难怪,不过杨大哥可有一点不好,知府大人让你结婚你躲着一直不结,这个不好啊!因为你可是肩负着为杨家繁衍后代的重要责任.哈哈哈哈。。..”

杨再兴一把抓住笑天的脖子,在他脑袋上猛敲:“臭小子,你敢笑我,哪个不知死活的的东西敢造我的谣?”

笑天在下面叫道:“不是我说的,是海燕告诉我的,这总不是造谣了吧.”

杨再兴一楞:“那个臭丫头总让我出丑”

回过神来继续扁人:“不是造谣也不许说,知道吗,再被我听见你就死定了,赶快忘记它.”

笑天被敲的头晕脑胀,大叫投降。

突然杨再兴停手问:“你刚才叫什么,海燕?谁允许你叫的那么亲热的?快说你和海燕什么关系?”

笑天有气无力的回答:“我和海燕没关系,有关系的是他.”笑天一指石头.(对不起了,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我被这个暴力男人快扁死了.)

杨再兴望向石头,石头尴尬的笑笑.

王佐出来打圆场:“好了,他们少年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去,我们不是那些老顽固,没那么多讲究的,你不是想学你老爸再来一个门当户对吧.”

杨再兴也笑了:“和年轻人开开玩笑,天天打仗感觉年纪老很快啊.”

笑天嘀咕:“开开玩笑,我满头都是包包了还算是开玩笑.”

杨再兴在笑天脑袋上又来了一下:“就你不老实.”

王佐长身而起:“坐了这么久,该运动一下了.走,去练练手.”

三个少年头皮一阵发麻,端端正正的坐着没动.

王佐看着他们笑着:“装什么装,今天我不要你们陪练,今天我看看三弟有什么新的本事.”

杨再兴也笑了:“看来他们平时被你练的很惨.”

王佐随口说道:“干什么,羡慕啊,等下把他们借你用用?”

“算了。我在军队里天天对着那些新兵,一直练的很爽,看你最近休息这么郁闷,这几个还是留给你发泄吧.”杨再兴朝笑天三人眨眨眼.

笑天他们终于知道自己天天被打的原因了.


来到院子里,杨再兴和王佐对面而立,一个威武一个儒雅,一个用枪一个用剑.

“二哥,你身体好了没有,可要先说啊,别等下输了再耍赖,”杨再兴调侃二哥。

“放心,让你一只手都行,就用一只手就能收拾你.你敢不敢一只手和我比”王佐说着果然把空空的左袖管给绑在腰带上.

“二哥,我用的是枪啊,一只手怎么比.”杨再兴苦笑不得.

“那大哥是用双枪的,不是一只手使一根枪吗?”王佐调侃到.

杨再兴不说了,斗口他再来十张嘴也不是这个二哥的对手。一振手中长枪,大喝一声抢先进攻。

杨家枪法是在沙场战斗中演化而来的,虽然真正的杨家枪法因天波府的灭亡而没有全部传给杨再兴。

但是他凭借自己的聪颖和战斗中的体悟却自成一套,威力同样惊人。

王佐身为剑圣段欧的记名弟子,马下单打独斗的功夫是三兄弟中最强的。最近的断臂让他功力损失不小,所以两人斗个旗鼓相当。

笑天三人在边上看的眼花缭乱。现在才知道原来老师对他们训练时果然只是练练手,那时的武功不及现在表现的三分之一。

王佐突然一声大笑:“三弟,热身完毕了,我们可以开始真正的比试了吧?”

杨再兴答应一声。两人身上同时发出凛冽的气势,出招的速度反而慢下来,但兵器相撞时的声音沉闷了许多。招式间也凶险了许多。

笑天他们被气势逼退,不禁骇然,这个就是高手的风范吗?

杨再兴是大开大阖,隐隐有浴血沙场一往无前的气概。王佐是步伐灵活,长剑角度刁钻让人防不胜防。

笑天三人在边上看的热血膨胀,恨不得自己立刻有如此功力。


当天晚上笑天三人都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但没有人说话,因为今天这场比试也因为今天这次谈话,让他们接触到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属于英雄的世界,给他们带来很大震撼,他们都想了很多很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