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风云变"1-3

xiaotian34400 收藏 5 94
导读:[原创]小说"风云变"1-3


宋朝是中国历史上汉族统治从由盛变衰的的一个转折点。从汉唐盛世以来四海朝拜的局面渐渐被打破。


从唐朝末年开始令人眼花缭乱的五代十国,宋朝建立后不断受到辽,西夏等异族的进攻而无力防御,后来被金吞并了半壁江山,宋王朝被从东京汴梁(开封)迫向南迁都临安(杭州)成了南宋。最后被蒙古人灭国,开创中国历史第一个非汉族统治的朝代。


乱世出英雄,宋朝也是历史上名臣猛将最多的一个朝代。杨家将,岳家将,范仲淹,狄青,司马光,辛弃疾,文天祥,陆游,韩世忠,梁红玉 ,包拯,寇准,王安石,苏东坡父子。。。。都是后人耳熟能详的人物。


只是由于宋朝的皇帝大都安于享乐,无可否认宋朝皇帝的整体文学素养是历代最好的,但处理政务方面却都兴趣不大,让那些弄臣执掌大权,造成朝廷积弱不振,令人扼腕。

宋朝初立,起于赵匡胤由军队拥立,黄袍加身而夺取后周朝孤儿寡母的天下,所以他自己和他的子孙亦惧同样让军人推翻,只好把军人永排除在外,不许参与军机,边疆一旦遇事,一概交文臣统率兵马,致使军备久疏,军队积弱不振,宋王朝终于无力回天。




世事无常,一场莫名的事件改变了历史的走向。


大宋历元年(公元960年),一颗天外物体不请而来,到访地球。一时间大陆上火山爆发,冰山融化,忙的不亦乐乎。无数人死这场灾难。历史的车轮被悄悄的转向一个未知的地方。





另。为了可读性和方便,我会将一些不同时代的人一同出现。年代,地形和发生事件也可能会和历史不同。请大家不要介意。毕竟我不是写史书。反正前面说了,一切都是未知的。


2,

深夜,京师汴梁,皇宫

御书房的烛光通明,桌上是一叠奏折,在封面上都有一个红色的大字“急”,看来都是要马上处理的,可这个桌子的主人却立在窗边,举头望着明月。一身明黄色的锦袍在月光下更显此人的华贵。

作为一个武将出身的开国皇帝,他手中一根蟠龙棍会尽天下英雄,被称为”马上皇帝”。但他最得意的事情不是打下了万里江山,他认为自己做的最得意的事情是在一个月前,用一个”杯酒释兵权”的计策让那些手握重兵的大将主动把自己手里的兵权上交朝廷,既避免军队变成这些将军手里的私兵威胁皇权,又避免自己用高压手段夺回兵权对自己声誉的损坏,毕竟这些将军为开国立了汗马功劳。

因为自己就是被部下拥戴而黄袍加身,从而改朝换代的,所以他深知兵权的重要.但如今各地不断传来发生天灾的报告不禁让他想起一个月前,自己在杯酒释兵权前夕独自上七星楼就这件事私下询问第一星象家天叶大师。

大师望天半晌不语“皇上,此事天象虽显示可行,但此后会渐渐被别的星座遮住光芒,时间一长此恐非大吉之兆.”

太祖皇帝淡淡的说“此事事在必行,朕不能让国家中有特殊的存在.人手中有兵权就会有平时不该有的想法,前朝历代皇帝屠戮有功之臣的事情多不胜数,但朕不想和这些以前的兄弟走到那一步.”

“皇上仁慈”

“今天的事还请大师想法看看有什么补救的措施,能够让我朝能够造福天下万民.”

“贫僧一定尽力”

第二天天叶大师离京云游天下,出发前派人送来一张纸,上面写着:天威不可测,笑看风云变.

