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为什么没有钱?

ybchenl 收藏 5 62
导读:中国足球为什么没有钱?

中国足协为08国奥队寻帅至今未有结果,固然有候选人难服众之故,但这还不是最主要,核心问题恐怕还是一个“钱”字。此前,多位足协领导在不同场合都曾表达过这样的意见:“我们不可能出难以承受的价格来找外籍教练。”此说法较婉转,但说到底还是一个“钱”字,更直白些就是:“我们中国足协没有钱!”为什么中国足球没有钱?这很值得人们思考。


足球走向职业化、走入市场之后,经济因素不仅仅是基础,更多时候常常成为决定性因素。就以选帅为例,如果中国足协能拍出200万欧元甚至更多的钱来为08国奥队聘请洋帅,恐怕也不至于用4个多月的时间满世界去会晤所谓的候选人,还要左掂量、右犹豫。即便是我们的有些领导看不上特鲁西埃,世界杯结束后,32强中不少“下岗”的、为中国足球界人士以及广大球迷所认可的教练会直接主动“送货上门”迎接挑战。可惜,这样的情景并没有出现,因为我们根本出不起那么多的钱!于是,我们总是一厢情愿地希望找到一位既价廉又物美的,但这样的人选在哪里?除非上苍开恩,哪天见中国球迷实在伤心,“赐”给中国足球这样一位高水平的教练!


中国外教历来“便宜”


阿里·汉率国足在世界杯小组赛被淘汰后,中国足坛更坚信“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这一信条。长期以来,受到舆论等各种因素的影响,外界常有这样的印象:“中国搞足球的,一定是有钱的。”据此,外界认定“作为管理部门的中国足协也一定很有钱。”这其实是个错误的印象,足协每年的运营费用本身有限,中国队作为“中国之队”项目中最重要的一支球队,每年的运营费用更是受到诸多限制。中国队聘请外籍教练的费用只能从“中国之队”这个项目中支出,这就决定了足协在选帅过程中根本就不可能随便支出,只能量力而行。


看看自1992年职业化改革以来国家队所聘请的四位“洋教练”,就不难看出中国足协在聘请外教方面受经费问题制约程度究竟有多大了。当年施拉普纳来华执教是因为有上海大众汽车公司出资,后者唯一的要求就是外教必须来自德国,施拉普纳的年薪尚不足18万美元。1997年冲击世界杯赛失利后,足协通过国际管理集团(IMG)聘请霍顿。霍顿来华执教的薪水并不是由足协“埋单”,霍顿甚至没有与足协直接签约,而是先与IMG签订协议,IMG再与足协签约,以维持足协与霍顿的关系。可能谁都不会相信,堂堂一个中国国家队的主教练,霍顿的年薪还不到15万美元,而且足协当时还掏不出这笔钱!


米卢来华执教时,很多人都认为他年薪肯定不低,甚至传说高达百万美元。但我们从来没有想到甚至根本就无法相信:2000年1月与足协签约时,其年薪还不到30万美元!2000年亚洲杯进入四强、完成任务后,第二年的薪水才有所上涨,但依然未超过40万美元!对足协和米卢来说,当时不否认外界传说,有商业秘密之故,更重要的是,一旦公开真实数字,双方都将脸上无光!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中国队出线权后,米卢在国内到处做广告、“走穴”也就可以理解了,在与足协所签订的合同中,在这方面没有具体的条文规定,米卢只是在按合同行事。


阿里·汉执教期间,尽管外界称他的年薪为70万美元,但实际才32万欧元!至于去年执教U20国青队的克劳琛,同样也与中国足协“无关”:他只是由德国巴特基辛根方面聘请的教练,薪水也由德方支付,一年为15万欧元。因而今年德国世界杯赛期间,克劳琛状告被拖欠了9个月的工资,被告是德国巴特基辛根市而不是中国足协。


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中国所聘请的历任国字号外籍主教练的年薪,没有一人是超过50万美元的!在欧美职业足坛,身价50万美元的是什么样水平的教练?不用多说,连中国普通的球迷都很清楚。于是,像希丁克等这样的世界大牌教练一辈子都不可能与中国足球牵手,奥秘也在于此。


再看看足协之前圈定的三位候选人,从福格茨到范哈内亨、到威尔金森,哪位教练的年薪报价不是100万欧元以上?即便是特鲁西埃,其身价也不下百万欧元!这样的报价,让向来以“小作坊式”经营为生的中国足协何以能够承受呢?(需要补充说明的一点是,在这么多年的跟踪采访中,我有这样一个体会,无论是四年前的选帅还是这次选帅,候选人报价不菲,很大程度上与国内媒体的“爆炒”有关,不少不负责任的报道确实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反作用,人为地帮助候选人抬高了身价!)


