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非攻(中超版)续

baobao1003 收藏 0 10
导读:[原创]非攻(中超版)续

非攻(中超版)续







鲁能董事会早知道祥福是北京的教头,一经图八绍介,立刻接见了,用不着费力。




图八穿着太短的衣裳,高脚鹭鸶似的,跟图八走到接待室里,向董罡行过礼,从从容容的开口道:




“现在有一个人,不要宝马轿车,却想偷邻家的破车子;不要名牌队服,却想偷邻家的短毡袄;不要米肉,却想偷邻家的糠屑饭:这是怎样的人呢?”




“那一定是生了偷摸病了。”董罡率直的说。




“鲁能的积分,”祥福道,“五十多分,金德的却只十几分,这就像宝马轿车的和破车子;鲁能有李金鱼,进球已经18个了,队中的杰出人物之多,那里都赛不过,金德却是所谓连雉兔鲫鱼也没有的,这就像米肉的和糠屑饭;鲁能有10万余人的体育场,金德却是没有草皮的球场,这就像名牌队服的和短毡袄。所以据我看来,鲁能的攻金德,和这是同类的。”




“确也不错!”董罡点头说。“不过图八已经给我在造鲁能攻击群,总得去攻的了。”




“不过成败也还是说不定的。”祥福道。“只要有象棋,现在就可以试一试。”




董罡是一位爱好新奇的董事长,非常高兴,便教秘书赶快去拿象棋来。祥福却松了下自己的皮带,坐了下来,向着图八,算是正式开始;把三十二粒棋子分作两份,一份留下,一份交与图八,便是攻和守的器具。




于是他们俩各各拿着棋子,像踢球一般,开始斗起来了,攻的棋子一进,守的就一架,这边一跳马,那边就支象。不过董罡和董事会的人,却一点也看不懂。




只见这样的一进一退,一共有九十分钟,大约是攻守各换了九种的花样。这之后,图八歇手了。祥福就把棋子改向了自己,好像这回是由他来进攻。也还是一进一退的支架着,然而到第三回,祥福的车就将了图八的军了。




董罡和董事会的人虽然莫明其妙,但看见图八首先放下棋子,脸上露出扫兴的神色,就知道他攻守两面,全都失败了。




董罡也觉得有些扫兴。




“我知道怎么赢你的,”停了一会,祥福讪讪的说。“但是我不说。”




“我也知道你怎么赢我的,”图八却镇静的说。“但是我不说。”




“你们说的是些什么呀?”董罡惊讶着问道。




“图八的意思,”祥福旋转身去,回答道,“不过想收买我,以为收买我,金德就没有人教着守,可以攻了。然而我的同行马丁等三十人,已经拿了我的守御的备战方案,在五里河体育场,等候着鲁能来的敌人。就是收买我,也还是攻不下的!”




“真好法子!”董罡感动的说。“那么,我也就不去攻金德罢。”













祥福说停了攻金德之后,原想即刻回往北京的,但因为应该换还图八借他的衣裳,就只好再到他的寓里去。时候已是下午,主客都很觉得肚子饿,主人自然坚留他吃午饭——或者已经是夜饭,还劝他宿一宵。




“走是总得今天就走的,”祥福说。“明年再来,拿我的作战方案来请董罡看一看。”




“你还不是讲些行义么?”图八道。“劳形苦心,扶危济急,是贱人的东西,大人们不取的。他可是董事长呀,哥们!”




“那倒也不。丝麻米谷,都是贱人做出来的东西,大人们就都要。何况行义呢。”




“那可也是的,”图八高兴的说。“我没有见你的时候,想取金德三分;一见你,即使白送我三分,如果不义,我也不要了……”




“那可是我真送了你三分了。”祥福也高兴的说。“你如果一味行防守战术,我还要送你三冠王哩!”




当主客谈笑之间,午餐也摆好了,有鱼,有肉,有酒。祥福不喝酒,也不吃鱼,只吃了一点肉。图八独自喝着酒,看见客人不大动刀匕,过意不去,只好劝他吃辣椒:




“请呀请呀!”他指着辣椒酱和大饼,恳切的说,“你尝尝,这还不坏。大葱可是全世界最肥……”




图八喝过几杯酒,更加高兴了起来。




“我鲁能有攻击群,你的球队也有攻击群么?”他问道。




“我这球队的防守,比你那鲁能的攻击群好。”祥福坚决的回答说。“我用爱来防,用恭来攻。不用爱防,是不相亲的,不用恭攻,是要油滑的,不相亲而又油滑,马上就离散。所以互相爱,互相恭,就等于互相利。现在你用攻去攻人,人也用攻来攻你,你用防去防人,人也用防来防你,互相攻,互相防,也就等于互相害了。所以我这义的攻防,比你那鲁能的攻击群好。”




“但是,哥们,你一主防,可真几乎把我们的球迷得罪了!这不是砸我饭碗吗!”图八碰了一个钉子之后,改口说,但也大约很有了一些酒意:他其实是不会喝酒的。




“但也比敲碎金德的所有饭碗好。”“可是我以后只好教肿假队了。哥们,你等一等,我请你看一点玩意儿。”




他说着就跳起来,跑进后房去,好像是在翻箱子。不一会,又出来了,手里拿着一盘光碟,交给祥福,口里说道:




“<2006世界杯>,只要一安装,可以玩了,盗版的,才三块钱一盘。这倒还可以说是极好的。”




“是吗,我看看,我一直玩网络游戏.”祥福看了一看,就放在席子上,祥福说。“他不但可以娱乐,还可以从中学到很多足球技战术。有利于球队发展的,就是巧,就是好,不利于球队的,就是拙,也就是坏的。”




“哦,我忘记了,”图八又碰了一个钉子,这才醒过来。“早该知道不是你的爱好。”




“所以你还是一味的玩游戏,”祥福看着他的眼睛,诚恳的说,“不但巧,连肿抄也是你的了。真是打扰了你大半天。我们明年再见罢。”




祥福说着,便取了小包裹,向主人告辞;图八知道他是留不住的,只得放他走。送他出了大门之后,回进屋里来,想了一想,便将光盘和作战方案都塞在后房的箱子里。




祥福在归途上,是走得较慢了,一则力乏,二则脚痛,三则干粮已经吃完,难免觉得肚子饿,四则事情已经办妥,不像来时的匆忙。然而比来时更晦气:一进北京,就被搜检了两回;走近体育场,又遇到检票员,没收了破包袱;到得球场外,又遭着大雨,到办公大楼下想避避雨,被两个执警棍的保安赶开了,淋得一身湿,从此鼻子塞了十多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