太祖皇帝在当天的晚宴上成功的将七位大将的兵权收回,并没发生意外状况,同时太祖皇帝宣布将在军队中实行府兵制:士兵每年在无战事时集中服役两个月,平时在家务农,并严格规定征兵和调兵的程序,从此”将不专兵,兵不专将”.军政分离,不得兼任军政职务,基本杜绝了大将叛乱的可能性.


一个月后的今天,各地同时发生地震和其他各种天灾让太祖皇帝心烦意乱.他又想到了天叶大师云游前送来的纸.

“天威不可测,笑看风云变.”

“天威...”

“这个就是天威吗?难道我真的错了.”

太祖皇帝杯酒释兵权后,从前大声说笑大碗喝酒的兄弟越来越少,兄弟们见了自己都恭恭敬敬,甚至有几个干脆就告病辞官回家了。从前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们都坚定的站在自己的背后,现在天下平定了,自己却越来越寂寞,和兄弟们的感觉越来越远了,这个就是做皇帝的代价吗?

明亮的月光把皇帝落寞的背影投射在书桌上.





3害虫集团的末日


宋历176年 湖州府青云镇


青云镇,说它是镇不比小山村大,田地少的可怜.虽然不处在交通要道上,只因附近有个不大不小的官办铁矿,有些矿工和管工,在所以人烟还是挺旺盛的.


“架,前面的快让让,马受惊了,我停不下了.想没事的快让啊....”

一匹马冲进小镇,小镇的路不宽,行人纷纷避让,但没人露出慌张的神情,相反有些人还面带微笑.

“老张啊。这是老郭家的马今天第几次受惊了,”

“现在是晚饭时间,应该是他家的马今天的第三次受惊了”

“哦,看来我们也到时间去吃晚饭了.”

*********


马在一户人家面前停下,从马上跳下一个灰衣少年.少年下来后朝着马屁股就是一脚.

“叫你快点还这么慢,想饿死我啊,今天晚上罚你没消夜吃”

马儿流着不知道跑出来还是气出来的汗,不满的冲主人叫了一声.然后灰溜溜的自己跑回马棚.

少年理也不理的直冲进房里,嘴里还嚷着:

“老爸,老妈,晚饭,我回来了”


房间里一个妇人正摆着碗筷,看到少年进来,带着微笑责怪着:

“又跑哪去玩了,不到吃饭时间就不回来,下次别人给你做饭你是不是就在外面不回来了。”

“别人做的饭哪有老妈做的好吃,我就算迷了路,只要闻着饭香就找到家了。”少年嬉皮笑脸着.

“你就是这么不正经”老妈心里暗爽,还是板着脸”下次回来不要叫老妈,我很老吗?”

“那下次我叫老爸,小妈吧,不过这样别人听了会以为老爸又找了个小的”

“你敢”老妈把手里的碗在桌上摆的砰砰直响.

“我是不敢,不过老爸敢不敢我就不知道了”少年开始挑拨.

“我有什么东西敢不敢的?”老爸刚好从里屋出来,被卷入战团.

“哦。我先去洗脸准备吃饭了”少年不负责任的撤退了。

“你说你有没有想过找小的?”老妈开始挑衅.

“找谁啊?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老爸无辜中.

“那就是有想过了,只是没人要你是不是?”老妈声音明显提高.

“我怎么会没人要,男人四十一朵花”老爸不服气开始辩护.

“好哇,是我挡住你的机会了是不是?”老妈快开始抓狂.

“怎么会.我这朵花可是残花败柳,只有你会好心收留我。”老爸开始投降.

....


*********

少年叫郭笑天,今年十五,随父母迁入青云镇.

老妈是位持家的家庭妇女,爱开玩笑,老爸总说笑天这么调皮就是受了某人的遗传,老妈反唇相讥说还好笑天不象另一个某人那样痴痴呆呆的.

