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我者死”!5男生西安制造惊天血案

山坡的记忆 收藏 71 20116
导读:“挡我者死”!5男生西安制造惊天血案

他们一起打工时相识,年龄最大的只有21岁,最小的仅17岁,文化程度最高者仅为初中毕业;他们从农村来到都市,在今年7月份的1个月时间内,他们结成团伙连杀无辜,行为令人发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疑犯姜武鹏(1985年出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疑犯陈柯(1985年出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疑犯李延召(1986年出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疑犯胡文峰(1988年出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疑犯高峰(1989年出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警方介绍,受害人从十多张照片里一眼就认出了姜武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面对记者的提问,杀人团伙“老大”疑犯姜武鹏有几次竟然笑了起来

作案疯狂

7月31日零时,西安城内的空气已渐渐清凉,建设东路这条中小图文设计公司相对集中的街道上,路灯通明,行人几无,间或才有一辆出租车驶过空旷的街道。在一家图文公司内,3名男子正在对两名值班人员实施惨绝人寰的凌辱与杀戮。

男职员喉管被割 女职员受辱后遇害

出事的这家图文公司仅有两名值班人员,23岁的闫某和同龄的郝某,他们1个月前应聘到这家公司工作。当晚,为方便工作,他们没将卷闸门全部拉下,下部留有容人通过的空间。3名持刀歹徒正是从此处轻易闯入了公司内。

歹徒先用刀将郝某逼上二楼,然后划开了他的喉管,再从其背部插进一刀,贯通身体,郝当即倒地,血从刀口喷涌而出。歹徒们以为郝已死,之后全部下到一楼,对已被控制的闫某实施轮奸、残杀,致闫当场死亡。

歹徒将公司办公桌抽屉一一撬开,翻箱倒柜找到600余元现金、1部手机,将公司账本塞入水池,撕掉营业执照等证件,给所有他们触摸过的物体表面上喷涂胶水,消灭踪迹。

从容作案长达两个多小时后,歹徒用胶水在公司一柜台台面上喷写下“挡我者死”四个大字,然后扬长而去,消失在一片夜色中。

歹徒离开时已是凌晨2时40分左右,郝某勉强爬起来。此前歹徒用刀捅他时,他佯装死亡苦撑到现在,但他喉管被割已无法出声。他爬到相邻公司内,向值班人员递出了自己公司负责人的名片。对方立即与负责人联系,紧急报案。

接到报案,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局长王建明火速带队赶往现场,市公安局刑侦局、碑林分局刑警大队及辖区建设路派出所百余民警成立了“7·31杀人案”专案组。

市公安局警犬大队的一只警犬在追踪歹徒行踪时,跑出百余米后又折身返回,专案组依此确定了歹徒离开案发现场后又返回的路线,并通过沿路摄像头确定了3名歹徒的体貌特征。

5人团伙作案4起 杀3人重伤2人

7月31日下午3时,专案组初步锁定一名歹徒姜武鹏。昨日,据办案民警介绍,郝某一眼从照片中指认出他,专案组决定立即实施密捕。

“姜当时在长安区农村家里待着,为了一举成功,30多名民警全

部乔装打扮,有的化装成收破烂的,有的化装成卖西瓜的,分别在姜家附近8个区域蹲点,最后在公安长安分局配合下,顺利将姜拿下。”碑林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王红卫介绍,专案组对姜现场突审后,查明以姜为首已形成一个5人犯罪团伙。

至8月1日早晨6时,距“7·31杀人案”案发仅1天,专案组民警分别于长安区内的网吧等地将涉嫌参与“7·31杀人案”的李延召、胡文峰等人全部抓获。

经专案组审讯,团伙5人对“7·31杀人案”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同时交代,自5月至今,该团伙共杀人、抢劫、强奸作案4起,其中杀死3人,重伤2人。

命案告破后,8月1日上午,西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西安市公安局局长丁健带领碑林区委、区政府相关领导赶到建设路派出所,向专案组全体民警嘉奖4万元。当日,丁健还代表西安市公安局万名干警向全社会作出庄严承诺:警方将把所有的精力、所有的财力向打击犯罪上倾斜,只要犯罪分子胆敢侵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定让他有来无回。

同时,沿街监控设施对破案起到了关键作用,警方呼吁社区单位加强监控设备安装,防范犯罪。

手段残忍

每刺一刀奖赏200元

谁下手狠 谁当“老大”

经警方查明,7月前半月内,姜武鹏5人团伙先后在西安市内杀害一名拾荒老汉和一名路灯管理员。令人发指的是,该团伙此举仅是为了让各成员“练胆”。

&nb

sp; 7月1日凌晨1时许,在南二环长安立交桥下的草坪中,姜武鹏率3名团伙成员将一年约50岁的拾荒人陈某杀死。7月13日凌晨3时,在南二环长安立交桥东200米道沿处,团伙成员胡文峰、李延召将51岁的路灯管理员邵某杀死。

