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武装到牙齿的羔羊(我看以色列)

wyxyxy1980 收藏 76 24210
导读:一群武装到牙齿的羔羊(我看以色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打从认得字开始,我们就知道世界上有个地方叫中东,那地方战乱频仍,从来没有安静过,虽然我们生活的地方,远在世界的东方——被西方人叫作远东,但对中东(西方人也叫近东)发生的事情,也还是很关心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那地方盛产石油,又是世界的火药桶,万一燃起战火,没准也会烧到我们自家门口的。记得911发生后的第二天,布什就说巴勒斯坦的建国问题已经迫在眉睫,乍一听似乎与世贸大厦遭袭风马牛不相及,但略通时事的人都明白,正是因为巴勒斯坦问题长期得不到公正解决,这把火才从中东烧到了曼哈顿。

对于中东局势,不同的媒体有不同的报道角度,BBC、CNN号称观点独立,但毕竟受控于英美,喜欢用画面的比较展示现状,比如放一段以军坦克开炮的镜头,接下来就是巴人发射火箭弹的场面,意思是说双方都有责任。半岛电视台则着重报道平民的伤亡,母亲怀抱死亡儿童的画面,常常令人揪心。

表面上看以色列有以色列的逻辑,巴人有巴人的道理,但有一个事实是不容争辩的,那就是以色列至今还占领着大大超过其国土面积的阿拉伯土地,包括约旦河西岸、戈兰高地、黎巴嫩南部以及除加沙和拉姆安拉以外的几乎所有巴勒斯坦土地。根据1947年联合国关于巴勒斯坦分治决议的规定,以色列的面积为1.49万平方公里,如今它的实际控制面积超过2.5万平方公里,也就是说几乎是国土的一倍。这些超过的部分,巴人叫作“被占领土”。尽管根据1967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242号决议,以色列应该归还所有“被占领土”,但以色列一直拒绝执行这项决议。

犹太人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深受纳粹迫害,要想知道犹太人在纳粹统治下过着怎样的日子,走走奥斯威辛,达豪,读读《安妮日记》,看看《辛德勒的名单》、《美丽人生》、《钢琴师》,就会留下铭心刻骨的记忆,世人正是出于同情,才同意在当时英国托管下的巴勒斯坦地区,划出一片土地,给这个不幸的民族建立自己的国家。然而犹太人在建国的同时,却将另一个民族赶出了家园,那些被赶出家园的巴人,被世人称作难民,分布在从突尼斯到叙利亚、黎巴嫩等周边国家,许多孩子就在贫穷的难民营里出生,一生下来就是小难民,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祖国。为了安顿一个民族,却要让另一个民族付出惨痛代价,这是中东悲剧的根源。

有占领,自然就有反抗,先是语言反抗,后来是武力反抗。在自己的家园武力反抗异族占领军,是一种什么性质的暴力活动呢?这个问题本来很简单,可是在当今世界,却引起了巨大争议。欧美主流媒体认为这叫恐怖主义分子,我认为应该叫自由战士才对。如果在自己的家园打击占领军也叫恐怖分子,那么这个世界上的恐怖分子就太多了,刺杀伊藤博文的安重根,刺杀麦克纳马拉的阮文追,放火焚烧德军马厩的卓娅,保卫萨拉热窝的瓦尔特,在白山黑水袭击日本人的杨靖宇、赵尚志等等,都成了恐怖分子,还有那些在华沙、布拉格、奥斯威辛和达豪对党卫军进行殊死抵抗的犹太英雄,也都可以归为恐怖分子的行列。

人有两种天性,有的崇拜强权,有的同情弱势。当暴力冲突发生时,有人会对强势一方顶礼膜拜,惊叹其军力之雄厚,武器之精良,记得美国人用钻地导弹炸穿巴格达的防空掩体时,我就听见有人对巡航导弹的威力赞不绝口,而对掩体内数百名妇孺的伤亡视而不见。同情是一种隐秘的愤怒,当犹太人遭受纳粹虐杀时,世人同情犹太人,可是等到以色列人蹂躏巴人时,坦率地说,我对以色列人是无论如何也同情不起来的。

那些被辛德勒拯救出来的犹太人,并没有因为经历过苦难,就对公平公正多一份理解,他们以摧毁恐怖分子窝藏地为由,大肆砍伐巴人赖以生存的经济作物橄榄树,在象征专制与封闭的柏林墙倒塌十几年后,又修筑了比柏林墙长几百倍的隔离墙。为了报复抵抗战士的袭击,他们用机枪朝夏蒂拉难民营扫射,驾驶坦克冲向杰宁、纳布卢斯和伯利恒的巴勒斯坦妇孺。他们像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英军那样,杀害抵抗者的家人,焚烧抵抗者的房屋,甚至从纳粹那儿学会了动用军犬,用凶恶的狗去对付流离失所的巴勒斯坦人。