老爸是矿上的设备库房总管,不大的官被他作的勤勤恳恳,是个人缘颇好的老实人。有关矿上的设备和采出来的矿的采购,保管和运输都要通过他,因为矿小人少很多事情都要他亲自办,所以经常要到外地去,没时间管笑天。

郭笑天从小就不调皮,经常躲在山坡上发呆发一下午,只是偶而会好心把老张家的水果树摘光顺便品尝一下今年水果的质量问题,或是把镇长家的纯种战马”大灰狼”偷骑一阵子又忘了送回去.笑天认为自己除了逃逃老夫子的课外基本上算的上是个乖小孩.

笑天家的第四位成员就是那匹小马,小马的名字就叫小马,以后会不会改叫大马或老马就看笑天的心情了.小马不象镇长家的”大灰狼”一样是纯种战马那样威风凛凛,长的很普通.小马更多的象匹骡子或驴,被套上车当运输工具,马在镇上可不是家家都有的,在这江南的地方上都是河或稻田,家里有点钱的人宁愿买头牛.小马是矿长去年送给他家的,刚开始还有点脾气,不过不久就被笑天降服了.


笑天从小就爱在老爸送货的车上窜来窜去,不管是骡子是马都能轻松驾御.有了小马后笑天的骑马和架车技术越发的好了,山里的路崎岖不平,他一样跑的飞快.没事时就和小马两个满山坡的撒野,他现在就是在老爸忙时的免费马夫,被要求帮忙送东西到这里那里.有时镇上有人让笑天帮忙送点东西,笑天也愿意帮忙,所以镇上相当纵容笑天的调皮,让小伙伴们羡慕不已.


吃完晚饭,老爸问笑天老夫子的文化课学的怎么样,笑天垮下脸不说话了。老爸叹口气:

“今天我碰到镇长,他告诉我准备送他们家的石头去城里的学堂上学,问你要不要去,刚好做个伴。那里的老师都是很好很严格的,咱们这里的老夫子是不敢管你们几个的,我早想把你送去,就是没有门路。刚好镇长这么说,我看你还是一起去,学点东西回来刚好接老爸的班,免得的你天天玩野了”

“石头去啊,夏雨他们去不去?”笑天吃惊的抬头问。

“傻小子,你以为那里想去就可以去啊!”老爸又叹了口气。


笑天听到外面有人叫他名字,出去一看,几个死党都在了。

镇长的儿子石洋帆,外号石头。

矿长的儿子夏雨,因为考试常考鸭蛋,所以外号下蛋。

笑天被其他人叫做小天,反正音差不多.他是几个人的军师,出坏主意的都是他,可是如果被抓住的都是别人,让其他人郁闷不已.

还有个是村口花寡妇家的刘剑,是笑天三人的跟班,兼头号打手和替死鬼。有事他第一个上,出了事他先顶着。外号小剑。

最后一个是个女生,石头的妹妹石婷婷,喜欢流眼泪,所以外号石榴(流)。她负责望风和骚扰敌人,本来其他几个都不想带着她,跟着个小屁孩在身边实在是不拉风也不方便,可是石榴就是有办法找到他们,不让跟就哭,象条尾巴似的甩也甩不掉,大家只好认命。


这三个恶霸和一个跟班一条尾巴就组成了青云镇最大的害虫集团,在镇上横冲直撞。

*********



今天这个害虫集团没了往日的嚣张和吵闹。

“笑天,你知道吗?石头要去城里读书了。”夏雨问道。

“知道,我爸也让我陪石头去。”笑天淡淡的说。

“你们都走了我们怎么办,不行我也要去”下蛋嚷到。

“我们去念书,你每次都考鸭蛋,不要去给我们丢脸好不好”笑天打击夏雨。

“我不管,那里的老师敢给我吃鸭蛋,我就打破他们的脑袋”夏雨知耻而后勇.

