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唤 金 庸



尊敬的查老:

您好,请原谅我的冒昧打扰.

2006年8月15日就要到来了,这是一个令全体中国人心寒的日子,因为在此期间,以小泉为首的日本政要们将要再一次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人的这一恶劣行径已成惯例,就是在去年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特殊日子里,日本政要们不顾全世界所有爱好和平的人们的强烈抗议和反对,照旧肆无忌惮﹑大明大放地参拜了靖国神社;这一无耻狂妄之举,不但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和全体亚洲人民的感情,并且为高尚的人类文明蒙上了羞辱的外衣.

毫无疑问,任其放纵和发展是极其危险的,如果我们缺乏相应和适当的对策其后果不堪设想;更糟糕的是,我们现在的很大一部分中国人和日本人比起来,无论在民族情感上,还是对我们英烈们和革命先辈们的认知与敬爱上实在是天差地远.关于这类话题,我去年在《关于建中华民族英烈馆和中华民族杰出人物馆的倡议书》中已经提了不少.有迹象表明,无论亚洲人民再怎么反对,日本政要们今后依然会参拜靖国神社;这种趋势发展下去,极有可能会愈演愈烈.所幸的是,我们的政府和人民已经觉醒,亚洲所有爱好和平的国家和民族已经觉醒;在这场正义与邪恶的对决中,我们的力量正在不断地壮大.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这种力量还不够强大,愤怒和咒骂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更无法阻止日本邪恶的军国主义思潮的蔓延.

我们今天的世界,是一个适者生存、弱肉强食的世界,公理和道义根本得不到保障,强权政治﹑霸权主义和军国主义正在泛滥成灾;完全可以这样说,现在的人类社会,已经步入了文明与反文明、求进步与反倒退的此消彼长的漫长斗争中.

文明的主宰者即历史的书写者,人类文明的历史只有由正义者书写,才会称得上高尚和伟大,才会有进步和持久的生命力;反之,人类文明必将失去生存的意义.对于我们这个拥有五千年灿烂文明的古老民族来说,缺乏正义勇敢和积极向上的崇高精神或称信仰与图腾,是根本不行的,优胜劣汰的残酷自然法则早已为我们敲响过警钟. 维护祖国的尊严和地球文明的高尚是我们每一位华夏儿女义不容辞的责任, 人类迫切需要一种积极向上的绝对精神来维护地球文明的崇高称号;面对挑战,我们该怎么办?是继续和日本右翼份子们玩猫捉老鼠的陈年游戏,还是充分利用这一有利时机,把我们更加全面系统的让千秋万代中国人引以自豪和骄傲的《中华民族英烈馆和中华民族杰出人物馆》建起来,为人类文明的发展与进步做出我们积极的贡献呢?这是我们当代每一位中国人必须直面的重大课题!

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查老,您的这句话学生万分钦佩,在学生看来,它不仅仅是习武为侠的最高境界,而且更是做为一个人所必须具体的崇高品质和一首正气凛然、豪情奔放的人间绝唱.由此,学生斗胆想请您出面,引领我们来完成这项光荣而伟大的正义事业.

我的初步计划如下:

1、 在有了启动资金并得到政府同意的前提下,通过网络、电视台、报刊等新闻媒介,向党政机关、各党派团体和民主爱国人士发出邀请,在京举办《关于建中华民族英烈馆和中华民族杰出人物

馆》研讨会,打开被动局面,把这项事业推向健康发展的轨道.

2、建立大中型专题网站﹑报刊和电台,向全社会宣传我们的行动和主张,力争取得全世界范围内爱国华人们的积极响应和大力支持.

3、在上述问题落实之后,无论是搞募捐、产业化经营、社会赞助等哪种形势,只要方案一经确定,我们应该立即实施.

4、在资金征集过程中, 中华民族英烈和杰出人物们的选定工作及场馆地址的确定、经营方式、场馆设计方案的征集等各项工作也应同时展开.

5、毋庸置疑,每一位中国人都对历年来日本政要们参拜靖国神社的这一丑恶行径深恶痛绝,但从目前的情况看,这种力量还很弱小和分散(这主要表现在民间),很多爱国人士或团体都是在单打独斗和各自为战,形不成巨大而有效的威力.因此,学生有这样一个想法:我们能不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组成一个〝中国民间反对日本右翼运动联合会〞呢?如果成功的话,这无疑是对日本军国主义复活思潮的有力打击!

