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新宋,你读懂了什么?-读新宋有感!

铁血男儿2008 收藏 3 284
导读:看新宋,你读懂了什么?-读新宋有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看新宋有2年多了吧,最早发现新宋时还是在旧版连载期,后来阿越放弃旧版重写,刚看到新版时很不满意。因为当时网络文学的主流是快餐风格的,看这些书纯粹是消遣来的,而新版的新宋却要独树一帜要让人思考,觉得非常不习惯。一度疑惑阿越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才要重写,但慢慢地发觉眼前打开了一扇门......


后来去了新宋首发的HJSM,过去先入为主的印象使我本来对书评区不屑一顾,但偶然之中却发现新宋书评区跟以往的完全不同,藏龙卧虎之辈甚多。每更新一节,相关的考证,读者关于书中细节“学术性”争论,层出不穷。宋朝社会结构,官员制度,赋税制度,军费制度,相关历史评价,洋洋洒洒,将我已往教科书里宋朝黑暗、积贫、积弱的历史符号印象,击得粉碎!正文里,一个历史人物新登场,书评里面该人物传记立刻贴出;一项改革刚出台,该制度宋代考证同步更新。例如,主角石越要发展海外贸易,宋代贸易考证,船舶技术,连带经济学贸易意义都有人贴;石越说造火器,那书评区里会从宋朝火器制造水,宋辽历史关系,火器对骑兵作用,贴到弩机与火器功能成本对比,一直贴到从匈奴到蒙古骑兵详细作战方式!文章提到一把大马士革刀,书评里面可以从秦汉刀剑制造技术贴到阿拉伯弯刀,全配图片!


这些细碎详尽的历史考证,也许,于一些人是枯燥所在,如同有人讨厌新宋里面详细政策细节一样,于我,却正是让脑海中的历史丰富起来的血肉!而关于石越对于宋朝东南钱荒的措施,与西夏作战时向河流中投毒,为文焕被俘后该不该投降等等富有争议性的细节,书评区中更是分成两派,双方各自举出学术论据争得不可开交,面红耳赤。颇似司马光跟王安石两个拗相公的新旧党争,有时令人忍不住笑起来。我想正是因为有作者和书评区各位的良好互动,阿越才能有鞭策力,越写越好。(最新一节中阿越又被人指出错误,种师道在20岁时尚未用"师道"这个名字,他只能承认错误修改了^_^)


现在很多人反映新宋从第二卷起对政治改革涉及太多,情节有点沉闷,更像本历史书。的确对于一部小说来讲是有点晦涩,但我认为阿越并不仅仅是把新宋当成小说来写的。之所以这样写是想从中表达自己对当今的思考。(以下是我的感触,同作者无关)


所谓"读史而鉴今",那么我们又从新宋中领悟到了什么,感受到哪些对现今国家民族社会有借鉴意义的东西?


我认为在书中很多地方都提到了,只是不知各位注意到了没有


原文:忽听到有人轻声叹道:“唉!乐极只恐生悲,但愿我大宋的繁华,不要如同这烟花与幻术一般,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大宋的改革进行的正顺利的时候,为何有人要发出这样的感叹呢,其实宋朝繁华的表面下是埋藏了很多社会深层次矛盾的,而庙堂之上也潜伏暗流。我又联想到清朝晚期的"同光中兴",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张之洞等等能臣皆在高位,洋务运动搞得是风生水起,北洋水师乃是亚洲第一舰队,可是一场甲午海战把满清政府打回了原形。而今的我们会重蹈覆辙吗......




原文:“我与王介甫之区别,其实也十分简单。王介甫自信过甚,不能容异己;而我却常怀惶恐,绝不敢以己为是而以人为非,竟容不得别人之不同。我自可有自己的政见,自然要坚持自己的主张,但是我从来不会想将与我意见不同者全部逐出朝堂,禁止他们说话。我更不敢借官府之威权,打压民间之声音,钳制士林之清议。若是目光短浅者,自会以为不利于己的言论,会妨碍自己政务之实施,给新政增添层层阻力,恨不能除之而后快。但我却以为,既便那些反对意见中,一百条只有一条是对的,为了那一条对的意见能被允许说出来,我们也应当坦然允许那九十九条错误的意见被发表出来,接受它们带来的困难。这样的坚持,需要更大的智慧,它远没有独断专行来得痛快,但若能这样坚持,我们却会犯更少的错误,至少我们犯了错误以后,也能更及时的发现与改正。”


