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我没成为你

我晕~ 收藏 0 0
导读:长大后,我没成为你

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最初的梦想,这个梦想会承载着我们哪怕并不远大的理想,虽然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并非都能够坚持曾经的梦想,甚至会与之擦肩而过生出遗憾,亦或在岁月的长河里慢慢遗忘。但是,只要那个曾经激发我们梦想的偶像一直存于心底,那么我们的梦想就会永远存在。


是的,梦想来自于偶像。


我最初的梦想来自于一位一辈子没有穿过军装又胜似军人的国防科技工作者,我的父亲。 ——引子



父亲是六十年代初一所师范学院毕业的大学生,由于学习成绩突出,毕业前在接受校领导的一次极其突然又很神秘的谈话过后,父亲及其他几位同学一起被带进了一辆吉普车里,那时候父亲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里,他更不会知道这一走就是四十多年,甚至一辈子。


有时候人是不能决定自己命运的,你甚至不知道自己第二天是在梦里还是醒着。


父亲和一些来自祖国四面八方操着不同地方口音的人一起被塞进了一列专用火车,经过一夜的颠簸,火车终于在无法继续前进时慢慢停了下来,车窗外几位依旧陌生的面孔接待了他们。


那个时候,出现于父亲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下了火车,并没有路可以走。父亲一同 学着前来接待他们的人挽起裤腿,将行李高高地顶在头上,向一条足有三十米宽的江面走去,这就是他们唯一可以走的路。这条路就是通往父亲的未来之路啊。


恶劣的生活环境,再加上北方人进川水土不服,父亲几天吃不下东西,没有地方洗澡,一条手巾站在江边就是澡堂。这个如世外桃园般的地方此时并不显得那么美丽。父亲退缩过,因为他想留在父母的身边做一个孝子,父亲犹豫过,因为他希望将更多的时间留给课堂,留给他的学生们。而现在他们几乎是与世隔绝,半夜里山上来的猛兽还会时不时的提醒一下他们的门窗有没关好。


他们大多人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并且个个扛起家伙,修路,盖房,搞生产,建设家园。。。每个人好象都疯了,他们是在渲泄,向自然,命运,向所有他们不得而知的。


父亲曾经说过,人要学会接受,不管你面临的是不是你愿意接受的,有时候只有服从且必须服从。因为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的工作将决定着更多人的命运。父亲知道,他即将从事的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事业


小时候不知道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伙伴们问起,都说我爸爸是名军人。军人的概念至此相当的模糊,以为象小人书里雷锋叔叔那样的才称得上军人,或者象天安门国旗班那些英姿飒爽的大哥哥们才叫军人,而我的父亲是不是也象他们一样神气?


记忆里父亲是很少回家的,偶尔回次家也要等上好几年,而且在家停留的时间非常短。父亲回家总能迎来十里八乡的亲戚朋友,而每一次父亲总能给我留下不一样的感觉,母亲对我说,长大后一定要做个象你父亲一样的人。


至此,父亲,光荣与神秘铸就了我一个远大的梦想:我要做象父亲那样人人称赞的军人。虽然我从未见父亲穿着军装回来。


和伙伴们挤在一张小凳上看电视时,每当看到有穿军装的人闪过时都会大声指出,快看,那是我爸爸。。。那种骄傲是发自内心的,虽然幼稚的可笑,但父亲在我的心里就这样永远的成为我骄傲的资本。


懂事时,从母亲那里得知了父亲从事的工作与一般工作的不同。由于特殊的工作环境与工作内容,父亲对家人及所有亲人都隐瞒了他的身份,包括母亲。但是有一点我十分清楚,正是因为这种特殊性,我的家人其实要比父亲所承受的压力还要大。


那段时间,我几乎有点害怕再提到父亲,甚至害怕听到他回来的消息。

87年,父亲将母亲、哥哥和我一起接到了他工作的地方。那个时候交通已经十分便利了,但是坐车到达我们的新家却还是倍受煎熬。不知道过了多少道弯,翻了多少座山,终于看到了一座美丽的花园城市,说是花园城市其实不确切,因为那根本就不是城市,更象一个孤岛,所谓环境好建筑布置非常有秩序,让人感觉很舒服。“进城”的每一道门都有哨兵把守,而且中途关卡很多.一个多小时后进入眼帘的便是青一色的橄榄绿了,整齐的队伍,铿锵有力的节奏,这就是军营!我父亲生活的地方.



尽管现在是到了自己的家,但是我们却不能随便出入。即使你想看看城外的风景也不行。而身为学生我是有一个优势的,那就是可以爬到山顶去,在那里你可以放眼世界,虽然看到的世界除了山别无他物。但那种感觉会让你觉得空气是清新的,思想是自由的。山顶是我们的学校。


“城里“流行这样一句话: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似乎已经成为一条定律。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在努力挣脱。


在我看来,父亲辛苦一辈子,最后却连就近的风景点有哪些都不知道,为了坚守一个秘密,不求名不求利,没有高薪没有大房,更没有享受过高消费带来的快乐。他的快乐是课题研发成功,他的满足感是那些锁在抽屉里的军功章,他心中最美的风景是那团漂亮的云朵。。。


我最终没能象哥哥那样走上父亲的路,父亲也没有责怨我。尽管我的父亲一直没有穿过军装,但他在我的心目中永远都是一名军人的形象。父亲以他的事业为荣,我以父亲为荣.虽然那个最初的梦想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发生了改变,但这并不意味着梦想就不复存在,它在,一直在我心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