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野望篇 第一章 历史与龙聚

bgc8186319 收藏 4 13
导读:第一卷 野望篇 第一章 历史与龙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公元2140年,是人类文明最辉煌的一年,“反向重力控制”的技术使人类的宇航技术迈进了一大步。在兴奋中,联合国秘书长向全世界处于环境及资源危机而又相互攻击交战的世界各国发出呼吁:“全人类联手冲出地球的束缚!”公元2141年,世界各国签定了历史性的《宇宙移民联合开发条约>>在其后的公元2141-2256年间,人类在月球上建立了一系列的生活、科研的殖民基地,百分之九十的人类移居到月球。在后世中,被称为“黄金的时代”而令无数的人为之骄傲.然而,在人类天性中不可救药的根劣性也再度滋生。公元2261年,“超时空航法”技术被研究成功,在一片欢乐中,月球都市最高权力机构“宇宙开发委员会”下令向宇宙进军,扩展新的宇宙殖民地,一批精选的人类精英搭上宇宙飞船向无穷的宇宙飞去。但是,不到三个月即失去了联系。委员会和人们在沮丧中,分别于2263年、2267年再度派出探险队。但是,全都石沉大海渺无音讯。


在三次的探险失败后,尽管仍有足够的资源制造第四艘探险船,但人类的热情与信念早已扔到宇宙的深处了。在委员会中,保守势力取代了进取的势力,他们以先知的口气批评自己的反对者,同时庆幸自己提出的“地球再生”计划使人类保留了一条退路。


公元2271年,在经过一百多年的岁月后,在地球自身的修复和人类有计划的重生工程下,地球已基本恢复平衡的生态环境。但是,面对地球重生后由的环境,由谁充当第一批开荒者呢?在月球生活的约100亿人口中,有谁愿意当第一人呢?公元2273年,委员会通过117号决议,强制将犯有各种罪行的在押犯人及家人约四千万人赶出月球都市,送往地球开发星球。委员会主席向这些被赶上飞船,在星舰的监视下飞离月球的人们许诺:“你们是全人类的先锋,是高尚的开拓者,为了大多数的人们,也为了你们的后代,我期待你们的表现。”在枪口的威逼下,这群人在地球上努力的工作,将开采的资源大部份送上月球,而在月球派驻的行政官员的监控下,仅仅留下可以维持生存的部分,同时在黑夜中,仰望月球,希望自己和子孙可以回到月球。但是,四十个岁月过去了,这群人终于明白了,他们早已被遗忘了。而且,在得知了现任的委员会主席对派驻官员的训话:“不需要地上的那群人有思想,他们只要知道干活就行了,从根本上讲,那只是家畜罢了。”愤怒的星星之火变成大火终于扫遍大地,而月球的权力者在获息地球上的“家畜”们造反了的时候,只是轻视的对镇压舰队指挥官说“杀一儆百就可以了,他们还有用。”公元2314年,庞大的镇压舰队在地球大气层上空布阵,然而,就在同时,异变产生了,在没有任何警示,也无法解释下,太阳爆发出大量有害射线及大量的混乱气流,只有一刹那,月球都市及镇压舰队被神秘的宇宙之手捏的粉碎。


在地球上,在觉悟了月球报复的同时,所有的人都躲入了地下,准备长期抗战,反而使大多数人活了下来。在异变结束后,幸存的人在确认了月球文明消亡的同时,再度在地球上燃起了文明的火焰。


当异变结束后,地球上的幸存者们欢呼雀跃,从“家畜”到自由人,从月球的压迫阴影下解放,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理解他们的感情的。但是,当短暂的欢乐过后,人们不得不面对严酷的事实,南半球的所有生物在有害射线的照射下全部死亡。整个南半球成为不毛之地,而月球本身因为异变带来的潮汛使整个地球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内痛苦的呻吟。旧世界的五块大陆分裂、沉没,同时又有新的板块从海中升起。而当一切结束时,人类的文明之火几乎熄灭,但是,幸存的人们聚集在原北美大地,在确认了整个人口只有不足三千万人后,人们一致决定废弃旧历,同年是为复兴历元年。