“我也要去”石榴发言。

大家的眼睛看向小剑

“我家没有钱”小剑垂头说。

“没关系,我叫老爸帮你吧,他敢不给,我就把他陈年老酒都偷来喝掉”夏雨一拍胸脯。

“我老爸是镇长,贪污了那么多,拿点出来是应该的”石头大义灭亲。

“我也有很多私房钱,小剑哥哥我也可以帮你啊”石榴又钻出来。

“石榴,你的私房钱不是都上次拿出来当入会费了吗?”笑天问道。

“我还有那些风筝和养的小金鱼,卖掉也有很多钱的哦”石榴乐呵呵的说。

众人绝倒,转身不理她。

“那我回去问我妈妈”小剑眼睛发亮。

*********


第二天,害虫集团再次集合。这次表情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

“我老爸让我去了。哈哈,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夏雨兴奋的抢着说。

“呜。。。”石榴又开始大哭。

“我爸说石榴年纪不到,要去也只有过两年去”石头只好帮忙解释,十二岁的石榴根本就是超级问题儿童。

“我也不能去了。我妈说家里的田要人照顾”小剑闷闷的说。

“没关系的,等会我们去和你妈说,你家的事我们找大家帮下忙就都可以解决的。”笑天安慰到。

“谢谢你们了。可是我走了我家就我妈一个,她身体又不好,总麻烦别人也不好。再说,我妈说了我不象你们,我读那么多书也没有用,不如早点帮家里赚点钱。”小剑哽咽道。


几个人都是少年,还没有学会该怎么安慰同伴.

谁说少年不识愁滋味。

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仿佛也失去了热力。

轻轻的风,淡淡的愁。

几个少年人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无奈的苦涩味道。


3学海无涯苦作舟

分离的日子很快就到了,本来大家叫石榴不要来送,但她死活要跑出来,而且又哭的一塌糊涂,搞的每个人的心情都不好.只有小马神气活现的打着响鼻,踏着蹄子仿佛在叫着”出发”.

镇长亲自送他们进城,三个小家伙坐小马的车,看着车后渐渐变小的两条人影,心里都有些沉重.

*********


还好三人都是少年心性,快到城里时大家又打打闹闹了。

湖州城是内陆城市算战略要地,所以城池很高.太湖地区却是宋朝最重要的产粮和丝绸基地,自古有鱼米之乡的说法,来往的商户车流不断.

三人都不是第一次进城,但是学堂就从来没去过.镇长带他们见过学堂的老师,三个人初到宝地倒还老老实实,让拜师就拜师,让磕头就磕头.手续办好后,镇长已经在学堂边租好民房,还请了对中年夫妇老王夫妻照顾三人的起居生活.又叮嘱了他们一番,就带人走了,把小马也带回去了。

三人同时大声尖叫自由了,在院子里又跳又嚷,兴奋异常.老王夫妻在边上看着直乐.

*********


上课第一天,是老王把三人押送到学堂,三人本来也就新鲜不想逃课.

“听说了吗,这里的老师都很厉害的,如果迟到被抓到要打手心的,逃课就更不得了了.”石头把从自己老爸那里探听出来的敌情神秘兮兮的透露出来.

“什么?这里的老夫子敢打人,我就让他的脸变猪头”夏雨不屑道.

“拜托.这里又不是我们的地盘没人给我们撑腰,再说这里有教官的,进门的时候看到没有,那两个人摸狗样的壮汉,一个就把我们三个弄趴下了”笑天的观察力惊人.

“不管怎么样,我们不能被吓倒”夏雨嘟哝着.

“是啊.如果在这堕了我们害虫集团的名号,回去会被石榴这个小丫头笑死的”笑天边说变在脑中想起石榴满脸嘲笑的神情.

三人同时握紧拳头.我们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石榴啊,你果然是个祸害.

同时石榴早就忘记昨天的分离,正在无聊的一边吃着石榴一边喂着金鱼,带着满脸无害的笑容,晃着小脑袋哼着小调.

*********


这个学堂算是贵族学堂,他们这班十六个人,其他还有六个班,分别有不同的老师教授.都是附近乡镇或城里有钱有势的子弟或陪读人员.另外还有两个女班,教授文化诗词外还教些女红之类的淑女课程.不过女班和他们有围墙隔开,中间的小门有人把守,除了老师是不会放人进去的.

