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台海战争第七部第十六巧合

看着敌人指挥中心不断腾起的火焰,卡尔少校和他的队员们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空军的巨大威力,可辛苦了整整一天的他们能够亲眼看到这些重要设施被摧毁,还是感到无比的兴奋,似乎连身上的疲劳都减少了一些。从风中隐隐传来伤员的哭嚎声,更让这位嗜血的海豹兴奋地舔舔嘴唇,仿佛不是用制导炸弹而是用匕首干掉对手一样。


收起那份兴奋,卡尔少校轻声提醒自己的队员们清理完潜伏地的痕迹后,要赶快向2号目标区南侧的地域前进。从下午2号目标区内那个疑似为医院的庞大机构所作出的积极反应来看,他并不敢掉以轻心,没有直接向北撤向水下运载器潜伏的海边,而是留了个心眼反其道而行之,向南从2号目标区南侧绕行后再返回。他并没有认为中国人会愚蠢到看不出这么几次猛烈的轰炸是由特种部队指引的,中国人肯定会加强北侧的拦截力度,自己向南绕行正好会避开中国军队的围剿,而这个神秘的2号区域,也可以在绕行的途中观察到它的全貌。


凭借着先进轻巧的夜视器材,卡尔少校带领的小分队没有像白天那样谨小慎微,直起身子快速地向下一个目标前进着,在这样的黑夜里他们的夜视器材可以远比对手先发现对方,到时候再采取措施也来得及。在躲过了从目标区中开出的一个不开车灯的车队后,到达了他选定的下一个潜伏点。那里恰好是可以侧视2号目标区的一小片洼地,虽然地势稍稍有些低,但又密集的茅草和灌木掩蔽又能直接观察到800米外的目标区外围阵地,是一个良好的潜伏点,他也没有忘记给潜伏点周围布设了简单的防御。


此时的卡尔少校有些困惑,刚才那些开出的车辆都画着明显的红十字标记,在头盔微光夜视仪下标志极为清晰。从救护车队开出的时间来看,也是要去自己刚刚引导完轰炸的指挥部的,这是不是说明2号目标区肯定是一座医院呢?如果真是医院,自己这么大费周章地侦查完全就没有了意义。


他趴在双目热成像仪上仔细地观察了2号目标的外围阵地,可以清晰地看到对方的主要火力点配置以及警备队正在快速地进入防御阵地,而目标区的火力配置之合理,工事之坚固复杂,似乎还有地雷和外壕提供防御,不远处还有专用的直升机起降场和电子干扰站,从这些配置上来说又简直不可能是一座医院!中国人根本没有必要为这样一座没有什么军事价值的医院修建这么复杂的防御体系!卡尔少校虽然觉得这个马蹄形的防御圈内肯定有一座医院,但是不是还应该有些什么?


他心里又犹豫了几分钟,还是决定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再返回,他觉得自己还应该有至少一整夜的时间,侦查完这里后还来得及在天亮前返回海边。他把自己决心在这里再抵近侦查一次的决定用加密数字电台发回了指挥部。他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造成了整个分队的覆灭。


卡尔少校用了整整十五分钟拍摄了2号目标区外围主要防御系统的热成像图片,还用红外激光测距仪和GPS标定了各火力点的详细坐标。当然,从他这个角度仅仅能看到被用作“医院大堂”的仓库顶端,这个最主要的建筑也被他在电子地图上准确地标注了。将资料用数字电台猝发回指挥部之后,卡尔少校才带着队员快速地向南穿插过去。


在穿过一条小路后,耳机里突然传来两声轻轻的敲击声,那是负责开路的海豹发出的遇警信号!其他五个人迅速无声地就地散开卧倒,组成了一个小小的环形防御队形。卡尔少校紧赶两步冲到了前面,看到正在监视前方的队员给他打了一个侧前方有敌人的手势。他马上启动热像仪观察,发现在他们的侧前方有四五名士兵正在斜斜地向自己行进的方向搜索过来,他们的行进速度比较慢。要是卡尔少校保持现在的行进方向,肯定会和他们相遇!


