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临终托孤 14岁哥哥养3个妹妹(组图)感动中

jslt 收藏 2 140
导读:母亲临终托孤 14岁哥哥养3个妹妹(组图)感动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沉重的生活压力让谭勇有些难以承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沉重的生活压力让谭勇有些难以承受


“答应妈妈,你再苦也要把三个妹妹带大,保护她们不受欺负。”谭勇点点头,鼻子一酸,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2005年12月,14岁的谭勇在妈妈临终前许诺照顾3个年幼的妹妹,从此成了“家长”。



谭勇的家在奉节康乐镇河水村2队。从奉节出城向万州方向行驶18公里,公路边有所小学,与学校相邻的3间平房就是他们的家,两个电灯是唯一的电器,家中4人,大哥谭勇15岁,三个妹妹分别是14岁、13岁和10岁。



父亲去世大哥辍学打工



谭勇兄妹是在去年成为孤儿的,在2003年和2005年,父母相继去世。



2002年,由于家中无力承担学费,谭勇小学未毕业便辍学在家。父亲谭仁昌在附近煤矿卸煤,母亲费德香种地持家。2003年,谭仁昌和人发生纠纷,被打死。费德香受刺激过度,经常剧烈头疼,全身血管暴出,发青。



谭勇回忆:“爸爸去世时,地里刚开始种红薯。”为了减轻妈妈的压力,谭勇到奉节县城一家面条加工店找到工作,每月200元。每天凌晨两点一直干到中午12点。



由于工作努力,几个月后,老板把工资加到了250元每月。打工10个月后,接替丈夫卸煤赚钱的费德香病重,卧床不起,谭勇辞掉工作回到家中。



妈妈病逝留下四孤儿



“她说想吃肉,没两天就走了。”谭勇外婆说起女儿去世仍十分伤感。



2005年12月,费德香去世前将大儿子谭勇叫到床前,要他将三个年幼的妹妹抚养到18岁。



“爸妈不在了,我要把妹妹带大,我们永远不分开。”谭勇称,他答应过妈妈不论多苦,也要把妹妹抚养成人,兄弟姐妹决不分离。



父母去世之后,谭勇和三个妹妹相依为命。已经70多岁并患有白内障的外婆每月会过来照看一下。“勇娃子很懂事,老远就跑来接我了。”外婆说,小孩子都很懂事,再没吃的,也从来不去偷人家的东西。



“你自己都是个孩子,把妹妹送人吧。”邻居劝谭勇,三个妹妹听到了立即哭成一团。“我们宁愿在一起受苦,也不愿分开。”二妹谭娇说,她们会听大哥的话,会帮大哥做事,怎样也不会离开大哥。



谭勇很清楚自己是个小孩,但在家里他是大哥,爸妈不在了,当大哥的不能不管妹妹,“我能照顾好妹妹。”



无学费大哥复学又临失学



在舅舅鼓励下,今年初,已经辍学近4年的谭勇重新步入了小学,和三个妹妹在一个学校共同读书。大哥六年级,大妹、二妹五年级,三妹三年级,学校免去了兄妹四人的所有学费。



半年过去,谭勇小学毕业了。9月1日,谭勇要进入初中读书,而学校离家较远,走路需要近两个小时。外婆担心外孙没有学费无法报名,催他去开个贫困证明,早点找学校联系,希望能减免学费,但谭勇迟迟没有去办理。



谭勇说,他不是不想读书,但是他担心离家远了无法照顾妹妹,要不他就请外婆到家里来和妹妹做伴。



月生活费100元



四兄妹捡废品卖水果糊口



14岁的谭勇身体瘦小,与其年龄极不相称,妹妹们也显得过于单薄。为了给妹妹们增加营养,谭勇去年养了一只母鸡,母鸡后来又孵了四只小鸡,谭勇说等小鸡会下蛋了,妹妹们每天早上都可以吃上鸡蛋。



妈妈去世时,给兄妹四人留下了3000元的遗产,这笔钱由舅舅代为保管。每月初,谭勇都要到舅舅家去取100元,这是四人一个月的生活费。“50斤大米,55元;5斤油,19元。”剩下的26元钱,除了买油盐酱醋、洗衣粉,每月就只能买一次肉了,每次买两斤,吃两顿。



谭勇说,学校免了妹妹们的学费,100元只能吃饭,妈妈去世后,兄妹四人还没买过衣服。今年夏天,谭勇花5元钱买了双凉鞋,但常常舍不得穿。



他们的房间里堆着两个大编织袋,里面装满了饮料瓶、吸管等废品,旁边还堆放着废铁丝和玻璃瓶,都是四兄妹一起捡回来的。



在农村收集这些废塑料并不容易,满满两大编织袋可卖5块多钱,但收废品的很久没有来了,因此只能暂时堆在家里。家里的地由大伯家种,父母留下的几十棵广柑树仍需要谭勇兄妹自己打理。由于兄妹挑不动粪,广柑树营养不良,果子也结得很少,去年只卖了几百元。为了增加收入,兄妹将脱落的小果子全部捡了回来,一个个地切开摊在房顶上晾晒。“卖了几十块。”说到这笔意外收获,谭勇显得特别高兴。



新闻面对面



讨饭也不能让妹妹饿着



记者(以下简称记):妹妹听话吗?



谭勇(以下简称谭):听话。但有时候也会打架。她们打架我就很难过,爸妈都没有了,我们相依为命,更应该互相照顾。



记:担负家里这么重的责任,你觉得辛苦吗?有时会哭吗?



谭:哭也没有用啊(说到伤心处,谭勇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妹妹们经常哭,可我忍着。有时忍不住就偷偷跑到树林里哭,不让她们看见。



记:兄妹四人以后的生活怎么办呢?



谭: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实在没办法,又去打工。我能养活妹妹,就是讨饭也不会让她们饿着。



记:想继续读书吗?



谭:当然想。读了书,今后挣钱多点,才能让妹妹们少吃苦。但是实在读不了也没办法,我想妹妹最好都能读大学,我就对得起爸爸妈妈了。



记:政府帮助过你们吗?



谭:帮助过。政府知道我们的情况,春节送来米和油,并从今年开始给我们每人每月50元钱,年底就能拿到。我们四兄妹都十分感谢政府。



记者手记



再苦也不分开



从走进谭勇的家到离开,我一直强忍着一波一波不断涌上来的泪水。憋得鼻头发酸时,我不得不停止发问强忍半天。在这个15岁男孩面前,我是个大人,我应该比他更坚强。虽然只是佯装大人的坚强。



见到谭勇四兄妹时,已近中午,谭勇正忙着给妹妹们做午饭:一碗土豆丝,一碗青辣椒,半锅稀饭。三个妹妹围在一边,帮哥哥洗菜端碗。两张旧床,几个破凳,是家中所有的陈设。四兄妹都光着脚,瘦小的身体与年龄极不相称。外婆过来看望兄妹,谭勇懂事地给外婆添饭夹菜,老人家坐在墙角,看着兄妹吃饭,不停地抹泪。


“她们是我妹妹,我们是不会分开的。”谭勇抬头望天,两眼含泪。他在邻居家曾看过影片《我的兄弟姐妹》,和自己的命运很相似。但他不会把妹妹送人,再苦也要把妹妹抚养大。“至少要供到她们18岁。我答应了妈妈的。”



采访完,随行的同事都鼻子发酸,说不出话来。掏出200元钱,在记者的一再坚持下谭勇才收下,他拉过三个妹妹要给记者鞠躬。懂事的他将我们一路送出门外,频频道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