6﹑场馆建成后,由国家领导人主持开馆,使之成为我们中华民族留芳百世﹑光照万代的精神圣坛!


人活百年,终有一死;我们只有把一生奉献给人类文明波澜壮阔的正义事业,才活得有意义和有价值.在这场斗争中,我们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弘扬正义与人道,反对邪恶与堕落, 为人类文明指

明正确的发展方向;我们要用事实和真理告诉世界,什么人才是人类文明进程中真正的英雄!



晚辈 黑发三千丈


拜上


2006年月5日





附录:关于建《中华民族英烈馆》和《中华民族杰出人物馆》的倡议



什么是英雄?什么人才能够被称为英雄?人们应该怎样对待英雄?

什么人才是人类文明的杰出代表?这些引导人类文明进步与发展的旗手们,到底应该具备哪些高尚的品质呢?

六十年前,日本军国主义者在中国、在亚洲烧杀抢劫,几千万中国人民和亚洲人民惨死在他们的屠刀之下;他们罄竹难书的残忍与暴虐,给我们带来了深重的灾难。直至今日,仍然有许多的幸存者们,日日夜夜饱尝着恶梦的煎熬。

如果说日本的所作所为,已经实在不值得我们今天浪费先贤们千辛万苦创造出来的文字去评头论足,也实在没有必要把那些早已尘封在人类历史耻辱页上和垃圾堆里的东西再揪出来,显得小家子气的唠叨个没完没了,那么,一向将自己标榜为人类现代文明领袖的美国,又是怎样去理解和对待这一问题的呢?

攻打南联盟、侵略阿富汗、侵占伊拉克、屠杀手无寸铁的无辜平民,用带有浓厚种族歧视和非人道的手段,大肆羞辱和虐待战俘……更令人遗憾的是,正当人们为正义和公理惨遭赤裸裸的强暴而哀伤的时候,美国政府却在为他们所谓的“英雄人物”和“和平卫士“们大发军功奖章……

看到这一切,我们能说什么呢?这些所谓的“英雄”们,包含着正义和文明吗?蕴涵着仁慈和高尚吗?这些家伙们被强行推上历史的荣誉台,难道不是人类文明极大的污点和悲哀吗?

从1952年至1975年间,裕仁共参拜了靖国神社七次。为此,他振振有辞地说:“我知道参拜靖国神社会引起批评,但英烈们是在我的名义下为祖国献身的,我怎么能不来祭奠?”

随后,日本政府借口尊重国民的感情,选定8月15日为首相和其它政府要员参拜靖国神社日。自那以后,除池田勇人外,日本历届首相和其政府要员,都开始大明大放地参拜靖国神社了。


现在,让我们再来看看我们自己吧!和日本人相比,我们中国人,是怎么看待和对待我们中华民族的英烈们和革命先辈们的:

几年前,我去兰州五泉山游览,谢绝了同伴要我向神佛顶礼膜拜的好意后,开始参观这座香火甚旺的寺庙。在一个长长的漂亮的橱窗里,我惊奇地发现了“功德表”。这里面罗列着数不清的善男信女们的名字,他们捐资的款项,少则百元,多则几千元;那一串串用规整的汉字书写成的长卷,实可谓洋洋洒洒、蔚为大观。

这里有没有陈列着中华民族的英烈呢?抱着这样的疑问,我耐着性子接着往下看。感谢上苍,这座寺庙还算有良心;在一个陈旧破裂的橱柜里,我终于发现了一个中华民族英雄的塑像——霍去病。

这个塑像好象用橡胶制成的,矮而小,瘦而弱;即便有些英武之气,却早已被厚厚的灰尘和张结的蛛网,遮掩的暗然失色。

看到这一幕,我的灵魂在颤抖,我的心在流血;我为我们伟大的民族英雄惨遭如此的冷漠和待遇而心碎。我想哭,却流不出一滴眼泪,我想喊,又怕被别人当疯子一样抓起来;我想给他敬柱香,可供品被批红挂彩的和尚们陈设在远远的富丽堂皇、一尘不染的大雄宝殿的香案上,正等待着人们为他们宝象庄严、金光闪闪的大佛祈祷祝福。

一九八八年,我在文摘旬刊上看到这样一则短文:为了纪念南岳大化司天昭圣帝的诞辰,南岳香火一天烧掉人民币四十万以上;光炉中的香灰,就满满装了两解放牌卡车。当然了,炉中的香灰并没有清净,还尚余一米多厚;此外,香客们还在炉前,烧出一个占地约十平方米的香灰小山包。

中国是个盛行佛教、道教的国家,寺庙和道观多得不记其数;今天,我们有没有人统计过,我们的人民烧香叩首、参神拜佛,每天究竟会烧掉多少血汗钱?这恐怕绝对是一笔令人瞠目的天文数字吧!