对付四五个敌人海豹们倒不在话下,可是万一暴露了行踪可就惨了,再神的海豹也不可能是一群狼的对手。看来对手已经对自己向南行进的企图有所察觉了,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让自己露了马脚,可卡尔少校还是谨慎地核对了电子地图,果断地放弃了绕行到2号目标区以南地区侦查的预定方案,收拢队员开始沿原路返回。


作为海豹的指挥员,从来都不会只草拟一个作战计划!他早就想好了万一向南受阻后自己的返回方案,下午刚刚被美军空袭过的物资堆放场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了,在那里的西侧有一条向北延伸的废弃的引水渠,由于地势较低积满了污水,渠边长满了一人高的水草,在进入台湾之前那里就被列为了备用的逃生通道。这里恐怕就是一些土生在附近的台湾居民也很少来的,更不要说地形不熟悉的大陆士兵了。只是要到达那里,需要穿越两条小路和一条公路,很有可能被守军发现,卡尔少校心中并不轻松。对于自己还未完全摸清楚的2号区域,卡尔少校还有着深深的好奇,对于那里的士兵如此训练有素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为了解开这个谜团,他冒险决定在后撤的时候带领队员绕道几百米在一个小山坡上利用热像仪的最大观测距离再次观察一下这个神秘的区域。


其实,卡尔少校已经十分幸运了!他贪心地浪费了比预计时间更多的功夫在洼地观察目标,使得他极为幸运地躲过了卓凡派出的搜索队,要不然肯定会在穿越了搜索线之后才发觉后路有人搜索,到那个时候除了拼死杀过去之外,卡尔少校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也是卓凡有些心急,搜索队派出的时间稍稍早了一点,让有着更好夜视设备的美军还没等钻进包围圈就发现了,自己还一无所觉。谁都不知道,一心想将敌特包围在医院西南侧那片小树林中的我军部队,竟然让敌人从眼皮底下向北撤走了!而此时,北侧刚刚接到通知的友邻部队还未来得及派出有效的巡逻队来堵截这支该死的海豹!


但是,战争是由无数个偶然事件组成的,一个小小的突发事件将这支海豹彻底送上了不归之路……


……


美军战斗机今天在登陆场上空的近距离轰炸还算是顺利,解放军并没有将区域防空导弹运上台湾岛北部,美军卫星和电子情报显示出来的对手几个有限的防空部队都遭到了重点压制和打击,在防区外导弹和反辐射导弹的反复打击下除了少数肩扛式防空导弹和小口径高炮外,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了。在台湾北部外海坚持的解放军战舰也大多数回到港口补给或者在海峡内结成防空队形相互掩护,对于内陆上的防空战斗起不了太大的作用。而在东引岛上的那个令人厌恶的红旗9远程防空导弹营受到了F-22的高速反复突袭,现在也无法正常工作,只能间断性地造成威胁。可以说,如果不考虑解放军不时派出的苏霍伊战斗机的骚扰,登陆场北侧的中高空已经变成了美军的天下。


一整日来,两支在台湾岛登陆的海豹各自给美军指示了不少目标,那些骗人耳目的充气假目标根本不可能骗过在地面抵近侦查的士兵,美军飞行员反复穿梭轰炸取得了前几日根本没能达到的效果。让几日来只能依靠卫星图片远程轰炸的美军飞行员极为高兴,毕竟输入坐标在对手外围发射导弹的快感远没有低空进入后将炸弹狠狠砸在对方脑袋上强烈。一个兴奋过度的F-16飞行员在轰炸完一处疑似解放军炮兵阵地的目标后,翼下还有两枚小牛导弹,油料也有富余,就大胆地脱离了原定的计划向西深入了十几公里,想要多捞些战果。这也是美军飞行员经常做的,一般情况下美军也十分鼓励飞行员自己发挥能动性的行为。


他搜索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有意思的目标,反而是东引岛上的解放军远程防空导弹阵地上又有雷达波传出,为了防止万一他只好一边施放干扰一边向东退走了,对于这个已经几乎位于其极限射程上的防空导弹阵地,美军飞行员一点也不担心,对方要是真的锁定自己,只要开加力直线逃跑导弹都会因为燃料耗尽而失的,要是这个射程都能被打中他这些年技术就白练了!所以他还是边搜索边向东返航。


骤然他通过红外侦察吊舱发现了地面上有数辆汽车在快速移动,其中一辆从红外图像上看肯定是装甲输送车,心头不禁一阵狂喜,终于可以不用带着两个没放完的弹弹回基地了!这时,雷达报警器的蜂鸣声急促地响起,说明对方的防空导弹阵地的火控雷达已经锁定了自己,他没有来得及仔细甄别目标,几秒钟后就果断地锁定了两个目标狠狠地按下了发射钮!他叹口气遗憾没能看到自己导弹命中目标的样子,飞速地扳开加力开关,飞机猛地喷出长长的淡蓝色尾焰压低高度向东方快速飞走了。


地面上,满载着伤员的登陆场医院的一辆90式装甲救护车和一辆依维柯越野救护车在崎岖的小路上化成一团火球……


……


前方被击毁的车辆上说不定会有伤员!