复兴历初期的人类先驱们,他们的勇气、热情和不畏困难的信念,使整个初期如同黄金一样闪闪发光,而后世为之称颂的黄金时代令无数的人认为这个时代必将永存,但是,事实上却是如此的短暂。复兴历323年,通过发掘地球上残留的机械文明的遗产,人类的科技、文化迅速的发展,可是,人们也失去进取的热情,原有的联合民主政治也被分割成数十个国家。种族主义大行其道.战争、疾病、毒品充满了整个人类社会,人们在欢乐和痛苦中沉沦自己的心。


复兴339年,经过长达半世纪的混乱,无数的人们在心中极度的渴望救世主的出现。正是这种广泛的心理,造就了雷斯格特姆*格佩的出现。


雷斯格特姆*格佩,出生不明,于复兴历339年在新英格兰国都城新伦敦出现,自称得到神喻,拯救世人,在广场向数千人宣扬古代宗教的平等、博爱、城实、献身等理念。当日即被警察抓捕,有着严重种族至上倾向的新英格兰国法庭判定其利用旧世界无用的宗教手段来欺骗群众,严重损害了本国民众的精神将其判入狱三年服苦役。但仅一年即和成为信徒的狱卒和犯人逃离了新英格兰国,在其后的六年间游遍大陆列国,信徒无数,像当时全人类文明宣扬其教义,终于在复兴历345年成立天堂教,自称为教宗。在此同时,在后世历史中以最强之名流传历史的赤龙军建军128名龙将也正以各种方式前往天堂教驻地。这时,这些令整个时代发抖的人物,仍是些十几岁的少年,身份是乞丐、小偷、孤儿,而他们此时唯一的想法是希望在天堂教的保护下能吃饱饭并在这个时代活下去,但是,命运的车轮已经开始旋转,而历史的长河也开始急促的奔腾.


人类习惯以自己的血来述写历史。


--《旧世界史》


***


碧空中,一队庞大的机群正快速的飞过,三十余架歼击机和空中格斗机护卫着中心的一架军机。如果稍有军事知识的人看见这队机群一定会惊奇看见每一架护卫机的机头上都有数十个小黑星,表明驾驶战机的无一例外的是王牌机师,而当看见被护卫军机上醒目的“双翼白虎”旗的标志时,又会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这面旗帜所代表的人物.天*格佩帝国第三、第四兵团司令官,帝国军军官团成员,赤龙军北方第四军团长,年仅二十四岁即位列一级上将之位的年青统帅在军机中正无声的沉思中,待立在一旁的部下虽然无法穿透长官脸上的面具看见长官的脸色,但多年的相处下他们都知道长官正努力压制自己的怒火。


只有一个人,破军*赤龙少将轻声的说道:“格雷斯,快到了。”


格雷斯·赤龙回望自己最忠实的兄弟和朋友.“知道了。嗯……破军,我希望自己选择正确的方式。”


“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我只忠于你。格雷斯。”


“不,破军.”格雷斯*赤龙说道:“我们只忠于军团.”


“赤龙军在前进,


大地在脚下呻吟,


胜利和荣耀的军队整装待命,


消灭敌人,开拓前进的道路,


像我们的剑一样,


时刻作最后的冲击,


死神是我们的伴侣,


我们就是战无不胜的赤龙军。”


当这首赤龙军军歌在战场上令无数的敌人心惊胆颤时,它所代表的人们在此时正相互敌视着。天堂教宣扬平等、自由、献身等信念,但大部分的信徒和投靠教廷的民众是生活在社会下层贫苦的人,他们仅仅要求吃饱,此时,信念是无法代替面包的。不得已,教宗带着无奈的心情接受了大陆上三家有力财阀的资助,而回报则是教宗授于三家家长抠密主教的称号及使用信徒庞大的人力为三家发掘旧文明时代的遗迹。