石越摇了摇头,道:“若其所行之政,皆为正确,便是执拗更甚十分又如何!王介甫之不能得志,是因为天下之凡人,虽贤能聪明,其所作所为,却最多只能是对错参半。故此,使当政者善知错善改过,远比寄望得到一个很少犯错之贤者来得更加切实可行。”


石越见唐康明白,又道:“故此,要使当政者能善知错,善改过,则不食朝廷俸禄之士大夫尤为重要。本朝养士百年,士大夫皆慨然以天下为己任,大多颇有风骨,不畏皇权,不尊权贵,特立而独行,以节气行于天下。此是本朝立国之本,亦是最可宝贵者。若使读书人只知歌功颂德,仰权贵之鼻息,为官府之走狗鹰犬,则是诸夏亡矣!是故,我绝不会为自己之方便,而做任何干涉学术之事——我若在学术上之观点与其不同,则自当以学者之身份与之辩论,绝不会以权位谋术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读书人当有自由之精神,独立之人格,他们只要说符合自己良知的话便足矣。”


石越知道唐康便是再聪明,也不可能完全明白自己的话中之意,他微微叹了口气,凝视唐康,郑重地说道:“康时,只盼你异时能记住我今日所说之话,毋以权力干涉学术,毋以暴政打击异己。此二例一开,后患无穷尽矣!”


-------光是"毋以权力干涉学术,毋以暴政打击异己。"两句就有振聋发聩之感,秦朝焚书坑儒,东汉党锢之祸,明清搞文字狱,结果都是把国家的元气耗尽。统治者总是搞那套“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把戏。曾经的十年还在不远处,而现在的我们离"百家争鸣"还远的很......




新宋另一个独特之处在对于看新宋有2年多了吧,最早发现新宋时还是在旧版连载期,后来阿越放弃旧版重写,刚看到新版时很不满意。因为当时网络文学的主流是快餐风格的,看这些书纯粹是消遣来的,而新版的新宋却要独树一帜要让人思考,觉得非常不习惯。一度疑惑阿越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才要重写,但慢慢地发觉眼前打开了一扇门......


后来去了新宋首发的HJSM,过去先入为主的印象使我本来对书评区不屑一顾,但偶然之中却发现新宋书评区跟以往的完全不同,藏龙卧虎之辈甚多。每更新一节,相关的考证,读者关于书中细节“学术性”争论,层出不穷。宋朝社会结构,官员制度,赋税制度,军费制度,相关历史评价,洋洋洒洒,将我已往教科书里宋朝黑暗、积贫、积弱的历史符号印象,击得粉碎!正文里,一个历史人物新登场,书评里面该人物传记立刻贴出;一项改革刚出台,该制度宋代考证同步更新。例如,主角石越要发展海外贸易,宋代贸易考证,船舶技术,连带经济学贸易意义都有人贴;石越说造火器,那书评区里会从宋朝火器制造水,宋辽历史关系,火器对骑兵作用,贴到弩机与火器功能成本对比,一直贴到从匈奴到蒙古骑兵详细作战方式!文章提到一把大马士革刀,书评里面可以从秦汉刀剑制造技术贴到阿拉伯弯刀,全配图片!


这些细碎详尽的历史考证,也许,于一些人是枯燥所在,如同有人讨厌新宋里面详细政策细节一样,于我,却正是让脑海中的历史丰富起来的血肉!而关于石越对于宋朝东南钱荒的措施,与西夏作战时向河流中投毒,为文焕被俘后该不该投降等等富有争议性的细节,书评区中更是分成两派,双方各自举出学术论据争得不可开交,面红耳赤。颇似司马光跟王安石两个拗相公的新旧党争,有时令人忍不住笑起来。我想正是因为有作者和书评区各位的良好互动,阿越才能有鞭策力,越写越好。(最新一节中阿越又被人指出错误,种师道在20岁时尚未用"师道"这个名字,他只能承认错误修改了^_^)


现在很多人反映新宋从第二卷起对政治改革涉及太多,情节有点沉闷,更像本历史书。的确对于一部小说来讲是有点晦涩,但我认为阿越并不仅仅是把新宋当成小说来写的。之所以这样写是想从中表达自己对当今的思考。(以下是我的感触,同作者无关)


所谓"读史而鉴今",那么我们又从新宋中领悟到了什么,感受到哪些对现今国家民族社会有借鉴意义的东西?