张婷和小薇对视了一眼,马上向等待着她们的最后一辆救护车奔去,张婷几乎是下意识地在关上车门的一瞬间检查了一下自己腰上的武器,那是一支老掉牙的54手枪,可有了武器在手心中就会稍稍安定一些。车辆开动起来,张婷观察了一下车上的其他人的武器,这是上次前出到突击集群遇到敌人袭击后养成的习惯,她已经知道随时了解自己所在的分队有什么样的作战实力的重要性,在这辆车上只有她一个军官,这样她恍若有种昔日重来的感觉。


除了押车的士兵和司机各有一支步枪外,车上还有另外两名坐姿的轻伤员,其中只有一个人还带着一支5.8mm的冲锋枪,张婷轻声告诉驾驶室的两个人清点武器弹药做好战斗准备。此时她还并不能确定到底前面的车辆是因为空袭、触雷还是被小股的残敌伏击的,在战场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她作为军官应该要求自己的队员做好一切可能的准备。带武器的伤员是左腿弹片伤,虽然只有一个弹夹,可听到了医生的话,也情不自禁地将武器检查了一遍,抬头正看到张婷在微笑地向自己点点头,脸有些发红憨憨地笑了,露出两个雪白的小虎牙,一幅大孩子的表情。


车子依旧很颠,张婷趴在后舱和驾驶室之间的小窗上根本看不见前面的情况,只能看到远处被击毁的车辆在小山丘的后面燃烧的火光依照出来山丘黝黑的轮廓。心急如火的张婷几乎是下意识地给司机下命令,“打开车灯,我们要快!”


“啪”雪亮的车灯立刻在崎岖的土路上划开两条笔直的亮柱……


……


卡尔少校率领的海豹小组正悄悄地向北撤退,沿途他还不忘在地形有利的时候掏出热像仪来观察一下2号地区的状况。所幸,解放军似乎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刚才他们出没的地区,一路上他们行进了两三里都没有碰到任何拦截。他并不清楚,在医院内卓凡和丁鹏飞在接到搜索组没能和敌人接触的报告后,正在紧张地商量着对策。


距离自己预定的撤退点越来越近了,只要穿越一条较宽的砂石公路就能到达那条隐蔽的水渠,卡尔少校悬着的心逐渐放了下来。回头看看地形和气喘吁吁的队友,他命令就地休息几分钟,并组成防御阵地掩护他对2号地区再一次进行侦察。在公路边的山坡上,虽然这里距离比较远,但是地势稍高,可以更好地看到该地区的全貌,他架设好双目热像仪和配套的红外激光测距机,手中的热像仪可以在三公里外分辨单兵,虽然那只是理想中的状态但目前的气象条件下分辨出目标区的主要建筑物和工事还是不成问题的。


虽然监视公路的队员通报他有几辆解放军的救护车开了过来,但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小队的位置与公路间还有十几米宽的树林相隔,对方驶来的方向也几乎可以肯定是载运被自己引导的空袭炸伤的伤员的,没有必要担心什么。他小心地将刚才侦察中没有发现的几处目标标注在了电子地图上,包括配属给医院的手术方舱、发电机组和清洗设备,还有用作浴室的三台防化消洗车。此时他已经基本肯定这里确实存在一座医院,但防化车和一些红外图像不太相同的手术方舱还是让他有些狐疑。他摇摇头,反正自己的侦察任务已经完成了,至于是不是要打击这个目标是上面的老爷们的事情,自己没必要操心,把结果发回去就是了。


正在军用电脑上忙着编写猝发电报,卡尔少校却突然隐隐听到了一阵战斗机引擎的轰鸣声,还带着一丝丝熟悉的尖啸。他骇然地合上军用电脑,一把掀开蒙在头上挡光的雨披,抬头看到空中有两条细细的极短的亮线一前一后地向自己所在的方位飞来。


打过仗的人都知道,空中飞来弹药的弹道你能看到的长度越长,说明落点距离你越远;反之,要是你看到的弹道越短,落点就距离你越近;如果你只看到了正在接近的黑点,那说明弹药会直接砸在你的脑袋上!如果这时你旁边没有极为坚固的工事,地形也不是剃刀一样陡峭的山脊,基本上你就可以趁这最后的一两秒钟做临终祈祷了!卡尔少校此时看到的弹道就已经足以短到让他担心的地步了!


周围警戒和休息的队员们也发现了危险,此时没有人乱动,除了在警戒的队员外,其他人只是无声地从休息的坐姿,换成了俯卧在地面上的体态,双臂微微合拢在胸前将胸腹垫离地面以减少冲击波对内脏的伤害。他们此时在黑夜里并不知道这两枚导弹的型号,万一是2000磅的制导炸弹看落点的距离,就是采取了这样的防护措施恐怕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卡尔少校飞快地把军用电脑打开一条小缝,在还未编写完的情报上点了一下发送键,然后也学着队员的样子趴在了地上。心中暗骂是哪个不开眼的狗屎飞行员也不核实一下附近又没有自己人就发射导弹,肯定是个空军的狗杂种!他已经猜到了这两枚导弹瞄准的是刚刚经过的中国军用救护车,先不说打救护车是不是合适,对方有车辆被摧毁后肯定会有救援人员前来,自己的小队距离这么近万一要是被发现了那可就麻烦了!


