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汉

庞涓 收藏 1 52
导读:楚·汉

转自:http://book.tiexue.net/(铁血书库)


这是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写本书的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人们对古代战争的认识非常稀少,而任何的影视作品更是扭曲了先秦两汉的战争场面,本书希望能还原这一段历史,同时,看看作为军事理论鼻祖的中国古人所闪烁的智慧的光芒——永远不要低估古人的智慧!


第一卷 风起云涌


第一章 周文

张楚国上将军,周文,骑在那匹高头大马上,与他前呼后拥的,是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十多万大军。 周文意气风发的带领着军队前进着,他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士兵,一个个欢天喜地,前面的周字大旗也在舞动,应和着这风和日丽的天气,士兵们一部分在说说笑笑,而更多的,向他投来一种崇敬和羡慕的眼神,让他自己更抬高了自己的身姿。 周文摸了一下自己怀了的那套卜筮用的甲片,对他来说,那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宝贝,就因为它,周文的人生发生了重大的转变,甚至现在,他已经坚信他可以完成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功绩——灭秦大业。因为,在他面前,已经是秦国的最后一道防线——函谷关。 或许,只有在梦里,他才对那个十多年前风云突变的晚上有那么点零星的记忆,那时他还是项燕帐下最不起眼的一个将军,一个占卜吉凶,一个项燕从来不过问的将军。但在决定撤兵的那个晚上,项将军破天荒的来到了他的帐中,要他占卜一下那晚的吉凶——大凶。项燕仰天叹了一口气:“或许,真的就在今日吧……”他顿了一下,转过去对周文说:“你先走吧……” 周文对项燕原本并不喜欢,因为这个大将从来不去占卜一下结果如何,即便知道占卜的结果,他依然去抗争,但那晚后,他还是对这个大将心存一点感激的,毕竟,他早走一步,免得成为了王翦的刀下亡魂——但同时他更多的是对项燕的不服气,因为他也相信自己早预测到了结果。因此在他后来打仗的时候,自己摸不准的,就占上一卦,吉凶自明,示之于军,如果吉的,自然所向披靡,如果是凶,一方面他会谨慎出兵,另一方面他会去搬请救兵,自然也逢凶化吉。就这样他从陈地一路杀到了函谷关下,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常胜将军,也被誉为义军中最懂兵法的一个将军。 陈胜吴广的起义揭开了天下人向秦复仇的序幕,当陈胜的部队打到了陈地并安顿下来的时候,周文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去参加义军,因为那个晚上给他的震撼太大了,秦国的军队象虎狼,不,象洪水一样冲垮了一切敢于阻挡他们的障碍,他知道朝廷很快会派军队来剿灭这支义军,但同时他又不想如此沦落着,因为他已经沦落多年了,于是他又占了一卦,卦像显示让他投靠义军,他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得去见了陈胜,出乎他意外的是,陈胜听说他曾是项燕的部将,立刻封他为将军,并且拨给了他一支部队,他他又战战兢兢领着他自己的部队去同秦军作第一战的时候,他又占一卦,是大吉,即便如此,他依然躲在了队伍的最后一个,但更另他意外的是,眼前的秦军哪儿还有王翦在时的勇武,居然面对有的还是竹竿锄头做兵器的义军,稍做接触便全线溃败了——而他周文,很细心的让自己的部队去仔细打扫了战场,就在又一次陈胜检阅军队的时候,他的部队,五人为伍,整齐化一的举着兵器操练了起来,虽然这在当初项燕军中是每天必修的课程,却在陈胜军中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当然也包括陈胜本人——看着这整齐划一的军队,陈胜当场就增加周文的带兵数,并嘱咐配上周文要求的最好的兵器,让周文西进,直捣咸阳! 