说到这里,我不能不发发牢骚了。善男信女们,你们宁可把成吨成吨的供品,敬献给那些用泥草做成的破东西,也不愿或舍不得为你们流血断头、粉身碎骨的中华民族的英烈们和革命先辈们点上一支香,试问,你们的良心何在?那些什么神呀、佛呀的东西,它们真的那么管用吗?想当年,当凶恶的敌人举着屠刀大肆蹂躏我们的国家和疯狂屠杀我们人民的时候,这些神老爷、佛大爷们,它们在哪里呢?它们保佑过我们吗?它们从神坛上跳下来杀过一个敌人吗?没有!一个都没有!你就算翻遍中国历史,包括品类繁多的野史,也找不到一例神老爷、佛大爷们保家为国、义薄云天的光辉业绩和真凭实据;我们的今天,都是那些抛头颅、洒热血的民族英烈们和革命先辈们换来的!!!

当然,宗教信仰是每个人的自由,我们无权反对和干涉;但是,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如果这种延续了几千年﹑并且绝大多数散发着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的旧东西控制了我们的思想,那么,我们这个社会还称得上先进吗?我们中华民族还有资格屹立于世界先进民族之列吗?

更令人发指的是,某年某月某日,在一列车箱里,一群吃饱饭没事干的旅客,正在为他们心中的偶像争执不下。他们有的人提出来比尔•盖茨,有的人提出贝克汉姆、有的人提出藤原纪香,还有的人提出赖昌星……到了后来,甚至有人抬出来了遗臭万年的大汉奸秦桧;理由很简单,就是他一生大福大贵、权势熏天,最终做到了名扬千古和笑老华堂。然而,当一个人(那就是我)愤愤不平地提出来杨靖宇、岳飞和张自忠等我们的民族英雄时,所有在场的中国人都哈哈大笑起来;人们一边讥笑,一边向这个“极端落伍”和“白痴加蠢货”的“弱智傻瓜”,投去鄙薄和轻视的目光。


曾经有个日本人这样说道:“我们日本有靖国神社……我们日本人将会永记为国殉死的英灵,他们在靖国神社里享受他们应得的敬意。每当我们唱起‘为国而逝的英魂啊,你要常常回到慈母的梦中’,我们就会感慨万千,永志难忘。支那人,当我们敬拜靖国神社的时候,你们根本没有资格说三道四。”

我的亿万中国同胞们,你们谁能对日本人上述的这番话,做出一个令人满意的反驳和完美的回答呢?坦白的说,我是无言以对,我现在只有大汗淋漓地如痴如呆、羞愧欲死的份儿了。

由此,我一遍遍地问苍天、问自己,我们的那些民族英烈和革命先辈们,难道真的不值得我们去崇敬、去热爱吗?他们的光辉形象,真的不配写入人类文明光辉灿烂的篇章里吗?他们的英雄业绩,真的不配人们去讴歌、去传诵吗?

想当年,郑和率领着当时世界上最先进、最庞大的船队,搭载着几万名装备精良的中国官兵七次横渡西洋的时候,他们给世界带去的是什么呢?是平等的贸易,是和平与友善,是中华民族渴望与世界人民交流与合作的美好愿望和真诚之心。

反观后来崛起的西方列强,他们又给世界带去了什么呢?是征伐、屠杀、奴役和掠夺;他们凭借坚船利炮,强占了大片大片的土地,掳走了大批大批的土著人,掠夺了大量的金银财宝和物产资源。他们的脚步每踏上一个地方,都会让那里变成血淋淋的人间地狱和撒旦的天堂。

与之相比,难道说,我们曾经领先世界和辉煌无比的中华民族,称不上是正义和文明吗?我们祖先的友善、仁慈和威武不屈,算不上是人类历史上应该大书特书和可歌可泣的英雄行为吗?

