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话到底是不是中国话??

fireflying 收藏 12 526
导读:普通话到底是不是中国话??

汉语方言的形成

方言的形成跟移民以及种族融合有很大的关系。实际上,当代所有汉语方言,都受到古中原汉语的巨大影响,这正是语音迥异甚至互相不能通话的中国各种方言统一称为汉语的缘故。实际上,各种汉语方言的语法规则也高度相似。中国汉族地区也存在一些受近代中原语言影响较小而使古汉语特点保存较为完整的地区,比如注重传承的客家人群体的客家话较好地保存了唐代的中原汉音。


汉语方言的分类

中国的语言学家对于汉语方言的划分一直存在很大的争议。有人把汉语划分为七大方言,有人划分为五大方言,也有人分为六大方言、八大方言,甚至九大方言。但是大家比较认同的是,无论采取哪种划分方式,这些“大方言”内部的使用者有时也不能相互理解。在不同的方言区,人们的语言意识也有一定的差别。


然而西方学者认为,从语言学角度出发,凡是互相之间不能通话的,均应列为不同的语言。所以他们并不认可中国学者对于汉语方言的划分,至少其中的粤语、闽南话、客家话以及以北方官话为基础的普通话不能互相通话,所以应把它们列为不同的语言。


汉语各方言还可以分为许多次方言,次方言下面又能分成若干土语。


官话

官话,或称官话方言等:指华北、东北及西北地区、湖北大部、四川、重庆、云南、贵州、湖南北部、江西沿江地区、安徽中北部、江苏中北部所使用的母语方言。官话大致分为东北-北京官话、北方官话、中原官话、兰银官话、西南官话、江淮官话,东北、北方官话分布在北方东部,以北京话为代表,中原官话分布在关中和中原,以西安话和郑州话为代表,国外的东干语实际也是中原官话的一种。兰银官话分布在西北,以兰州话为代表,西南官话分布在南方西部,以成都话为代表,江淮官话分布在南方东部,以扬州话为代表。中原雅音在五胡乱华、衣冠南渡后,分化为南方官话和北方官话,为以后中国各代的官方语言,东北-北京官话今天是现代标准汉语的基础(中国大陆称为普通话,台湾称为国语,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称为华语)。以官话方言为母语的人约占汉语总人口的70%。

官话的明显特点包括:失落了大部分的中古辅音韵尾。中古汉语中的“-p,-t,-k,-m,-n,-ng”现在已经只剩下“-n,-ng”两个。大多数官话方言没有入声。同时,与其他方言相比,官话的声调较少。(这是因为大部分的官话方言只有平声区分阴阳。)因此,官话包含了大量的同音字以及相应产生的复合词。这在其它方言中比较少见。


吴语

吴语,或称吴方言、江南话、江浙话,主要在江苏南部、浙江绝大部分、上海全市、安徽南部部分地区使用,在香港、台湾以及澳大利亚的部分地区也有分布,使用人数约为汉语总人口的8.4%。吴语的内部,分为太湖片(与台州片并称北部吴语,分布在江苏省南部除南京、镇江以外的大部分地区、江苏省中部南通的南三县及泰州的靖江、上海市及浙江省湖州、嘉兴、杭州、绍兴、宁波一带,以苏州话或上海话为代表)、台州片(浙江台州一带)、婺州片(浙江金华一带)、处衢片(浙江衢州、丽水一带以及毗邻的江西、福建小部分地区)、瓯江片(浙江温州一带)、宣州片(安徽南部部分地区以及江苏的高淳、溧水两县)。其中浙江南部的吴语保留了较多古代百越语言的特征,以至不能和作为典型吴语的太湖片吴语通话。吴语的主要语音特点为:


古全清、次清、全浊声母三分,其中全浊声母一般读作浊音,如大多数地点古端透定三母读/t/、/th/、/d/。

大多数地点三个古鼻音韵尾合并为一个(一般为-ng)、三个入声韵尾也合并为一个(-ʔ)。

前响复合元音多单元音化,不少鼻音韵变为鼻化元音,甚至不带鼻音。

声调按清浊分为阴阳两组,一般有七到八个单字调,具体地点的调值数目多寡不均,从四调(慈溪)、五调(上海)到十一调(吴江)都有。

有比较发达的连读变调系统,语句中的语词单位呈现为独立的连调组。

文白异读比较丰富,在汉语各方言中仅次于闽语。客家话

客家话,或称客家方言、客方言、客语,在中国南方的客家人中广泛使用,主要包括广东东部、北部、福建西部、江西南部及西北部、广西东南部、台湾、四川等地,以梅县话为代表。作为现时的一种南方方言,客家话是在唐宋北方移民南下的影响中形成的,客家话因而保留了较多中古中原语言的特点。各地客家话中的入声韵,还不同程度地保留着中古汉语中存在的塞音及鼻音韵尾。客家话不仅限于汉族使用,在福建和浙江的畲族中也广泛使用。客家话也是海外华人社区使用较多的汉语方言之一。使用客家话的人口大约占汉语总人口的4%。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