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二战》续章[转贴]

千手捕蝶 收藏 2 238

我们的二战

西斯武士


第一章 星舰舰长和军火商


撒哈拉沙漠,1928年。




地球帝国星际远征舰队“胜利”号超级巡洋舰现在正安安静静的趴在沙漠里,这艘7700米长的星际巨舰一周之前刚刚经历了一次可怕的灾难,一次突如其来的空间风暴。现在它银白色的装甲外壳上还保留着那场灾难所留下的印记——无数丑陋的黑色条纹——如同整艘战舰被放到一场大火中烘烤了一番。




当然,“胜利”号所受到的损害远比外面看到的要严重得多,那场恐怖的空间风暴在把它送回这个时代的同时还严重的损害了战舰的4个主推进器,并且摧毁了几乎全部的电气线路,现在,战舰上的维修部门不得不花上相当长——也许是几十年——的一段时间来修复这些伤害。




这真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不过面对这样严重的问题,“胜利”号的指挥官,莫非中校,一个又高又瘦的青年军人,战舰上唯一的自然人类,却显得有些无动于衷。他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自己手下的克隆人军官去负责,而自己每天所做的就只是站在舰桥上的观测窗前凝视着外面的沙漠。




实际上中校现在正在思考着一些问题。




作为一个渴望战斗并且喜欢用激光炮解决问题的标准的星际远征舰队军人,莫非中校和他的同僚们一样排斥和平安宁的生活,他们觉得那样的生活是在浪费人的生命。但是遗憾的是,星际远征舰队已经很多年没有进行过一场像样的战争了。因为地球帝国实在太强大,它的星际舰队实在太强大,强大到整个银河系里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有胆量去挑战它的威严,所以舰队的指挥官们唯一可干的事情就是指挥着一艘可以轻易毁灭一个星球的超级巨舰在行星间追逐那些愚蠢的星际海盗——而那本来应该是警察们的工作。




这绝不是莫非中校想要的生活。




但是现在,非常走运的,一场意外的空间风暴把他安全的送回了1928年。中校很清楚要不了多少年,这个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一次人类之间的战争就会爆发。虽然那场战争被称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争无论是战争的规模还是持续的时间都无法和他所参加的任何一场星际战争相比,但是那毕竟是一场真正的战争,而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式的游戏。




中校现在非常清楚的感到一种久违的激情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参加那场战争了。




但是在那之前他必须进行一些准备工作。




莫非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一旦有某个国家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一艘星际战舰,那么这个国家就一定会妄想把它具为己有,这种事情将会给中校无穷无尽的麻烦。虽然并不害怕,但是他也不想把任何一个国家从这个世界上抹掉。




必须要设法融入这个社会。但这有些麻烦,中校属于典型的三无人员:无合法身份,无社会关系,无社会声望。这样的人要想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出人头地是很困难的,也许要花上很久才能获得他想要的指挥军队的权力,而到那时战争可能已经结束了,这可不是他希望的事情。




更麻烦的是,他对这个时代所知甚少,这更增加了他融入这个社会的难度。




也许寻找一个熟悉这个时代的合作者是个不错的选择。




※※※※※※※※※※※※※※※※※※※※※※※※




郭波艰难地在沙漠中跋涉着。




现在正是一天之中光照最强烈的时候,为了防止水分蒸发,他不得不把自己身上的每一部分都裹得严严实实的。不过,郭波觉得,即使这样也并不能阻止自己走向死亡,还没听说过哪个毫无准备的人活着走出沙漠的。对于他来说,活着离开这里的唯一希望就是在自己被烤成肉干以前被人给找到,虽然这种事情可能发生的机率并不比陨石掉到自己的头上大多少。




只是郭波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那架破破烂烂的安东诺夫运输机会坠毁在一片沙漠里,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的飞机在遇到那诡异的沙暴的时候是在非洲的热带雨林上空,按照GPS显示自己的位置离撒哈拉沙漠边缘至少有2000公里,以飞机上的油量来看自己的飞机无论如何是不可能飞到沙漠的深处去坠毁的,至少在理论上是如此。




也许自己是遇到了灵异事件!