省“小钱”与丢“大钱”


表面上看,足协选帅希望将年薪控制在可接受的心理价位内是“量力而行”的具体体现,但换位思考,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说,却是“得不偿失”,我们常常因为省“小钱”而丢“大钱”。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澳大利亚队聘请希丁克的例子。


希丁克与澳大利亚足协签订的合同中,报酬条件并不算很高,真正吸引希丁克的是赢球后的高额奖金。澳大利亚记者曾给希丁克算过一笔帐:在获世界杯参赛权后,澳足协累计拿出了700万澳元,其中希丁克的报酬加奖金为250万澳元。在澳队进入16强后,澳足协增加了200万澳元奖金,希丁克的奖金为85万澳元(合50万欧元)。据统计,希丁克执教澳大利亚队期间累计的报酬为200万欧元(约合2000万元人民币)!


表面上看起来,光希丁克一个人的开销就不小。但这次德国世界杯赛的出场费是历届最高的,比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出场费增加了49.25%。进入32强的队伍在抽签后先领到100万瑞瑞士法郎(约合650万元人民币)的参赛准备费。在世界杯赛上,只要打完3场小组赛,不论胜负结果都可获得600万瑞士法郎(约合3900万元人民币)的出场费;在八分之一决赛中被淘汰的八支球队每队将得到850万瑞士法郎(约合5525万元人民币)!像澳大利亚队在1/8决赛中被淘汰,希丁克拿走了不少钱,但澳足协依然还有(650+5525-2000)=4175万元人民币的收益!这笔收益是什么概念?中国的球迷恐怕都无法想象:它几乎相当于中国足协在2005年整个一年的运营成本!其中包括中国国字号队伍的运营、中国各级男女联赛的运营、中国足协的日常活动等全部总开支。(关于这一点,将在以后将作介绍。)


这只是世界杯赛带给澳大利亚足协的直接经济收益。除此之外,那些间接的经济收益以及社会效益更是无法想象,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澳大利亚足协首席执行官奥尼尔在世界杯后公开表示:“我想,去年首届职业联赛的平均上座率为11000人,但新赛季中我有信心将增加到15000人!尽管不少俱乐部在过去一个赛季中遇到了财政问题,我们肯定将采取更为稳妥的措施,令我们高兴的是,我们与Fox Sports电视网签订的新的转播协议每年将给我们带来150万澳元(约合915万元人民币)的转播费。”至于赞助商所带来的赞助费用,相信更不用多说。


事实上,中国队在2002年世界杯赛首次出线之后,这样的效益就体现出来了,只不过由于中国足协在这方面思想准备不足,最终收益的只有米卢一人,导致中国足协内部的工作人员、中国国家队的中方教练组、中方工作人员、国脚们等怨言颇多,因而在中国队世界杯出线后,圈内人士对米卢、对足协意见很大也就不足为怪了。


选择“投资”还是“投入”?


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有一个问题我们必须搞清楚,就是当我们花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美金(或欧元)去聘请洋教练时,我们究竟应该是把它当作是一种“投资”还是一种“投入”?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思路问题,它所折射出的恰恰能够说明中国足球的管理者甚至更高一级的管理部门,是真心希望中国足球走向职业化、走向市场,从而确切提高中国足球运动的水平,还是仅仅换了个“称谓”、实质依然想搞计划经济时代的那一套,将中国足球“拖”向灭亡。


经济领域内常有这样的说法,即计划经济中最讲求的是“数量”,产品不需要终极认定,所以可以拼命投入、或少投入,甚至不投入。但市场经济最讲求的是“质量”,必须要有自己的买主才能实现自身的价值,才能变成商品,商品必须终极认定。搞计划经济那一套随之带来的就是“官本位”,而“官本位”在市场经济中是没有市场的。


之于中国足球界,几十年计划经济体制下带来的“官本位”就是只有“出线”才能保住“官位”甚至才有可能“升官”。所以,这么多年来,中国国家队在聘请洋教练时,管理者从来就不问“英雄出自何处”,不需要“终极认定”,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在“省钱”情况下的“出线”二字,总以为洋帅一到即可“万事大吉”。加上要么不是自己出钱、要么是自己出小钱,自己唯一的风险就是“乌纱帽”,至于这些教练是否真的有世界级水平、是否真的能帮助中国足球在技战术方面有质的提高或飞跃,根本不是他们所关心的本质问题。所以,计划经济对于企业来说,是一种“萎缩性经济”。而对于中国足球何尝又不是如此呢?从2002年世界杯赛出线之后到现在,短短四年时间里,中国足球已经人似物非,相信每一个热爱和关心中国足球的人都为之感慨、为之心痛。


但如果是“投资”,则情况截然不同。既然是投资,风险与利润共存,但投资者首先需要考虑的是投入后能否产出收回成本?产出的把握究竟有多大?而且还要考虑如何令利润最大化等更深层次问题。这就好比是澳大利亚足协之所以选择希丁克,聘请希丁克存在着失败的可能。但相比而言,希丁克已经在市场风潮中经过了“终极认定”,其成功的机率要大于失败的机率。因而,澳足协毫不犹豫地不惜重金选择了希丁克,结果最终成功了,其出生的经济效应、社会效应在前面已经有过介绍。


所以,在聘请洋教练的问题上,如果我们依然沿用过去聘请外教的思路,则等待中国足球的,仍然摆脱不了失败的命运。既如此,缘何我们就不能转化思路,将它当作是一种“投资”?或者更进一步是一种“风险投资”?


