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没让邓丽君来大陆--前中宣部副部长刘忠德

jslt 收藏 0 60

核心提示:前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长刘忠德自称文化管理官员最难当。从超级女生、邓丽君事件到国家大剧院、中国电影,刘忠德在接受《南方周末》专访时都有话要说。如果不是因为对超女比赛发表异常严厉的批评,很多人不知道刘忠德是谁,而那些耳熟能详的电影、音乐、流行歌曲,甚至春晚上赵本山的小品,都和刘忠德有关。



--------------------------------------------------------------------------------



就是在隔壁的房间,我说,‘超女绝不是艺术,是对艺术的玷污。’第二天全中国都地震了。


邓丽君一直想到大陆开演唱会,我们也准备让她来。可刚决定没几天,报纸上登了则消息,说她参加了国民党特务组织。这下就得等调查完了才行。调查清楚了,而邓却在1995年5月8日猝死于泰国。


我现在还是国家大剧院领导小组的成员,但从开始到现在,我一次会议都没参加。后来老是有人问我,你自己是学建筑的,怎么把大剧院搞成那样,这个黑锅我一直背着。

从履历上看,他是国务院前副秘书长、中宣部前副部长(1990—1998)、前文化部部长(1992—1998),现在是全国政协常委,转任政协后,刘很少公开谈及任期内的所思所想。



刘忠德是谁?刘忠德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价值观是什么?在20世纪90年代,他如何参与管理中国的思想文化工作?


可以肯定的一个事实是,他是20世纪90年代,中国思想文化管理工作的一个亲历者、推动者,其中辛酸、荣辱,只有他个人最清楚。他对自己的评价是:问心无愧,任人笑骂评说。


2006年7月9目、16日、23目、30日、31日,本报记者五次采访刘忠德,前后进行了将近15个小时的对话,希望能还原一个更真实的刘忠德。


谈超女


刘忠德的办公室在北京东城文化部的一个院子里。推开办公室的房门,右侧墙上贴着歌剧《八女投江》的海报,海报上有八女投江的雕塑,还有刘题写的剧名。


《八女投江》讲述了东北抗日联军中的冷云、胡秀兰等八个抗联女战士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中英勇战斗,最后宁死不屈、投江就义的故事。


“就是在隔壁的房间,我说,‘超女绝不是艺术,是对艺术的玷污。’第二天全中国都地震了。”刘忠德笑言。


2006年4月20日,刘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值2006年超女比赛进入到海选阶段,当时的报道引述刘忠德的话说,“当时我在写中国剧《天鹅湖》,我说中国剧《天鹅湖》是高雅艺术,是民族文化,现在搞什么超女超男,这是对艺术的玷污,结果第二天,大报小报都用大大的标题,我主要是希望有关方面和主办单位要有社会责任感。”


记者:不是针对孩子?


刘忠德:孩子还小,能有什么错呢?毕竟什么也不懂。后来,超女主办方和主管部门专程来到北京,他们说一定要认真对待我的意见,要有社会责任感。


而孩子们却并不理解这位“刘爷爷”的良苦用心。但刘忠德一直强调,自己就是喜欢高雅艺术,但并不反对通俗艺术,只反对低俗。


而也有对超女持批评态度的人认为,公共电视台和商业电视台是不同的,商业电视台播超女这样的节目无可厚非,但是作为公共电视台不能在未征得观众同意情况下,播这种节目。


刘忠德:把国家办的和私人办的混在一起,把通俗的和低俗的混在一起,把国家导向和娱乐混在一起,总要有客观标准,比如什么“梦想中国”,也不是好节目,娱乐性不是不需要管理。


记者:可是电视台也要考虑收视率呀?当然也有人说“收视率是万恶之源”。


刘忠德:说“收视率是万恶之源”,也没有这么严重和绝对,收视率高的也有不好的,低的也有好的,也就是说,收视率不能成为惟一的判断标准。


经过3个多月,刘忠德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他反复强调,有很多人支持自己。另一方面,这也和他的履历有关。


抵制“低俗”