郭波使劲的摇了摇头,把那个荒谬的想法赶出了自己的脑袋,他现在更愿意相信是那台GPS接收机出了问题,或者是该死的美国佬向他的机器发送了错误的信号。得益于多年来受到的教育,他一直是个坚定无神论者,所以他才可以心安理得的从事自己那份非常特殊的、收益丰厚的同时又充满危险的邪恶的职业:军火商。




作为一个算不上很成功的三流军火商,在过去的两年里,郭波一直在向那些没什么经济实力而又不停的在和人打仗的三流武装提供他那些被各国政府淘汰下来的过时武器。通常,那些各种各样的武装在按公斤收购他提供的AK47以后,就会立刻加入到一场混乱不堪的街头战斗中去,这使得郭波对于自己的武器产生的破坏力有着非常直观的认识,只是那些残破的尸体产生的唯一作用就是让他把更多的武器运到那里以制造更多的尸体。




现在报应终于来了。




“该死的!”郭波低声咒骂着,他发现自己的脑子有些不灵活了,总是去想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按照他的理解,通常情况下出现这样的事情总是表示某个人就要回到上帝的怀抱中去了——好吧,也许是真主安拉……又或者是佛祖……当然,也可能是敬爱的马克思同志……那么,是不是也有可能是亲爱列宁同志呢……




就在郭波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到,附近的一个小沙丘上,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他。




※※※※※※※※※※※※※※※※※※※※※※※※




一小队克隆人士兵走进了宽大的舰桥,他们以一个紧密的圆形编队,步伐一致的向着站在观察窗前的莫非中校走来。原本凝视着外面沙漠的中校转过身,面对着这群正在接近的克隆人士兵,他们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随着队长一声令下,士兵们同时向两边分开,现出了中间的囚犯——倒霉的三流军火商。




莫非用一种漫不经心的神情注视着眼前的囚犯。




从容而优雅的向莫非中校敬礼之后,克隆人士兵的队长报告道:“我们在战舰10公里外发现了这个独自在沙漠中行进的男性人类,但是我们无法确认附近是否还有他的同伴存在。长官,请准许我指挥部队对这片区域进行一次更为广泛的搜索。”他向少校伸出手,在手里面握着一支手枪。“我们在他身上找到了这件武器,虽然设计非常老旧,但是依然可以确信这是一支手枪并且拥有杀伤力。”




中校看了一会手枪——从外形看那是柯尔特M1911A1半自动手枪,但实际上却是斯普林菲尔德武器公司的“操作者”——然后慢慢把它从队长的手中拿了起来。“指挥官,我批准你的申请,现在你可以去指挥你的搜索了。”




“遵命,长官。”再度敬礼之后,克隆人队长和他的士兵们迅速的离开了舰桥,然后宽大的舰桥上就只剩下了中校和他倒霉的囚犯。




“可以谈谈吗?”短暂的沉默以后,中校开口了。他用的是英语这种他唯一会用的古代语言,虽然发音不是很准确但是他相信眼前这个人能够听懂,毕竟在这个人生活的时代英语是一种使用非常广泛的国际性语言。当然在这个时候中校也在庆幸自己在军校时为了完成毕业论文而去学了一段时间的英语,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和眼前这个人进行交流。




“谈什么?或者,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郭波的语气不是很友善,毕竟自己刚刚被眼前这家伙的手下给抓了起来,并且还吃了一点小苦头。




“谈谈你,还有我,还有别的什么我们关心的事情。”中校的语气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在军校的时候他一直被教导要对同胞——虽然他和眼前的人所生活的时代隔了上千年——要友善,而且他也很了解军火商现在的心情,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打算把他拉进自己的计划中来,现在他不打算加深两人之间的矛盾。所以他自动忽略了军火商语气中的不友善成分。




不过,不生气并不代表中校不会在言语上发起反击,他可从来都不是一个仁慈的人。中校的眼睛闪动了一下。“对了,在那之前,请允许我衷心的向你表示祝贺,非常幸运的,你安全的抵达了1928年的地球,而没有在时间隧道里被扯成碎片。”




“噢,是吗,那还真是感谢……”几秒钟以后,他这番说得漫不经心的话才被反应过来。“什么!”因为过于激动,军火商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1928年?你是说1928年!这怎么可能!”




“当然。”中校依然保持了他那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给你看卫星照片。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一定会失望的。”




※※※※※※※※※※※※※※※※※※※※※※※※




“现在你相信自己是在1928年了?”




