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戒烟

“老兵”的兵龄很长,大家都习惯叫他“老兵”,就连营区周围的大人和孩子们抑或是如此。“老兵”也已经很习惯自己的这个称呼了,每每叫起,他都是一脸的堆笑,露出了一口“烟熏”的牙,煞是难以让人“容忍”。听部队里的老同志讲,他的烟龄绝不比兵龄短,而且抽得很凶,大老远看到一个“从上到下都冒烟”的人那就一准是他了,这倒让我想起了小时候那个“蒸汽火车头”的样子。


阳春三月,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生机勃勃,一片欣欣然的景象。新兵战友也结束了新兵连的集训,下到了基层连队,“老兵”又一次担任了艰巨而又光荣的带兵任务,这个“兵头头”带过的兵可真是没的说,个顶个的优秀,几乎每个他带过的兵都是队里的骨干,战士中的标杆,每年都有那么几个人被评为“优秀士兵”。可也是个顶个的“小烟筒”,很长时间都是这么过来的,别人没怎么注意,“老兵”自己到也不觉得什么,我不知道老兵是什么时候,怎么样和为什么学会抽烟的,可是我知道那些原本不会抽烟,而到了“老兵班”之后学会抽烟的新战友,这笔帐就着实的应该算在老兵的头上了。


领导们为这事也曾经说过老兵几次,但也都是于事无补,毕竟是几十年的习惯了说改哪有那么容易啊?新到任的王连长,却偏不信这个邪,还扬言不把老兵的这个坏习惯“拿下”,他就不是一个合格的连长,看到连长动起真格的了,大家也觉得这事有点意思,悄悄的留心观察着这场“戒烟攻坚战”的结局究竟如何?接下来的连长几次“小冲锋”均败下阵来。没办法,集体的力量是强大的,发动群众打“团体歼灭战”。连长倡导要争创一个什么“无烟连队”,全连战友均不得吸烟,否则严加处理。这招还真灵,大伙还真看不着老兵见天不利嘴的烟卷了,可再看老兵成天无精打采的,就跟“丢了魂”似的,干什么事情都打不起精神来,直到“那件事情”发生过后。


老兵的家乡去年发了一场大水,淹没了所有的房屋和麦田,庄稼颗粒无收,房子也倒塌了,家里的全部积蓄都花在了盖房子上了,还欠下了不上的外债。“无漏偏逢连雨天”,老兵的弟弟偏偏在这个时候考上了大学,手里捧着红彤彤的入学通知书,就是交不上学费,老兵的父母十里八村的跑了个遍,可所有乡亲的家里都不宽裕,又都刚刚遭了灾,大家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没有什么办法。无奈之下,老兵的父母把电话打到了部队,哭着跟老兵说了这件事情,老兵听后心如刀绞,十几年的兵当下来这是父母头一次跟自己开口说家里的困难,不管怎么样我也不能难为了爹妈啊。老兵心里想,可他自己心里更有数,自己每月的津贴,全都抽烟了,剩下的那一点点钱除了填补自己的“小家用”,也就没有什么了,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又是一个夕阳西下的时候,老兵吃完晚饭,独自一个人坐在营区小路旁的树荫下“郁闷”,通讯员小张叫他到连部去,说连长找他有事,老兵刚一走进连部,顿时惊呆了,团里的首长都在,连长正在那记录着什么,在他旁边的桌子上,放着厚厚一摞钱,政委一把抓住老兵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略带和蔼的说“有困难找组织啊!”说完,带着其他的首长们走了,政委的这一拍动作很轻,实质却意味深重,拍下了老兵男子汉眼里的两行热泪,老兵望着连长,连长并没说什么,只是告诉他“那些是战友们的一片心,万万不能拒绝”。此时此刻,老兵的心里,就像吃到了还未熟透的山杏,苦中有酸还带着浓浓的甜味。老兵的弟弟在战友们喜悦的欢呼声中踏上了自己求学的仕途,也就在那一刻,老兵在全团官兵的面前做了一次精彩的“戒烟演讲”,其中的一段话是这样的:“我们计算一下,一个人一天平均吸一盒五元钱的烟,一年下来就是1825元,按烟龄四十年来计算,他吸烟一共要花掉73000元;如果按每本书籍12元钱计算,他一共可以买到6083册书籍,平均每年用于吸烟的钱可以买152册书籍,我们试想一下152本书那是多么大的进步啊!就算是我们不一定将省下来的钱全部买书,完全可以积攒下来,用在别处么。如果一个人在吸烟中浪费掉了学习的时间,当在别人获得许许多多丰富知识的同时,香烟却成了你唯一的伙伴。有的战士当了两年兵,只学会了抽烟,也只抽了24个月的烟,便无功而返你又对得起谁呢?我们势必以坚定的意志和毅力,呼唤“军营——No Smoking”!”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