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帝国风云录 作者:猛子

lgb312388 收藏 5 1060
导读:大汉帝国风云录 作者:猛子

第一卷 立马横枪篇 第一章 公元184年9月。


一大早,中部鲜卑慕容部落的首领大人慕容绩就接到了中部鲜卑大人柯最派人传来的口信:慕容风跑了。


慕容绩大吃一惊,随即召集部落中的大小首领,传达了这一惊人的消息。大帐中先是死一般得寂静,接着立即象炸了锅一样沸腾起来,有拍桌大叫的,有骂娘的,有高声吼叫的,有低头沉吟的,形态各异。


慕容绩站起来,高举双手,制止了大家的叫声,沉声说道:“柯最要求我们派出一支人马,参加搜捕行动。”


“不行。那个柯最阴狠毒辣,说不定又是要找借口攻击我们。”坐在慕容绩右首的豪帅慕容峰斩钉截铁地道。


“目前尚没有撕破脸,样子总是要做做的。何况一旦真的碰上慕容风,该出手时还是要出手的。”慕容绩冷静地道。


大帐内没有人做声。


这时,部落中的一位小帅突然问道:“大人可知慕容风是如何逃出虎都的?”


“是啊,那虎都是我中部鲜卑第一大部落虎部落的驻地,又是柯最大人的驻所,戒备森严。他是怎么逃走的,大人晓得吗?”另外一个小帅接着问道。


“听报信的说,是牢中一位汉人死囚,将一位死去的囚犯尸体冒充慕容风。然后将慕容风扮作尸体,大摇大摆的运出了虎都。待守卫发现,已经追赶不及了。现在柯最大人已经派出上千人在各路隘追踪盘查,只是到现在也没有消息。”


“笑话,这怎么可能呢?虎都守备之严,恐怕连个老鹰都难飞出去,更不要说是囚禁在死牢里的重刑犯了。柯最一定隐瞒了真情。”一个年长的小帅满脸的不相信。


“这个汉奴本事倒是不小,有名字吗?以后大家遇上,也好关照关照。”慕容峰问道。


“听说叫李弘,是虎部落柯耶小帅今春围猎在山中偶然抓到的。柯耶起先以为他是汉人的奸细,对他进行了一番严刑拷打。当时他表现的浑浑噩噩,语无伦次的,所以柯耶以为他是个白痴。看他长得高大粗壮,柯耶就把他留下来做了奴隶,给他喂马。上个月他突然偷了柯耶的宝马要出逃,结果被抓了回去,关进了死牢。没有想到立即就出了这件事。柯耶还当人家是白痴,我看他才是白痴。”说到后来,慕容绩竟笑了起来。


大帐内一时笑声四起。


“大人,奔牛原决战后,慕容风的残部都逃进了大燕山。慕容风如果要逃,肯定是往大燕山逃。我们是不是沿着濡水南下,一路到白檀城?”慕容峰问道。


“好吧。你带一千人去,路上小心。”


柯耶非常生气。他现在成了草原上的头号笑料,怎能不生气。他带着二千骑兵,在向濡水的方向展开了拉网式的搜查。已经九天了,都没有慕容风和那个汉奴的消息。


柯耶知道,如果自己不能将慕容风抓回来,虽说不至于被砍头,但自己的脸面是丢光了。一个聪明的可以将二十个士兵看守的重刑犯,从死牢中神不知鬼不觉地救出来的人,自己竟然一直把他当作白痴。


“我真的是白痴。”柯木耶坐在马上喃喃自语道。


望着远远跑过来的四五个没精打采的传令兵,柯耶不由地叹了一口气。一定又是没有发现那二个逃犯的踪迹。


“该死的汉奴,等捉住了你,一定要将你活剥了!”柯耶往空中狠狠地打了一拳,破口大骂起来。


天色渐渐得亮了起来,一抹薄薄的朝阳从远处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大山中的生灵开始苏醒过来。鸟儿在林中欢唱,虫儿在草间鸣叫。清鲜的晨间气息,伴随着袅袅缥缈的林间薄雾,沁人心脾。


李弘坐在草丛中,默默地望着一轮艳丽的红日从天际一跃而起,他的心情突然开朗起来,强烈的自信霎时充满了全身。


我一定能够逃出去。他默默的给自己打气。


从逃出虎都起,他就和慕容风二人昼伏夜行,在崇山峻岭间小心翼翼地前进。一路上李弘发现自己对反追踪,隐藏踪迹,伪装形迹的事非常在行,许多奇妙的主意犹如天生就写在他的脑海里,张口就有,举手就来,就连慕容风这种逃生经验丰富无比的人,有时候也感觉这个傻小子在某些方面比他高明得太多。二人紧密合作,多次成功躲过近在咫尺的追捕。


但望着眼前这一望无际的平原,李弘沮丧的差一点要崩溃了。他一筹莫展的只是呆呆地望着。


“此去濡水尚有二百多里路程,地形以平原为主,要想躲过他们地追踪,无异痴人说梦。”慕容风站在他旁边,微笑着说道。


慕容风身躯高大,略显消瘦,满脸的长胡须,浑身散发着一股凌厉逼人的威猛气势。大概是关在牢房里时间太久的缘故,他的面色非常苍白。


李弘笑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对慕容风道:“我就是痴人。”


慕容风笑起来,“你虽然不记得过去的一切,但你聪明,武艺高,心地善良,性情豁达开朗,将来肯定成就非凡啊!是痴人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李弘点点头,“也许我的过去非常悲惨,忘记比记得更好呢。”