以色列人这样做时,已经不是种族歧视的受害者,而成为新出现的种族歧视的制造者了,所以对于如今生活在中东地区的那些欧洲移民极其后裔,我宁可叫他们以色列人,而不是犹太人,这样才能把前者和后者区分开来。当以色列人动用飞机、军舰、坦克、导弹对付巴人,而巴人只能在身上绑上炸弹,把自己变成绝望的人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时,不知道智慧的犹太先知是没睡醒呢还是没出生?难道他们不明白,既然必须生存在一片充满敌意的土地上,隐忍是生存的要义?当下播下的仇恨的种子,要由后代子孙去收获苦果?

也许以色列人可以为自己的作为,说出一千种对自己有利的理由,但是一旦精确制导的炸弹,将一个个无辜的生命炸得血肉横飞时,所有的理由都不存在了,不仅不存在,还要变出一千个对以色列不利的理由。我在半岛电视台见过一段画面,一个手持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的巴人青年,与一群以军激烈枪战后,战死在自家门前,以军撤退后,幼小的弟弟痛哭着,推开七八双成年人阻拦的手,扑向血泊中的哥哥。可以想见如果有机会去爆炸特拉维夫的咖啡馆或汽车站,这个弟弟会毫不犹豫腰缠炸弹,欣然前往。人弹正是以色列的子弹制造出来的。

苏珊·桑塔格曾经在耶鲁撒冷的讲台上,面对大批以色列听众,说出了这样一席振聋发聩的话:“除非以色列人停止移居巴勒斯坦土地,并尽快拆掉这些移居点,撤走集结在那里保护移居点的军队,否则这里不会有和平。”她还说靠抢夺别人的家园才能生存,这是犹太人的耻辱。这是一篇史无前例的演讲,听众当场群起退席,有的还朝桑塔格大声辱骂。作为一位拥有犹太血统的美国女作家,桑塔格的观点道明了真相,刺痛了许多以色列人的心。其中一些人经过痛苦思考,良心被唤醒了,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觉醒,如今每次巴以冲突爆发,都会有以色列人自发上街,抗议政府的武力政策,一些以色列官兵也羞于踏上“被占领土”,拒绝朝平民开枪,宁可接受军法审判。

以色列人喜欢把精神迷惘的人,称做迷途的羔羊,需要有先知指引,才能走出泥淖困局,拉宾遇刺后的以色列人,就是一群迷途的羔羊。如今这群羔羊武装到了牙齿,但武装到牙齿的羔羊,也还是迷途的羔羊,他们不明白,发射的导弹越多,得到的同情就越少,而同情是一种分量,会影响中东未来的天平。

2006年7月

根据1947年联合国关于巴勒斯坦分治决议的规定,以色列是还占领着大大超过其国土面积的阿拉伯土地.

但这些都是每次被阿拉伯侵略后的反攻赢来的.阿拉伯人还想把以色列赶下海呢!要打就要服输啊!哦!不能你赢的归你,你输的还还给你!那有这种只赢不输的游戏,偷鸡不成还的失把米呢!

再说以色列赢的其实更多,都还了不少了,够意思了,要是对阿拉伯的对等规则,应该把那些国家全占了,因为他们也是想把以色列全灭了的.

据1947年联合国关于巴勒斯坦分治决议的规定,以色列是还占领着大大超过其国土面积的阿拉伯土地.

但这些都是每次被阿拉伯侵略后的反攻赢来的.阿拉伯人还想把以色列赶下海呢!要打就要服输啊!哦!不能你赢的归你,你输的还还给你!那有这种只赢不输的游戏,偷鸡不成还的失把米呢!

再说以色列赢的其实更多,都还了不少了,够意思了,要是对阿拉伯的对等规则,应该把那些国家全占了,因为他们也是想把以色列全灭了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一点都不懂历史还出来丢人

1947年联合国分治决议分给以色列1.49万平方公里阿拉伯国1.12万平方公里。在第一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又新占领了6222平方公里,约旦控制了5268平方公里就是现在的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埃及控制了354平方公里就是现在的加沙地带。因为这条线实际是第一次中东战争的停火线,故以色列叫作“绿线”。这是一条是有实际意义的控制线,因为国际社会以及阿拉伯世界业已接受这条线线。


现在阿拉伯世界在声明中一再提出以色列应该退回到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前的边界线上去就是指这条线,只有这样才可以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这意味着阿拉伯国家不但已经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还放弃了在其发动的第一次战争中所丢失的那6222平方公里领土,而现在所要求归还的只是在由以色列不宣而战发动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所占领的阿拉伯国家领土{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东耶路撒冷以及叙利亚的戈兰高地}。人们现在所说的被占领土就是上面所提到的领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