而在编号为H-11-128的工棚内,128个十几岁的华夏族少年(都是黑头发、黄皮肤)正分站在四方相互敌视着。天堂教的驻地处于几个国家的境内相接壤的一片沙漠化地区,仅有几处绿洲。教徒分散居住在几处绿洲和周边的地区,虽然水可以勉强供应,但食物却不得不依靠三大财阀的供给而实行配济制,每个人的食物仅仅可以活下去[维持生命],但对于正处于生长期的少年是远远不够的。终于在这天H-11-128工棚内的少年们为食物展开了一场乱斗,而结果是每个人更加感觉饥饿,只好无力的互相盯着。


“不能再这样了。”


说话的是站在东首的一名少年,身形较高,面色发黄的脸上唯有一双眼睛发出有力的射线。“我们大家都是华夏人,如果为了一点点的食物就相互伤害,只会让别人更加轻视我们。”


“说的对。”发话的是站在西边的一名少年,矮小瘦弱的身体,脸上戴了一幅与他脸庞看起来极不协调的大号的眼镜,他托了一下滑落的镜架,继续说道:


“大家好不容易从各个地方会在一起,我父亲告诉过我,这是缘份,我们应该更加团结才是。”


“废话!”一声响雷一样的声音发自站在南边的少年,明显超过年纪发育的高大身材,竖起的短发,用令人害怕神情叫道:“团结是好,但能吃饱吗?你只要能让我弟弟吃饱,我什么都听你的。”吃完话后,他轻轻摸了一下站在他身边的少年,后者只是紧紧拉住兄长的衣袖。


“吃饱就可以吗?什么都愿意干是吗?”一阵阴郁但有力的话语发自站在北方的一群少年中,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注视说话的少年,一头长发掩盖了大半的脸庞。显露的一只眼睛盯着高大的少年,阴沉的说道:“什么都干吗?”


高大的短发少年回话道:“你是谁?真有办法吗?”


“干?还是不干?”依然是阴沉的话语,但有一种令人不得不回答的压力。


高大少年迟疑了一下说:“我干!”


“你真有好办法吗?不能说给大家听一下吗?你叫什么?”站在东首的少年一连串的提出了几个问题。其他的人也看着长发少年,等他的回答。


长发少年依然阴沉的说道:“一、我有办法。二、我的计划是偷。三、你知道我是一个小偷就行了。”


‘我的计划是这样的‘,长发少年继续说道‘从教士看守的仓库中偷取食物。‘我们每顿的食物少得可怜,但那群看护我们的教士,不,是老鼠,瞒上欺下,不干活却吃得满脑肥肠,这就是神的爱吗?‘出乎意料的一长串话语,令所有的人默不做声。


‘说得对‘‘不错‘‘我们没有错‘短暂的沉默后,少年们爆发出强烈的感情,人人都觉得兴奋不已。


‘大家静一下,静一下‘站在东首的少的高声说道‘大家都同意的话,就这么决定了,但是,我有一个提议,正如这位戴眼镜的兄弟说的,我们大家聚在一起是缘份,而且我们的血管流得同是龙的血脉,所以我提议,我们这一百二十八个人结拜成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好,同意‘‘对,我们结拜成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大家都同意的话,我们就像兄弟一样牢牢的团结在一起,所以,我们要给我们的团体一个名称‘


‘就叫赤龙团吧‘戴眼睛的少年兴奋的说‘流着红色龙之血的团体,还有,我的名字叫……‘


‘不,叫赤龙军‘长发少年坚定的说‘流着红色龙之血的军队,要想在这个时代活下去,要比钢铁更坚强。之外,过去的我字我已经忘了,我提议每人取一个新名字,从现在起,我就是格雷斯*赤龙‘