1990年,刘忠德卸任国务院副秘书长,任中宣部副部长,1992年,又调任文化部部长,在文化部长任上工作6年之久。


从1990年到1998年,刘在思想文化管理岗位上一共工作8年,这8年是中国变化最为迅速的8年,也是思想文化管理工作极为复杂的8年。


刘忠德:我1992年当文化部部长,那时候港台影星充斥舞台、荧屏,还有低俗的选美活动,我记得在首都体育馆的一个演出,成方圆唱通俗歌曲,但因为不是来自港台,观众就起哄,这太不正常了。很多人说文化部、宣传部应该发文制止,但这两个部门本身才几百人,24小时不睡觉看着960万平方公里也看不住啊。我做了一个简单的调查,为什么给港台歌星高出场费呢?因为有老板给钱,老板为什么给钱呢?因为有广告效应,媒体效应。


刘忠德决定来个釜底抽薪。


1992年,南京某报记者采访他,刘忠德针对当时情况说,凡中央媒体、省市媒体都不应该登港台歌星的演唱会和低俗的选美活动广告。记者在当地媒体上发表了一个简短的消息。结果,江苏的两场港台演唱会夭折,老板撤资。


刘忠德不久去日本访问,《朝日新闻》转载了这个报道,还加上一句话:在中国的大地上,港台歌星和低俗的选美充斥荧幕和舞台的情景从此结束了。


刘忠德:其实,我并不是要一棍子打死,我觉得,一方面不能让港台歌星全部占领我们的舞台,但也要保持和港台的正常文化交流。我的体会是,行政手段不是万能的,必须用经济手段,按事物的自身规律去办。“五个一工程”是我参与搞的,在当时,这是政治上的好节目,又是艺术上的好节目,大家又喜闻乐见。我要求文艺,既不“左”,也不“右”。


在六年文化部长期间,刘认为自己首先抓了文化体制改革,他说,文化体制改革要符合市场规律,也要符合艺术规律。港台歌星不“泛滥”了,但是舞台不能空。


记者:那您当时的做法有没有影响大陆和港台的文化交流?


刘忠德:港台方面有些人就说我特“左”,说我反对港台同内地和大陆的文化交流。实际上,我在任期间,港台和内地、大陆的文化交流是最多的。


没让邓丽君来大陆是个遗憾


刘忠德始终不讳言自己的偏好:“我就是喜欢美声唱法,但邓丽君的一些歌我也很喜欢。”


1980年,邓丽君已在大陆家喻户晓,而在当时,她的甜美被称为“靡靡之音”,甚至是“黄色音乐”,当时颇受争议。而刘忠德说,他喜欢邓的很多歌。


记者:在邓丽君的歌曲中,您喜欢哪首?《何日君再来》、《甜蜜蜜》、《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我只在乎你》还是《又见炊烟》?


刘忠德:虽然邓丽君的歌曲也有不健康的,但总的来说是好的,不能一棍子打死,而且她的很多歌有思想、有情怀,像《小城故事》我就很喜欢。


1992年,刘忠德刚上任文化部长,他就想作出努力:让邓丽君来大陆开演唱会。


记者:为什么没有来?


刘忠德:邓丽君一直想到大陆开演唱会,我们也准备让她来。可刚决定没几天,报纸上登了则消息,说她参加了国民党特务组织。这下就得等调查完了才行。调查清楚了,而邓却在1995年5月8日猝死于泰国。


记者:你不觉得遗憾吗?


刘忠德:这是我当文化部长时的遗憾之一,没有来大陆,相信这也是邓丽君的遗憾。


记者:如果她没去世,她就会到大陆来吧?您是不是要见她?您要是见她,会对她说什么?


刘忠德:现在想想,如果我当时让她来大陆开演唱会的话,我自己也会招来很多非议,但是如果我不“拍板”,一级级向上请示,估计没有谁敢做决定。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认定了就不怕别人怎么说。


刘认为,自己是一个“敢担当”的人,提起“担当”,刘忠德又提起了1998年9月,歌剧《图兰朵》在太庙的上演。


记者:在太庙这样的地方上演,应该要担一些风险的。


刘忠德:那当然。《图兰朵》在太庙上演,如果一个烟头把太庙烧了,谁负责?《图兰朵》的指挥是印度人梅塔,是世界三大指挥家之一。为了能在太庙演《图兰朵》,梅塔找了我三次,前两次,我都没答应。第三次他说,他非常爱中国,当年周恩来总理到印度访问,他在街头举着中国国旗欢迎周总理,他最大的愿望是能让中国故事《图兰朵》在中国的太庙上演。他把我说动了。我说:行,如果发生什么事由我负责。


刘忠德是这么评价文化部部长的:作为一国文化部的领导,必须时刻保持头脑清醒,该提倡什么反对什么,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立场要鲜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