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谈“色”

从前几天和女中豪杰、不爱红妆爱武装的魔王大小姐的谈话中联想到中国文人的一些习性,譬如说,某人感情上的事情让中国所谓的文人墨客,特别是现代文人墨客知道了,首先想到的就是……和性有关的地方去。其实呢,街谈里议这方面的趋向更严重,为什么单只说文人呢?大概是因为中国文人历来道貌岸然,满口仁义道德吧。


从历史上看,中国的文人其实裤带挺松的,即使一些名臣贤士,也有风流韵事传说下来,历代儒生士大夫对此好象也不怎么苟责,因为孔夫子就说过“食色者,性也”嘛,不过,有趣的是文人们对色的力量的看法。我喜欢文学,不管是正统的还是通俗的什么都看,特别是生病时候,心理疏泄基本上就是靠小说,直到后来出现了PC游戏,疏泄方式才多了些。我发现文人们把色的力量渲染到了恐怖的境地,不说那些因色而导致灾祸的历史故事,就说古今小说,似乎一经女色诱惑,小说中的人物就马上不克自持,在新武侠小说中女色甚至作为技能和派别出现,这也是大人先生们大谈女色误国误家的“发展”吧。不过,女色的力量真的有那么大吗,或者是说性的力量真的有那么大吗,非得关云长、赵匡胤那样的超人才能抵御?或者非得革命志士才能抵御?我看也不见得吧,别说我所知道的一些平民百姓,即使是我在心理和思想最混乱、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也能以道德自持,可见女色或性的力量也有限。


那为什么文人们会有如此的想法呢?我认为中国传统道德对人的要求十分严格,直望圣人的标准去要求人,而且无论是传统道德,还是共产主义道德,都有不近人情、甚至违反人正常的生理和心理需求的成分,因此总会使人觉得很难达到这些标准,从而在心理上降落到道德的反面;另一方面,从孔丘开始,儒生士大夫大多使外示仁义而内多欲望,老子就说过孔丘只不过是希望更多的人爱自己罢了,而人总是会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的,所以文人们往往不从自身无止尽的欲望方面找原因,而是归结到自身所追求的欲望对象的强大上,也所以,中国自儒家出现以来,就尽出满嘴仁义道德——现在的名字改成了“民主自由”,满肚子男盗女娼的角色。就象文人们嘴里的民主自由,社会进步,如果是象西方那样,更多的是考虑社会或群体的利益,更多的是考虑自身对于社会的责任和义务,而非将自身的欲望放在首位,社会进步会象现在这么困难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