‘阿格雷斯*赤龙,阿格雷斯*赤龙‘东首的少年轻声重复着名字,高兴的笑道‘那么,从现在起,我是杰克*伦*赤龙‘


‘好‘如雷一样的声音,‘我就是布雷*赤龙,这是我弟弟,就叫布...布瓦洛*赤龙‘


‘我叫萨迪*赤龙‘‘我叫何塞*赤龙‘‘我叫马克*赤龙‘‘靠 这个名字是我的‘。欢乐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工棚,少年人快乐的天性使这群没有血缘的少年相互认识、嬉闹着。


‘那么,我就叫西洛*赤龙‘戴眼镜的少年说‘杰克、布雷、格雷斯,请多指教。但是,粮食应该怎么干呢?‘


‘简单,选有力气的兄弟一队引开并打昏守卫,身体弱和幼小的兄弟留守,剩下人分两队,一队搬可以立即食用的食物,一队搬半成品和可以长期收藏的食。‘阿格雷斯*赤龙笑着对三人说‘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睡觉。‘


‘当、当、当‘刺耳的钟声在整个营地回响。无数的人从工棚中跑出,向营地中心的空地跑去。在H-11-128工棚中,西洛*赤龙紧张的看着其它的兄弟。杰克*伦*赤龙说道‘西洛,别慌,格雷斯的计划没有一点错误,而且,这是高级教士来到的迎接钟声。‘我们快去集合吧。‘杰克*伦*赤龙的话语迅速安抚了所有的人,并且向集合地跑去。


‘见鬼,四个枢密大主教都到齐了,不是为了我们吧,真是大阵仗。‘


‘闭嘴,布雷,你的声音太大了。‘杰克*伦*赤龙小声说道。


‘神所爱的子民们‘人群们发出同样的欢呼‘是教宗陛下‘‘神的子民们,神给了我不祥的预兆,我们的敌人正在出现,他们准备用暴力来征服我们,这是可以容忍的吗?神的子民们‘‘不‘人群发现怒吼,头戴面具,身着奇特花纹白袍的教宗非常满意信徒的回答,‘邪恶的人既然选择把剑指向神,那么,就让神的愤怒降临吧。‘


‘哦……‘无数的信徒同时高喊。


杰克*伦*赤龙在短暂的思索后,说‘格雷斯、布雷、西洛,你们带人去打听一下是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格雷斯*赤龙说道,‘一、条顿帝国的军队正在教团宣布的领土边界上集结,包括条顿骑士团在内。二、教团在靠条顿帝国边境方向的一个营地前天发现了一处新遗迹。‘


‘这军队和遗迹有什么关系,还有,条顿骑士团可是大陆上最强的骑士团之一,他们的枪骑兵使用的旧世界文明的铁枪,连钢板都可以在很远的距离击穿。‘


‘好了,布雷,这些我们大家都知道。‘格雷斯*赤龙说,‘而且,西洛,你知道这两者的关系吧?‘


望着看自己的兄弟,西洛*赤龙欲言又止,‘这个关系,有点长。‘


‘我们还有足够时间,西洛,你慢慢说‘,杰克*伦*赤龙笑着安抚他。


‘嗯‘西洛*赤龙说道,‘大家都知道,条顿帝国和新英格兰国是敌对国,本来两个国家都是君主制国家,而且都认为自己的种族最优秀,但同样是优秀,可谁更优秀呢?为了这个原因,在过去三十年中,光大的战斗就有四次,小冲突更是不断,但两国实力相当,互有胜负,但第四次战斗中,条顿帝国以从旧世界遗迹中发现的铁枪打败了新英格兰国。条顿骑士团枪骑兵也因此名声大振。但是在一个月前,一个大队的枪骑兵共四百余人在边境地带与新英格兰国的一队骑兵相遇,他们和两个会动的箱子正在边境上徘徊,条顿骑士决定消灭这一小群骑士,于是展开战斗包围队形,冲了上去……‘