岳飞、戚继光、文天祥、郑成功、林则徐、邓世昌、杨靖宇、张自忠、邱少云、黄继光……这一串长长的名字,都是诞生在反侵略、保和平的人类正义事业之中的;他们活的光明磊落、堂堂正正,他们死的轰轰烈烈、重如泰山。难道说,他们不值得我们牢记心头、永世不忘吗?他们不是我们中华民族乃至世界人民永远的骄傲和自豪吗?


中国被欺凌被蹂躏长达一百多年,可是,我们来看看中国人对此的反应吧!

某中国人说,中国要想发达,就必须做三百年殖民地。

某日,几个青年在看完《南京大屠杀》后嚷道:“怎么不多演演‘密西密西’女人的情景?”

某年,有人主张将《南京大屠杀》改名为《南京1937》。

某些中国人说,我们往往杀了几个日本兵,结果遭到了人家的报复,反而杀害了我们一村子的人;归根到底,这是我们的错。

某地,出现这样的照相馆:里面陈设着旧日本军服和军刀,为前去照相的人们化装成日本军官留影提供方便。

某地,出现了名为“共荣花园”的花园。

多年前,我在上初中时,亲眼目睹一个老师对我们说:“其实要是我们也侵略人家,也是一样的。”(上述文段摘自《大中华民族复仇主义宣言》,作者:仇圣)


“我们已经蜕变了,我们已经没有了精神,我们不配做中国人,我们的时代罕有英雄,罕有男子汉!我们丢了祖宗的脸。中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时代象今天这样窝囊!(在这里,我指的不是我们的政府,而是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政府是懂得治国之道和后发制人的。)……

张自忠是谁?知道吗?邱少云,还记得他吗?朝鲜战场上的两位特级战斗英雄是谁?你们回答的出来吗?你知道他们的事迹吗?你知道他们是怎样死的吗?今天,我们已经把他们遗忘的差不多了吧?有谁还会惦记他们、想到他们呢?……”

上面这番话,是一个网名叫一风翔的爱国者嚎啕痛哭的悲声;这悲声,是对我们有些老百姓难辨是非、本末倒置和麻木不仁的哀鸣。


人民英雄纪念碑,是一个国家尊严、独立、自由和民主的象征;它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形象,代表着一个民族奋发向上的精神。现在,我要问的是,除此而外,它还能代表什么呢?它真的能让我们千千万万的中国老百姓,永远地把我们的民族英烈和革命先辈们牢记不忘吗?

曾经有一位家住外地的父亲,领着他的孩子到北京旅游;为了让孩子接受一下革命传统教育,这位父亲特意将孩子带到了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父亲指着纪念碑问:这是什么?孩子干干脆脆地回答:人民英雄纪念碑。父亲又问:那你能说出来他们的名字、人数和光辉事迹吗?这一回,孩子哑口无言了。面对这个外表雄伟而抽象的建筑物,孩子迷惘而惶惑;因为她幼小的心灵,实在搞不懂这个庞然大物,居然还包含着那么多她们必须记住的东西。

在这里,我绝不是说我们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不好,我是想说,这个建筑物承受不了太多的历史重托,她不能给予我们、包括我们的后代必要的启示和精神上的鼓舞,更不能让我们如数家珍地把我们每一位民族英烈和革命先辈们牢记心头。在这一点上,日本人已经远远地走在了我们的前面。因为他们很明白,纪念碑这类的东西本身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它起不到让他们的后人对英烈们刻骨铭心的效果;只有建一座圣殿——靖国神社,才能担此大任。这,就是当年日本人为什么大张旗鼓地建造靖国神社的缘故。


“今天,我想起张自忠将军,想起邱少云,想起在抗日战场和朝鲜战场上用血肉之躯抵抗小日本和美帝机枪、大炮的几千万中国先辈们。我欲哭无泪,我想跪下来给他们叩一万个响头,可就是找不到他们的牌位!

日本人有靖国神社可以参拜,而我们却没有;就算是有,恐怕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去。烈士们的尸骨还在,可名字却早已从人们的脑海中消失了。我想找个给英雄下跪的地方,想请日本人告诉我,当年是谁在中国的哪个地方和日军血战;不过,日本人肯定不会告诉我,因为他们虽然已经战死了几十年,但日本人仍然害怕他们……”(此文源于《中国人啊!!!从幻想中醒来吧!!让热血沸腾一下!! 》,作者:一风翔)


同胞们,我的曾经有过五千年辉煌文明的华夏子孙们;现在,你们想到要干些什么了吗?难道你们还准备把这种耻辱和遗憾,永远地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吗?