学堂以教授文化为主,三人的文化老师是个年轻的秀才,二十五六的样子,三人背后叫他竹竿秀才,因为他真的很高,看上去显的很瘦.秀才倒是有些真才实料的,听说是在这里打工准备明年举人考试的.

三人中石头学问最高,接着是笑天,夏雨就是个拖后腿的.总是课后被留下来罚抄课本,另两人反正要等他就顺便帮他抄.所以被发现后每次一抓就是一串.不过竹竿倒不打他们,最多叫三人去罚站.


笑天他们最头痛就是诗词课,诗词老师是个老夫子,每次念起诗词来抑扬顿挫,摇头晃脑的样子让三人昏昏欲睡.但老夫子是个认真的人,你越是不听,他越要叫你起来回答问题.答不出果然要打手心.要不是两人拉住,夏雨都要逃回青云镇了。

“两位,你们放过我吧.我忍不住了。”夏雨求饶.

“放心,我们会想出办法对付那个老夫子的.”石头边说边对笑天使眼色.

“对啊。我就快有办法了。”(为什么最难的部分总是我?)

“真的?”(脑袋简单的人果然好骗)

“是啊。明天我们去买点砒霜放到老夫子的茶杯里.”笑天恶狠狠地道。

“不是吧”另两个人吓楞了。

“我开玩笑的.”笑天面无表情的道.

“靠,不过我们可以买些巴豆让那老夫子拉肚子.”石头受到启发.

“没用的,老夫子拉完了还是要来上课,而且容易被人查到”笑天否定.

“我知道了。要让老夫子不能再来上课,又不用暴力手段”夏雨终于想通了。

两人鄙视他.

*********


第二天,笑天神秘兮兮的跑来对石头夏雨说

“我知道老夫子的一个秘密了。他是个酒鬼,而且酒量又不大.”

“这有什么用,校长说过学校里不能喝酒的,我们又不能逼他喝.就算老夫子喝了酒也不过是被口头警告一下而已啊.”

“如果他喝醉了。做了一些不该作的事情呢?”

“什么意思啊?”两人茫然.

“别说了.夏雨你马上通知你老爸把那些珍藏里最好的酒拿来,就说要孝敬老师.石头你的珍藏品也贡献一点出来.”

“我有什么珍藏品啊?”石头茫然.

........

*********


过了几天夏雨的老爸矿长从镇上捎来一瓶陈年的茅台,看包装就知道价值不菲.

中午下课,大家准备都去吃饭了。笑天从下面拿出了茅台.被老夫子看见了.

“笑天同学,你怎么把酒带到学堂里来了。不知道规定吗?”

“知道,不过这酒是我爸叫我准备送给校长,但是被我摔破了瓶口,只好叫我老爸再送一瓶过来”

“哦。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这瓶酒一看就很贵的”老夫子眼光倒是不错,知道自己两个月的薪水也买不起这瓶酒.

“很贵吗,没关系,反正我家还有,我闻闻味道也不好,老师你闻闻看”笑天把瓶盖打开,一股浓郁的酒香冒出来.笑天把瓶口凑近老夫子的鼻子.其实满屋子早就都是酒香了.

老夫子鼻子深深一吸,心情一阵舒畅,万分陶醉其中.只觉得喉咙发干.

“老师,这瓶酒我看味道也不好闻,我打算把它拿回去做料酒,烧菜吃.”笑天故做无知样.

“什么,料酒?烧菜?”老夫子一阵头昏.

“是啊,而且这酒味道这么重.当料酒还得用加水稀释过才能用啊.”笑天摇摇头看来很不满意.

老夫子快不行了。这什么世界啊。我想喝还喝不到.这个小毛孩这么糟蹋还嫌不满意.

“笑天同学,这酒..这酒...”老夫子想开口要,又拉不下脸.

“啊,对了.老师石头他们今天去饭馆吃饭,在外面等我.我先走了。”笑天急忙溜走了。

老夫子一阵失望,他话还没出口呢.

“带着这酒去饭馆真不方便,算了。放在这里先,下午再带回去.”笑天装做自言自语.

