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系列 一

xc198716 收藏 12 353

狼牙(三)


“正步一步两动——”女上校板着脸命令,“一!”


刷——解放鞋踢起来。


女兵们扎着武装带,大檐帽下的眼睛注视前方。方子君戴着少尉军衔站在排头,她有点中暑,汗水顺着她洁白如玉的脸颊流下来。


派来训军区总医院战场救护队的女干部可不是简单人物,79年就是南疆保卫战的英雄人物、老战场救护队长,军委领导接见过的。所以在前线在后方都是无法无天的女兵们对她还是很有点畏惧的,何况她现在还是军区总医院的政治部主任,属于实权派人物,哪个也不敢轻易惹。


军区直属队集中在省城附近的防化团驻地进行训练,这也是山沟所以空气还是很好的。操场上都是在操练队列的军人们,防化团早早就让出了两个兵楼和大操场,自己委屈在小操场训练。团长和政委也都反复强调不要招惹这些前线下来的爷爷奶奶们,见面先敬礼,遇见先让路,如果发生冲突不问理由自己的战士先禁闭三天。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释放参战官兵的战争能。


大操场另外一个角落却坐着一群干部,武装带都解了抽烟聊天。中间围着的是何志军。带操的是防化团调来的一个连长,没上过前线的小中尉根本就不敢对这些侦察大队的爷爷们说什么,每天都是好烟好茶伺候着。侦察大队的兵没那么幸运,在旁边被团教导队的老兵训着,虽然很客气但是毕竟还是部队,要求严格点稍微艰苦点也是正常的。


小中尉给何志军点着烟笑着说:“何大队长,明天军区直工部来首长视察,您看是不是今天下午可以起来走几步?咱们好歹也熟悉熟悉?”


“走啥啊?”何志军看都不看他,“都是带兵的这点基本功都不会?不走,你想走自己走几步!”


小中尉就不敢说话了边上站着,让自己的通讯员倒水。


“我们的态势不明朗啊!”耿辉忧心忡忡,“侦察大队是为了和敌人打特工战组建的,现在没有特工战了我们可能真的要各回各家了。”


何志军想着什么,苦笑:“回去也没什么不好,都升职了又有战功回去也有位置安置。可惜的是我们在长期对敌特工战总结的经验教训要付之东流了,这些可是血的教训!”


二中队长雷克明少校戴着近视眼镜,无声地抽烟。这是一个骨瘦如柴的军人,头上头发不多梳得却很整齐,给人的感觉不是侦察兵而是个斯文的大学教授。


“对了,我们都回野战军了。”何志军看他,“你呢,老雷?还回北京去军乐团当指挥去?”


雷克明笑笑:“指什么挥?现在只会打枪不会指挥了。”


“你说你淌侦察部队这汪混水干啥?”何志军笑着说,“好好当你的文艺兵多好,现在完了彻底成野战军了!没事,要觉得回军乐团没意思,你就跟我到A集团军侦察大队当侦察营副营长去!”


“我可能还得回北京。”雷克明说,“昨天北京给我来了个电话,说组织部门要选人,要我准备准备。”


“哪个单位?”何志军问。


“没说。”雷克明淡淡地说。


“跑不出部队文工团吧。”何志军想想。


“或许吧。”雷克明脸上没有什么笑容。


“我给军区的报告一直没有批,现在侦察大队是解散还是保留都是未知数。大家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吧!”何志军站起来扎腰带,“都起来走两步走两步,人家给咱们面子咱也得给人家面子!别让小连长为难,起来了起来了!”


小中尉看见侦察兵干部们起来急忙一脸笑过来:“何大队长,各位首长!咱们怎么走?”


“该怎么走怎么走。”何志军说,“走吧,首长们不是说了吗?我们在你们这儿都是新兵,来受训的。”


“哪儿敢啊!”小中尉也笑着扎腰带,“各位老哥能好好从我们团走出去我就谢天谢地了,这不就等于让各位老哥休假吗?看各位红光满面,鸡肉好吃吧?”


“什么鸡肉?”何志军纳闷。


“各位老哥,别瞒着我了!”小中尉笑,“这些天我们团家属院的鸡不少都失踪了,根据我判断肯定是在各位老哥肚子里面了!各位要想吃鸡就跟我说,我让炊事班准备。这不我们政委老婆今天早上找到我了不依不饶——她家住四楼,鸡养在阳台上,能上去的除了各位没别人了。小弟也是在团里混的,各位也别让我作难不是?”


侦察干部们面面相觑。


“谁偷人家鸡了?!”何志军怒了,“哪个干的?”


干部们都不明白,互相说是不是你干的,这个说不可能啊我不吃鸡肉。


何志军的眼睛飘向正在训练队列的侦察大队士兵队伍,气都不打一处来:“陈勇!”


“到——”陈勇从队列里面飞出来几步就跑过来了立正。


何志军绕着他看走了好几圈,陈勇有点发毛。


“大队长,我……”陈勇嘿嘿笑,“我也是馋了。”


“妈拉个巴子的老子毙了你!”何志军伸手就摸腰一摸没枪解开腰带就抽,陈勇不敢躲任武装带抽在脸上一条血道子。几个干部急忙上来抱住他,陈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没吃过鸡肉啊?!”何志军怒气冲天,“脑子长包了?!这是盗窃你知道不知道?!就你会那点武术是不是?!”


陈勇不敢动,小中尉脸白了赶紧劝何志军:“何大队长,我就那么一说。您别生气别生气,不就一只鸡吗?我们政委说算犒劳大家了,没事没事!”


“你丢人!”何志军怒吼,“丢侦察兵的人!部队让你学那些本事是杀敌不是偷鸡!你今天就给我滚!”


陈勇低着头,耿辉过来拉他走一边塞给他一卷钱:“你还站在这儿干什么,赶紧去给人家赔礼道歉!”


“是。”陈勇说,“教导员,我……”


“算了算了,你也是无意的。”耿辉苦笑,“不过你得长记性啊,这已经下了前线了!你在前线执行任务,顺路从敌人公安屯偷鸡回来吃虽然鲁莽但是不丢人啊,这下好了偷鸡偷了解放军团政委家的,你啊!去吧。”


陈勇敬礼跑步去了。


何志军已经平静下来,大声喊:“侦察大队的都给我过来!妈拉个巴子的收拾不了你们了是吧?!全给我站直了,军姿两个小时!死都不怕还怕站军姿?!看你们那个队列走的什么鸡巴玩意?!”


他扎好武装带站在队伍跟前。


侦察兵们都站直了,纹丝不动。


小中尉看着很感动:“何大队长,算了,真没事。”


“我说了两个小时就是两个小时!”何志军说,“我就是要收拾收拾这帮小子!”


陈勇跑步去家属院,路过军区总医院战场救护队的队列,一张似乎熟悉的脸让他愣了一下。但是中暑的方子君恰好在这时倒下,女兵们跑过来围住了她。陈勇不敢停留,继续往前跑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