“休息吧,晚上还要走许多路。”慕容风拍拍他的肩膀亲昵地道。


李弘躺在柔软的落叶上,心里非常得乱。


最近一个月发生的许多奇怪的事,让他心里装满了疑问,可又不敢问出来。李弘对慕容风这个草原上神话般的人物,由刚开始的陌生、崇拜、敬畏,到渐渐的熟悉、自然、亲切,但李弘在心里还是不敢把自己的心思全部抖落出来。直觉,或者是一种熟悉,在李弘的潜意识里,他认为最近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和这个慕容风有着莫大的关系。


李弘转头望了一眼躺在自己身边的慕容风,他的头发已经有许多都白了,眼角和眉头的皱纹也很深,可他那与生俱来的威猛气势,依旧让李弘崇拜得五体投地。


不自觉的,李弘又想起了第一次听到慕容风大名时的兴奋与好奇,一幕幕的往事霎时涌上了心头。


铁狼在鲜卑族中是非常出名的神箭手,也是一员不畏死的悍将。他曾经跟随慕容风南征北战,身名显赫。可他现在和李弘一样,只是虎部落中的一个奴隶。因为他是鹰部落的人,是慕容风的手下大将,是参予鹰部落反叛的主战分子。奔牛原决战惨败后,铁狼被柯最俘虏,从此就成了虎部落的奴隶。


“奔牛原大战,大帅之所以败,是因为被柯最出卖了。”铁狼告诉李弘。


本来一个奴隶在背后讲主人的坏话,那是要被割去舌头的。可李弘是个白痴,白痴不会去告密,所以铁狼就把埋藏在心里的话统统向这个白痴倾诉,以此来发泄心中的愤怒和仇恨。


“你知道我们大帅是谁吗?”


“慕容风,他是鲜卑族的无敌勇士,是百战百胜的草原大将。”


“慕容风是谁?让我来告诉你,他是鲜卑贵族慕容家族的子弟,号称是鲜卑第一勇士。他十五岁就从军,立下过无数战功,铁骑踏遍过大漠东西南北四方。后来成为鲜卑王檀石槐的手下大将,为大王统一鲜卑各部立下过赫赫战功。大王死后,他因为不满鲜卑新王和连的骄奢淫逸,屡次与和连产生冲突。六年前,和连在无法解除大帅兵权的情况下,为了除掉大帅对他的威胁,乃假意抢其结义兄弟鹰部落勇士铁根的妻子,诬陷嫁祸杀死了铁根。这激起了我们鹰部落人的愤怒,鹰部落的人反叛了。没想到这正中了和连的奸计,他率领大军将我们鹰部落击败。得知消息的大帅大怒,乃愤而率领一万铁骑,鹰部落余部共二万多人与和连大军对决奔牛原。柯最这个恶人假意与大帅结盟,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却突然倒戈。结果我们阵脚大乱,和连的伏兵也趁机杀出,我们寡不敌众,全军覆没。大帅也落得个只身逃亡。和连随即在整个大草原上,大漠四方,悬赏捉拿大帅。但大帅的朋友太多,在大草原上他的威名就是他的护身符。”


“柯最这个恶徒却因此坐上了中部鲜卑大人这个高位。柯最是个什么东西,他不过就是和连的一条狗。他过去一直是大帅手下的首席战将。大帅对他如同兄弟一般。没想到这个兄弟是只狼,一只噬主的恶狼。”


“这几年听人说,大帅在鲜卑与大汉国的交界地大燕山上又拉起了一支部队,过着占山为王的生活。什么时候我能够逃出虎都就好了。那样就可以继续追随大帅,为我们部落报仇雪恨。”


李弘最早听不懂他叽叽喳喳说什么。反正他每次都非常认真地听,非常用心的学习他的语言,时间久了,慢慢的也就听明白了。铁狼因为这个非常喜欢他,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护着宠着。


但李弘失去了自己过去所有的记忆,他只知道自己叫李弘。他不明白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而其他的却什么也不晓得。


慢慢的他知道自己会写方格字。铁狼告诉他,那象是大汉国人写的字。这和他会讲的语言一样,足可以证明他的的确确是一个大汉人。


铁狼教他喂马训马骑马,教他射箭,教他刀术,但再到后来,铁狼的面色就非常难看了,因为李弘好象天生就会武功一样,没有三四个月,李弘不但马骑得好,箭射得准,刀术精纯,而且摔跤搏斗样样拿手,铁狼已经根本赢不了他了。所以铁狼非常坚定的认为他一定是大汉人的奸细。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使李弘的大脑失去了所有的记忆,才造成了今天这个样子,看上去傻傻的,憨憨的,一副白痴的样子。只是他的一双眼睛变得越来越有神了。


铁狼怕李弘的身手被柯耶的手下看出来,一再嘱咐他要小心隐藏,不要招惹无妄之灾。但李弘一身结实健壮的肌肉却无论如何也隐藏不了。李弘倒有办法,他在马房里举马槽。那马槽是石制的,很重,一般也要四个壮汉合力才能抬起来。但李弘好象天生神力,每天用手举,肩扛,背驮,总要来几十下,让铁狼咋舌不已,认为眼前这人不是白痴就是装白痴。这个消息传到柯耶耳朵里,柯耶哈哈一笑:“谁信?当我是白痴呀!”

朝阳初升 第一节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