老夫子眼睛发亮了。瞪着酒瓶.

屋里的其他人已经空了.

只有一人一酒在对抗.

*********


另一间房的窗户边挤着三个小脑袋.

“怎么这么久还没动静啊”

“别急,一个酒鬼叫他放过好酒,比让他自杀还难.”笑天不看了,找张桌子躺下来休息.

“万一他不上当呢?”

“那我们也没什么损失,最多再想办法.”

“那这个酒怎么办?”

“烧菜.”笑天回答很干脆.

“这瓶酒烧菜?我老爸会杀了我的”

“反正你家还有,你老爸才舍不得你这个养了15年的宝贝”

“问题就在这里啊,这瓶酒我老爸藏了30年了。够养两个我了”夏雨沮丧的摸摸鼻子.

笑天和石头相视偷笑.

“动了动了.走到酒边上了.”夏雨兴奋地轻声说

“老夫子打开瓶盖了”夏雨继续实况直播。

“深深的闻了”

“看他很爽的样子”

“要考虑这么久吗,喝就喝吧,我又不会怪你”

“倒酒了倒酒了,拿杯子倒酒了”石头也激动起来。

“石头你轻点,你不让我睡觉没关系.别把老夫子惊动了.”笑天不满道.

“喝吧喝吧.我不会告你的,都喝完,喝快点.”夏雨轻声念咒语.

“靠,没见过你这么贱的,见到小偷偷自己东西,还怎么兴奋的”笑天又忍不住了。

“老夫子才喝了两杯不喝了?干吗这么给我面子,多喝点多喝点”夏雨顾自己没理笑天.

“他把瓶子盖起来了.”

“他要走了”

“看来我们失败了,看来赔了夫人又折兵啊”石头苦笑。

“老夫子倒下了”夏雨突然大叫,在空旷的教室里有很大回音,吓了两人一跳.

“快,石头该你行动了,我和夏雨去找竹竿秀才.”笑天从桌子上跃起.


笑天两人把竹竿秀才从饭馆里装做要问功课拉回教室里.石头也刚好和几个同学从后面进来.石头给笑天他们打个眼色示意都准备好了,没问题.

大家一进门,刚好看到老夫子抱着酒瓶昏睡在课堂地上.竹竿秀才急忙去拉老夫子,老夫子不停挣扎,一卷本来半掖在怀里的书从老夫子身上掉下来.有个同学帮忙拣起来一看,大家倒吸一口气.原来是本风月小说,封面女郎还惟妙惟肖的。老夫子身上有这个真是没人想的到.

竹竿秀才急忙抢过书,把老夫子扶走了.大家议论纷纷.

*********

第二天老夫子没有来上课.后来校长宣布老夫子身体原因回家养病了。马上请了竹竿秀才代课.

笑天三人在心里肚子都笑痛了。

回到家三人平生第一次喝酒庆祝.

“酒味道也不怎么样吗。怪怪的.”

“可怜了老夫子喝醉了把那瓶好酒都打碎了.要不我们也尝尝.”

“最搞笑的是老夫子明知到笑天在搞鬼却不敢说出来,要不他偷学生酒喝的事情也会被抖出来.”

“哼,说出来我也不怕,他又没证据.”

“还是笑天厉害,老夫子这么嚣张的家伙,屁也没放就被赶走了.”

“石头的珍藏也出了大功啊,要不也没这么容易赶老夫子走了。”

”MD,这次阵亡的这本是我最后一本了,其它都已经被没收了”

“所以我知道这些人把这些东西看的比什么都重,其实内里谁知道啊.呵呵”

“我说,那老夫子酒量也太差了,两杯就倒了。”

“你知道什么,老夫子喝的那6两陈酒顶的上我们这酒两三斤啊,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上的”

“哦,那我们要加油超过老夫子.干杯”

“干--杯”

三个碗又碰到一起.

所以第二天三个人头痛欲裂,上课迟到又被罚站.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