王红卫说:“两次发案没有与人结仇迹象,警方介入调查后搞不清案犯杀人动机。破案后,据疑犯交代,两次杀人只为‘练胆’,作为老大的姜武鹏甚至刺激其他成员,成员每刺一刀他就奖赏200元钱。同时,为了巩固团伙,让参与者都背上命案,杀害陈某时,还要求四个人每人都捅一刀。”

据悉,该团伙5名成员中,年龄最大的姜武鹏年仅21岁,系长安区五星乡农民;年龄最小的高峰只有17岁,系长安区栾镇农民;其他3人分别来自蓝田、户县及河南农村。

5人于5月初同在西安市兴善寺东街某仪表研究所打工时相识,认识后不久,就蓄谋成立黑社会犯罪团伙。据警方介绍,7月1日作案后,5人回到住处,根据此次作案下手的凶狠程度,推举姜武鹏为团伙老大。

据悉,震惊警方的“7·31杀人案”并非该团伙蓄谋已久而为之。此前,该团伙本来选定一家烟店作案,走到图文公司时,看见门未关死,临时决定进公司作案。

“选定目标如此随意,作案手段如此残忍,作案两个多小时后还在案发现场写下‘挡我者死’,可见案犯十分猖狂。”王红卫透露,该团伙被打掉之前,已经准备去云南购买枪支,买到枪后回西安作几起有“影响”的案件,决定把富人居住的别墅区选为将来作案的目标。

心态扭曲

杀人疑犯面对采访一会儿口出狂言,一会儿流露悔意———

“杀人后如身处一场梦中”

昨日,记者采访姜武鹏5人犯罪团伙各成员。姜武鹏刚开始接受采访时几乎是侃侃而谈。

;“我犯罪是为以后过得更好”

他说:“我今天也想借这个机会说说自己的想法其实,我犯罪就是为了以后能过得更好。不杀他们不行,要是我遇到一个人,他手里提了20万元,那么,我会把钱抢过来,根本不会杀他,还会轻言细语跟他说,谢谢了。”

记者:在你看来,除了犯罪之外,再没有别的道路可以使自己过得更好吗?

姜:没想过这个问题,反正(自己过得)苦得很。

记者:如果别人为了自己过得好而对你或者你的亲人造成伤害,你恨这样的人吗?姜:(迟疑了片刻)我是恨这样的人,我也知道那些死者家人肯定对我们很痛恨,我现在还是觉得有些后悔,不管咋样,还是对不起这些被杀的人。

记者:对于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流浪汉和路灯管理员你也不放过,他们得罪过你吗?

姜:(昂起头来,眉毛跳动着)他若抵抗,我会把刀插得更深。真正是有人得罪我的话,我也许不会杀他,我会忍下来。

记者:当你把刀插向这些跟你父母一样年龄的人的身体时,你内心里一点恻隐之心也没有吗?有过住手的意识吗?

姜:(神情有些慌乱)没有,杀人的人开始从来没有想到要杀人,是他们逼我要杀人。

记者:流浪汉完全没有反抗能力,他怎么可能逼你?

姜:(笑了笑)我觉得那位拾破烂的老汉活得很苦,他死了,我根本不难过,对他来说,他不用再受苦了。

“我是个没有责任感的人”

记者:想到过父母吗?作为独子,你不为自己不能尽孝难过吗?

姜:(犹豫了一会儿)从小他们对我挺好的,我不觉得难过,我是一个没有责任感的人,(停顿了一会儿,低下头沉思)像我这种蠢货多得很,要是我聪明一点的话,我就不会杀人。我有女朋友,她是一位非常好的人,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做,但我平常从来不跟任何人说我这些事。原本也就是我弄了点钱,没想到把这事弄这么大,造这么大的影响。

尽管表面看来,姜武鹏对自己走上歧途并无悔意,但他最后仍然失去了锐气,他说:“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会离开身边所有的人,哪怕去拾破烂也行。从杀第一个人到现在,简直就像身处一场梦中。”

团伙“老大”曾以献血为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姜武鹏的母亲找出了儿子的献血证,她觉得孩子原来很善良

昨日,记者辗转来到长安区五星乡姜武鹏的家,姜武鹏80多岁的老奶奶一直坐在院中抽泣。据悉,因姜的父母忙于生意,姜武鹏从小由她一手带大。

姜的父母也都痛苦不堪,其母趴在床上痛哭,被人扶起又瘫软下去。她说,听说儿子出事,接受不了。他去西安才半年多时间,上学时没得过荣誉,前几个月他从西安回来时拿回了自己的无偿献血证。当晚还说他,这么瘦的还去献血。

献血证记录姜武鹏3月13日无偿献血400毫升。一些村民表示,姜武鹏性格是有些躁,但在村里为人仗义,“有时村里有娃在外面受欺负了,他还给帮忙”。村主任姜小飞也表示,姜武鹏在村里的人缘并不差,交往的孩子多数都不错。

2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