“是的。”把目光从卫星图像上收回来,郭波有些郁闷的回答到。他觉得今天一定是自己的被难日,先是空难,然后被太阳晒了个半死,接着被一帮来自未来的武装份子抓了起来,最后得知自己已经被扔到了1928年,不会有比这样更倒霉的事情了。




好吧,现在他可以和自己的过去——包括亲人、朋友、家庭和事业——说永别了,然后,他还得为自己不可知的未来重新奋斗,这简直就糟糕透了。




“看上去你有些难过。”中校适时的递了一杯酒给他,这通常会增加对方的好感,“我的朋友,轻松些,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遇到了这样的倒霉事。”




“我想我们之间的情况有很大的差异,”军火商并不同意中校的看法,“你……噢,对不起,还不知道你的姓名。请问你是——?”




中校非常优雅的行了一个军礼。“地球帝国星际远征舰队,‘胜利’号超级星际巡洋舰舰长,莫非中校。”




“……非常高兴和你见面,中校先生。你可以叫我郭波,我是一个军火商……至少几个小时前还是。”郭波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前面的话题,“中校,我和你的情况有很大的差别,你还有很多部下,还有一艘星际战舰,而我只是孤单的一个人。”




“并非完全如此,郭先生。”中校似乎也不赞成军火商的看法,他耸了耸肩,说:“我的部下都是克隆人,他们都是好军人,但却当不了好朋友,你只要和他们一起工作一段时间就会明白我的意思是什么了。至于‘胜利’号……”说到自己的战舰中校显得有些伤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不能回到太空中了。”




一个让人伤心的话题,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不过,军火商在为自己的不幸遭遇而悲伤,中校却在为自己心爱的战舰悲伤。至于自己的亲人,中校并不担心自己那身为某个舰队司令官的母亲会悲伤,在帝国军队里,亲人之间的联系实际上远没有战友之间那么紧密,大家会为一个战友的死亡伤心不已,却毫不在乎自己某个几十年没见过面的亲人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而且,在星际战争中,星际舰队的阵亡率并不算低,实际上他已经有7个兄弟姐妹在星际战争中阵亡了,就算他的母亲会伤心也早已经麻木了,现在再多他一个也没有什么,何况他还有很多的兄弟姐妹依然活得好好的。至于父亲,中校更不会担心了,在他很小的时候他那个基本没见过面的父亲就已经变成了宇宙中的尘埃,一个死人,是不会为他担心的。




中校再度耸了耸肩,决定不再去想那些遥远的事情,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让军火商加入到他的计划中来。




这是个比较麻烦的事情,他很担心军火商会把他……等下,军火商?中校觉得自己有些多虑了,一个军火商,这种人通常不可能是什么好角色,无数的事实证明这些有着战争捐客的称呼的魔鬼的道德水平并不比贩毒份子高到哪里去,实际上他们的道德水准也许比毒贩们还要低一些。




现在中校对实现自己的目标更有信心了,当然,依然要保持耐心。




而在这个时候,军火商已经结束了对过去的怀念,开始思考起自己现在该怎么办了。他很快就把自己的主意打到了中校的头上,他觉得可以利用中校手上的力量去做一件他很想做——或者说是很多中国人都想做的——但是又没有能力做的事情。不过,比较麻烦的是,他不清楚这位来自未来的中校是否会赞成他的计划,也许他们对同一件事情的看法会有相当大的出入,他认为自己应该试探一下。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没有,我的朋友?”又过了一阵,中校打破了沉默,他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打算,按照他对古代中国人的理解,他们总喜欢在说话的时候绕来绕去的,中校觉得自己应该遵循这种习惯。




“暂时还没有。”军火商摇了摇头,“我不确定我能做什么,你看,我现在既没有钱,又没有社会关系,而且也没有名气,我实在想不出我能做什么……你呢,中校先生,你的打算又是什么?”




中校一副老实的样子。“我?等着战舰修理完毕,然后离开地球。”




“是这样啊。”军火商的语气很平淡,“可是我听你说这艘战舰得修上很长一段时间,那么这段时间里你没什么其他的打算吗?”




“没有。”中校回答得非常的干脆,“我对这个时代并不了解,我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噢,是这样啊。”




然后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觉得我们没必要这样下去了,军火商先生,这种游戏不是我们擅长的。”最后打破沉默的还是中校,他发现自己还是直接一点好,“你有你的目的,我也有我的目的,我想我们最好还是说出来,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性。毕竟,我有你需要的东西,而你也有我想要的东西。”




“当然。”军火商表示赞同,“那么中校,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需要一个合适的身份和一支军队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校忽略了军火商的小把戏,“我已经很久没有参加一场真正的战争了,我现在非常渴望战斗。”




“而我需要改变我的国家在战争中的悲惨状况。我想我们的目标没有任何冲突,我们可以合作。”军火商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中校也伸出了自己的手,然后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