我认为在书中很多地方都提到了,只是不知各位注意到了没有


原文:忽听到有人轻声叹道:“唉!乐极只恐生悲,但愿我大宋的繁华,不要如同这烟花与幻术一般,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大宋的改革进行的正顺利的时候,为何有人要发出这样的感叹呢,其实宋朝繁华的表面下是埋藏了很多社会深层次矛盾的,而庙堂之上也潜伏暗流。我又联想到清朝晚期的"同光中兴",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张之洞等等能臣皆在高位,洋务运动搞得是风生水起,北洋水师乃是亚洲第一舰队,可是一场甲午海战把满清政府打回了原形。而今的我们会重蹈覆辙吗......




原文:“我与王介甫之区别,其实也十分简单。王介甫自信过甚,不能容异己;而我却常怀惶恐,绝不敢以己为是而以人为非,竟容不得别人之不同。我自可有自己的政见,自然要坚持自己的主张,但是我从来不会想将与我意见不同者全部逐出朝堂,禁止他们说话。我更不敢借官府之威权,打压民间之声音,钳制士林之清议。若是目光短浅者,自会以为不利于己的言论,会妨碍自己政务之实施,给新政增添层层阻力,恨不能除之而后快。但我却以为,既便那些反对意见中,一百条只有一条是对的,为了那一条对的意见能被允许说出来,我们也应当坦然允许那九十九条错误的意见被发表出来,接受它们带来的困难。这样的坚持,需要更大的智慧,它远没有独断专行来得痛快,但若能这样坚持,我们却会犯更少的错误,至少我们犯了错误以后,也能更及时的发现与改正。”


石越摇了摇头,道:“若其所行之政,皆为正确,便是执拗更甚十分又如何!王介甫之不能得志,是因为天下之凡人,虽贤能聪明,其所作所为,却最多只能是对错参半。故此,使当政者善知错善改过,远比寄望得到一个很少犯错之贤者来得更加切实可行。”


石越见唐康明白,又道:“故此,要使当政者能善知错,善改过,则不食朝廷俸禄之士大夫尤为重要。本朝养士百年,士大夫皆慨然以天下为己任,大多颇有风骨,不畏皇权,不尊权贵,特立而独行,以节气行于天下。此是本朝立国之本,亦是最可宝贵者。若使读书人只知歌功颂德,仰权贵之鼻息,为官府之走狗鹰犬,则是诸夏亡矣!是故,我绝不会为自己之方便,而做任何干涉学术之事——我若在学术上之观点与其不同,则自当以学者之身份与之辩论,绝不会以权位谋术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读书人当有自由之精神,独立之人格,他们只要说符合自己良知的话便足矣。”


石越知道唐康便是再聪明,也不可能完全明白自己的话中之意,他微微叹了口气,凝视唐康,郑重地说道:“康时,只盼你异时能记住我今日所说之话,毋以权力干涉学术,毋以暴政打击异己。此二例一开,后患无穷尽矣!”


-------光是"毋以权力干涉学术,毋以暴政打击异己。"两句就有振聋发聩之感,秦朝焚书坑儒,东汉党锢之祸,明清搞文字狱,结果都是把国家的元气耗尽。统治者总是搞那套“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把戏。曾经的十年还在不远处,而现在的我们离"百家争鸣"还远的很......




新宋另一个独特之处在对于中国改革的思维上,其他很多的一些历史架空书籍,几乎都是提倡引进西方的民主思想,似乎中国只要一西化,就万事大吉了。真的如此简单?每个文明都有其存在的意义,中国人再西化能比西方人还西化吗?不可能嘛,那我们如果就按照西方人的步骤,怎么才能超越他们呢?其实无论资本主义还是共产主义,都是西方文明的产物,是不是适合中国呢,还是应该寻找一条真正适合东方民族的文明复兴之路。上,其他很多的一些历史架空书籍,几乎都是提倡引进西方的民主思想,似乎中国只要一西化,就万事大吉了。真的如此简单?每个文明都有其存在的意义,中国人再西化能比西方人还西化吗?不可能嘛,那我们如果就按照西方人的步骤,怎么才能超越他们呢?其实无论资本主义还是共产主义,都是西方文明的产物,是不是适合中国呢,还是应该寻找一条真正适合东方民族的文明复兴之路。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