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广源之作] 父若老屋,老屋如父

xc198716 收藏 4 52
导读:[原创][广源之作] 父若老屋,老屋如父

他有着一张半弯的腰脊、他有着一双粗糙的大手、他有着一副慈祥的眼睛:却又不曾怪罪我的无知和轻少,我和他吵过嘴,红过脸,甚至因为一点鸡毛般的小事而离家出走;在那无尽的长夜中,他又独自冒着寒风寻找着我,那就是我最最可亲的人——父亲,也是我们永远无法报答的完的人。

父亲,在书本上远远不及母亲的神圣、小的时候总会有人问我,说:是你的爸爸好还是妈妈好。我那时会不由思考的说妈妈好,是的,因为那时母亲对我格外的呵护与疼爱。只要父亲一张开他那宽大的手背向我伸来的时候,母亲总是大声叫着父亲的名字;但说实话,那要打我的事却没法不打我,用父亲的话那叫原则上的问题,和解不了那只能用武力了,然而随后父亲依旧用他那张宽大的手来抚摩着我稚嫩的脸蛋儿。似乎,父亲用来表达他对我的爱全部都刻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父亲原是一位医生,小时贪吃的我会经常生出一些肠胃上的病,父亲则要整夜不休息,不停的观察着我,我想起父亲常说的一句话:“给你们母子俩看病,真难。”不是因为我和母亲的病难看,而是每当我和母亲生病时,父亲都像忘了所学的一切知识,但最后总能最快的冷静下来给我和母亲把病治好。我爱着父亲,却无法直接告诉他,当过兵的父亲用一个军人的标准要求着自己,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

父亲没有应酬从来不穿好点的衣服,也从来不说自己的衣服哪里坏了,哪里不能穿了,总是要等到连自己都觉得过不去的时候才换下,最后还不忘说上一句:我觉得这件衣服穿着最合身了。而我和母亲的衣服或奢侈品却屡见更新,父亲还总觉得我们不够,在这细微之中表达了他对我们那无私的爱与默默的深情。

记得有一次,因为我的车子骑着有点不舒服,父亲大中午并没有休息而是提着笨重的修理箱走了出去,等到我发现父亲修了很长时间后才出去看时,父亲却笑着对我说:“你看看,现在还有哪里不顺当,我再给你修一下。”当时的我用不经意的眼光发觉父亲慈祥面容上的白发遽然变得很多,内心的痛比无数把利刀狠狠的插进肉体还要痛上千倍万倍,多么想抱住父亲他宽厚的肩膀用力地哭出来;可我知道,父亲不会安慰我,他只会用那双我早已习惯依赖的大手轻轻地拍打我的脑袋,说:“你看你还像个男子汉么?”是啊,父亲是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是不屈不挠的硬汉子;我不能在父亲面前变得脆弱,要坚强起来。

父亲太累了,不紧是在工作上,更多的是在我和母亲的身上;母亲身患残疾,却热心公益事业,大多出门都要有父亲陪伴,而父亲义无返顾、无怨无悔的支持着母亲,大家都说,母亲的军功章上有父亲的一半。

父亲,世间那些所有感激的话语似乎都不能完全表达完整我对你的感激与敬爱,而为何年少的我,一次又一次的伤害着你呢?要钱时,父亲就先一棵摇钱树,只要开口那花花绿绿的钞票就会变到我们的钱包中,要是觉得少了,还要在背后说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抠门了。现在想想,真是觉得自己可恶,可恨。

现在,我已经上了大学了,这大学的生活,让我懂得了许多许多,大到人生道理,小到日常开销;我们更多的还是要回过头,想一下为我们付出很多却从未得到我们赞美的父亲身上来吧,因为有了他们,我们才这么幸福、因为有了他们,我们才会更加的感受到爱与被爱。谢谢你,我的父亲,是你用行动来教导着我人生中的每一步。我爱你,我的父亲。

《父若老屋,老屋如父》是我第一篇发表在报纸上的文章,用于寄托对父亲的感情:

父若老屋,老屋如父

老屋门头上的灰尘像父亲鬓边的银发

那开了裂的门把如同父亲宽大而又粗糙的手背


父若老屋,老屋如父

多少年的风风雨雨老屋它依然挺立

似父亲不怕千难万苦独自扛着生活的重担


父若老屋,老屋如父

年轻的儿女不明老屋为何这般模样

如同儿女不了解父亲对他们那片深沉的关爱


父若老屋,老屋如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