刚开始周文还有点发怵,临阵前一定得摆弄一下自己那套甲片,随着一仗仗的胜利,随着一仗仗的所向披靡,他的自信和骄傲到达了顶峰。 他开始对项燕嗤之以鼻了,他脑海跃出了项燕最早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为将者,兵法第一;卜筮虚妄之物,百害而无一利。”但就是这样,他周文将成为天下第一大将军。 同时,他也开始打起自己的小算盘:陈胜已经在陈地为王,而攻打赵地的武臣在全拥赵地后,在张耳陈余的策划下,居然自立为王了;这使他又惊又喜,惊的是武臣居然如此大胆,喜的是,他周文灭秦以后,即便陈王不封他为王,他也可以自立为王,而且,天下苦秦久矣,他周文有灭秦大功,完全可以收罗天下人心,到那时……周文已经迷醉了。 当然眼下还有最后一仗要打,周文压根没有打听从函谷关出来的秦军的情况,因为据说秦国整个咸阳周围可以调动的兵力也就五万左右,他现在关心的是怎么样漂亮的打好这一仗,为了让所有的人都明白是他周文指挥这场战斗,他特地挑选了一匹高头白马,以显示他在战场上的尊贵,至于其他,也就关心的是他的士兵不要杀得太过残酷,以免他在庆功宴上没有胃口——周文相信他现在的军队也如若干年前王翦的军队一样,所向披靡,更何况,这最后一战,他又占了一卦:大吉。 秦军已经列阵了,眼前黑压压的一片,周文做了个手势让自己的军队列阵,士兵们推推搡搡的,但总算有条不紊的站好了队伍,还离得比较远,周文看不清对方士兵的表情是什么,但看看他们拿的长短不齐的兵器,周文心想秦国真的大势已去了……两翼的骑兵骑的都是很一般的马,甚至都分辨不出哪个是将军哪个是士兵。 两军列完阵了,义军举着最新打造好的整齐的长矛高喊着向秦军冲了过去,但另周文吃惊的是,全部的秦军身穿着黑衣,沉默的可怕,而以前和他对垒的秦军,看见义军冲锋后阵就开始倒退了,前面的稍做抵抗也就溃败或投降了——但眼前的秦军,没有一点后退的样子,每个人的脸上都阴沉着。他指挥义军硬着头皮冲了上去,他大概看了一下,好象自己的兵要比秦军多不少,但每个秦军都如他们身穿的黑衣,硬得和磐石一样。 周文第一次发现,他士兵那精致的长矛,被秦军的长矛架住后,秦军持短兵器的人在狭小的空间内舞动自如,而义军却被前面的人挡住,长矛根本施展不开——在攻打了一阵无效之后,突然秦军呐喊起来了,那声音更整齐,更威武,似乎漫山遍野——当他向周围看的时候,两支骑兵队向义军的侧翼发起了冲锋,义军一片一片的倒下,周文的脑子突然象被闪电击中了一样,他脑海里,浮现的是自己在项燕军中看到的错落有致的兵器,还有,王翦那晚的突袭,更多的人带的朴刀。 这支义军从来没有失败的经验,即使当初他们拿得是锄头和镰刀。仓促而来的失败,使得这支义军没有了一点章法,混乱,践踏,甚至自相残杀,而那时的周文除了不断调动兵力来补充自己阵线倒下后留下的空缺,但已经开始有溃败的迹象了。 秦军的骑兵冲击义军的方阵,虽然不断的有骑兵被长矛掀倒在地,但更多的骑兵踏入了义军的方阵,将义军的队列搅得七零八落。 阵线被撕开了,处在十几万军队中后方的周文,看到了一支骑兵队向他飞弛而来,他的高头白马似乎意识到了危险,不断登踏着马蹄——或许动物的感应永远要比人快,当周文再次抬头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阵的箭雨,如雨线般全部向他砸来…… 周文脑海里最后闪过的一个念头,是项燕最早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他终于记起了后半句:“为将者,兵法第一;卜筮虚妄之物,百害而无一利。小伙子,有空读点兵书,无论你有谋略还是有战功,我都会提拔你的。” 周文死的时候,连对手是谁都没有知道。 ************************************* 猫评:作为一个统帅三军的将军,有的只是一些半知不解的兵法知识,靠着占卜行军打仗——不可否认,实际上占卜是一种愚兵之术,是一种有效提升士气的方法,恐怕不谙兵法的周文自己也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其实周文完全可能让自己变的更强大,如果他听从项燕的话,更何况期间还有十几年的时间。只知皮毛的将军遇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将军,结果几乎是注定的,而他真正失败的直接原因,后面的文字将会给出答案。 [转自铁血读书 http://book.tiexue.net]