还在胡思乱想,两声并不强烈的爆炸声就从不远处传来,身子下面的地面仅仅是微微颤了一下就没有了动静,原本准备应付大爆炸的海豹们都有些悻悻然。从爆炸声和不远处车辆腾起的火焰,海豹们从经验就可以判断出战斗部不超过百公斤的量级,最有可能的就是小牛这样的空地导弹。两辆救护车中那辆没装甲的已经被炸得四分五裂,装甲救护车则被炸出了一米多的大洞,长长的火舌从洞中狰狞地向外吞吐着,装甲车驾驶员从前舱盖跌跌撞撞地爬了出来,痛苦地跌倒在车前的草地上翻滚着发出沉闷的哀号。


卡尔少校根本没有关注那几个倒霉的中国伤兵,目无表情地将手上的微型无人机掷了出去,无人机仅剩下一次飞行的燃料了,但他更需要知道2号目标区向这里派人增援的情况!眼前的公路要是不能越过,再有救援人员发现自己的动向,想要脱逃就困难了。将无人机的飞行速度调到最大,卡尔少校给自己的队员们打了个快速接近公路的手势,六个人无声地如同鬼魅般向公路边的小树林摸了过去。


卡尔少校的头盔夜视仪上已经连接了无人机的侦察图像,居高临下的手掌般大小的无人机没有视场阻碍,可以清楚地看到2号目标区那座医院里已经发现了这边遭遇空袭的状况,在前面到达医院的救护车正在加快卸载运来的伤员,一辆救护车甚至开始调头准备朝这个方向来查看被击毁车辆的状况,负责守卫医院的士兵也有几名开始发动一辆吉普车,似乎准备过来警戒。卡尔少校估计了一下自己小组穿越公路对面的那片300多米的开阔地的时间,应该能在对方人员到达之前隐蔽在开阔地尽头的田埂后面了,果断地下达了穿越公路的命令。海豹队员分成两组快速地交替跃进,借着百米外被毁车辆的火光,穿越了公路在一片仅仅发芽不到半尺高的庄稼地里飞奔。


可情急中他忽略了从刚被他引导炸毁的指挥部方向是否有车辆和人员赶来,在他看来那里已经被彻底炸毁,救护车也来回好半天了,应该没有什么部队。那个方向还有一个小小的山包阻隔,公路需要转近120度的大弯才能看到这里,就算是有部队赶来也足够自己逃进对面的树林了。卡尔少校和他的队员根本没有想到,一辆救护车正在蹒跚地向这里接近。而正在靠近的车辆由于车速太低,在近处正在燃烧爆炸的救护车的噪音掩蔽下根本没有人察觉!


等到海豹们跑到了开阔地三分之一的地方的时候,却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着重警戒的方向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发动机的咆哮声。卡尔少校脸色大变,回头一看赫然发现小山丘背后竟然有两道雪亮的光柱正在缓缓地向着自己的方向旋转而来!他扭头对这交替掩护行进的队员们大吼了一声:“RUN!”


再也顾不得隐蔽,卡尔少校率先跳了起来,也顾不得开阔地上是不是会有地雷,飞快地向对面的树林里冲去。其他海豹队员也意识到要是留在这里绝对逃不过对方车灯的照射,立刻也跳起来向树林狂奔。


但是已经晚了!


在距离树林还有不到一百米的时候,车灯照出的光柱随着加快了速度的汽车,飞快地扫过整片开阔地!司机愕然地发现除了远处正在燃烧着的车辆外,路边的农田里还有几个黑影在快速地移动着,可还没等他仔细分辨出黑影到底是什么,一个黑影麻利地停住转身,远处就爆开了一小点火光。司机眼前的玻璃呯地一下破开了一个小孔,辐射状的裂纹立刻布满了整个前风挡,胸口也被重重地擂了一下,眼前一黑歪倒在方向盘上,在意识离去的那一瞬间,他几乎是本能地踩死了刹车踏板。


“吱!”一声尖厉的刹车声划破了夜空,车子歪歪扭扭地摆动了几下还是停住了,引擎发出几下低沉的吼叫也熄了火。


“敌人!”押车的小战士大叫了一声,撞开车门一猫腰钻了下去,紧贴着轮胎卧倒据枪,借助还没有熄灭的灯光哒哒哒就是一个长点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