‘那些新英格兰的骑士死定了,剑和盔甲挡不住铁枪。‘布雷*赤龙肯定的说。


‘不,一个大队的枪骑兵只有3个人逃了回去,几乎全灭。‘


‘这不可能‘所有的少年都惊叫中说道。


‘这是事实,当那些枪骑兵排着整齐的队列杀过来时,没有一点破绽就像一个人一样,丝毫没有因为敌人少而轻敌。‘


‘西洛,你....好像就在现场一样!‘


‘是,我在现场,我和我父亲正在一部(坦克)中。‘


‘(坦克)?‘‘什么东西?‘


‘是旧世界文明中后期使用的一种武器,和铁枪一样,是旧世界文明人类互相用于战斗的工具,比铁枪厉害一千倍。我父亲是新英格兰第一科学家西拉尔*菲斯老师的助手,因为我母亲去世早,所以我从小就在父亲身边,在探险队长大。九个月前,菲斯老师在新英格兰西部的一处遗迹中发现了这两具(坦克)的原型和图纸及使用手册,出于对国家的忠诚,菲斯老师希望自己的发现可以保护人民,于是,在国王菲利普七世的旨意下,集合了全国的技师和工匠,修复了两具原型。在一个月前,当我们正在边界对原型进行各种实验时,条顿帝国的枪骑兵就发现我们并冲了上来,情况太危险了,菲斯老师和我父亲不愿意丢弃原型,就操纵(坦克)打了起来,结果你们大家都知道。当我们返回国后,国王下令必须尽快的仿制这种(坦克),可是,这时发现了一个问题,上次的战斗几乎用光了原型中的弹药,尽管可以仿制(坦克),但弹药无法制造,没有补充,这(坦克)和废铁没有两样。‘


‘西洛‘,阿格雷斯*赤龙问道,‘是永远不能制造吗?‘


‘不是,但依现有的技术是没有办法制造,我相信条顿帝国之所以没有依靠铁枪侵略别的国家,也是同样的原因。‘


‘这样就明白了,这次条顿帝国会发兵是想从遗迹中找到比新英格国更好的武器‘,杰克*伦*赤龙总结到。


‘是又怎样呢?我们得为神打这该死的仗.‘‘‘布雷*赤龙的话语令所有的少年陷入了沉默。‘


‘你们这些小子在干什么?‘管理这一片工棚的低级教士走入棚内高声的说‘你们都听见教宗陛下的旨意了,立刻带上工具,到广场领取粮食后,必须在后天中午以前到达A4营区集合,听见了吗?‘


‘教士大人‘杰克*伦*赤龙说,‘我们中间有一部分的人年纪太小,不能上战场,我请求您让他们留下来。‘


‘不行,为神而战是光荣的,每一个人都必须尽力。对了,你叫什么‘..‘杰克,杰克*伦*赤龙。‘


‘奇怪的名字,算了,你就是领队,带你的人要按时到,明白了吧!‘


‘我不去,为什么要上战场,我不过是想吃饱,我,我不去……‘一阵急促的话后,说话的少年无力的靠在墙边上,无意识的重复着。


此时,一些年纪小的少年已经开始低声的哭泣起来。


‘够了,别哭了,如果哭就能解决问题,或者就能不死,那还真是方便啊!‘


‘你住嘴,格雷斯,也许你不害怕,但不能要求所有人和你一样。‘


‘对不起,杰克,兄弟们‘,说完话,格雷斯*赤龙即走到门口沉默的坐下.


‘我的兄弟们,如果你们信任我‘杰克*伦*赤龙高声的说‘我将用我的生命来维护你们,是的,我将遵守我的承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知道大家都很害怕,我也一样,可是,我们没有选择,就算现在逃了,活下来,可是对于我们这些没有亲人,什么都没有的人而言,又能够活多久呢?那么,我的选择是一战,只要我们同心协力,我们大家都一定可以活下来,一定!‘


在短暂的沉默后,西洛*赤龙站起说道‘大家收拾东西吧,只要有信念,我们一定可以活下来,当然,这取决大家自己的决定。‘说完,就开始收捡自己不多的物品。


‘西洛‘布雷*赤龙说‘你可以找你父亲啊,为什么要和我们在一起?‘


‘菲斯老师和我父亲只希望用自己的发现保护人民,他们认为自己可以这样决定,但是错了,只有权力者才能决定,而认识的代价就是生命!‘


‘对不起,西洛。‘


‘那么,大家准备出发吧‘杰克*伦*赤龙轻声的说道。所有少年都开始收捡东西。但是,在他们相互注视的目光中,已经多了一种比希望活下去更坚定的东西,那就是(我不再是一个人了).