第二章 吴广

“吴将军,吴将军……”盘坐在帐外的士兵们纷纷站了起来。 “喊什么吴将军,这是张楚国的假王,你们怎么喊将军?”跟在吴广后面的一个军官呵斥了起来,“楚王,您说是么。”立刻笑脸迎向吴广,变的还真快。 “李将军不必如此,我还是喜欢听大家喊我吴将军。”吴广示意大家坐下。 吴广一眼扫了过去,几乎所有的士兵脸上都阴沉着,是的,周文战败身死的消息传来以后,自己的心也象被一颗巨石重重的压着。不出意外的话,这支秦军肯定会选择西进,而下一个目标,就会是他们了。 吴广顿兵荥阳城下,久攻不克,与此同时传来了西征军战败,周文身死的消息,周文是公认的义军中最懂兵法的人,连这样的人都身首异处,真不知道这支从函谷关出来的秦军有着怎样的力量。周文军队的人不断的有零星的人加入到他现在的这支部队,他向往常一样把这些零散的士兵分到了各个营里面,于是灰暗在各营中迅速蔓延开了。当他意识到应该把这些逃回来的散兵编在一起以免动摇军心的时候,后果已经酿成了。 作为这支义军的统帅,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来扫除士兵们心理上的这些阴霾,但他不清楚的是,他该怎么去做。 吴广坐了下来,坐到了士兵的圈子里,大家都沉默不语。 “来,大家都说说最近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吧?”吴广先说话了。 一眼扫过去,士兵们的眼神不是茫然就是低下了头。扫了一圈回来,终于看到一个脸上稚气未脱的士兵似乎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吴广给了一个鼓励的微笑。 “嗯……我大前天,在兵营外面闲逛,突然看到小山上一只兔子……” “哈哈,吹牛了吧,又,那么远,你眼睛有那么好么?” “真的,整个山上灰灰的,老远一个白点,不是兔子是什么?”小兵提高了声音申辩着。 “继续说吧。”吴广鼓励了一下。 “于是我就跑去准备抓兔子,兔子就往林子里跑,我就往林子里追,然后它就跑到一个草丛里面,我隐隐看切,一把扑了过去,你们猜怎么着……我看见了一对雪白浑圆的大球……” “哈哈……”笑声四起,“后来呢?”旁边的人问。 “后来,后来就差点被那个女的用柴刀劈了……”小兵若有所失的叹了一口气,眼里还带着些许的黯然…… “泥娃子长毛儿了吧……哈哈……”引来的是周围一阵的嘲笑。 氛围一下热烈了起来,吴广不禁有点感激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兵了,“好好作战,我答应你,等推翻了暴秦,我就给你找个媳妇!”吴广很郑重的说。 “真的?”小兵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当然!”吴广认真的回答,周围的氛围一下子从原来的凝重变成了肃穆,吴广突然想到这是个好机会。 “我来讲讲我最高兴的事情吧……”吴广开口了,“我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和大家一起,团结一致,推翻暴秦!” 吴广一个人站了起来——就他一个,他的跟班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慷慨陈词,“大家知道,周文将军算卦一向很准,其实,在大战前,他已经暗地向我发信称最后一战凶多吉少,但他仍然为了推翻暴秦不惜以身犯险,最后沙场战死,这也是我们从大泽乡那天开始,就抱有的决心,周文虽然失败了,但比起我们从起义开始,这只是节节胜利中的一个小失败,整个战场还是我们楚军的全面开花。所以,只要我们拿下眼下这座荥阳城,秦军将前进无路,楚军必胜” “楚军必胜!”这一营的士兵应和着喊了起来。吴广满意得看着周围的士兵,相信,这样的气势会象水波一样,从这个地方层层激荡到各个营地。 转过身去的时候,吴广立刻忧虑了起来,是的,攻下荥阳是能让秦军前进无路,但他没对士兵说的是,他们更可能面临的是,攻不下城,被前后夹击,但这应该是将军们的事情。 吴广脑海里浮现的,是他和陈胜带领的几百兄弟,带着竹竿木头带来的节节胜利,那是不怕死的气势,他相信,虽然眼前困难,但只要这种气势在,他们就一定能胜利。 “吴将军,陈王来了使节,将军们正在中军帐等着您呢。” “好。”他加快了脚步。 中军帐里,空空荡荡的,没有所谓的使节,只有杀气。一个全副武装的将军背身站在军帐里。 “田将军,这是……” “吴广用兵不当,败军丧师,奉陈王令,军法当诛!”那人一字一顿,没有回身。 吴广背后,闪出了他的小跟班,与往常不同的是,没有了那种发腻的笑容,有的只是升腾的杀机。 心里吴广刚才的豪言还在激荡,士兵们正互相激励着来日的战斗,一团刚燃烧起来的火苗,被中军帐里的鲜血浇灭了…… 田臧、李归,作为吴广的部将,在周文兵败后,对迎击从函谷关秦军产生了分歧,吴广主张先攻下荥阳,而这两人害怕腹背受敌,主张主动迎击,并认为吴广根本不懂兵法,于是,假传陈胜的命令,袭杀了吴广。 而陈胜居然顺势就认同了这样的现实,将将军印马不停蹄的送给了田臧,而自以为是的田臧帅军西进,与秦将章邯相遇,于敖仓兵败被杀。获胜的章邯继续东进,击杀了留下的李归,解了荥阳之围——不知道田臧和李归在九泉之下见到吴广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稍做休整后继续东进,扫平了一路上的义军,急风暴雨般得攻到了陈地,击败陈胜的军队,陈胜在逃亡时被御者杀害,继续东进——陈胜吴广起义如一阵东风般席卷了整个统一的秦国,当这股风吹到函古关时,被一阵更强烈的西风吹倒,而这股强烈的西风,正以更快的速度席卷着东风曾经吹过的地方…… 而正是这股强劲的西风,在微山湖一带,突然停止了步伐…… **************************** 猫评:陈胜吴广起义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不言而喻,相比起陈胜,我个人更喜欢吴广,当陈胜已经在陈地享受着为王的尊严和快乐时,与他齐名的吴广还在带领着军队不断得战斗,所以我相信在义军中吴广应该还是比较有威望的。我想,在大泽乡起义的时候,两个人一定是亲如手足,但到陈胜为王之后,一个被权利腐化了人的本性立刻暴露无疑,吴广被杀的时候哪儿还表现出半点兄弟的情谊——当然,在利益面前,连所谓的吻颈之交都能立刻反目成仇,何况陈胜吴广这两个曾经是普通人——吴广确实不懂兵法,但怎么可能要求一个曾经只是农民的人来做三军统帅呢?他最好还是做个草头王。吴广死的时候无愧于心,我只是为他没有享受到为王的尊严和快乐,感到有那么一点点的惋惜……[转自铁血读书 http://book.tiexue.net].....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