两场球与¥9000万元


中国人很聪明,如果总以为世界上只有中国人最聪明,可以“花小钱、办大事”,但这样的人恰恰是最愚蠢的。让我们来给中国足球算这样一笔帐。


按照中国足协选帅过程中的“思路”,肯定要选择一位“心理价位合适”的教练。看上去在短时间里确实省下了不少钱。例如,聘请一位身价100万欧元的洋教练,比聘请一位身价不到40万欧元的洋帅,在两年任期内至少可令中国足协少支出120万欧元(合1200万元人民币)。这笔费用足够现在的男足国家队、国奥队、国青队、国少队以及女足国家队、国青队一年的经费支出。


在2004年,中国国家队全年22场比赛中仅仅输了两场球,中国队在年底还被国际足联评为“年度进步最快的球队”。但是,这输掉的两场球令中国足球蒙受了多少直接经济损失?中国队在家门口的亚洲杯赛上让日本队捧走了亚洲杯,无缘2005年在德国举行的国际足联联合会杯赛。根据国际足联的规定,参加这项赛事的球队每队出场费每场为100万欧元(合1000万元人民币),三场小组赛累计为300万欧元(约合3000万元人民币)。


随后在世界杯预选赛小组赛中,中国队输给了科威特队,最终导致无缘小组出线。如果能够闯入八强,每个小组有2个直接出线名额,机率为50%,超过2001年世界杯十强赛时每组五支球队只有一个出线名额即10%的机率。一旦能够参加八强赛,根据亚足联的规定,每队在主场参加比赛,至少有60万美元(约合480万元人民币)的出场费,三场主场比赛累计为180万美元(约合1440万元人民币)。一旦能够进入世界杯,则意味着中国队可以获得100万瑞瑞士法郎(约合650万元人民币)的参赛准备费以及世界杯三场小组赛的出场费600万瑞士法郎(约合3900万元人民币)。


也就是说,中国队在2004年虽然仅仅输了两场球,但它给中国足球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3000+1440+650+3900)=8990万元人民币!至于间接的经济效益以及看不见的社会效益更是难以统计。这难得不是另一种方式的“犯罪”?按中国的法律,有如此大的损失,罪犯足以枪毙十几回了,可迄今为止,中国足协里的哪一位官员又为这么巨大的经济损失付出了“代价”呢?时任主教练阿里·汉倒是付出了代价,但仅仅是一走了之而已;时任足协负责人阎世铎也走了,但只不过位置换了一下,摇身成了局长;其他人则该干啥还干啥……


中国足球在2005年经历了惨淡的一年,至今仍处低谷中徘徊,社会公信力极差,直接原因就在于中国队甚至连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八强赛的资格都未能获得!难道中国球迷、社会各界不应该指责中国足协?不应该“怨恨”前任主教练阿里·汉?不应该怨恨把阿里·汉请来的中国足协?为了“省小钱”,请一个便宜而听话的洋教练,中国足协丢掉的经济利益足够请5、6回“阿里·汉式”教练!如果那近9000万元人民币或者哪怕只有一半,现在中国足协选帅至于为“钱”而发愁吗?


××××××


在选帅的时候,我们自然会谈到“性价比”的问题。可是,如果中国队拿到了亚洲杯冠军、参加了德国世界杯赛,拿到了近9000万元人民币,现在的中国足球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我想,这才是我们选帅时真正所需要考虑的“性价比”问题!澳大利亚足协首席执行官奥尼尔在谈到聘请希丁克的开销时就说:“很多人都会说,付给希丁克这么高的报酬,太多了点。但我却认为很值得,甚至每花一分钱都很值得,因为他所获得的报酬大多数全部都来自赢球奖金。只有澳大利亚队取得了好成绩,他才能拿到更多的钱。更何况,因为进入了这次世界杯,带给我们的经济效应和社会效应又何止我们支付给他的350万澳元呢?”


中国足球的历史教训以及国外足球的成功经验已经充分证明:选帅就是不能贪图“便宜”!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不愿抛弃长期以来“小作坊式”的经营思路,不作长远的战略计划,中国足球永无出头之日!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