不!这一切到了该彻底结束的时候了!

贫穷加牺牲加荣誉,绝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英烈们和革命先辈们最后的归宿。我们要为他们建两座大大的、比日本那个臭名昭著的靖国神社更漂亮、更宏伟和更辉煌的圣殿,让我们的子子孙孙永远记住我们的光荣与耻辱!


一个永不忘本的民族,才是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一个知耻而后勇的民族,才是值得人类、值得历史尊敬的民族。

我们建《中华民族英烈馆》和《中华民族杰出人物馆》(以下简称《中英馆》和《中杰馆》),是对我国刚刚出台的《反分裂国家法》的有力支持,是对广大台湾民众必要提醒。我们就是希望他们能够从根本上认识到,台独主张,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与人类文明爱和平、求统一、谋发展相悖的倒行逆施;台独份子的所作所为,是对祖国的背叛、人民的背叛,是数典忘祖的丑恶行径,是妄想把广大台湾人民引向战争、拖向死亡边缘的重大阴谋。

我们建《中英馆》和《中杰馆》,就是为了彻底粉碎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梦想,防止日本军国主义者们重新拾起带血的屠刀,把中国、把亚洲,乃至把世界上所有爱好和平的人民,再一次推进耻辱与死亡、灾难和痛苦的火坑。

我们建《中英馆》和《中杰馆》,就是为了防止历史重蹈覆辙,让人们结束敌视、远离战争,化干戈为玉帛,互敬互让,共享人类文明美好的太平;让世界充满爱!

我们建《中英馆》和《中杰馆》,就是为了向世界昭示和证明,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因为我们始终明白,在人类文明的发展史上,我们应该肩负和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中国永远不称霸;中国永远不会把痛苦和灾难,无缘无故地强加在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头上。这是我们对世界、对人类文明永远算数的庄严承诺!

我们建《中英馆》和《中杰馆》,就是想提醒中国的老百姓,我们的耻辱还远远没有结束。我们不要以为今天能够吃饱了、穿暖了,天下就太平了;不要以为我们的原子弹爆炸了、飞船上天了、在奥运会上拿到了世界第二的金牌数等等,别人就会瞧得起我们、尊敬我们。我们只有做到人人自强、自爱和勇于进取、团结向上,才能在国际舞台上竖立起不朽的形象。

我们建《中英馆》和《中杰馆》,就是希望我们的国民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净化思想道德观念和提高文化素养,明白什么才是我们应该弘扬和大力提倡的,什么是我们必须抛弃和唾弃的,什么人才是中华民族心中永远的偶像。

我们建《中英馆》和《中杰馆》,就是为了给那些正在祸国殃民的腐败分子们提个醒,你们最好积点德吧!中华民族的落后与挨打、中华民族所遭受的百年耻辱,无不与你们有着莫大的关系;你们的胡作非为,是对人民的犯罪、国家的犯罪和历史的犯罪!我们的政府和人民,是绝对不会轻饶你们的!

归根到底,我们建《中英馆》和《中杰馆》,就是为了我们的国民免遭战争的威胁和伤害,就是为了我们每一位母亲,不再因为失去亲人而痛苦和哭泣,就是为了我们每一个孩子,能够永远地幸福地生活在灿烂的阳光下。


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同胞们,中华民族的有识之士和仁人志士们,让我们手挽起手,肩并着肩,迸发出万丈豪情,高高扬起正义的旗帜,义无反顾地投身到建设《中英馆》和《中杰馆》的伟大事业中来吧!

我坚信,我们的事业一定会成功,我们的理想一定能够实现;我们的名字,一定会和中华民族的英烈们和杰出人物们一起,永远铭刻在历史的丰碑上!


黑发三千丈


2005年6月4日



备注1::本倡议书于2005年6月4日首发于中国铁血网站, 得到了网站的大力支持,对此,我再次表示感谢。

备注2:我的联系方式是﹕1﹑电子邮箱︰ljg_911@tom.com﹑ 2﹑电话︰0473_5895562或13314734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