混合了光和暗的阴暗房间,四处的墙壁上可见修补后的痕迹,但仔细看,依然可以从细小地方上透过时间的空隙看见这间房间曾经拥有过的辉煌。


‘教宗陛下,请您再考虑一下‘说话者是虽然使用下位者对上位者的敬语,但语气上没有一点恭敬的意思。


‘隆瓦比鲁主教大人,请注意您的方式,您是在教宗陛下的座前。‘发出略带责斥语调的人是侍立在教宗身边的泰斯枢密大主教,而站在平台下方的是其他三名枢密大主教。


‘泰斯主教大人,隆瓦比鲁大人的语气也许是太急了,但他也是为了教团和教宗陛下着想,而教宗陛下理应听取我们三人的意见停止与条顿帝国的冲突,签订和平相处的条约及共同开发遗迹,这样才是真正符合教团利益的选择。‘


‘那么,帕尔赛诺斯主教大人,您是在代替教宗陛下做决定吗?‘


‘不,我只是代表我们三人向教宗陛下提出诚恳的建议,当然,裁定权依然是归于无上的教宗陛下。‘


‘够了‘一声低沉但代表着威严的语句封住了枢密大主教们的唇枪舌箭,‘神十分愤怒,神的敌人将受到惩罚,难道你们要我向神的子民们收回神的旨意吗?‘


‘既然教宗陛下决心已定,吾等就不再进言了,请教宗陛下三思。‘说话的晋法德*亚拉尼亚枢密主教低头致意后和两名同伴离开了房间。


‘泰斯‘教宗在漠然的注视三名枢密主教离开后,轻声说‘此次的圣战由谁指挥。‘


‘陛下,臣已令高德法克大主教和圣战武士团统领雷亚狄大主教共同指挥此次圣战。‘


‘都不是最好的人选。‘


‘臣下惶恐,请陛下恕罪。‘


‘算了,也没有更好的人了,泰斯特,要注意在纸级教士和信徒中找到好的人才,这样,神的荣光就不必依靠那些不相信神的人了。‘


‘遵旨,教宗陛下。‘


‘那个老家杰是疯了,神,狗屎,我呸。‘


‘冷静,隆瓦比鲁大人。‘


‘冷静?亚拉尼亚大人,我们的利益就要因为那个老家伙而断送了,你居然要我冷静!‘


‘是要冷静,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隆瓦比鲁大人。‘


‘那么,帕尔赛诺斯大人,您的意见提要我们坐视不管吗?‘


‘不,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我相信亚拉尼亚大人已有好办法了。‘


‘哈哈,隆瓦比鲁大人,帕尔赛诺斯大人,我代表亚拉尼亚家向两位提议,为了使神的荣光更好的传播,你们不认为教团该重新选择神在世俗的代理人吗?‘


‘……‘


‘完全同意您的意见,亚拉尼亚大人,神也会高兴的吧!‘


‘不错,让那个老疯子去神的身边吧,这也是他的希望!‘


‘那么,亚拉尼亚大人,什么时候呢?‘


‘不必心急,帕尔赛诺斯大人,在这次所谓的圣战后,应该会有好机会出现吧,而且,您也想到了吧,新的代理人选谁呢?‘


‘那个老疯子不是有个女儿吗,只有十四岁不是正好控制吗?‘


‘哈哈哈,帕尔赛诺斯大人,隆瓦比鲁大人和我们想到了一起了。‘


‘不是吗,亚拉尼亚大人,真是神的旨意啊!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